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初试功力
    就在苗苗她们走后不久,我不对劲地问起了老三,“猴子,怎么啦?你们发现没有,他怎么变得话少了?”

    老三扶了扶眼睛,很从容地说:“犯桃花劫了,但也惹麻烦了。”

    “唉,别提了,等比赛完再说吧!”说完,猴子还显出了一副很委屈的表情。

    “怕个鸟啊!有什么事就说出来。”这时候,陈亮推了一下猴子的肩膀,表现出很愤青的样子。

    “算了,猴子要比赛后再说,我们等着听就好了。你们先跟音音她们入场吧!我先去集合了。”

    “嗯,比赛后再说,你先去集合吧!”

    跟猴子他们打了声招呼,我就径直跑向休息区准备换装上阵了。今天的头场比赛是跳远,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可小觑,关键是… 这个还是有技术含量在里面的。

    经过音音她们身边的时候,苗苗带着音音和陈柔对我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那个场面让跑动的我都不免卡了一下。于是乎,我在现场幻想起了春天,原来…春天又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了鲜花朵朵。

    突然间,我在心里又感叹了一下:其实,人生得以如此,我还有什么遗憾吗?

    跟音音她们来了三个飞吻后,我转身就继续跑路了。只不过,身后的猴子他们,在我飞吻后,就已经支持不住倒在地上狂吐白沫了。

    跑到休息区里,换上一身**炸天的运动装后,我们随即踏步走向了赛场。现在,离比赛正式开始,也就是等大赛主办人说个话而已。趁这个空挡,坐在候区椅子上的我正在伸长着脖子环顾着场地的四周。

    教练说过,这个大学城里几乎每个学校都有一个非常巨大且接近国家级比赛的场地。而到了不同的赛事,主办方都会变换场地到不同的学校去比赛。这样的设计、布局和安排,还是为了让更多大学生体会到全民运动和比赛那种最真实的感觉。毕竟,有的人就如现在的我,真的是还没有机会坐到正规、正式的比赛场里,去好好地看一场足球或是篮球比赛。所以,大学城的人性化设计也算是弥补了很多人的遗憾吧!

    而且,因变换场地到别的学校去参加比赛,实际上也算是对不同学校的参观和交流。

    望着望着,我看到了刘亚辉那货正走到陈柔身边在叽里呱啦说着什么。而且,手还时不时伸起来指着前面比较靠近赛区的观众席。看到这一幕,我马上就在猜想:估计这家伙在狐假虎威,借着他老爸的官位在让熟悉的领导给他安排靠前的位置,有木有?

    不过,貌似他又白费了一番心思,只见陈柔拉着音音的手被苗苗给叫了过去。当然,刘亚辉一见到苗苗那是会有阴影的。一看到是苗苗把音音和陈柔给召唤了过去,他马上低垂着头往一边坐了下去。

    我在心里笑呵呵地想着,有音音和苗苗在,即使陈柔再柔弱也能得到最有力的保护。唉,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铁三角”或是“姐妹花”么?

    就在我回味无穷地傻笑着,赛事主持人的广播响了起来。一听声音,还是钱灵在做运动员入场介绍,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当解说而已?

    今天下午,我们年级就一个跳远比赛。对于运动员来说,教练要求我们从头看到尾,因为… 我们要注意和学习每个不同级别选手的动作,从中汲取适合自己的技能方式。虽然,这只是县里举办的大学生运动会,但是,坐在椅子上的我却越来越能感觉到比赛的严谨了。

    无论如何,不管对手经验多强,或是技能多么熟练,我都要努力和认真去对待每一场我即将要上场的比赛。我告诉自己:不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满足心里的虚荣,我都要为钱灵去拿一个第一。所以,我不允许自己有“尽力”这两个字,只有绝对的爆发和拼出最后一滴热汗。

    想到这里,我的右脚不断的在地上摩擦着,鼻孔也张大到喷气式飞机即将喷射出火焰的气势了。

    现在,听到钱灵在广播里一声,“比赛开始。”现场一下子就喧哗了起来,接着,她开始念起了参赛运动员的学校和其他信息。随着参赛人员的进场,他前来“观战”的校友一下子就叫了起来。而且,观众席上开始传来了助威小喇叭和哨子的声音。整个场面,让我们还没有出场的人都忍不住颤栗了起来,甚至,都有一点兴奋了。

    我在心里尖叫着:这尼玛也太夸张了吧?

    坐在椅子上,我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种场面的震撼感。而且,怪异的我竟然没有任何一丝怯场,反而还相当的兴奋和迫不及待起来了。难道,这就是站在比赛场里,受到万人瞩目的感觉?而这种无法形容的感觉,都让我有点跃跃欲试,想早点上场了。

    这时,教练回过头对我们说,“你们几个要参赛的,给我好好看下别人是怎么跳的?对比赛来说,第一个上场的人总是会吃亏点。所以,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你们给我看清楚比赛的规则,然后做好自我调节。”

    不管有听没有听,我们都象征性地对教练“嗯”了几声,然后,伸长脖子看起了比赛。虽然,我们还没有出场,但现在坐着的感觉就跟体验3d的现场效果一样,个个都忘记了自己也是要出场比赛的。

    “哗”的一声,观众席传来了一阵虎啸式的狂欢,没想到第一个出场的选手,竟然跳出了6米70的成绩。对比那些参加正式赛事的选手,这个成绩完全是上不了台面的,但对于我们这些非专业的运动员来说,这完全是凭借自身的能力跳出来的了。

    听解说员报出了6米70的成绩,我咽了咽口水在心里叫了起来,“我的乖乖,要知道…按跳远技术等级分,少年级为5米25;国家三级为5米60;国家二级为6米50。往后,还有国国家一级、国家健将、国际健将的级别。对于我们这些“非专业户”来说,第一个上场的人一下子就跳出了6米70的成绩,这还真不是盖的。”

    想到这里,原本我还跃跃欲试的心现在都沉了下来,不敢再盲目兴奋了。取而代之的,就只是老老实实地观察着每一个对手的跳跃动作和姿势。当然,不要犯规这也是很重要的。瞧不,第二个上场的人就挨“子弹”了。不过,很快调整的他也跳出了不俗的成绩,6米25。

    终于,我们队里有一个队友先上场了,而且,我们学校的助威也是相当给力。有时候,我都 分不清楚这是运动比赛,还是助威比赛了?不过,队友也跳出了不错的成绩,6米16。

    等到我被叫到名字的时候,我出现了逆差的心理。不知道如何解释好?就是那种坐着没事,一上场就脚软了。不过,重重吐了口气,调节好心理后,我还是慢慢地镇静了下来。看着观众席上的音音她们,又想到了钱灵肯定在哪个不知名的地方看着我,我已经做好了必死… 不对,必跳的决心了。

    于是,随着指挥员的旗示落下,我快速地拔腿冲在了跑道上。接着,40米助跑完毕,蹬脚,跳跃… 这时候,我已经听不到耳边的助威声了…… 噗,沙子两边飞了出去。

    按规定,不能倒退,我起身往前面继续走着。这时候,广播响了起来,“6米50。”

    6米50?刚才第一个上场的小子是6米70,第二是6米25,我队友是6米16,那我岂不是暂时排在了第二?

    带着难以置信的兴奋,我坐在椅子上一直都在抖着脚。只是,我很机智地用大毛巾放在脚上给掩盖了。而随着我下来后,队友和教练一直都在说我跳的不赖。其实,上场那一阵还是挺吓人的,但是,当你真正冲刺在跑道上的时候,你会觉得周围连声音都静止了,而你的世界里只会看到那一滩沙子。接着,在你起跳、腾空、落地的时候,感觉真的是很舒畅,特别是腾空那一会,有点感觉像是飞到天上踩在了鹰背上。然后,再带着“如来神脚”踹了下来。

    所以,光想到这里,心情越来越顺畅的我,已经在听到广播后,继续冲刺在了助跑道上……

    前面3次试跳,所有人都是直接拚出了实力,因为我们比赛是这样的:运动员先按顺序试跳3次,这是预赛;然后,按成绩选取前8名,再试跳3次,这是决赛。最后,以6次试跳中的最高成绩,作为个人的最终成绩并判定名次。

    一轮又一轮的激烈比拼后,我们在热汗里,终于拼出了最终成绩。

    遗憾的是,首场比赛,我没有拿到第一。冠军是被体校的人拿了,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黑马”,没想到体校的人反而排在了最后出场。原本,我还有信心能跳过“第一”那个人的,现在,名次出来了,我也只是季军而已。

    老实说,心里还真的是有点挺不甘心的,但是,教练和队友都拍着我的肩膀说,“第一场比赛我们学校就拿了奖,那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所以,不甘心归不甘心,我还是重整希望放在了下一场比赛里。毕竟,我不能因为不甘心而影响了后面的比赛。我答应过钱灵,要为她拿一个第一的,既然说出了口,我就要做到。

    比赛结束后,学校领导和教练跟我们啰啰嗦嗦地点评了一下今天的“战果”。至于音音她们,不得不跟校巴先回去了。现在,只有猴子和程思林他们还在不远处观望着我。等到“训话”结束后,我直接向猴子他们冲了过去。

    猴子和程思林他们站在树下,陈亮在不远处就叫着:“青哥,快,就等你一人了。”

    连运动服都没有时间去换掉,我喘息着跑到他们身边,急忙地问,“怎么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