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陈柔的怪举
    我问她,“怎么啦?”

    陈柔扑到我怀里,就像是小孩子要糖果般撒娇地说:“没什么,没什么,你抱抱我就好。”

    可是,我总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劲了?

    伏在我胸前,双手环保着我的腰,陈柔经不住我的百般央求,又怕惊动音音和苗苗。最后,只能是贝齿轻启,声音很细微地对我说:“跟家里人小吵了一下,平时是我妈说我的,没想到这次连我爸都加入了我妈的阵营。我真搞不明白,换做在以前,我爸都会谦让我的。”

    “哦,呵呵,那是因为什么事斗嘴了,还搞到你爸爸也要出马了。”

    陈柔听我继续一问,白皙的手指一伸、一抵、紧张地按住了我的嘴唇。然后,颇有点无奈地说了一句,“青青,不要问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再问,我怕音音和苗苗姐听到后都不用午睡了。那样的话,我岂不是罪过了,呵呵。”说完,陈柔还俏皮地吐了吐粉嫩的小舌,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看着陈柔白皙细腻到见不着毛孔的瓷肌,再感受着她紧贴在我胸前而凸显出来的曼妙身形,我的分身早已如站立的蝰蛇,在狂怒地吐露着“红信”了。明显感到我下身“跨时代”变化的陈柔,一下子形如弹簧出鞘快速地退了一步。而且,一边退进屋子里,一边还掩着小嘴在偷笑,然后,又是很小声地说:“羞,羞,羞,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

    后面的话,估计陈柔感觉跟场合对不上了,“敢”了半天硬是敢不出来。所以,做为好心的我只能是配合着她,一下子快步入屋,然后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接着,大吻三个快速地送上后,直接把她抱进了我房间里。

    一放上大床,我就果断地想到了一句话:望梅止渴。

    现在看着陈柔,亲们觉得我还需要望吗?而我此时,早已是“口水直下三千尺”了。所以,一个猛虎扑身,我已经按住了想要起身逃走的陈柔了。这么个安静的环境,再这么静静地望着她,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彼此心跳的声音。

    为什么跟音音和苗苗我已经没有了这种感觉?可是,偶尔就这么跟陈柔安静地相处着,我却一直都会有这种心跳的感觉?难道,这就是陈柔还保留给我的青春期悸动?

    柔软的大床上,陈柔知道逃不了了,索性亲了我一口后就直接闭上了眼睛。看到她神是害羞,又像极了小女生懵懂的样子,我突然间大笑了出来。接着,我学着灰太狼嘟起嘴巴,奶声奶气地说:“老婆,你这不是引诱我犯罪么?你就忍心我被包包大人抓走吗?”

    听我说完后,陈柔眼睛睁开,嘴角一咬,假装高兴地说:“你被抓走了最好,我和音音、苗苗姐就睡得踏实了,哈哈哈…”

    “咦,你肿么可以这个样子?”再一次学着灰太郎嘟着嘴巴讲话的样子,同时,我的“狼爪”也早已经掀起了陈柔腰间的衣服……

    房门一关,窗帘一拉,两个人温热的手心互相抚摸着彼此。空调大开,衣衫褐尽,仿佛… 空调也无法降低我们狂热的心跳和逐渐升温的身体了。侧身卧在陈柔身边,我的左手给她枕着,右手却熟练地翻过她柔嫩的“雪峰”、穿过她黑油的“草地”,接着,再一路向西,直抵花谷……

    那里…… 门前莹水过,蝶门却深锁;生人不待见,熟人自开来;吾问门可开?汝答待君来;吾遂向前行,立感两边紧;汝在上面吟,吾在身下挺;来回上百遍,大汗浑身淋;临近潮水涨,吾更卖力拼;待汝痉挛来,吾也马眼开;汝自抱紧吾,吾则亲吻汝。

    一阵巫山**过后,我和陈柔轻手轻脚地冲向浴室淋了个舒服。等到我们再回大床的时候,陈柔贴在我怀里轻声地问我,“你丢在浴室里的衣服,怎么会有条长头发?而且,你的衣服没有多少汗味,反而,还有点香水的味道。快说,哼哼哼…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和音音、苗苗姐的事了?”

    一听陈柔这么说,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马上就很谨慎地说:“哪里啊!柔柔宝贝,你想多了。回来的时候,我旁边坐了一个美女*,人家是浓妆艳抹,香气袭人,再加上一身名牌衣装,高档包,差点亮瞎了我的眼睛而已。”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挺虚的。要知道,万一被发现了,我足以完蛋300遍。

    陈柔噗嗤一笑,小手在我的肚皮上挠啊挠。然后,玩味十足地说:“我逗你的,没想到你一下子就解释了这么多,哈哈。”

    我晕,我被吓了一跳,甚至是夸张得一身冷汗。到了最后,陈柔竟然跟我说她是逗我玩的。一想到这里,我一个翻身就压住了她,然后,脸上再一次露出了邪笑。这一笑,陈柔是吓得急忙挣脱了我的怀抱,然后有点结结巴巴地说:“你… 你… 你不要又使坏哦!”

    “哼哼哼,你觉得有可能吗?”看着陈柔颇有点紧张的样子,我已经是心里、脸上都在笑了。

    最后,看她实在是有点不情愿又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一笑,直接翻身背着她睡了起来。陈柔看到我像猪哥睡觉时发出的“嗑嗑嗑”声,知道被我耍了后,气得躺在我身后张牙舞爪地不让我睡。

    激情过后,难免是很疲惫的,我想睡,又被她搅得睡不了。只能是双手、双脚往她一夹,就像抱着小女孩一样,对她又亲、又吻、又哄着,直到她慢慢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那一刻,看她恬静地睡在我怀里,修长而又黑色的眼睫毛还时不时会灵动地抖一下。突然间,我觉得幸福满满的,又觉得特有成就感……

    而此时的我,并不知道陈柔的想法。在陈柔看来,只有这样紧紧地抱着我,她才可以睡得踏实,睡得安稳…… 这样的举动,也只是为了承接后来发生的事而已。

    感觉,今年的秋天来得比较慢,下了几场雨,反倒是让天气变得有点冷了。自从上次和钱灵一别,不论我怎么联系她?她就是“视而不见”,这样的感觉让我好压抑,仿佛… 我根本不曾认识她,而她也不曾在大运会时遇到我。老实说,我曾有想过去她家门口蹲着,后来,想到她有可能是故意避开我的,我也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随后,我在短信里告诉她:只要你想见我,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在。

    最后,我以为她会见字如见人,可惜,我还是没有回复我……

    大运会前,我们就期中考了。只是,我的成绩还是不上不下的,颇有点吊儿郎当的感觉。所以,我也就没有细说什么,直接一笔带过了。值得说的是,音音的学习真的很刻苦,成绩也是坐高铁式的直线上升,脑子好使的人就如陈柔,即使挑课也会比我强得多。

    对于下一代的iq,我早已托付给了我身边的女人们,我觉得孩子的iq不能像我,那样… 真的会误人啊!打一个简单的比方,cf是我教会音音她们的,个个却玩得比我好,有木有天理啊?>_<

    几场连续的大雨过后,树叶终于慢慢地变黄、枯萎、凋零了。一个难得的周末,我约了猴子和老三过来,上次猴子吵着要我请他吃大餐的。结果… 惭愧的很,一等,就让他等到树叶都变凋零了。

    一行几个人又聚在了一起,老规矩就是… 先洗脚,后吃饭。让我和音音惊讶到快掉下巴的是… 没想到陈亮把乔琳琳也叫来了。当时,音音是抓着乔琳琳就一顿“痛骂”,别人可以不说,没想到连她也不知会一声就跑来了。要知道,“有异性没人性”还真是这个样子的。

    怪不得,陈亮最近是一脸的喜气,原来是“春风得意”啊!

    现在,会所的生意很稳定,客源没有增长多少,但也不会少到哪里去。唯一让我和程思林郁闷的是,有一阵子严打,现在招技师很难了。

    洗完脚后,我被猴子拉过去喝酒,音音她们自己逛街去了。一连干掉了几瓶后,猴子和陈亮又是阴魂不散地问我上次的问题,“关于睡觉是怎么安排的?”

    对于这个问题,就连老三也一脸兴奋地看着我,这让我相当的头疼。

    在我想要开口的时候,程思林猫在角落里咬着大烟枪的嘴巴突然张开了一下,接着,直接飙出了一句让我鲜血呕吐了几两的话。他不紧不慢,幽幽地说:“日后再说,日后再说。”说完,还半眯着眼睛,吐烟吐得就跟吸鸦片似的。

    晚上的聚餐,以前我是被陈亮和猴子调侃的,现在,我和猴子、老三、程思林直接合伙“围攻”起了陈亮。看着陈亮面红耳赤的样子,猴子是最为得意的一个。不过,陈亮也信誓旦旦地对猴子说:“等你以后找了女朋友,可要有心理准备啊!我保管让你钻到桌子底下去。”

    猴子一听这句话,表情当场就傻了。我听老三透露过,他这次追他们班长,可是废了好大的劲。不过,比较顺利的是,傻人有傻福。他家班长貌似对猴子这种会犯傻的人,反而会特别的青睐。

    让我和老三有点担心的是,程思林这家伙的脑子不知道整天在想什么?对于感情,不知道是不是他装傻,还是故意不去想?我们都在猜想:这家伙是不是有点guy的走势了?

    为此,我想到了苗苗的妹妹,是不是我得找她好好说说了?

    吃饭的时候,我的眼睛偶尔会瞅一下陈柔,因为… 我们在说话时,她就简单的跟着笑一下,或是平淡的一两句应答而已。大部分时间,她是对着手机的屏幕看,然后手指快速地按着,不知道在给谁发信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