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理想和未来
    听到教练一字一眼地说了出来,那一刻,我在半空中扭头寻找着钱灵……

    下场后,我急忙拿出手机想发信息给她,她却先我一步发了过来。她说: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今晚不要走,等我……

    这时候,队友和教练又向我围了过来,我只能简单地回了个“好”字给钱灵。坐在侯赛区里,刚听到喜讯的校领导也随着教练在向我说着赞许的话。怎么说呢?说不高兴,那是骗人的,人都是喜欢听好话,而不是一直遭受冷语和批评吧?

    比赛一结束,换好衣服的我已经脚底抹了油忙着向音音她们冲了过去。在此前,猴子他们又是电话,又是信息在跟我讨着大餐吃了。可惜的是,今晚又不能跟他们一起吃饭了。按照之前说好的,比赛结束,学校还是会请我们一起吃饭的,这就叫做以示鼓励啊!

    见到音音她们后,我可以从她们脸上看到那种难掩住的喜悦。我在想,要不是大白天又处于公众场合的话,估计… 我们几个非得抱在一块,又亲又搂的。

    当然,猴子和陈亮一见到我,除了要大餐,还是大餐。没办法,我只能跟他们说这个周末再聚一次了。毕竟,学校今晚请客,我是逃不掉的了。

    露天礼堂的台阶上,苗苗、陈柔和音音跟我依偎在一起,而我旁边则是猴子、老三和程思林、陈亮。借着学校给我们这半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我们一行几个人很惬意地坐在了一块。自从上次一别,我们感叹:已经好久没有坐在一起了。

    因为夕阳近秋了,阳光也没有夏日里那么的猛烈。坐在干净的水磨台阶上,我们正沐浴着柔和的微风,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操场。在这难得的半小时自由活动里,来自不同学校的校友都在忙着拍照留念,所以,树底下、操场边、升旗台、教学楼… 处处都有带着剪刀手在自拍、合拍和搞怪的人。

    但是,坐在台阶上的我们却没有说话,也不想拿起手机到处去拍照留念。我想,不是不想说,不是不想动,是大家都在回忆和憧憬着许多的美好吧?就拿我来说,偶尔看向身边的人,个个都被渡上了一层奢侈的金黄,而此时,微风也正在不解风情地肆意拨乱着我们的头发。

    这一刻,我只是想到了未来…… 未来,我们会怎样去安排呢?

    于是,带着这个问题,我对身边的人都问了这个话。显然,这是一个既让人眼前一亮又不好意思回答的问题。所以,在推来推去后,大家都指向了我,问我毕业后的理想和计划是什么?

    对于他们的推脱,我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放眼望着整个操场,用手捋了一下头发后,我很坚定地告诉身边的人,“我的理想很简单,就是想做一家自己的物流公司。我老爹是开货车把我给跑大的,呵呵。所以,我算是‘子承父业’吧!只不过,我不会去跑车,而是想让车为我跑,你们觉得好吗?”

    “好……”这时候,我的两边耳朵已经被肯定的声音给灌注了。

    听到我的理想和安排后,音音的小手伸向了我的腰身,紧紧地揽住了我。而我的左手,也已经斜夸着放在了苗苗的膝盖上,被她和陈柔轻轻而又紧紧地托着。

    我扭头问猴子他的未来和理想是怎么安排的?猴子想了想,真的跟一只猴子的习惯一样,大手挠了挠自己的脸,然后表情表现得很艰难地说:“我啊?好像以前有说过的,我想开一个自己的餐馆,不能太低档,要大一点的。然后,做自己喜欢的菜,吸引同样口味的人。”

    “哇,那我们以后有口福了,是不是?”说完,音音带着银铃般的笑声看向了苗苗和陈柔。

    被笑得不好意思,猴子直接用肩膀撞了一下老三,问他怎么想的?老三咳了一下,扶了一下眼镜,淡淡地说:“我的未来同样是子承父业,我老爸要我做室内设计,算是继承他的衣钵吧!”

    “那你们两个呢?”其实,我最好奇的就是程思林。

    “给陈亮先说吧!按位置来,哈哈…”难得,这是程思林第一次这么狡猾过。

    陈亮也学着老三咳了一下嗓音,然后,很庄重地说:“我呢?没有多高的文凭,书以前也就是读得吊儿郎当的。我只希望我的弟弟、妹妹要比我有出息,书读得好,读得高,以后有一个稳定的饭碗。至于现在和日后嘛?我也就是跟着老程混了,要是老程把我撇下了,你们到时候要救济我啊!”最后一句话,陈亮说的相当的悲催,搞得我们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下子,程思林不想说也逃不了了,他又不好意思推给苗苗她们先说。所以,只能是转着眼球,压低着声音乖乖地说:“我… 我想… 想开个健身馆啦!”

    “哇……”这下子,我们都集体叫了出来,大家都赞赏程思林的想法不错。起码,他的想法暂时是我们中最为新颖的了。

    现在,轮到苗苗她们了,作为男同胞的我们一下子都静了下来,仿佛… 听女生讲未来那是最为赏心悦目的事了,呵呵。按照顺序,从左到右,大的先来,苗苗也躲不过了。她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只是轻轻地笑着说:“我很简单啊!不求大富大贵,就想做跟自己专业相关的而已。所以,我想继续做一个英语老师,或是做跟英语相关的职业,没有什么太特别的。你们呢?陈柔和音音。”

    听苗苗点名到自己了,陈柔习惯性地轻咬了一下嘴角,扭捏着衣服不好意思地说:“我嘛?本来是很喜欢服装设计的,可惜… 唉!只能是跟着这个坏蛋混了。”

    “哈哈哈,青哥好罪过啊!把人家妹子骗得脱离了专业,阿尼陀佛,善哉,善哉啊!”陈亮这家伙一开腔,坐在我身边的猴子也跟着起哄了。这一起哄,倒把我和陈柔都弄得面红耳赤了。

    所以,我只好坏笑着说:“怕什么?以后保管你吃香喝辣的,咱们看星星、看日出日落,行不?”

    “哇塞….”两个字喊出来后,除了我,猴子、老三、陈亮和程思林都在集体作呕了,非常的不给我面子。而我身边,苗苗和音音、陈柔也跟着笑了起来。陈柔做为这一出的主角,反倒是娇嗔地说:“不害臊。”说完,小脸蛋还红了起来。

    轮到音音了,原本还笑得很夸张的猴子和陈亮马上就静了下来,显得非常给音音面子。音音松开了揽着我的手,然后坐直了身体,一字一句很清晰地告诉我们:“我的心愿就是我的未来,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我想跟青青哥一起努力,一起奋斗,所以,我现在的努力就是想减轻他的负担而已。我的家庭,你们都知道的,前期… 我真的让他负担了很多,直到… 直到现在也是这样,对不起了。”

    音音的话说完了,我们却听出了几许她发自内心的… 淡淡的惭愧,甚至是抱怨自己的声音。

    而这时候,陈亮和猴子莫名地默契了起来,先是猴子一个劲地说着,“哎呀,说这么多干嘛?以后都是在一起的人,现在、以后都一样,没分别,没分别。”

    陈亮也附和着说:“猴头说的对。音音,你和我的家庭状况都差不多,不过,我们努力了就好,千万不要去说对不起,这又不是你的错,不是你自己揽下来就好的。”

    一听陈亮叫自己“猴头”,猴子一下子站起来就猛捶了他两下,然后很不爽地说:“妈的,猴子也就猴子了,你还叫起了猴头,我什么时候多了这个外号了?别给老子瞎整,滚滚滚,一边玩去。”

    陈亮知道理亏,被猴子捶的只有傻笑的份,连一个字也没有反击。

    笑完了,我用手紧紧地揽住了音音,侧脸也抵在了她的头上,我轻轻地告诉她,“以后别再说这些了,傻瓜。我和你,又有什么可分呢?以前我可以为你去奋斗,现在,以后,我都可以为了你、苗苗和陈柔去不顾一切和奋不顾身。这些话,就让头顶的天来印证,好吗?”

    几句话说完,苗苗和陈柔都看向了我,但是,眼睛都有那么一片晶莹……

    继续聊了一会,自由活动的时间也到了。猴子和老三回他们的学校,不过,是由程思林和陈亮载回去的。音音、苗苗和陈柔则坐校巴回去,毕竟,苗苗是老师,还是得按规定来办事的。

    晚上,学校领导和教练真的high了起来。据说,教练high的原因是… 我们如果拿奖了,他是有奖励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money而已?我想,money是必须的吧?特别是,我还拿了个第一。

    所以,饭桌比上次的更大了,菜也真的是名义上的“美味佳肴”了,因为… 上次是餐馆,这次换成了酒楼。瞧不,这下子是上档次了。我不得不佩服:学校,原来也是有这么一面的。这不就是典型的领导下乡上馆子吗?吃喝拉撒都是公家钱啊!呵呵……

    因为high,所以high,特别是教练,仿佛才是今天的主角,而不是我这个拿了第一的人。最让我诧异的是,我以为校领导拿着酒杯是想跟我敬酒,害我不好意思地拿起酒杯也想意思一下,结果,我发现我特么错的离谱加不靠边去了。竟然?他们都向教练敬了起来,而且,还满嘴油光地说:“你们是成人啦!所以,喝酒是可以的,只是学校有学校的制度,在外就不同了。今晚,我们得感谢教练辛苦了,辛苦带领你们拿到了优异的成绩,我们该不该敬他啊?”说完,说话的领带直接跟教练碰了杯,一饮而尽头了。

    而我们这群看热闹的“猴子”,也个个有样学样地跟教练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钱灵的电话也打过来了,我跟她说了地点后,她已经开车来接我了。幸好,这次我学聪明了,在下午送音音她们上车时就跟她们交代了今晚可能回不去的事。毕竟,她们也知道学校要请我们吃饭的。

    过了一会,我在保持清醒的情况下直接装晕了,还跑去厕所撒尿说我想吐。最后,钱灵继续上门来找我,接着,又是一个谎话说,“来接我弟回家。”

    就这样,我在众人崇拜加羡慕嫉妒恨的视线里匆忙的消失在了楼下……

    回到钱灵家里,我立马就对着餐桌喊了出来:“哇塞”。

    要知道,刚才吃不饱,现在可是有口福了。一桌子的肉和菜,都是我最喜欢吃的。怪不得钱灵说,“今晚等我…”。原来,她还有心到亲自下厨做大餐来犒劳我了,我能不一把鼻涕,一把泪感动吗?

    一进门,洗了手,坐下去后就直接开动了。我承认,居家小菜就是好吃可口,绝对比外面炒的饭菜来得强和干净。看我吃的很“带劲”的样子,钱灵是光笑着看我,自己却不吃一点。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小嘴努动着说:“别吃那么快,小心噎到了。”

    我此时是真的饿了,在酒店里的菜,你要知道,一上来,那么多双筷子就冲过去,手慢的或是手打滑的,只有挑骨头啃的份了。吃了一会,钱灵问我,“喝红酒吗?”

    我咬着鸡腿肉,说不出话来,只能是连连地点着头。吃肉喝酒,神仙有没有?现代的生活,才真是生活啊!

    跟钱灵一连干了几杯后,我的脑袋竟然有点昏沉了起来。我不得不佩服,原来这小妮子还是喝红酒的好手啊!刚才是我大意了,听说… 红酒是酒中掺酒最容易醉的,就算是白酒加啤酒,还没有红酒来得猛。因为,红酒是沉醉,白酒很多是后劲大而已。

    现在,明显感觉到点口干舌燥热的我,直嚷嚷地对钱灵说,“好热好热,开空调好了。”

    “空调最好不要,好像那边的插头漏电,一通电会跳闸。”

    “不是这么邪乎吧?我试试。”

    “哎,别,真的是会……”

    钱灵还没有说完,我已经拿着遥控器按了开关,只听见空调开启“嘀”的一声,然后,“啪啪”两声,哎哟喂,真他妈的跳闸了。现在可好,屋子里一片黑暗,而我也因为尴尬而更加的燥热了起来。

    我问钱灵,“总闸在哪里?”其实,我也不懂,我只是想去意思意思看看而已。可是,一起身,我一下子就扶住了桌子,唉,不胜酒力,不胜酒力啊!

    听到我大力扶着桌子的声音,钱灵问我怎么啦?接着,我就听到椅子挪开的声音了,我知道她起身过来找我了。可是,我好像夸她夸错了,没有想到她也是半斤八两,因为… 她是跄踉地来到我身边被我扶助的。

    而那时候,我们两个人真的都醉的不行了。她挨着我,而我一个重心不稳抱着她就软倒在了地上。接着,钱灵笑了起来,她哈哈哈地笑着说:“我告诉你噢,其实…其实…上次我没有醉,我不怕啤酒,最怕的就是红酒。它对女生来说美容,可是呢?一杯下去,我就特能睡。”

    “是吗?原来你上次整蛊我,哈… 哈…”

    原本,我是想笑出来的,可我的嘴巴却在突然间被封锁住了。然后,很快的… 一股“薄荷无糖口香糖”的味道从我唇齿间传了过来。

    黑暗中,我的眼睛已经睁大到了最大的程度,而我的手想挣开,却被另一双棉柔的手给按住了。此时的我,该是兴奋,该是惊喜,还是该得逃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