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钱和感情
    话一说完,他的眼睛就盯上了我,而且,他这次看我的眼神和第一次见面那是完全不同的。很明显的是,他的眼神变得深邃和严肃了很多。我想说的是… 没有人喜欢被这样看着,这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我不是怕,是觉得… 厌恶。

    陈柔没有理睬她老爸说的话,直截了当地说:“爸,这里休息挺好的啊!”

    “呵,快去啦!”说完,做为老爸的他还推了陈柔一把。

    接着,刘亚辉就在我斜对面位置对陈柔说:“走吧!我们带你姥爷、姥姥下楼吧!”

    “去吧!让亚辉陪你去。”一听刘亚辉讲话了,陈柔老妈也开口附和了一句。赶脚… 还真是“自家女婿”用起来不嫌麻烦了。

    no zuo, no die. 这是我在心里对刘亚辉说的话。

    不过,我还是对陈柔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心好了。看我表了态,陈柔这才起身搀扶着她姥姥和姥爷下楼了。老人家经过我身边时,还不忘记跟我打了个招呼,说了下话。怎么说呢?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还真是这样。

    可是,稍微感觉温暖的气氛,一下子就被陈柔她老爸的话给灭了。他掏出烟,各扔了一根给陈凡和我,接着,土豪金的打火机很有范地把烟点着了,再接着,他很是轻描淡写地说:“我女儿和你的事,做为家长的我们都知道了。开门见山说吧!不管是叔叔我,还是陈柔的妈妈,我们俩都不同意你们在一起。所以,小兄弟,请你离开她吧!”

    陈凡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个烟灰钢,弹了弹烟灰,语气淡淡地说:“爸,没有必要说这个话吧!”

    “啧”一声出口,陈柔的老爸表示对他很不满意,接着,在瞪了他一眼后继续对我说道,“你的家庭情况,叔叔也是略有了解,至于是谁说的,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来过叔叔家吗?”

    陈柔老爸说的重点,我不是很明白是哪个重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问?但是,我还是凭着零散的记忆对他说:“应该有两、三次吧?”

    “哦…”一听我说了两、三次,陈柔老爸的星眉立马就耸了一下。敢情,他没想到我真的去过他家了,而且,还去了有两、三次。所以,他的表情除了错愕外,还在内心里让你完全看不透是喜还是怒?

    单看他的样子,我稍微自娱自乐了一下,我猜… 陈柔的老爸此时在心里怒骂着我:我擦!!看来你小子跟我家宝贝私下交往很久了,真尼玛坑爹啊!

    打趣地想了一下,没想到这一想,还让自己脸上挂上了一丝笑容。结果,陈柔的老妈相当不悦地说:“叔叔刚跟你讲的,都是实话来着,也是我的想法,你却笑了出来。”

    “没有,没有,阿姨,你说的严重了。”听她说这话的语气,我是有点伤不起地连连摆了摆手。

    “我希望你认真地听,做为父母的我们,是不会跟你开玩笑的。”

    “我明白,叔叔、阿姨你们不是在跟我开玩笑。但是,你们说话时,我总不可能脸色很臭,是吧?所以,你们说话,我是带着微笑在听而已,阿姨你不要介意啊!”讲完后,我算是在心里抹了把汗。看来,陈柔的老妈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大气和好说话啊!

    “爸、妈,我觉得你们现在说这些是不是太早了?”

    “还早,你这孩子不是妈我说你,你当哥哥的还纵容妹妹明知故犯,这就是你当大的不对的地方了。”

    陈凡想还口,却被我说话制止了,“凡哥,让叔叔和阿姨说吧!老实说,当着你们的面,我也可以直白地跟你们讲,我今天为什么来这里,其实… 就是为了陈柔而已。”

    “你也直接,那叔叔也就明着跟你说了,你和陈柔,真的不合适。你刚才说了,你去过叔叔家里也有两、三次了,那我的家庭条件你也是有目共睹的。虽然,比上不足,但也算是比下有余,不敢说多大富大贵,却也是在周边小有名气。”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上是刘亚辉,下是指我们这些平民小子吗?

    没有说太多什么,我只是简单地对陈柔的老爸说:“叔叔,你继续说。”那一刻,其实我做好心理自我调节的准备了。我告诉自己:再难听的话,你也不能发作。

    陈柔的老爸也不客气,很是直接地告诉我,“你现在上的学校,也只算是一个普通的大专学校。可是,陈柔却不同,她的成绩打小就不错,绘画也有基础,这都离不开我们对她的后天培养。所以,她得继续往上走,继续往前飞,而不是停留在… 现在这个摇摇晃晃的枝头上。可是呢?刚才你也看到了,做为叔叔我,让她带她姥姥、姥爷下楼去,她都不愿意。反倒是你,一句话的事而已,是不是?那么,我希望你可以去说服她,让她往更高层次去学习,去发展,我也希望你能体谅我们做父母的心情和决定,好吗?”

    没有任何一丝遮掩,我直接在他面前遥遥头,苦笑地说:“叔叔,你说了这么多,说的这些,我都懂。问题是,是你不懂,不是我不明白。决定这一切的人,不是我,是陈柔。你们是她的父母,你们更应该,更清楚知道她的性格和脾气。所以,不是我离开她,她就会按你们说的去做。相对来说,我觉得… 你们更应该给她自由,给她去选择,而不是强迫她去接受你们给她安排和安置好的一切。

    对不起,可能我说话说得重了,但是,叔叔你直白,我也就不含蓄说了。这已经不是关乎我的面子、形象和教养的问题,而是,对陈柔以后开心和不开心的一个致命影响。所以,含蓄、虚与委蛇的话,我是说不出口的,因为… 我跟陈柔在一起,就得为她负责,希望你们也明白。”

    “呵… 是么?”虽然是轻笑了一下,但是,我可以看得到,陈柔她老爸的笑容很僵硬,甚至是… 开始有丝丝愠怒了。

    而这时候,陈凡的表情倒是显得很平和,他不说话,完全是想我自己去说服他的父母,好尽快带陈柔离开这里。但是,陈柔她老妈的表情却不是平和的,那种感觉… 真的是“夫唱妇随”,就单看着我的眼神来说,那都是直钩钩的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终于,陈柔的老爸又开口了,他的口气变得低沉了许多,甚至… 还动用了大人的威严来压迫我。他没有再叫我“小兄弟”,也没有带着“叔叔”的称谓跟我说话,而是声色俱厉地说:“你跟她在一起,就得为她负责。现在是,你负责得了吗?你有多少能力为她负责?古话说的好,‘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就算你是她的男朋友,可我们也是她的父母,做为父母,我们有权利去干涉和反对她跟谁在一起。

    我是一个地道的商人,或多或少也在商场里打滚了多年,我吃得盐可谓比你吃的米还多。我不相信,你一心自我美好和颇多承诺的跟她一起,就最终是一个幸福的结果。生活很现实,我是她的爸爸,我更有权利去给她安排和决定,哪一个才是适合她的,你说可不可以?”

    “叔叔,那你是说刘亚辉就可以吗?”

    陈柔的老爸听我这么一问,想开口,却被陈柔的老妈给抢了过去。只听陈柔的老妈说:“亚辉这孩子,论人品、论家室都要好。阿姨没有太多文化,也就是一个普通的人,陈柔她爸说的都没有错,至少站在我们的角度是对的。你看这样,你要不就先回去吧!回头我们和陈柔慢慢地说,她现在倔,以后就会明白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希望你明白。”

    “阿姨、叔叔,你们不明白刘亚辉。如果他真的是如你们想的好,那我在陈柔面前也没有机会了,不对吗?至少在你们眼里,我的家庭,我的教养,就已经不是你们所青睐的了。可是,你们终究不懂,陈柔不是你们,你们代表不了陈柔。

    阿姨,你所期望的,只是想陈柔以后有个好归宿,有一个疼她和关心她的人。叔叔呢?他觉得… 如果陈柔跟刘亚辉在一起了,起码,他爸的影响力会给他制造更多的优势和有利条件,我说的是不是?所以,陈柔的不开心,同样也是建立在你们自己的想法上,我也没有错,不是吗?”

    “啪… ”很响的一声,陈柔她老爸在我们眼皮底下怒拍了一下桌子,我和陈凡表示很淡定,倒是陈柔的妈妈给他重重地吓了一跳。然后,捂着胸脯,当场气不过地说:“好好说话不行吗?这里不是在家里。”

    “妇人之见,刚才需要你抢我话吗?”说完,他猛着转过脸来对我说:“我不跟你争执这些没意义或是你觉得有道理的。我就说一个话,你跟陈柔不合适,我也不会同意。这个家只要还是我做主,你们的事我就不会同意。还有,你竟然去过我家几次,你处心积虑的是什么?

    好,我摊开牌来说,现实点来跟你说,陈柔跟亚辉在一起,就怎么啦?这个社会,还是讲究门当户对的,你懂吗?他喜欢陈柔,我的家庭也适合他,就是这么简单。而我们结为亲家,很多关系也就是自然的,你明不明白?

    很多事就是这么现实,不是我打击你,它就是必然的。你别想你能做英雄、超人,去改变这个世界,你改变不了,你就得融入它。你有话,有愤怒,你觉得不公,你可以去跟上头讲,他们能为你改变,那我算你厉害。但我告诉你,你现在看到的,就是这个社会的必然性,也是一个硬道理。”

    “叔叔,你说的很现实,也确实是很打击人。可是,你说的话,终究还是站在自己的观点和角度在说。”停顿了一下,又想了一下,我觉得陈柔他老爸竟然说开了,那我也就直接跟他挑明好了。

    我不紧不慢接着告诉他,“钱,确实是可以买到很多东西,特别是物质上的东西,这个连小孩子都懂。可是,它能买得到感情吗?它买到的只是虚伪、丑陋和肮脏的情感。”

    “呵,说来说去,你不就是说到钱了吗?我给你5万块,足够你在大学花的了,怎样?你拿着这5万块去跟你那些女同学玩一玩,我就不相信她们不需要?不需要的话,这年头,还会有什么狗屁女大学生兼职赚外快的吗?只要你点个头,我立马给你5万,你拿了钱给我离开陈柔,怎样?”

    “爸,你说什么呢?”不知什么时候,陈柔已经站在了门外。而在她身后,刘亚辉却依然紧紧地跟随着她,寸步不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