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运动会开幕式
    日落日出,周末一过,大学生运动随着晨早的第一缕阳光,已经宣告近在眼前了。

    学校按照组委会的规定,把参加比赛的选手按照年级不同定为不同级别的人来出赛。而且,为了鼓励参赛选手,学校还对相应选手的年级和班级进行了调课。这样,音音和陈柔也可以过去主办校区为我打气和加油了。

    冲着这一点,我突然有了一种信心满满的感觉,难道…这就是爱。

    “这就是爱… 爱啊!”想着想着,我既然脱口唱了出来。

    “自我减压,不错啊!大家要向李青同学学习,在赛前尽量做些自我调控。好了,大家上车吧!”

    听教我们的体育老师,也就是我们的主教练这么一说,我竟然小小的晕了一把。唱个歌,也只是心有所感而已,竟然也会被表扬?

    再次登上校车,我感觉肩膀上突然有了“担子”,就连迈开的第一步,都感觉校车在震啊震啊!

    坐在椅子上,我又习惯性地靠窗,习惯性地打开窗户,习惯性地看着天空,静静地等待发车,静静地心有所想。那晚回来前,我有发信息给钱灵的,不过,第二天她没有回我。这点,是让我比较意外的。

    或许,她说喜欢我,也只是喝酒时冲动说的吧?如果是,这应该不算是什么坏事。可是,在我心里的某一个角落,却不知为什么?竟然有了莫名的期待,还有点莫名的介意。

    难道,我对爱情的占有欲是越发的贪婪无度和无限制的扩张?还是,我被她简单而又直率地表白给影响了?还是,我对她现在所面对的问题产生了一丝同情和怜悯?到底是**的贪婪,还是把钱灵的表白当成了一种新的渴望和“挑战”?孰是孰非,我已经开始有点混乱到分不清楚了。

    头倚着窗,想着想着,我竟然发出了一丝苦笑。缘份和感情混在一起,就像是瓶子里的化学溶液产生了反应,是互相融合而产生新的物质,还是互相排斥和最终抵消呢?我相信一点,就是:融合的过程… 一定是很激烈的。

    按赛事的时间安排,我们是下午的比赛。不过,早上的开幕式是严厉要求所有的运动员都必须到场的。因为,主办方致词后,将会有一个运动员入场的方阵介绍。有点遗憾的是,音音、苗苗和陈柔都看不到这最为精彩的一幕。而让我觉得颇为遗憾的同时,又不得不去佩服这什么大学生运动会还真的是搞得有模有样的。虽然,这声势比不上全国大学生运动,但就冲着这股认真劲,我觉得… 我们这城区还真的是挺热闹的。

    在尽力转移注意力的同时,我其实也在想… 不对,应该是有一点点期待… 期待… 能再一次见到钱灵吧!

    而在我满怀期待和想事的时候,校巴的刹车声和惯性却把我从幻想中给拉回了现实。下车后,我有点感叹:这tm的速度是一路250飙过来的,是不是?这也快得太离谱了吧?

    跟着大部队刚进入主办方校门口,马上就有一男一女过来引导我们了。才相隔两天而已,再一次来到钱灵的学校都感觉有点大不相同了。现在,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片人影交叠忙碌的样子,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青春洋溢的微笑,特别是… 那些穿着统一服装的引导专人。

    哈~ 看来这里的学生,都为自己的学校感到骄傲和自豪吧?还是,觉得能够参加这样的赛事而显得兴奋不已呢?唉,同样都是学生,我怎么就对现在的学校没有太多的真情流露呢?

    想归想,在前往休息区的路上,我却用眼神一直在搜寻着钱灵的身影。不知道她在哪里?在干嘛?为何,我的等待不是为了比赛,而是为了心中那种异样的感觉呢?

    神啊!救救我吧!

    来到休息区里,屁股刚一坐下,体育老师就开始叽叽歪歪了。好彩的是,他的演说没有青蛙老师的“大乘佛法”厉害,否则,我就得腿一伸,死翘翘了。继续坐了一会,陆陆续续从主操场传来了多次沸腾的声音。尼玛,看这声势,难不成还有“大腕明星”来?

    不过,像这种“全民运动”的场合,保不准刘亚辉的老豆会来参加。而且,今早又是开幕式,还真的极有可能会遇到喔!

    终于,在一片吵杂、喧哗后,学校的广播响了起来。让我有点掉眼睛的是,开场讲话的人并不是钱灵,而且,开幕式的主要流程也跟电视上看的国、内外赛事不同。按常理来说,应该是分:文艺表演前仪式部分(升国旗,奏国歌)、核心部分(文艺汇演)、文艺表演后仪式部分(运动员入场,相关领导致辞)才对。

    可是,偏偏这一切,却不是按常理出牌。只听见主持人简单地讲了几句,接着,就直奔主题说,“欢迎各校运动员,教练员入场。”

    我勒个去,这也太快了,我们集体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教练很淡定、很从容地对处于慌张的我们说:“紧张什么?就这个也能紧张,那以后出了社会,面对更多这样的场合,那岂不是要吓得腿发软,说不出话来?全部给我列队,立正。”话音一落,我们很配合地进入了列队模式,接下来,就等着准备“打怪升级”了。

    入场的次序,是按照学校名称的首字母来排序的,我们不上不下,是处于中间进场。等到我们入场时,教练还不忘提醒我们,“等下主持人介绍我们学校后,别忘了喊我们的口号。要喊得响亮、整齐点,知道不?”

    我擦~ 还有这个事,我都快忘记了。口号是什么?没有蛀牙?还有这杀马特神经质的步伐,什么时候才可以停下来啊?

    终于,在经过主席台的时候,我的双唇象征性地动了动,却始终没有喊出话来。我不知道有没有跟我一样这么做的人?我只知道,其他人突然爆吼出来的声音,真的是破嗓音一副副。经过主席台后,马上有一个穿着白色、干净、清爽,短裙,扎马尾的女孩把我们引到了一处入座的区域。

    等最后一个学校的人走完方阵后,我... 我… 心里的期待随着主持人的介绍而变得紧张了起来,因为… 致辞的人走了上来,她就是钱灵。而这个时候,我已经跟着会场爆发的掌声在死命地拍着手掌了。

    不知道钱灵能看到我吗?我是不是太在意了?在意到,我好想对身边的校友们说,站在台上致辞的人,我认识她,而她喜欢… 算了,我想我已经分不清是打了鸡血的激动,还是意乱情迷的兴奋了。

    站在台上的钱灵,几乎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到了她的身上,就连我身边的队友,也在啧啧称奇她的漂亮。今天的她,穿着一身很正式的礼服,秀发盘起,体态秀丽,举止端庄,而她空灵的声音更让刚才还人声沸腾的会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就连我这个最讨厌演讲的人,也在静静地听着,当然,我听的不是词,而是她的音。

    等到钱灵致辞完毕,全场爆发了一阵很是响烈的掌声。接着,主办方领导简单地讲了几句,最后压轴的… 就是刘亚辉的老豆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虽然隔的比较远,但也依稀可以看到他的派头,简单来说,就是西装革履,头发整齐而又光亮,浓眉大眼,脸方耳大,是有一副富贵样。难道,当官的都是这样?

    刘亚辉的老爸往台上一站,现场就爆发了一次雷鸣般的掌声,声势还不亚于钱灵那阵。接着,他在演讲台上就开始了时而低头,时而念叨叨,时而望向会场的演讲,一系列的动作就跟电视上看领导讲话是一个模样的。

    我表示,我对刘亚辉无好感,对他老爸也无爱。因此,他在台上讲话,我低着头在看巨孽续集。对于烂尾后的续写,这是我辗转在遍布失望和厌恶的黑暗中,所能看到的一丝希望之火了。所以,我很专业地低着头,拿出爪机,看啊…看啊…看啊!看得都有点要追上大部队的节奏了。

    最后,又一阵急烈的掌声响起。抹了把汗,重重地舒了口气后,我跟着身边的人拍起了手掌。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最煎熬的一刻,原来,听演讲也是这么累人的事。

    下午音音和陈柔会来,学校老师也会轮流过来。苗苗说,今天有我的第一次比赛,她想调一下跟着过来。要知道,这是被看重和在意的感觉啊!为此,我在心里“内牛满面”了很久。那个感觉,可不是老坛酸菜那个味啊!

    好不容易演讲完后,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文艺汇演了。在看表演的时候,我拿出爪机发了信息给猴子和老三,问他们下午会来吗?最不爽的就是这两个货,竟然不参加比赛?老三不参加,想想还能理解。可是,猴子这货不参加了,我就觉得特不靠谱。这家伙,篮球还算是打得有模有样,人也算是高大强一个。可到了关键赛事,他就蔫了。真搞不明白?

    不过,说到他们两个,我就想到程思林和陈亮,要是他们也能来,那该多好啊!

    幸好,钱灵致辞后,还会出来主持文艺汇演。最起码,我坐着想事还不会太无聊。看着文艺汇演,我怎么就特希望钱灵也能出来表演一下琴棋书画呢?据说,她的画功也是很好的。唉,不知道说的准不准,我这算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吗?

    坐在椅子上,我有想过给钱灵发信息的。可是,爪机抓在手里,抓来抓去都快抓出水来了,就是迟迟不敢下手。我想,是不是我太孬了?

    努力地挨啊!挨啊!终于挨到了开幕式结束,接着,还是老规矩,领导先走,我们这群“小弟”在后面掩护。

    此时,正值晌午,又是到了一次吃饭时。学校在这个时候变得特“人道主义”了,就是… 会请我们吃饭。刚才开幕式上,我们全体换上了学校特制的运动服,现在到了休息室里,个个都不自在地脱掉了。就在我们全体换好衣服要去吃饭时,教练把我叫了出去。

    被教练一叫,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地走了出去,而且,叫我的时候,他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的。一到门口,我就被吓到了,应该说,我是又激动又高兴的样子,因为… 钱灵过来找我了。

    她跟教练打了声招呼后,教练对我说,“走吧!1点半准时来这里集合。”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教练的视线的?也不知道,在我背后有多少个队友在看我?就这样,我是一路跟着钱灵走啊走,走到了学生会的工作室。

    现在,偌大的工作室里,就我和钱灵两个人,而周围也出现了难得的一片安静。我开口弱弱地问了一句,“其ta人呢?”

    “吃饭的吃饭去了,该休息的休息去了。怎么?还怕我吃了你?”

    “哈… 哈哈,哪里啊!只是随便一问而已。”

    “喏,给你带了饭菜。我在这里,就不要去外面吃了。”说完,钱灵从微波炉里拿出了两个饭盒。

    听钱灵说完,又看着她拿出饭盒的动作,不知怎的?我的眼角竟然有点热乎乎的。接过钱灵递来的饭盒,除了感觉到它应有的重量外,我还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沉甸。

    “过来啊!还站着干嘛?”

    “嗯,好的。”从思绪中一下子回神过来,我拿着饭盒挨着钱灵坐了下来。

    打开饭盒,先是一阵香味扑鼻而来。忍不住大赞了钱灵原来还有这一手藏着的“功夫”后,我的眼睛也在瞬间半眯了起来,因为… 端详着饭菜的搭配,两个圆形的卤蛋中间夹着一根竖着的香肠,周围还放着几撮黑色的海带丝。

    我总是觉得好像在哪里看过一样?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