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电话,焦虑地等着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这次回家会出不来了……

    我可以看见,陈柔的表情显得好为难,而且,嘴角是咬了又咬。我感觉,她在等我说些什么。可是,这种场合,又是这样的事,我还能当着她爸爸、妈妈代表她否决吗?

    所以,想了又想,我笑着对她说:“既然你姥姥大寿,你爸爸、妈妈还有凡哥都来了,你就回一次吧!”

    听我话一说完,陈柔立马就看向了我,眼神中… 不免带着一波紧张。而且,她修长的黑睫毛配合着她纠结的表情还很灵动地眨了一下,她的大眼睛仿佛闪耀着“波光粼粼”在传话于我:其实,她真的很在意我的想法。

    难不成,这就是眉目传情?

    “是啊!你同学都这么说了,你就跟爸爸一起回家好了。你看,哥哥也被爸爸特地接了过来。你就不跟他好好聊聊吗?”

    我发现,陈柔的老爸还真挺会钻缝隙的。不过,他说的也都在理,难不成他会“空手而归”,是不是?

    “好吧!那我去拿几件衣服吧!我还想跟音音和苗苗老师聊一下呢!”

    “傻孩子,家里不都有你的衣服吗?你说这话,显得家里很没有你的位置一样,就不怕老师和同学笑话啊?”

    “啧,别提我说你,你这话说出来才让同学和老师笑话呢!搞得我们家好像内部矛盾挺大一样。老师、同学,你们别见怪。”

    呵~ 我在心里笑了一下。我感觉… 不管男的也好,女的也罢,这对夫妻除了滑稽外,还给人感觉挺不搭调的。怪不得,陈柔说她在家里觉得会很烦闷,估计… 这对夫妻在一起时,要不就是彼此沉默不语,要不就是讲话经常磕碰到的了。

    现在,陈柔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是无助地站在了原地。而此时,能紧握她双手的就只有音音而已了。隔了好一小会,陈柔肩膀一松,吐了口气,然后笑着对音音和苗苗说:“那我回家去了,等姥姥过完生日,我第二天就回来。”

    “嗯,你到家后,我们q上聊。”

    “记得,到家后发信息告诉我们。天气不太好,就别让你爸爸、妈妈等太久了。”

    听着音音、苗苗一前一后的安慰陈柔,我可以看得出她们都很不舍得她离开。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唉~ 这短暂的分离,搞得空气就像是布满了催泪瓦斯一样,随时都会让人飙出眼泪来。

    最后,陈柔从我身边离开时,还带着眼尾扫了我一下,那个眼神… 是惆怅,是难过,是不舍,是幽怨… 犹如昭君出塞,告别故土,悲切之感,心绪难平。

    在她临上车时,陈柔的爸爸、妈妈还不忘记问刘亚辉,要不要一起回家?各种语气态度对他显得是客气有加,仿佛自家份子一样。我都有点难以置信,这待遇也太特么的好得过头了吧?说不准,陈柔的父母还把他视做“准女婿”都说不定了。

    而本世纪最让人觉得可笑的事就这么发生了… 刘亚辉竟然没有推辞地说:“可以呀!反正明天不上学,就借叔叔的顺风车回趟家了。”接着,一溜烟就钻进了车里。

    陈柔在上车前把陈凡赶到了中间位置,陈凡却依旧没有开口说什么。临走时,他只是拍了我的肩膀一下,但这最后一拍,我觉得意味深长了很多…...

    在倒车的时候,陈柔放下车窗努力地挥着手跟我们说着“拜拜”,而站在车外的我们,谁都可以看出她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开心。

    车子开动了,陈柔在车里还不忘记回过头来看我们… 直到… 车子拐弯,消失在了我们眼前……

    那一瞬间,我有了一种淡淡的,莫名的感伤。我问自己:这算什么?就这样放着自己喜欢的人不开心地走了?

    叮当……

    熟悉的铃声响起,我掏出手机急忙地点开屏幕,我知道,陈柔会给我发短信的。正如我所肯定的,她的信息静静地躺在屏幕上,字里行间却带着忧伤走进了我心里。她说:我好不舍得你们。突然间也好害怕,你会想我吗?

    那一刻,我平生第一次发短息把十根手指头都凑了上去。我想都没有想,意志很坚定地告诉她:你的离开,让我的世界开始下着雨,你若不在,晴天何来?

    这时候,苗苗和音音围了过来,她们看到短信后对我表示出了一致的赞许。走在路上,苗苗问我:“青,你说柔柔的爸爸妈妈怎么说来就来呢?完全没有一点征兆的。”

    “对啊!青青哥,陈柔都有点想哭出来了,感觉她好像有什么事没有说一样。”

    走出了学校的范围,我一手搂着苗苗,一手牵着音音,很是肯定地对她们说:“她是一个会把喜怒哀乐写在脸上的人,但是,她却不是一个会把心事都说出来的人。这段时间,看她有时候失神和焦虑的样子,我都以为我看见‘林黛玉’了。”

    噗~ 听我这么说陈柔,苗苗的手肘不满意地捅了我的胸侧一下。接着,语气带着小小不满地说:“她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就知道高端黑。”

    “哈哈,我这不是发愁的没地方说吗?”

    “呵,青青哥,那今晚我们都上q问陈柔好了。我先前问过她,她也是说没有,但是,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我想她应该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或是… 她觉得说出来的话会让我们变得异常的担心吧!”

    听音音这么一说,我突然间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很大。她是不是真的怕有什么事说出来,会让我们变得异常的担心呢?

    晚上回到家里,吃了饭,洗了澡,剩下我们三个人,还真的感觉缺少了什么一样。原来,一直习惯了彼此的我们,对于缺少任何一个人都会有着如此之强的落差。苗苗、音音两台电脑,外加我一个爪机,坐在沙发的我们对陈柔同时发了信息,其实,那就是一个讨论组而已。

    可是,在等了半天后,陈柔并没有回复我们。我开始有点后怕了,不会是一回到家里,爪机被缴,信号被屏蔽了吧?

    接着,我们又通过手机给陈柔发了信息,结果… 还是没有回复。

    有点泄气的我们,肩挨着肩都在想着怎么联系陈柔?这有点太不科学了吧?一到家里就联系不上了。

    过了一会,音音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她说:“青青哥,你有陈凡的电话吗?”

    “对哦!我怎么就想不到?你太聪明了,音音宝贝。”说完,我立马亲了音音一下。

    “那我呢?喏…”这时候,苗苗的小脸也凑了过来,我侧身对她一抱,狠狠地又亲了一下。

    随后,我掏出手机给陈凡打了电话…... 电话呼叫中,我的心也在悬挂着呢!终于,电话在响了10几秒后… 被按掉了。

    “不是吧?被挂了?”我打电话时,苗苗就一直凑在我耳边听着。

    “要不再打?”音音此时也关切地催我。

    挤脑壳地想了又想,我对她们说:“算了,陈凡的性格脾气我还是有点了解的,他现在按我电话应该是有什么事。要不,我们再等等看吧!”

    也正是巧合,我的话一说完,陈凡的信息就发来了,他说:稍后回你电话。

    一看陈凡这个信息,我和音音、苗苗都沉默了下来,看来… 陈柔这次回家不单是她姥姥大寿这么简单了。特别是我,心里越想越焦虑了起来,心里的烦闷,就如同是烧起了大火一样。

    现在的我,焦虑的心情不是好奇心重不重的问题了,而是真的好想再给陈凡补一个电话过去,因为… 越发焦虑的我,真的无法再继续等下去了。

    苗苗和音音看出了我的焦虑,两个人只是默默的依偎着我,谁都没有说话。而我在搂住了她们的同时,我的眼睛一直盯着桌上的电话不放,我真希望… 陈凡能快点回拨过来。

    可是,10分钟过去了,15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电话… 就是没有响起来。我告诉自己,是不是我等的间隔太短了,要不,再等一等?

    于是,我又一次发闷地坐着… 坐着… 坐着… 坐到,苗苗和音音都困倦地伏在我肩膀上睡着了。

    我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时间快11点了,这一等,我就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我轻轻地推了推音音和苗苗,轻声地对她们说:“你们先去睡觉,我再等一下,好吗?”

    苗苗揉了揉发困的眼睛,声音迷糊地说:“那有消息了,你把我叫起来吧!”

    “青青哥,你也记得叫醒我哦!”

    “嗯,那你们都进屋睡吧!有什么变动,我第一时间告诉你们。”

    “好”。音音和苗苗齐齐地应了声,最后,结伴进房去了。

    在她们进房不久,焦急的我已经把手机拿在手里翻来翻去了。那一刻,我一直在和我的思想做着斗争,我在想:我到底要不要再补一个电话过去?

    带着这种纠结、茫然、摇摆不定的想法,我从坐着,变成躺着,再从躺着,变成侧卧,再从侧卧,变成趴着。那段时间里,我的手机一直被我紧紧地握着,我都快把它当成握力器在抓着了…… 但是,我知道,我一定得等,因为… 我真的好想听到陈柔的声音。

    终于,在我快陷入疯狂的时候,两声连续的信息声响了起来。当时的我,真的是握着手机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急忙点开屏幕的我,先是欣喜,接着是迫不及待… 可是,在一连看了两条长长的信息后,我却整个人都呆滞了。

    我没想到,陈凡的信息会是告诉我这个情况。

    我也没有想到,会是我,亲手把陈柔给送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