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幕后黑手
    我没想到,陈凡的信息会是告诉我这个情况。

    我也没有想到,会是我,亲手把陈柔给送走了……

    陈凡长长的信息告诉我:

    知道我为什么下午不说话吗?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被人摆了一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我妈,但是,幕后在操作的人都是刘亚辉。我爸和我妈在接到我后,就一直在问我,“你知道你妹妹的事吗?”、“她是不是跟一个有了女朋友的人在交往?”、“这不明摆着是贬低了自己的姿态吗?”、“那男的很好吗?”、“她很缺男朋友吗?”、“她干嘛哪个不找,偏去找这样的人?亚辉不好吗?”

    所以,从我坐在车里头开始,就一路被我爸和我妈训斥到见到你们才停了下来。关于陈柔和你的交往,我压根就没有跟家里人说过,但是,我却从我妈嘴里知道了刘亚辉打电话给她和我爸的事实。

    看到陈凡的信息后,原本有点犯困的我就像是中了九天神雷劫一样,脑海里已经一道白光接着一道白光在炸开了。

    我赶紧回了个信息给陈凡,问他:凡哥,方便不?我可否给你电话?

    不一会,反倒是陈凡的电话打来了,而且,我可以听出他是故意压低着声音在跟我说话的。他说:“我打给你就好,我怕手机一响被我爸妈知道了。说吧… 有什么想知道的。”

    我对着电话重重地吐了口气后,直接开门见山地问他:“凡哥,陈柔呢?她是不是手机被你爸妈缴了?我现在发短信,qq留言,她都没有回复我。”

    陈凡大概听出了我的焦急,安慰我说:“你不要着急,她还好。就是如你说的,手机被缴了,还是我妈缴的。”

    “为什么阿姨要缴她的手机呢?是不是怕她跟我联系,还是怎么的?”

    “我们回到家后,饭菜都做好了。陈柔那时候拿出手机想给你发信息,结果,一下子就被我妈给抽走了。”

    靠~ 我好想骂一下陈柔的老妈。可是,想到还在跟陈凡打电话,我也就没这么做了。最后,我很担心的继续追问陈凡,“那陈柔呢?她现在在哪里?是不是你们回到家后,还被叔叔、阿姨给骂了?”

    “呵,可不是。”陈凡轻松地呵笑了一声,我却听出了他的厌烦和无奈。

    为了表示歉意,我对陈凡说:“凡哥,对不起了。没想到我和陈柔的事,还牵连到你被骂了。”

    陈凡淡淡地说:“我没事,也还好。倒是陈柔被我妈给骂哭了,她一气之下,饭也没吃几口就直接上楼躲在了房间里,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呢!你发现没有?其实,她的性格也是很倔强和坚持的。”

    “我知道,就是因为她的坚持,才有今天的我们。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她的,除非她自己不要我。”

    “哈,有这种可能吗?”

    听到陈凡笑了出来,我感觉… 气氛也缓和多了。于是,我马上追问他,“凡哥,那刘亚辉呢?他没在你家吃饭吗?”

    “他没有来我家吃饭,而是在经过他家附近时,让我爸把他放下车了。我估计他心里有鬼,也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的事,所以,他没有来也算是正常的。不过,我姥姥大寿那一天,他应我爸邀请会跑过来。”

    “呵,他还真懂得无事献殷勤啊!”

    “这点,我觉得你要学学他了。否则,他也不可能左右到我爸妈,就是因为他没事会给我爸妈打电话,所以,他们才觉得刘亚辉挺靠谱、有教养、人不错。”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肯定跟叔叔、阿姨捅了我们一刀,他想利用家长的反对来阻碍我和陈柔的交往。我还想起了,他上次不是想和陈柔一起去韩国吗?最后,陈柔被我从机场带走了。我相信,他那时候应该连杀了我的心都有了。”

    “通过我妈口里说出的话,再加上未能去韩国的事,我已经很肯定了… 他就是在幕后操作和摆布这一切的人。”

    “很正常,凡哥。因为… 他一直想拉拢你,包括在高中的时候也一样。我相信,他在跟你爸妈打电话的时候,试探出了他们并不知到陈柔有男朋友的事。所以,他对你没有跟叔叔、阿姨讲,还最终放任陈柔跟我交往这个做法,显得对你失去了耐心和信心。

    你要知道,你和木木第一次来找我和陈柔的时候,他当时讨好你的做法,就跟讨好叔叔和阿姨是一样的。可惜,他对你是用错了心思,机关算尽,未得人意而已。”

    “呵”,陈凡苦笑了一下,接着,无限感叹地说:“我没有想到,他连我也摆了一道。”

    听陈凡有点灰心的口气,我想到了高中的事。我一直在怀疑,是不是他联合王岩和彭浩来整陈凡的。可是,想到话不能无凭无据,我也就不想多此一举了。我记得,我有跟陈凡说过这个可能性的,只是,他当时抱着一种不置可否的态度。如果,我再去跟陈凡提一次,他会不会认为,我抓到了刘亚辉已经摆了我们一道的事实。现在,就开始在火上频频浇油和往死里捅他了。

    这样,好像会显得我很心胸阴暗,是不是?

    算了,事已至此,也告一段落了,我不想再去纠结和深挖什么了。现在的我,只是心里很想着陈柔而已,所以,对着电话我问陈凡,“凡哥,你能把电话给陈柔吗?”

    电话里,我感觉陈凡也挺纠结和担心陈柔的,他说:“不知道她睡了吗?我去偷偷敲她的门试试,你不要挂电话。”接着,刚一听到开门声响起,我就听到陈凡又压低着声音说:“要不,你等等,我现在写个纸条从她门缝里塞进去。”

    “好,谢了,凡哥。”

    “嘶”的一声从电话里传来,估计陈凡已经在写纸条了。过了一小会,我听到很是轻微地敲门声响了两下,然后,陈凡很是小心翼翼地说:“妹妹,出来吃饭啦!”

    陈凡的话一讲完,我对着听筒的耳朵都快挤破手机了,整颗心也忍不住地“bobobo”狂跳着。而且,我的心里一直在祈祷着:柔柔宝贝,快起来说话。凡哥,你要努力啊!

    我不知道陈凡是不是把话筒抵住陈柔的房门了?过了一会,我可以很清晰地从听筒里听到陈柔带着哭腔地说了一句,“我不吃了,没胃口。”

    完了,没下文了……

    一听陈柔说的话,我一下子就急得在电话上叫了起来,“凡哥,接着说,快……”

    这时候,在房间里的音音和苗苗都从床上爬了起来,半眯着惺忪的睡眼开始走到了我身边。

    “不要急,我不能说太大声,我怕我爸妈听到声响后要走上来看一看的。”

    “好,对不起了。”

    “没事,你等等。”接着,陈凡低沉地轻咳了一下,然后又压低着声音说:“哥跟你聊天,你也不想要吗?”

    “哥哥,我现在不想说话,明天再说吧!”

    “凡哥,塞纸条。”说实话,我真心有点急了起来。

    “对哦….”

    我晕~ 估计… 陈凡顾着防他父母,还把纸条都忘记了。

    “妹妹,看纸条,快。”

    嘘~ 听到陈凡这么说了,我心里也重重地舒了口气。过了一小会,门“吱”的一声轻轻地打开了。随即,我就听到陈凡带着惶恐地声音说:“你… 你的眼睛怎么哭成这样了?”

    一听这话,我感觉… 我的耳朵已经敏感地竖了起来。然后,着急到结巴地对陈凡说:“凡… 凡… 凡哥,你… 你把电话给陈柔。”此时,我真恨不得我能从听筒里钻进去,这样,我就能立马见到陈柔了。

    沉默了一会,焦急等待着陈柔说话的音音和苗苗都已经急红了双眼。电话上,陈柔是还没有开口,啜泣的声音却已经传了过来,接着,哽咽的声音就像是小孩子的无助一样,断断续续带着抽泣地说:“青青,你来接我好吗?我不想再待在家里了,我不想去韩国。我想你,我也想苗苗姐和音音了,我想回去,好么?”

    最后两个字讲完,陈柔直接哭了出来,那个声音… 就像是小孩子被滚烫的开水浇淋到了,痛得… 一下子就撕心裂肺地哭喊了出来。

    那一刻,将近凌晨,午夜寂寥,哭声幽怨,声声不绝于耳。而在我身边,音音和苗苗已经在对着话筒叫唤陈柔了。那一幕,看者流泪,听者伤心,抽噎之声痛彻心扉,就连我… 也咬着嘴唇流下了男儿泪……

    电话那头,我仿佛看见了陈柔哭泣的样子,也看见了陈凡失神、无助、沉默的表情。

    这一边,苗苗和音音开始在对我说,快想想办法,把陈柔接回来,一定要接她回来。

    吸耸了一下混进眼泪的鼻腔,感觉… 挺刺鼻的。我拿着手机的手不免多了一丝颤抖,但我很镇定地告诉陈柔,“乖,不要哭,把电话给凡哥,我跟他讲一下。”

    陈凡接过电话,问我,“有什么想法?”

    我告诉他,“凡哥,我想在你和陈柔姥姥大寿的那一天… 去把陈柔给接回来。但是,我的出现… 对叔叔、阿姨,对你们所有的亲戚来说… 算是不请自来的,是多余的,无关紧要的。可我… 我需要你告诉他们,是你邀请我来的。所以,到时候就要委屈你一下了,凡哥。”

    “不委屈,你帮我好好照顾陈柔就好,剩下的事,就等见面那天说了。”

    “好,见面说。”

    电话上,音音和苗苗开着免提跟陈柔讲了一会,电话内,电话外,哭声从我耳朵里进来,却沉痛地钻进了我心里……

    ……

    …………

    在数着时间过完早、中、晚的节奏里,我已经背着书包出现在了陈柔姥姥的寿席上。当我见到陈柔时,我学着她轻咬了一下嘴角,而她看到我时,眼眶已经红了…..

    在喧哗的人群中,在陈柔爸爸妈妈的疑惑中,我已经大步地走到了陈柔姥姥面前。接着,向她真心地送上了祝福,鞠了一个躬,再把手里的礼物送给了她。然后,在回到陈柔身边时,我直接跟刘亚辉在眼神上厮杀了起来。那一刻,我好想吃上一颗橡胶恶魔果实,然后… 伸长腿加上武装色霸气直接狂扫他千百遍……

    在我们的对视中… 火花,随着彼此眼神里迸发出来的火焰,已经… 在激烈地碰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