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后记 上
    背着陈柔,虽然累,但是听着她爽朗的笑声,我都忘记了后背的伤和痛。这一路下来,仿佛… 整个大街小巷都充满了我们的笑容。如果可以选择,我会让时间短暂地停留在这一刻,因为… 这是属于我和陈柔的欢乐,而她,至始至终… 都是带给我慌乱和心跳的人,那份感觉,是悸动,是懵懂,犹如初恋却胜于初恋的美好……

    我扭头告诉陈柔,“我没有踏着七彩祥云去接你,可是,我可以乘着风送你回家,好吗?”

    “吹牛,怎么乘啊?”

    “就这样… 哈哈哈…….”话音一落,我已经背着陈柔小跑了起来,而且,越跑越快… 越跑越快……

    迎面吹来的风,初时冷,现时凉,那种感觉,随着风儿拨动着发梢打在我们的脸上,却依然止不住我们的笑容。

    突然间,我刹住了脚步,大口也随之喘息了好几下。

    陈柔在我后背猛地摇晃了一下,紧张地问我:“怎么啦?”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是笑着对她说:“唉,人老了,跑几步就不行了,呵呵!!”

    “真差劲,那你要多锻炼啦!”

    “听你的,以后我要从我们楼下跑到顶楼,再在从顶楼跑到楼下,最后,才重新回到我们家里,好不好?”

    “你说的哦,我监督你,没有做到,就不给饭吃,嘻嘻。”

    我学着四川口音喊了一声,“晓得…”然后,又继续跑了起来……

    到了楼下,一放下陈柔后,我立马就躬起腰身双手托住膝盖,大口、大口地喘了起来。为了不让陈柔等我,我猛地就站直了身体,却在这时候“哇”的一声差点吐了出来。

    这一声怪叫,直接把陈柔给吓到了,她赶紧伸出小手轻轻地摩挲着我的后背,问我是不是跑累了?

    我摸了摸嘴角,没吐出什么,却总感觉到有血腥味,奇怪了?为了不让陈柔着急,我倒是很淡定地说:“没事,可能是跑过量了,休息一下就好。走吧!我们上楼去,音音和苗苗都等得着急了。前两天,打你电话又不通,留言又不回,呵呵!”

    “嗯,手机被我妈妈缴了,还好,早上就偷偷拿来了。走吧!赶快上楼喽!”

    “你跑啊!看我追不追得上你,哈哈… ”听我这么一说,陈柔撒腿就跑了起来。

    我正想迈开脚步时,身体猛地摇晃了一下,眼前… 也霎时出现了地动山摇的情景,所有我能看得到的景物,一下子都在眨眼间变成了浓墨般的颜色。

    我摇了摇头,稳住了身体后,笑着告诉自己,“太累了,刚才… 只是幻觉而已。”说完,我迈开脚步快速地爬上了楼梯。

    前面,陈柔还笑着跟我说:“你真慢,切,害我还故意等你呢!”

    “你为何这么**?你家里人知道吗?”一边说着,我的脚步一边加快了速度,没有怠慢的我,就只想追上陈柔而已…..

    在快到门口的楼梯拐角处,眼看就要抓到陈柔了,这时候,我的体内却突然气息云涌了起来。接着,“呃”了一声,一阵心口被用手抓住的绞痛,让我立马就捂住了心脏位置。

    “呸”,吐了一口碎沫在拐角口,我当作没看见,继续迈开双脚爬上了楼梯。此时,陈柔已经开门跑进了屋内,她没敲门,估计是想给音音和苗苗一个惊喜吧!

    倒是我,一进到家里后,直接累得瘫倒在了地上。音音和苗苗跟着陈柔抱在了一块,她们看着我,我突然间好有成就感,却发现… 怎么看着她们,越看越模糊呢?渐渐地… 我累地合上了眼睛……

    等到我再一次醒来时,我是被门口的敲门声给惊醒的。一身疲软的我就像是连续熬夜了7天一样,出现了头重、嗜睡和不想起来的现象。刚才,我在床上隐隐约约地听到房东阿姨在问音音她们,“刚才有人在楼梯间吐口水吗?吐也就算了,还吐带血的,脏的要命。还是说,有人打架啦?”

    一听她这么说,我暗暗一惊,我立马就问自己:不是我吐的吧?是哪个短命鬼那么衰,吐个口水还让房东看到了?不会是我的,放心放心好了。

    于是,我又昏昏沉沉地闭上眼睛睡着了,我把我… 自我放逐到了天际,放逐到了宇宙的最深处…… 黑暗围绕我,我却觉得很释然,我是怎么啦?

    “好痛啊!谁打我?”猛地睁开眼睛,哎哟喂,苗苗习惯性地拧了一下我的耳朵,我一下子就疼地醒了过来。

    “还睡,再睡都天亮了,快起来吃饭了,今晚给你煲汤了,大补哦… 哈哈,你不是老吵着要补一补吗?”

    一听有补,还是大补,我一下子就爬了起来,而且,还做势想要抱住苗苗来一口。可是,却被她按住嘴巴给回绝了,她皱着眉头说,“恶心死了,快去刷牙,拜拜。”说完,她起身跑了,剩下我一个人在黑暗的房间里搔弄着头发。

    看着房门外,音音和陈柔忙活着的身影,我怎么感觉,我做了一个好长、好久的梦?

    算了,吃饭吧!不要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要知道,哥今晚是要大被同眠的……

    匆匆洗刷了“千百遍”,在自我感觉良好和干净到脱胎换骨的状态下,我骄傲地迈开脚步走出了房间。

    原本,我以为苗苗她们会说我,“哟,胡子刮了,别以为我们就认不出你来了,小样。”

    可是,我听到的却是音音带着惊呼在问我:“青青哥,你怎么啦?脸色那么白,是不是不舒服?”说完,她还伸出手摸住了我的额头。

    “哈,没事啦!可能是休息不够,有点上火了,今晚喝上一箱老王就可以了。快吃饭吧!我饿了……”

    “嗯,汤给你乘好了,快喝吧!饭前喝汤,到老不伤啊!”说话的人是陈柔,听她说完后,我还用张小贤犯贱的眼神情挑了她一下。

    吃了饭,休息了一下,洗个澡,聊下天,基本都已经是快上床睡觉的节奏了。我一直有着大被同棉的伟大想法,今晚,在把陈柔接回来后,我终于开口说了出来,美其名曰就是,“各位亲,天气骤冷,寒气侵体,朕实感房大床大,大到不胜寒,遂问… 各位爱妃,可否与朕大被同眠?”

    “咦,皇上,妾身羞怯呢!还是请您跟音音和苗苗说吧!”

    我随即问音音和苗苗,她们都各自找理由搪塞了我,无奈的我只好呜呼哀哉地说:“既然,各位爱妃不体谅朕,那朕唯有以孤自居,寡人自称了。唉~~”说完,我毅然起身走向了房间。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低调简洁,我头也不回,却在心里期待着她们的决定。

    我在想:不知道我黯然离开的身影,是否能触动她们幼小心灵的某个最深处。最后,她们恍然觉悟,欲罢不能,在真正意义上跟我来了个大被同棉,哈哈。

    心里欢快地想着,一招“黯然**掌”也同时地打在了门框上,我伸出右手支撑着披着浴袍的身体,右脚跟左*叠在了一起,有点周星驰演至尊宝第一次约会白晶晶的赶脚。然后,回过头来对她们唱起了歌:

    看似个鸳鸯蝴蝶 不应该的年代

    可是谁又能摆脱人世间的悲哀

    花花世界 鸳鸯蝴蝶

    在人间已是颠 何苦要上青天

    不如温柔同眠

    唱完后,我笑了出来,笑声中,苦涩如酒… 唉,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

    于是,我真的爬上床了……

    过了一会,稍微暖了的被窝变得更加的温暖了,我看见,一大波“僵尸”已在靠近。次噢,这是什么比喻?我应该说,海军陆战队开始抢滩登陆了…. 喜出望外的我立马大声地说:“祖国统一有望啦!有望啦!”

    依次挨着我的是:音音、苗苗和陈柔。那一晚,我发誓… 我很无耻,我翻过了音音,挤在了她和苗苗中间,这样,我算是真的左拥右抱上了。

    然后,就差点出现岛国大片的一幕了……

    第二天早上,我还是被苗苗给捏着耳朵醒来的,只是… 那个时候我已经真的爬不起来了,我好想睡,好冷,我记得,我是这么跟苗苗她们说的……

    苗苗一开始捏住我的耳朵,气急败坏地说:“每次就你最慢,快起来啦!再给你拖慢一点,都要上课迟到了,快!!”

    可是,我在稍微挣扎了一下后,整个身体就僵硬得跟木板似地倒在了床上。那一刻,我把苗苗给吓了一跳,因为… 那个动作… 我已经不是开玩笑的了。在倒下的时候,也就是身体刚跟柔软的床垫接触的刹那,我的胸腔已犹如爆管一样,直直地给我呕出了一碗份量的血… 血染红了床单,沿着我的脖颈,还滴落在了枕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