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陈柔姥姥的寿宴
    怎么说呢?

    这应该是刘亚辉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在眼神上跟我大对决,这也就明摆了… 我们两个人已经是撕破脸了。要知道,他视我如敌人,我则看他为仇人,而仇人见面,总是分外眼红……

    呵… 然而,实际上最为搞笑的人不是刘亚辉,而是陈柔的父母。这对夫妇看我的眼神,那种感觉,就是… 陈柔她姥姥的寿宴跟我算半毛钱关系,我来干嘛呢?

    这种不请自来的“工作”也真是不好受,我算是半个跳梁小丑了。可是,为了陈柔,再尴尬的事我也得来啊!

    现在,陈柔是欣喜地望着我,陈凡也是微笑地在跟我打着招呼。两个人看到我走了过来,已经在使劲地摇着手示意我,“快过来这里坐了。”

    按道理来说,陈凡和陈柔应该是跟着父母坐一席的。可是,因为我的到头,这对兄妹反倒是选了一个不算太靠近主桌的桌子坐了下来。我知道,僻静一点好说话嘛!而且,跟我们坐在一起的另外几个人,也同是年龄相仿的人,也大都还是好说话的。至于刘亚辉嘛!已经被我们“隔离”在几张桌子后了。

    哦,对了!!忘记跟你们说了,宴席是在酒楼里摆的,有点儿张灯结彩、满堂红的感觉。不过,楼主表示,我对这个装扮所引起的氛围表示很高兴。特别是,吃货的心情让我一路坐车的疲倦都一扫而空了。而且,现在的我就像是卡通里的小孩子,嘴里咬着奶嘴,手里拿着刀和叉已经在使劲地敲着桌子了。当然,中国人的宴席是没有刀和叉的,嘻嘻!!

    现在,乖巧的陈柔已经在给我洗着碗筷了,这一幕,直叫陈凡羡慕,又让不远处的刘亚辉是嫉妒加恨到眼红。不过,明知他在盯着我们看,我们都对他的眼神直接忽视了。可是,原本该有的和谐,却被陈柔的爸爸给“和谐”了。

    只见,他走过来对我们说:“这里还有一个位置,干嘛不招呼亚辉过来坐啊!你们都是同学,才更好说话啊!是不是?”我知道,这个话是对我和陈柔说的,可是,我却听起来相当刺耳。

    过了一会,刘亚辉被陈柔的老爸给带了过来,就连陈柔的老妈也跟了过来。一到桌子边,她那不会遮掩的嘴巴一张开就对我们说:“陈柔啊!你得跟亚辉多了解一下去韩国要准备的东西。毕竟,他先前就有出国的经验了,知道这一路哪些可以带,哪些不能带。”说完,又像极了讨好刘亚辉一样,含笑点头地对他说:“亚辉,你就跟陈柔好好聊一下,这孩子倔,有时候你不要理她就行了。”

    “没事,阿姨。她的性格我也了解的,我不会在意你说的,你放心吧!”

    “妈,我有说我要去韩国吗?你可否不要乱点灯?你想去的话,你自己去不就好了,干嘛老是说我?”

    陈柔话一说完,坐在我们身边她的几个亲戚都有点面面相觑的样子,似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

    或许,陈柔的爸爸会对她谦让,不会说太多严厉的话。可是,陈柔的妈妈,这个从小看到她长大的人就不同了。被自己的女儿这么一顶,脸色当场就黑了下来,一副头顶上阴云凝聚快要显像“狂风暴雨”的感觉。但是,碍于现场人太多,她还是强忍了下来。最后,只是简单地跟在座的几个亲戚和刘亚辉吩咐了一下后,就自己无趣地走开了。

    陈柔的妈妈一走开,她的肩膀马上就松了下来,而且还重重地舒了口气。随后,小嘴一张,两个字就飙了出来:“真烦。”

    “算了,妹妹。妈妈就是这样的,你不是不知道。但是,她说的也是为你好,父母关心子女是没有对与错的,只有适当不适当而已。”

    “噢……”这个字,陈柔把音拖的很长,小嘴翘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可爱。这个动作,除了陈凡之外,估计在场的人都看得内心泛起了涟漪,包括我也一样,更别提刘亚辉了。

    因为还在等人,宴席还没有马上开始,坐了一会后,陈凡笑着对刘亚辉说:“辉哥,抽烟不?”

    我猜,刘亚辉又会施展出“君子剑”了,结果,真的跟我想的一样。只见,他双手一摆,笑得很贱地说:“还辉哥,凡哥你说笑了。抽烟,我都不会的,呵呵。”

    还“呵呵”,我靠。

    陈凡听刘亚辉说完后,马上转过脸来问我,“李青,抽不?”说完,还很快地对我眨了一下眼睛。

    我会意地说:“平时不抽,你要抽我陪你啊!”

    “那就走喽!其他各位兄弟姐妹,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不抽烟的,那我就不叫了哈。”说完,对我头一别,示意我跟着他走。

    这时候,刘亚辉恍然醒悟,才知道自己着了陈凡的道。而我们一起身,陈柔自然就跟着我们要走,人还没有站起来就着急地说:“哥哥,我也要去。”

    人群中,她的几个亲戚都笑了出来,好像… 陈柔跟过来抽烟一样。

    就在陈柔起身要离开的时候,一双大手把她给按了下来。接着,陈柔的老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突然闪现的身姿,已经在开口对她笑着说话了。他说:“哥哥去抽烟,你一个女孩子跟过去干嘛?这里有你几个哥哥、妹妹和弟弟,你就不陪他(她)们聊聊?还有亚辉也在,你就不能代爸爸招呼一下?”

    “舅舅”、“姨丈”一连串的称谓后,很快就有人对着陈柔的老爸客气地说:“不用了”。当然,只有刘亚辉巴不得陈柔留下来而已。

    我对陈柔说:“你就在这里等我和凡哥吧!我很快就回来的。”

    一听我这么说了,陈柔只好撅着嘴说了句:“那你快点回来哦!”

    “嗯…”说完,我和陈凡走了出去。

    宴会厅的走廊上,我和陈凡倚靠着长廊,一边抽着烟,一边闲聊着…… 陈凡说:“现在,你看出来了吧?刘亚辉很得我爸妈的欢心,所以,他们在不同程度上都会对刘亚辉很看重和热情。”

    “嗯,我知道。不过,他不必逞强,不必说谎,懂他的人… 自然会知道他真实的模样。”

    “是这样的。可是,我爸妈不同,我爸是一个商人,地地道道的商人,有钱,他就希望能有白道上的权利和辅助。虽然,我跟你说过,刘亚辉还左右不了他的老子,但是,如果我们家和他们将结为亲家,那可就不同了。道理,不需要我多说,相信你都明白的。

    至于我妈嘛?一个普通的女人而已,保守的想法,老旧的观念。在她认为,子女过得好,她怎么做都可以。对于陈柔,我妈表面看起来对她很苛刻、严厉,甚至… 现在就给她张罗起了以后的事。可是,她并不懂得怎么去跟陈柔沟通?在她的想法里,只要陈柔嫁得好,以后自然就好了。起码,不用去烦恼柴米油盐的事,这样,她也就知足了。”

    “凡哥,你说的我都明白。无论如何,我不会让陈凡受委屈的。以后的事,我不知道,但是,我会为了她去做出任何努力。”

    “这点我相信你,你那些疯狂的事,我还是都略有所闻的,呵呵!”

    一根烟还没有抽完,宴会厅的人却全部都到齐了,从外面往里面望进去,更是坐无缺席。陈凡把没有抽完的烟按掉,很是尴尬地对我说:“很久没有抽烟了,没想到抽一根烟还抽得挺费劲的,回去吧!”

    笑了一下,我对陈凡点了点头,跟在他身后回到了座位上。

    宴席开始了,对我这个十足的吃货来说,少说多吃已经成为了本次的亮点。每道菜一上桌,除了刘亚辉外,我会对着陈凡和其他人说:“大家吃啊!天气冷,别让菜凉了。”好像,我才是这次的寿宴主办人一样。接着,我会在每道菜一上桌的时候就先夹给陈柔。最后,哈哈哈… 吃肉喝汤,再有模有样地品点小酒,我觉得这是非常有乐趣的事。

    对比刘亚辉在人前斯文的吃相,我则显得吃的有点“穷凶极恶”了。不是我没有品,是我从来不会跟自己的肚子过意不去,何况,我要把这次坐车、买礼物的本给“捞”回来才行……

    还有,别光说我自己,整个宴席此时也是响起了“乒乒乓乓”的碟碗盆碰击声。这年头,看来… 说话没有比吃来得实在些,呵呵!

    ……

    …………

    酒足饭饱后,或许,还真应了这个话:吃饱了才有力气做事。现在,宴席原本该拥有的喧哗声又再开始了,先是“三姑六婆”对柴米油盐,孩子学习,子女就业的说话声、抱怨声、唠叨声。再有男人间,对军事政治,社会百态的议论声、调侃声、怒骂声… 可谓是声声各抒己见,应有尽有啊!

    最后,茶凉人走,就连我们这桌的人都开始陆陆续续跟陈凡和陈柔打了招呼就走了。此刻,放眼望过去,感觉… 原本还喧哗、略显“人山人海”的宴会厅一下子就被掏空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陈柔小声且略微紧张地对我说:“我妈让我去韩国,我不想去。要不,我们偷偷走吧!”说话的同时,陈柔的眼睛还紧盯着刘亚辉看,好像很慎防他去告密一样。

    呵呵,可爱的陈柔。

    现在,就剩下我们几个人围坐在桌子边了,刘亚辉还难得不好意思的借机走开了。不过,他不是去洗手间,而是过去跟陈柔的姥姥和姥爷说起了话。那个感觉,举手投足间… 显得对老人很关心、热忱和爱戴一样。

    等来参加宴席的人都走光了,陈柔的爸爸、妈妈也开始注意到我了,买完单后,陈柔的老爸和老妈主动向我走了过来,接着,拉开椅子就坐了下来。然后,陈柔的老爸对陈柔和陈凡说:“宝贝,你跟哥哥先带姥姥和姥爷到楼下大堂去休息吧!”

    话一说完,他的眼睛就盯上了我,而且,他这次看我的眼神和第一次见面那是完全不同的。很明显的是,他的眼神变得深邃和严肃了很多。我想说的是… 没有人喜欢被这样看着,这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我不是怕,是觉得… 厌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