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美女来我家 上
    一看我外表光鲜的样子,苗苗笑着说:“哟,小样,胡子刮了,别以为我们就认不出你来了。”接着,陈柔和音音都跟着笑了出来……

    哈哈,我也跟着笑了一下,不过,我对她们摸不着调地说:“是啊!活着真好。”

    接着,在她们看我如外星人的眼神里,我跑在前面回过头来对她们说:“上学喽!快下雪喽!”

    ……

    …………

    到了教室里,如我预期的一样… 我没有看到刘亚辉。对于这一点,就跟外交部说钓鱼岛是中国的一样,都是不能争辩的事实。我想表达的是… 他今天不来,也早已是我见怪不怪的事了,这也是无法争辩的事实,因为… 我知道他不会让我这么“快活”着过的。

    对于他的反击嘛?我也是心理有做好准备的了。只不过,我不是很猜得透他下一步会怎么做?最大的麻烦属于刘亚辉,而最大的隐患却是王超。自从上次一“战”,他已经很久没有在人间露面了,不知道现在过得怎样?呵呵……

    所以,有的人就是奇怪,放着好人不做,非要做逗比,说穿了,是不是rp的问题?虽然,我也骂人,我也说脏话,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比较有素质的。我想起老师说过主动和被动的差别,我认为主动攻击别人的人就像刘亚辉一样,会显得很cheap,有木有?

    算了,我只是偶尔发发牢骚,希望不会影响楼主的收视率,哈哈哈!!

    不过,时间也真的是过得很快,特别是大运会过后,我觉得时间就跟翻书页一样,一页一天…… 而天,也真的好冷了,冷到… 手偶尔动动笔杆子都显得坚硬了许多。

    有时候坐在椅子上,我也会想到老爸、老妈,不知道他们好吗?唉~ 细细算,也有一段时间没有给他们打过电话了。没办法,有时候会想到,可是,生活中的琐事也是繁多,一会这个,一会那个,不知不觉都是忘却,想起,想起,又忘却……

    我发誓,放学后,我一定要给老爸、老妈打个电话,希望他们不要又问我,“怎么?钱又用完了?”

    因为有自己的小家了,中午在学校吃完饭,我们都习惯走回来休息一下。回到家里,说句真心话,家里比起学校就是暖,就是自在。我跟音音她们打了个招呼后,掏出手机按通了老妈的电话。铃声响了一会,老妈估计也在午睡,声音还有点睡意浓浓地说,“是不是没钱了?怎么突然会给我们打电话了?”

    我勒个去~ 怎么跟我想的一样?

    随即,我不乏无语地对老妈说,“妈,你想多了,不就打个电话吗?天气冷,你跟我爸有带多点衣服没?”

    “衣服都有带,我跟你爸准备再跑完这一票就回家去,估摸着… 刚好和你放假的时间一样吧!”

    “嗯,那我爸呢?”

    “他在睡觉呢!等下我们还要出车,中午天冷,要休息多一下。你最近怎样了?多点学习,不要跟以前一样,学习吊儿郎当的。读多点书,对你没有坏处,我跟你爸不敢奢望你能怎样?但起码,以后写个大字总不能不会吧?是不是?”

    “噢,写大字都不会,那我还读书干嘛?”

    “你小子别瞎叽歪,我和你妈交钱给你读书就是为了让你写几个大字啊?不想读,还不如跟我出来跑长途算了,省得放你一人也不放心。”

    “你说什么呢?他是这个意思吗?你睡你的觉就好,不要插话。”电话上,老妈算是训了老爸一下,而且,还把老爸给直接训得哑火了。

    这让我相信,一山不能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简单来说,也算是一物降一物吧!

    不同老爸的方式,我觉得母爱是慈祥的,父爱是严厉的… 严厉到,就像我爸这样,只要你犯一丁点错,你就有得好受了。我记得,小时候我每一次犯错,老爸的拖鞋皮也就随之而来了。直到有一次,我气得把他的拖鞋给藏了起来…… 结果,被查出来后,老爸和老妈是直接哭笑不得了。

    不过,也正是那一次,我才彻底告别了“吃“拖鞋皮的待遇。这应该算是庆幸的事,可是,在不久后我才知道… 原来,老爸把“武器”秘密地升级为藤条了。所以,被藤条打疼的我,躲也学会了,跑也加快了,一口气还能从村头跑到村尾了,这也就奠定了我为什么能拿在大运会拿到短跑第一的殊荣了。

    “怎么不说话了?被你爸给骂蔫了吗?”

    一听这话,我就笑了出来,而且一边笑还一边说:“哪里有啊?我觉得我爸对我很凶,20多年了,从头到尾就是这个样,一见到妈你… 他就怂了。”说完,我又笑了出来。

    “行了,行了,你也别光会这么说。说到底,以后你也是要自己去独立的。做为父母,我们也就是趁还能跑的时候给你多积攒点钱,你说你爸不这么骂你,你还想他对你放任不管啊?”

    “妈,我知道了啦!那你们多注意啊!累了就休息,跑完赶快回家吧!”

    “对了,跟你说个事,你大学谈了没?”

    “额…..”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就额头前一大串黑线,不知道怎么跟老爸、老妈说好?读高中时,我有跟他们简单透露过音音的事,那时候,老妈没有说太多什么,倒是老爸把我给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对于老妈的问题,我只能是试探口气地问她,“可以谈了吗?”

    谁知道老爸就是净搞插播的,只听他在电话上大声地说了一句,他说:“你自己看着办,以前你小,现在也不干涉你太多,别说我不提醒你。”

    一听这话,我突然觉得什么顾虑都是“神马”的了,而我的脸… 也快接近周星驰演戏时惊讶的表情了。接着,老妈就补充了一句,“以前跟你打小一起玩的人,很多都结婚了,你知道吗?就那个谁… 不知道他的名字,一直记得叫小胖的,记得不?人家都快做家长了。”

    额… 敢情,我是独子,我老爸、老妈都等不及要抱孙子了。

    可是,我还是保留底牌地说:“那么快,我还在读书呢!咱还不着急哈!”

    “是不着急,可是,可以先谈着啊!”

    嘻嘻,我就等老妈这句话了。有没有发现,我很没有节操?还对老爸、老妈玩起了心眼。不过,说笑归说笑,我也是很认真地说:“知道了啦!等你们回家就可以看到了,放心、放心哈!”

    接着,老爸又搞了一回插播,不知道他是不是激我,他说:“吹,给我死命地吹。”

    一听这话,我以外交部的姿态向老妈提出了严重的抗议,“妈,这年头咱们讲点**行不?我和你说的话,怎么爸都听到了呢?”

    老妈难得地笑了出来,她说:“躺在床上开着免提呢!天气冷,懒得爬起来接电话啊!躺着拿手机,耳朵和手都不舒服。”

    晕~~ 感觉我被玩了。

    跟老妈又聊了几句后,我也就把电话给挂了,一来不想占用他们休息的时间,二来,我也是想睡觉的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跑着,却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节奏......

    刘亚辉终究还是回来了,只不过,是略显了“姗姗来迟”而已。好玩的是,在他来后不久,天… 开始下起了雪。感觉… 今年的雪,来的慢,量又少。额!!怎么讲着讲着有点邪恶的赶脚呢?

    期末终于来临了,前面几天的冲刺,就是为了期末后的释放。连考那几天,整个校园都是静静的,压抑了几天的我,终于把试题都答了个面目全非,然后,大义凛然地交上了试卷。俗话说的话,英雄不问出处。最后一场考试的时候,我还忘记写名字了,汗颜啊!幸好监考老师在我交上试卷后叫住了我,那个场面,真的是一个尴尬啊!

    “放假了,放假了……”一走出考区,这种不乏兴奋的叫声已经彻底地宣告:可以回家过年喽!

    因为苗苗要监考,而且,教师的放假时间也要比我们略晚,我们也就闲来无事在家里等了苗苗几天。不过,这前后的几天,少不了跟程思林和陈亮他们猫腻在一起,主要是,猴子和老三也都一起过来了。

    大冷天,洗脚的人少了点,不过,按摩这玩意,只要有暖气,愿意花钱脱裤子的人还是比比皆是的。这叫做,挡不住的激情,止不住的兴奋,呵呵!

    几天后,苗苗学校的事也处理好了。这下子,我们却都犯难了,因为… 陈柔和父母的事还处于不冷不热的阶段,而她也不想回家。所以,考虑来考虑去,我们一致同意陈柔先去苗苗家住几天,然后,看看陈柔她父母的反应如何?

    一切商议好后,我们也就带着“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气势回家了。在放我们一个一个下车后,因为会所还有工作,我只好和程思林、陈亮惜惜相别了。不过,等跟老爸、老妈处一段时日后,我还会再过去会所的。毕竟,我不能因为自己还是学生的身份,就把所有的事都丢给程思林和陈亮吧?那样,也显得我太不仗义了……

    快过年的时候,下起了雪,我只能是躲在被窝里跟音音、苗苗和陈柔聊起了qq。哪儿也去不了,还真的是很烦人。外面都是雪,小红许久不见,还好没有废掉。而这几天里,让我倍感好笑的是,老妈一直问我有谈了没有?就连老爸也有意无意地往这方面问我,这真的让我觉得很适应不了呢!所以,我只能是半敷衍他们说:“行、行、行,等雪下过了,保证你们就能看到,而且,不要太意外哦!别说我没有给你们警告。”说完,老爸扫了我的头一下。

    他教训着我说:“瞧你那德性,也跟我差不了多少,还敢让我们不要太意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