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香喷喷的粉色
    第二天醒来,我是被手机的铃声给吓醒的。接着,看着批在身上的被单和光着的上身,我一下子紧张地扭起被单护在了胸前 ……

    我擦~ 不会吧?

    这时候,手机却还在死命地响着……

    心里在余震未消的同时,赶紧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电话里头,音音的声音很焦虑地传了过来,“青青哥,你没事吧?昨晚我和苗苗姐、陈柔打你电话都是通了无人接听,发了很多信息也是没有回复。你怎么啦?”

    完蛋了~ 昨晚醉的忘记通知音音她们了。可是,这能怪我吗?要是还能清醒着去通知她们,那就不叫醉了。想到音音焦虑的声音和紧张得快要哭了的表情,我愧疚而又不好意思地说:“小傻瓜,不要担心。昨天跳远跳出了第三的成绩,学校领导后来请吃饭,想要犒劳犒劳我们。结果,队友一个接一个向我行酒祝贺,不胜酒力就醉倒了。

    我本来想回家的,可是,怕吹到风在车上撑不住,又怕带着一身酒气回家。所以,就在附近的朋友家住了下来。昨晚醉的很厉害,一直晕头转向加昏沉沉的,也就没有意识到给你们打电话、发信息报平安了。对不起了,音音,你要跟苗苗和陈柔说一下。

    还有,估计手机放裤兜里被我压着了,你们打我电话和发信息,我却一点都察觉不到。”

    “没事就好,我等下会跟苗苗姐和陈柔说的。你现在在哪里呢?”

    对于音音这个问题,我望了望四周,没错,我是在钱灵家里。可是,钱灵的房门打开着,人却不见了……

    但是,我可以对音音说,我在钱灵家里吗?或是说被她“捡”了回来?当然不能,所以,我有点心虚地对音音说:“昨天还没有比赛的时候,我遇到了很多高中的熟人。你都知道,高中前半段我是干嘛的?哈… 哈哈… 哈哈… ”

    笑,继续笑,没心没肺地笑…… 唉,我发誓,欺骗音音可以说是我最难受的事,即使善意的谎言也无法在此刻做出自我救赎。

    干巴巴地笑完后,音音在电话上又叮嘱我,“青青哥,那你多睡一会,早上你没有比赛的。没事就好了,都怪我这么早把你给吵醒了。”

    听到这两句话,本来还有点晕乎乎在“旋转”的脑壳一下子就卡住了。瞬间,空气进入我的鼻腔带起了一股刺鼻的酸劲,让我的眼眶随之渐渐溢出了一点点温润。用手捂了捂额头,揉了揉眼睛,我对音音说:“知道了,小傻瓜。你没有吵到我,都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你也快去补下觉吧!”

    “好的。还有,你不要担心,我等下会跟苗苗姐和陈柔说一下的。她们昨晚也是很晚才睡觉,大家都在担心你。不过,你没事就好了。”

    “嗯,行的,谢谢你了音音。”

    电话上,说是“拜拜”的节奏,却依然不舍地聊多了几句,才最终收了线,安了心。

    起身,走到钱灵房间里,看着叠得相当整齐的被褥,还有床前的白色毛绒小熊,我有点犯二地问它,“钱灵去哪里了?你说不说?”

    随后,无语地走到阳台上,看到了挂得“高高在上”的衣服,我才骤然想起:原来,我还光着膀子。

    对着远方直直地望了过去,又把视线收了回来凝望了楼下好久,就是不知道钱灵在哪里?手扶着阳台的栅栏,猛吸了几口晨早的新鲜空气,此时,也才6点出头而已。

    钱灵不在,我又不知道干嘛好?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继续在阳台上傻站着,连洗脸刷牙的事都没有去想,也根本没有想到。

    终于,傻站了一会后,在我意识到要给钱灵打电话的时候,门锁转动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猛地回过头去,第一声不是说,“早。”而是,很紧张地说:“一大早就看你不在,去哪里了呢?”

    说这个话的时候,其实我是试探性的,因为… 我也不知道昨晚做了什么?怎么一醒来,就光着膀子了。唉~ 敬告那些拿着爪机只会看的朋友们,喝酒误人又误事啊!!

    钱灵开了门,从门外转身入屋。这时候,我才清楚地看到她的一身“劲装”,粉色背心加露出光洁修长大白腿的白色棉绒裤,还是那样会让人喷鼻血和走上犯罪的道路。

    站在鞋柜旁,一边换鞋子,钱灵一边回我话,“晨早,我都习惯去跑步。怎么?看我不在,是等急了,还是关心我?”说话的时候,麻花辫还在她饱满的“东西半球”上晃啊、晃啊、晃啊,晃得我都眼花缭乱和心猿意马了。

    一时被问的语塞,我不好意思地说:“能不着急吗?一大早醒来就不见人,我以为你被我吓…吓跑了。”

    “呵,说到吓,还真是怪吓人的。昨晚,你在楼下就吐了两次,到屋子里又吐了一次,还把衣服也给吐脏了。所以,好心的我… 就帮你把衣服脱了,还顺带拿去洗了。怎么就不知道说声‘谢谢’来听呢?”

    听到钱灵帮我脱了衣服,又想到她不嫌脏帮我洗了,我立马感激地说:“大恩不言谢,说多了都是泪,我会铭记在心的。”说完,我还不忘记拿起衣撑把衣服收下来赶紧穿上。

    看我手忙脚乱穿衣服的样子,钱灵走到玻璃桌旁边,笑着说:“那么紧张干嘛?昨晚都看光了。”

    “不是吧?上面被你脱了也就算了,下面也脏了被你脱了吗?”看了看下面,我又补了一句:“不是还穿着吗?吓我……”

    这时候,冷空气瞬间突袭,冰封了空间,降低了气温。钱灵刚调侃我,现在被我这么一说,很是尴尬地说:“想哪里去了?谁帮你脱下面了?这里有吃的,赶快拿去吃了。”说完,快速地走到我身边收了一条白毛巾就冲进浴室了……

    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早餐,不是我装好人不吃,是我还没有刷牙洗脸。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淅沥淅沥”淋浴声,我翘着的“二郎腿”一下子用力地合并在了一起。

    不是我思想不好,不纯洁,只是,这淋浴的声音好像是会跳动的节奏,光听也就算了,它还使劲地侵袭着我大脑深层那一点点小小的悸动。

    就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而又坐立不安的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只是钱灵没有出来,取而代之的是,她的声音有点不好意思对我喊着,“李青,帮个忙。”

    我起身走到了浴室旁边,支支吾吾地说:“怎…怎么啦?”

    沉默了一小会,钱灵探出涨红的小脸对我说:“刚才走的急,忘…忘记拿衣服了。”说到这里,我都发现她巴不得地板上有个缝可以钻进去了。

    缓了一下下,她不好意思地接着说:“所以,你… 你… 可否帮我拿下衣服。”

    “啊!!!不是吧?那… 那… 那我去拿了。”说完,我已经溜到了钱灵的房间里。

    打开她非常精致的西式衣柜,一下子老子的狗眼,不对,一下子我的眼睛就亮起了“绿光”。下面一层吊着很多衣服,关键是上面一层,好多五颜六色加之小巧的内衣裤。面对那一堆发出彩虹般光芒的颜色,我很沉重地对大家说:我真的一下子就… 傻眼了!!

    手里象征性地摸了摸,翻了翻,找了找,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于是,站在房间里,我对钱灵大声喊了起来,“我忘了问你,要拿哪些了?”

    浴室里,钱灵的声音撕心裂肺地传了过来,“你傻啊!外衣裤随便,所有女人里面都是两件,你还能拿哪些啊?”

    “问题就在这里,我不知道哪个款式好?海绵宝宝、hello kitty、米奇,还有一个super,super什么啊?”

    听到我大有将所有内衣裤一一念出来的势头,钱灵最终无语地飙出了一句话,“拉开衣柜最下层,把我的大浴巾拿来吧!还有,不要再问哪个款?哪一条?随便给我拿一条就好。”

    “好好,早说嘛!”说完,我赶紧抽了一条浴巾就跑到浴室门口拿给了钱灵。

    过了一会,门“咔”的一声打开了,钱灵裹着粉色的大浴巾,披着一头湿润的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她还带给了我一阵令人无限遐想的奶香味。

    从钱灵出来裹着粉色大浴巾的正面,再到钻入房间里的俏丽背影,我的眼神就被吸附在了她连毛绒浴巾都掩盖不住的身材上了。而此时,闻着香味未消的空气,我还站在原地呆呆地伫立着,直到钱灵换好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

    看到我傻站在原地的样子,钱灵很轻很柔地问我:“傻站着干嘛?怎么不吃早餐呢?”

    恢复意识,我找着借口尴尬地说:“还没有刷子和毛巾呢?”

    “哦… 对。你等等。”说完,钱灵又带着一阵香风回到了房间里。不一会,给我拿来了干净的毛巾和还没有拆封过的牙刷。

    匆匆地洗刷好后,钱灵已经坐在玻璃桌旁边等我了。喝着豆浆,吃着油条,钱灵问我:“早上没有你的比赛,好像下午才有,对吧?”

    “嗯,是啊!”

    “那你吃完早餐,要不在这里休息得了,中午我再来接你吧!”

    “算了,早上没有我的比赛,但教练还是在的,我还是跟你去学校吧!顺便,看看别的比赛也好,反正中午也要比赛的,就不让你再跑过来接我了。”

    “随便你喽!”

    钱灵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忍不住看了看她粉红的嘴唇。不是我变态,是吃着油条沾了一点油沫的小嘴看起来就像是带着晶莹露珠的粉嫩花瓣,会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甚至是… 轻轻地咬上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