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巧合还是蓄谋?
    吃饭的时候,我的眼睛偶尔会瞅一下陈柔,因为… 我们在说话时,她就简单的跟着笑一下,或是平淡的一两句应答而已。大部分时间,她是对着手机的屏幕看,然后手指快速地按着,不知道在给谁发信息?

    吃完饭后,我和程思林定了一个大包间,难得一聚,我相信唱歌算是最好的表达方式了。现在,我一拖三,陈亮这边是势头良好。老三呢?我是基本不用担心的,他是一个感情专一,用情至深的人。他的现任女朋友,也就是从高中谈到现在的人。我想,他以后的感情经历,肯定算是“长跑”型的了。

    至于猴子嘛!我想来想去就是一个话:傻人有傻福吧!

    现在,我比较关注的就是程思林这家伙。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他的浆糊脑袋对感情是怎么认为的?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他现在跟家里人通电话的次数多了很多。等唱完歌后,我想找苗苗说一下苗楠的事。毕竟,是她上次要我介绍程思林给她认识的。

    一行几个人围坐在ktv里,沙发表示很吃力,一下子就被坐满了。我相信,等猴子和程思林搞定了自己的另一半,我们的“队伍”会比现在更加的壮观和庞大,呵呵。

    当然,来到ktv里,我也表示压力很大。一坐下来屁股都还没有预热,就被陈亮和猴子推出去唱歌了。要知道,我唱歌的功力那是“中外技术,very good”。一嗓门吼出来,那绝对是狮子吼加上大喇叭要让人晕的节奏。不过,还算比较好的是… 这几年过来,我的功力也算是有了小小的进步,至少… 不会不靠谱的随便吼了。

    就在我起身想要去点歌的时候,猴子那个鬼灵精一伸手就把我给拉住了。然后,嗓门盖过话筒大叫着,“你一个人唱多没意思啊!你说,你身边三个,要叫哪个跟你合唱?”

    猴子这么一说,陈亮、老三和程思林马上就开始了附和,就连乔琳琳也跟着陈亮在叫喊着了。

    迫于无奈,我只能是按着顺序一个一个问起来。在我右边的是音音,她现在跟乔琳琳坐在一块。看到我求助的眼神,音音笑着对我摇了摇头,谦虚地让我去问苗苗。我问苗苗,她又伸出手来拉了一下陈柔。

    陈柔在人前是很腼腆的,加上这几天不知咋的,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被苗苗突然这么一拉,立马显现出了一丝惶恐,整个小脸也多了一副“摸不着调”的表情。

    眉头一蹙,我在心里隐隐感觉到陈柔的失神,肯定是有什么事隐瞒着我的。所以,我也就没有让陈柔跟我一起做首唱了。倒是苗苗,一下子就搂住陈柔,问她是不是被自己吓倒了?一副有点很不好意思的赶脚。不过,也确实是在这时候,尽显了她大姐姐特有的温柔。

    我跟猴子说,帮我点一首刘德华和陈慧琳的《我不够爱你》。然后,在猴子和陈亮起哄的声音里走到陈柔身边,在她耳边小声地说:“怎么啦?一副失神的样子。”

    陈柔的小手搭在我的手心里,我感觉好冰凉,忍不住就握紧了。对于我刚才的话,她倒是没有回答,反而甜甜地笑着说:“有你关心不就好了,呵呵。”

    真拿她没有办法,对于她这个回答,碍于在ktv里又不好意思进一步追问她,再加上音乐已经响了起来。我只好是牵着她的手,坐在她和苗苗中间,倚靠着苗苗认真地唱了起来。

    苗苗唱歌的功底很好,起码,她从来不会有跑调的现象。特别是情歌的对唱,我觉得她唱的很有感情,很有韵味。不过,这首歌《我不够爱你》,我算是听得很熟了,唱起来也没有太多的压力。所以,一首歌唱完,掌声已经雷鸣般地响了起来。

    那时候,刚放下话筒,我就用力紧紧地把苗苗搂在了怀里。结果,猴子和陈亮又在大声地叫着,“亲一个,亲一个… 亲一个…”

    没办法,在他们狼眼泛绿光的呼叫声里,我已经对苗苗发出声音的“啵”了一口。这时候,苗苗是咬着嘴唇假意愤怒地看了一下猴子和陈亮,他们两个货倒是反应很快地避开了苗苗的眼神。然后,回头很快地对陈柔和音音说:“你们两个也有份… 继续啊…..”

    虽然,陈柔还是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但她还是很投入地跟我合唱了一首《今天你要嫁给我》。而这种谈及婚嫁的歌,一下子就让整个气氛进入了*。特别是唱完后,猴子和陈亮是一边拍着手,一边喊着要我亲下去,亲下去…..

    一连两首后,现在是轮到我和音音了。大家都知道她这两天感冒了,也就没有太多难为她的意思。不过,做为她的好姐妹,好闺蜜的乔琳琳却向我发难了,她告诉我:“音音感冒了,你们合唱不了,那你也不能不唱,所以,这时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还有,亲一下是绝对跑不了的,看你怎么办喽!”

    哇塞,这一下子算是戳中了陈亮的点,他立马就说,“要不你去给音音唱一个?”这下子,我算是成为聚焦了。要知道,单唱还真是很有技术含量的事。但是,为了音音,我还是得上了。

    所以,拿着话筒,我自己选了一首《至少还有你》。然后,牵起音音的手走到了电视机前。我点的mv不是林忆莲的,而是谢霆锋演唱会的版本。我喜欢谢霆锋的版本,是因为… 我觉得他唱这首歌的时候,那个表情耸地挺拽的,但我也喜欢他拽起来那个感觉。

    一路从轻缓到越唱越入情境,我慢慢地转过身深情地看着音音。而此时,坐在沙发上原本还起哄的猴子和陈亮,也安静得像只小猫般的坐着、听着。

    牵着音音的手,歌词如我想表达的一样,从我嘴里一字一字地流露出来。我看着音音,音音也含笑地看着我,那个时候,我们仿佛在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彼此,也只有彼此而已。我想到了高中的我们,那个时候,我们真的多不容易;那个时候,我们是多么的记挂着彼此。

    我们好不容易

    我们身不由己

    我怕时间太快

    不够将你看仔细

    我怕时间太慢

    日夜担心失去你

    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

    永不分离

    ……

    …………

    周末的时间随着歌声远逝,一晃而过。那天夜里,我们唱到很晚,就连不爱开口的程思林也破天荒的唱了一首古惑仔的《热血燃烧》。那首歌,我是第一次听到,但程思林唱的很热血,真的让我和猴子他们感到了义气在心中那种震撼。

    那天回来后,我问了陈柔为什么她心不在焉的原因?但她还是没有告诉我,她只是简单地说:“跟家里人吵架了,有点烦而已。”起初,我以为她真的只是跟家里人吵架,也就没有太多过问她了。

    时间悄悄地走着,天气也越来越冷了。随着地上落叶的逐渐增多,我们也知道… 期末就在眼前不远了。可是,越是如此,我却显得有点微微不安了起来,因为… 刘亚辉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每一次跟我对视的时候,我都觉得他安静的有点过份了。过份到,让我觉得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事了?否则,他显得得意洋洋和胸有成竹干嘛?特别是有一次,他在跟我对视后,竟然在嘴角直接扬起了微笑,但是,他很快又低下头了……

    我真希望是我多虑或是神经过敏了。有时候我也在想:难道太平日子过惯了,非得来点“刀光血影”充实下?

    一个星期后,让我确实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周五的下午,天气显得很诡异,它比任何一天都阴冷得多。放学后,我和音音、陈柔在校门口等着苗苗。而这时候,一辆宝马缓缓地在我们眼前停了下来,只是没有开进校园而已。

    看着眼前的宝马,我觉得这辆车很是熟悉,当然,我不会把它跟钱勇的车混在一起。当我看着陈柔时,她的表情让我察觉出了一丝惶恐和局促不安。

    就在我一下子缓过神来的时候,车门打开了,而最先进入我眼帘的不是别人,正是… 陈凡。

    一下车,陈凡看到我们后,表情没有显得很惊讶。换做平常爱开玩笑的心态,估计大家都会说:“哇,怎么这么巧,还在这里碰到?”

    可是,在看到陈凡不苟言笑的表情后,我觉得气氛开始降到了冰点。而此时,站在我旁边的陈柔也紧紧地抓住了音音的胳膊,她现在显得比任何人都还紧张,甚至… 正在不甘地咬着嘴角。

    陈凡走到我身边后,简单地跟我打了个招呼,而他身边的车门也在这时候打开了。

    视线越过陈凡的肩膀,我还没有看清楚从车门后弯腰站起来的人,陈柔就哆嗦地叫了一声,“爸爸,妈妈,你… 你们怎么来了?”

    “呵,知道你在这里读书,就不允许爸爸过来看你?你都很长一段时间不打电话回家里了。”

    “还有,后天你姥姥大寿,你难道也不回家?她都那么疼你。”说话这人,毫无疑问… 应该就是陈柔的妈妈了。

    刚听陈柔叫了声“爸爸、妈妈”,我和音音互相对视了一下,准备开口叫声,“叔叔、阿姨”。

    可是,就在我们开口时,一道不作死就嫌烦的声音传了过来:

    “叔叔、阿姨,你们过来了啊?”

    刘亚辉,草~ 这是巧合,还是蓄谋已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