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梦如喜剧
    背着陈柔,虽然累,但是听着她爽朗的笑声,我都忘记了后背的伤和痛。这一路下来,仿佛… 整个大街小巷都充满了我们的笑容。如果可以选择,我会让时间短暂地停留在这一刻,因为… 这是属于我和陈柔的欢乐,而她,至始至终… 都是带给我慌乱和心跳的人,那份感觉,是悸动,是懵懂,犹如初恋却胜于初恋的美好……

    我扭头告诉陈柔,“我没有踏着七彩祥云去接你,可是,我可以乘着风送你回家,好吗?”

    “吹牛,怎么乘啊?”

    “就这样… 哈哈哈…….”话音一落,我已经背着陈柔小跑了起来,而且,越跑越快… 越跑越快……

    迎面吹来的风,初时冷,现时凉,那种感觉,随着风儿拨动着发梢打在我们的脸上,却依然止不住我们的笑声。

    突然间,我刹住了脚步,大口也随之喘息了好几下。

    陈柔在我后背猛地摇晃了一下,紧张地问我:“怎么啦?”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是笑着对她说:“唉,人老了,跑几步就不行了,呵呵!!”

    “真差劲,那你要多锻炼噢!”

    “听你的,以后,我要从我们家楼下跑到顶楼,再从顶楼跑到楼下,最后,才重新回到我们家里,好不好?”

    “你说的哦,我监督你,没有做到就不给饭吃,嘻嘻。”

    我学着四川口音喊了一声,“晓得…”然后,又继续跑了起来……

    到了楼下,一放下陈柔,我立马就躬起腰身双手托住膝盖,大口、大口地喘了起来。为了不让陈柔等我,我猛地就站直了身体,却在这时候“哇”的一声差点吐了出来。

    这一声怪叫,直接把陈柔给吓到了,她赶紧伸出小手轻轻地摩挲着我的后背,问我是不是跑累了?

    我摸了摸嘴角,没吐出什么,却总感觉到有血腥味,奇怪了?为了不让陈柔着急,我倒是很淡定地说:“没事,没事,可能是跑过量了,休息一下就好。走吧!我们上楼去,音音和苗苗都等得着急了。前两天,打你电话又不通,留言又不回,呵呵!”

    “嗯,手机被我妈妈缴了,还好,早上就偷偷拿来了。走吧!赶快上楼喽!”

    “你跑啊!看我追不追得上你,哈哈… ”听我这么一说,陈柔撒腿就跑了起来。

    我正想迈开脚步时,身体猛地摇晃了一下,眼前… 也霎时出现了地动山摇的情景,所有我能看得到的景物,一下子都在眨眼间变成了浓墨般的颜色。

    我摇了摇头,稳住了身体后,笑着告诉自己,“太累了,刚才… 只是幻觉而已。”说完,我迈开脚步快速地爬上了楼梯。

    前面,陈柔还笑着跟我说:“你真慢,切,害我还故意等你呢!”

    “你为何这么**?你家里人知道吗?”一边说着,我的脚步一边加快了速度,没有怠慢的我,就只想追上陈柔而已…..

    可是,还是让陈柔掏出钥匙钻进了家里,她没有敲门,估计是想给音音和苗苗一个惊喜吧!

    倒是我,一进到家里后,直接累得瘫倒在了地上。音音和苗苗看到陈柔后,先是一愣,接着...一下子就高兴到抱在了一块。她们看着我,我突然间发觉… 我是多么的有成就感。可是,越看她们越模糊,渐渐地… 我累地合上了眼睛……

    “还睡,再睡都天亮了,快起来吃饭了,今晚给你煲汤了,大补哦… 哈哈,你不是老吵着要补一补吗?”

    一听有补,还是大补,我一下子就爬了起来,而且,还做势想要抱住苗苗来一口。可是,却被她按住嘴巴给回绝了,她皱着眉头说,“恶心死了,快去刷牙,拜拜。”说完,她起身跑了,剩下我一个人在黑暗的房间里搔弄着头发。

    看着房门外,音音和陈柔忙活着的身影,我怎么感觉,我做了一个好长、好久的梦?

    而且,我还… 然后… 接着… 最后… 额,怎么会这样子?

    ……

    终于……

    “好痛啊!谁打我?”大叫了一声后,我猛地睁开眼睛。哎哟喂,苗苗习惯性地拧了一下我的耳朵,怪不得疼得我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脑袋有点涨涨的我,看了看四周,才发现… 天色已黑成油墨了。刚才一疼,人也就大叫了出来,而且… 还手舞足蹈地乱拍了一通。结果,倒把苗苗给拍得傻在了当场,现在,她正直直地看着我,表情有点难以置信一样… 估计,她死都不相信我会拍打她。

    一看到这副光景,我立马就抱住她,嘴上也不在断地哄着,“哎哟,不好意思啦!亲,我又不是故意的,你都知道,奴家入睡后,是属于雷打不动的。可是,你把我耳朵一拧,那个威力比响雷还厉害,我不就疼得乱拍了一下下吗?结果,就…就…就拍到你了,对不住了啦!来,亲一个。”

    “死开,本以为你接了陈柔回来,想好好犒劳你的,结果,你还打人了。所以,今晚… 我决定,给你煲的汤,算是作废了。”

    我勒个去~ 有汤,怎么跟我做的梦一样?

    一想到这里,我按照梦点,哆哆嗦嗦地问了苗苗一句,“今今今,今晚,是…是…是不是煲…煲了大… 大大补汤?”

    “青,你是不是一觉睡傻了,还结巴了?不过,你是不是闻到香味了?汤,可是我煲的哦!喜欢吗?”

    “真…真的是大…大补汤吗?”

    “骗你干嘛?快起来吃饭吧!”说完,苗苗使劲地拉了我一下。

    这一拉不要紧,却让我想到了另外一个梦点。于是,我抱住苗苗,接着,嘟着嘴就想要去亲她。我想知道… 她说的话,会不会跟我做的梦是一样的?

    结果,让我背脊发凉的是… 她几乎做了、还说了跟我梦里一样的对白。她看我凑过来的嘴已经嘟成了两条煎过的火腿肠,一下子就给按住了。接着,皱着眉头说:“咦,恶心死了,快去漱口,拜拜。”说完,她起身就跑开了。

    妈呀!!人家说美梦成真,我他妈这不是美梦,是要做死的节奏呀!

    我记得,我每次梦过后总是会忘记的,为什么今天这个梦会那么的清晰啊?而且… 而且,我还对梦里的一切都记得那么清晰,我记得:先是吃饭,聊天,还有… 睡…睡觉觉,然后,就…就… 就大被同眠,接着,第二天,我…我…我就特么的挂了。

    楼主,这是哪个跟哪个,属于哪出戏啊?

    “青青哥,你怎么啦?”

    听到音音问我,我在想,其实也是在等,看她是不是会说我,“脸色那么白,是不是不舒服?”

    结果,音音没有问我,反倒是我自己莫名其妙地说:“哈,没事啦!可能是休息不够,有点上火了,今晚喝上一箱老王就可以了。快吃饭吧!我饿了……”

    我操~ 我怎么自己说出来了?台词还跟梦里一样的…… 一把泪啊我!!

    “嗯,汤给你乘好了,快喝吧!”说话的人是陈柔,听她说完后,我有点神经质地问她,“饭前喝汤,到老不伤,你怎么不说呢?”说完后,我还用张小贤犯贱的眼神情挑了她一下。

    音音刚才没摸我的头,倒是陈柔走过来摸了我的额头一下,然后,噗嗤一声笑着说:“也没发烧啊?你说,我干嘛要说那个话啊?”

    喝汤的时候,我弱弱地问了一句,“刚才房东有来过吗?”

    苗苗泯了一口汤,有点吃惊地问我,“你不是睡觉时雷打不动吗?怎么房东来了,你就知道了?”

    听苗苗这么一说,我拿着碗的手是抖了又抖,接着,我心里有鬼地问她,“是不是投诉什么啊?”

    “青青哥,房东干嘛要投诉?今天要交房租啊!你忘记了吗?”

    纳尼??这是什么个情况?不好意思的我抬头看了下天花板,心里忍不住地碎了一句:楼主,你这剧情编排的够狠啊!

    吃了饭,休息了一下,洗了个澡,聊了下天,基本都已经是快睡觉的节奏了。我一直有着大被同棉的伟大梦想,今晚,在把陈柔接回来后,我终于开口说了出来,美其名曰就是,“你们说,这天气真怪,是不是?从大运会过后,怎么就冷得那么快呢?洗个澡都感觉越洗越冷,有没有发现?要不,今晚大家一起睡吧!反正,里面的床够大,被子也都有,好吗?”

    一连串肉麻加暗示的话说完后,我还径直走到了房门边。我原以为… 我得使出一记黯然**掌打在门框上,然后,摆出一个周星驰扮演至尊宝诱惑白晶晶的pose,最后,再来一首《新鸳鸯蝴蝶门》现场大放送。可是,剧情却发生了扭曲地变动,让我颇为吃惊的是… 苗苗她们毫无矜持的各自说开了,一个说:“我同意。”另一个说:“我也这么想。”再一个说:“一起睡暖和,我最怕冷了。”

    接着,我还没有发表进一步言论,她们就自觉地爬上了床。让我有点暗暗吃惊的是,原本以为承受不了的大床,没想到活生生地扛住了我们的重量。我想说的是:这是哪个牌子的床垫?以后我得定上一打了……

    黑暗中,我和音音她们聊了起来,一边聊的时候,我还想着塞到她们中间去睡。可是,只要我一扭动身体,苗苗就说:“冷啊!别老是翻来翻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睡外面,你得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要保护好我们,懂不懂?”

    “呵呵,青青哥不老实哦!”

    “就是,从认识他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变。”

    “你们… 额,我不就是想要睡中间吗?”

    “不行……”

    我勒个去,还齐齐地喊了出来,跟唱歌似的。

    奸计被看穿后,我只能作罢了。不过,也真的是好累,傍晚睡了个觉,充了下“电”,怎么还感觉体力老是下滑呢?是不是中了陈柔老爸那一瓶子,有点快挂了的节奏?不会吧?音音她们都有拿药酒加药油给我擦了的,而且,都是去瘀通络的好药,不至于那么不顶事吧?

    想了一连串个问号后,我还是沉沉地合上了眼皮子…... 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我也没有想啊!怎么却在做不同寻常的梦呢?

    夜,好冷,好静……

    …………

    “青,起来啦!你怎么睡地上了?快睡床上吧!我和音音她们先去洗刷了,你正好再多休息一会。”

    纳尼~ 我揉了揉发涩的眼睛,心里郁闷地想:看过岛国大片,也不至于做个梦睡地上吧?

    刚一倒在柔软的床垫上,我立马就缩进了带有苗苗她们余温的被窝里。如果可以给我选择,我真的好想生一场大病,病了,就可以不用上学了,噢耶!!

    我好想睡,好冷,是不是真的要挂了呢?昨晚,我还梦到了程思林他们,梦里:猴子、老三、陈亮和程思林在研发一款什么“谢特”的护垫,sorry,是安全套,额,不对,是防护衣。

    我怎么感觉剧情越来越狗血了?睡吧!庆贺自己没有死……

    过了一会,“青青,快起来啦!再给你拖慢一点,都要上课迟到了,快!!”

    “好,好,好,马上……”

    不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我竟然坚挺、翘硬地站了起来,这一点,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了。

    匆匆地洗刷了“千百遍”,在自我感觉良好和干净到脱胎换骨的状态下,我骄傲地迈开脚步跟着音音她们上学去了。

    一看我外表光鲜的样子,苗苗笑着说:“哟,小样,胡子刮了,别以为我们就认不出你来了。”接着,陈柔和音音都跟着笑了出来……

    哈哈,我也跟着笑了一下,不过,我对她们摸不着调地说:“是啊!活着真好。”

    接着,在她们看我如外星人的眼神里,我跑在前面回过头来对她们说:“上学喽!快下雪喽!”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