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棋盘对弈
    可是,就在我们开口时,一道不作死就嫌烦的声音传了过来:

    “叔叔、阿姨,你们过来了啊?”

    刘亚辉,草~ 这是巧合,还是蓄谋已久?

    原本,还想和音音一起叫“叔叔、阿姨”的我立马怔在了原地。刘亚辉并没有和我打招呼,他视我如空气一般,径直地从我身边一越而过。最后,还动作轻巧地跟陈凡站在了一起。

    一入定后,他表示自己跟陈柔的爸爸、妈妈很是熟悉了一样,带着一脸爽朗的笑容在跟他们没有压力地寒暄着。而从陈柔的父母站定后,我和音音则因为刘亚辉的突如其来而一直被晾晒在一旁。没有说话的我们,感觉就像被阴冷的空气持续地风干着。

    我相信,陈柔觉察到了被晾晒在一旁的音音和我。于是,她拉着音音的手,表情不甘地咬了一下嘴角,冲着和刘亚辉还在乐呵着的爸爸、妈妈喊了一下,“爸爸、妈妈,你们干嘛呢?”

    被陈柔突然一叫,刘亚辉才停止了跟她父母的谈笑。相同的是,陈柔的爸爸、妈妈也随着刘亚辉一起望向了我和音音。

    而颇为好笑的是… 陈柔的爸爸、妈妈还没有开口问:“这两位是谁?”的时候,刘亚辉摇了摇手上银晃晃的手表,表情含笑且很是有礼节地对他们说:“呵,叔叔、阿姨,刚才见到你们太高兴了,只顾着跟你们说话,反而把我两位同学放在一旁了,不好意思啊!”说完,还望向了我和音音。

    接着,他又自告奋勇地对陈柔的爸爸、妈妈说:“叔叔、阿姨,这是我同学,音音。旁边这位,就是她的男朋友,李青。我们几个都是从高中认识到现在的朋友,没想到大学也读在了一块,算是缘份吧!”

    我呸~ 草,还特么的朋友?还特么的缘份?还特么的装绅士?一下子就对陈柔的爸爸、妈妈说音音是我女朋友,那我和陈柔算是什么了?陈柔该怎么对她爸爸、妈妈谈及我呢?

    从陈凡站在一旁半天不说话的样子,我就在想:从他铁青的脸色来判断,他应该不算是很高兴。难道,我和他都被刘亚辉给摆了一道吗?还是说,这早已是一盘蓄谋已久等我入套的棋?

    要明白的是,为什么陈柔的爸爸、妈妈在她刚开学的时候不亲自送她来,反而是现在“碰巧”就来了呢?

    “叔叔、阿姨,你们好。第一次见,没想到你们都好年轻啊!”

    “哪里哟… 都老了。陈柔以前就有跟我们提起过你,你看你,长得可比她秀气和好看多了,而且又乖巧。陈柔啊!唉,老让我们不省心的。”

    呵,女人见女人,陈柔的妈妈讲话很直接。而且,还有那种乡下女人讲话很传统的感觉。

    “我们的宝贝也不差啦!是不是?快过来给爸爸看看,最近怎么就瘦了呢?”显然,陈柔的爸爸如她早前有说过的,比较会溺爱和谦让她。

    陈柔一家子都到齐了,反倒是我,在音音叫了陈柔的父母后还久久未能适应过来。这时候,刘亚辉凑过来对我说:“怎么?见到陈柔的爸爸、妈妈也不打个招呼认识下?”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完,陈柔的爸爸、妈妈都齐齐地望向了我。

    那种感觉,有如万道白光射向了我,让我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再一次怔住了。而在我怔住的那一刹那,我已经发现… 我在这盘棋的第一步对弈中就已经输掉了。

    “啪”很是轻微的声音响起,但却有不一样的力道。我扭头看向我的肩膀处,发现… 陈凡正在对我露出淡淡的微笑。

    突然间,我明白了… 他是在鼓励我,让我从彷徨中恢复过来。我报以嘴角扬起的微笑,随后,轻轻地跟陈柔的爸爸妈妈打了个招呼,“叔叔、阿姨好,刚才一见到你们跟刘亚辉聊的挺好的,也就来不及打招呼了。不好意思,你们别见怪。”

    “呵,年轻人,这点你就得跟亚辉学一下了。你看他举手投足间的沉稳和谈笑自如的气度,都是非常的娴熟和出自家庭从小的教养。”

    我擦~ 后面这个话,莫不成是说我从小缺乏教养了?

    “爸,你说什么呢?他才不是那样的人呢!人家想跟你们打招呼,你怎么不说你和我妈妈自顾着在跟刘亚辉聊天啊?”

    陈柔的爸爸被她这么一说,脸上的笑容都有点挂不住的尴尬了,但他并没有说陈柔什么。反倒是陈柔的妈妈很会打圆场地说:“你这孩子,怎么老是连名带姓叫亚辉做‘刘亚辉’啊?”

    “呵,阿姨,你就别说陈柔了。她喜欢这么叫就这么叫好了,谁叫我的名字组合起来适合连名带姓叫呢?对不对?”

    “算了,都是小事。一个招呼、一个名字不代表一个问题,是不是,李青?”这时,陈凡也给我打了圆场。而在他说完后,他的双手还连拍了我的肩膀两下,最后,沉沉地按住了。

    说实话,我觉得陈凡此时挺给力的,也让我从心里涌出了一股隐隐的感动之情…… 我相信,“凡哥”,不是白叫的。

    当然,我从刘亚辉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他一丝不悦的阴霾,而且,他的表情是不愠不火的……

    几句简单的话,感觉信息量还是挺大的。这一站,因为陈柔的爸爸对我的“调侃”而显得空气中随时有了一丝鞭炮燃起的味道。

    我拉了拉音音的手,因为… 我发现她在我被陈柔的爸爸“调侃”的时候,表情显得很不自然。我知道她很为我,但是,这个场合不合适。我也知道她在强忍着,因为… 调侃我的人是陈柔的爸爸。

    “你们好啊!这两位是?”身后,苗苗的声音传了过来。

    喜出望外的音音和陈柔早已客套地跟苗苗打了一下“太极”,一声招呼打完后,她们的表情都显得异常的高兴。这也在陈柔的爸爸、妈妈面前,显示出了她“德高望重”的身份。

    其实,最为高兴的人莫过于我。苗苗的到来就像是我背后一只无形的推手,填补了我方面对“大型成年人”的多项空白,甚至… 还减少了很多我的不知所措。

    也正是因为苗苗的到来,才让原本还显得“风度翩翩”的刘亚辉一下子变得垂头低首了。人群中,他比任何人都要尴尬,而且… 他只是简单地跟苗苗打了个招呼,叫了声“苗老师”后就一语未发了。

    苗苗借着音音和陈柔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并没有理睬刘亚辉。倒是在陈柔引荐了自己的父母后,她很端庄大气地跟他们聊了起来。当然,家长看见老师出场,讲来讲去也就是那几句嘴上的功夫,“拖老师的时间,帮忙多照看下陈柔了。”、“她在学校里,特别是住宿都还好吗?”、“哎呀,老师您不知道,她在家里就被她爸给宠坏了。”

    “行了,行了,光站在这里干嘛?要不这样,老师你今晚有空吗?我请大家去吃个饭,怎样?后天是陈柔她姥姥的大寿,我们正想给她请个假,让她回家几天。你看,我连我大儿子也一并给他请了。”

    “呵,吃饭就免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请假得她班主任批的,这个事你们问陈柔了吗?”

    “爸爸、妈妈,要不你们和陈凡哥哥先回家吧!我等姥姥生日那天再回家,好不好?现在是大学,又不是读初中可以随意请假的。”

    “唉,你这孩子,你本来就不喜欢这个专业的。现在,反而还注重起考勤了。你要知道,你这几天不打电话回家,你姥姥都在问你爸和我的话了。即便是跟我们闹脾气,你难道就不考虑你姥姥、姥爷岁数大了?你瞧,你要是能等姥姥生日那天才回,那我们还去把你陈凡哥哥也接过来干嘛啊?”

    陈柔的妈妈说完后,我仔细地看了看眼前这个穿戴很质朴,应该说是很普通的女人。我以前听陈柔说过,她小时候是被乡下的外公、外婆带大的。那么,听她妈妈不带一点含蓄和婉转的讲话方式,这点反倒是很接近乡下女人的特征的。而且,从她的面容来看,感觉比陈柔的爸爸还要大一些,显得老气多了。

    不过,无可挑剔的一点是,她的五官挺不错的。如果懂得去做脸或是保养的话,估计也是很有韵味的。

    至于陈柔的爸爸嘛?我觉得陈柔应该是遗传了她爸爸的基因,因为… 男的帅,女的自然靓。

    看他的长相,头发乌黑油亮,全部往后梳理成了发哥“赌神”的发型。而且,引用金庸描述杨过长相的词,那就是剑眉星眼了。说白点,她老爸是很气质的,一看就知道是家境不俗的人,特别是他的个头比我还高,人也就显得很魁梧和身形俱佳。

    我之所以花了点时间去观察陈柔的爸爸、妈妈,是因为… 我想知道这样的家庭组合,对陈柔的童年和平时,是怎么个影响法?

    按陈柔先前说的,她妈妈算是苦尽甘来,但是,讲话和为人处世还是保留了乡下女人应有的特征。说穿了,他老爸带她老妈出去,她老妈不一定能撑场。我在想,这估计就是高中时,她老爸为什么要离婚的原因了。

    至于她老爸嘛!我觉得她对陈柔的好,是出于自身的愧疚,还有她姥姥、姥爷的压力。毕竟,除了陈凡,这三者都对陈柔亏欠了许多,许多……

    一句话的事,就是女儿身惹的祸。可是,陈柔要不是女儿身,我们两个人就不会有现在的爱情了。所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现在,陈柔被她的妈妈这么一说,估计也想到了她姥姥,所以,她的表情还是很纠结的。我站在旁边,又不能过多去干预她,心里也不知不觉的焦虑了起来。如果可以让我来裁定,我真希望她能按自己想的去做。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这次回家会出不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