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打斗的背后
    等到校领导闻风出动时,我快步地走到刘亚辉身边,声音很严厉地对他说:“我知道你老子是当官的,但是,你如果不想再节外生枝,就乖乖的不要多说什么?有事,冲我一个人来。”与此同时,我还眼神凌厉地扫了一眼被打软在地上的朱胜。

    刘亚辉听我这么一说,表情颇有不甘,在与我对视后渐渐地垂下了头。

    接下来的一幕,就是很多保安冲了上来,但是,他们也没有如电影里一样,一上来就动手抓人或是怒喝。想想就知道,他们也只是花钱请来的。对他们而言,工资待遇和学校赋予他们的职能是形成反比的。一个月拿点工资,骑下单车在校园里巡视下,能不要出事就别挑事做了。

    所以,一上来的几个保安,没有对我们说什么。只是,先看了看鲜血染红了大半个衣服的赵星,确定他能走路,又确定了他没有头晕恶心的症状后就带他去了校医处。反倒是过来的几个校领导,挺着肥大的油肚看了我们几个后,把我们叫到了教导处。

    随行中,应该有一、两个老师是认识刘亚辉的。否则,不会一边走路还一边小声地询问着他什么?

    到了教导处里,一头光亮头发的教导主任扶了扶他的厚框眼镜,然后,敲着桌子,声色俱厉地说:“都这么大的人了,也都读大学了,还在校园里滋事打斗,你们羞不羞愧?都报一下,你们是几年级的?”

    这时候,猴子、老三和程思林、陈亮也被误以为是本校的学生而被带了进来。一听教导主任问是几年级的?他们都嘴角微微露出了笑容,特别是陈亮和程思林,还相互看了一下,脸上换上了颇为洋溢和好笑的表情。

    我猜一下,估计这个时候,他们想到了读书那一会。要知道,时间稍纵即逝,这种进教导处的体验让我们回想起了高中的“戎马生涯”。但是,笑归笑,我还是很正色地对教导主任说:“他们几个是我朋友,不是本校的学生。今晚,我们是想放学后一起去聚餐的。结果,就看到有同学被打破头了。”

    听到这里,马强顺着我的话意接着说,“他说的是真的,被打的人是我同学。”

    此时,我很错愕地看了一下马强,嘴角扬起的微笑更是在对他微微暗示着感激。就在我想开口补充的时候,苗苗闻讯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而身后,音音和陈柔还很关切地站在门口等着我们。一进门,苗苗脸色担忧地看了我们一下,确定我们都没有受伤后,就跟主任了解了一下情况。

    在回到刚才那个询问几年几班的问题时,苗苗语气很是平缓地说:“主任,这个学生叫李青,是我们班的一个学生。他的班主任回家了,我过来看一下和了解情况。旁边这几个人,应该是他的朋友,不应该按本校的校规来处理吧?”

    苗苗这么一说,我就有话补充了,赶忙接过话题说:“主任,这几个确实是我朋友。我看见有同学被打,想去阻止却被牵连进去了。我朋友看到我有危险,就跑过来帮我。按校规,是我的问题,你就找我说话吧!”

    主任听我说完,抬头看了一下显得满不在乎的程思林他们。接着,目光停留在了刘亚辉和朱胜身上,看了看灰头土脸的他们后,他拿起电话快速地按了几个数字。过了一会,就听到他对着电话说:“喂,头流血那个学生现在怎样了?”

    安静了一小会,他在听到答复后,语气很确切地说:“包扎好了,那就带他来教导处一下。”

    说完,挂了电话又快速地拨通了另一个号码,但是,这次语气就严肃了许多。只听他说,“你们保安室查到监控没有?是怎么个情况?让你们队长上来说话。”

    看着他处理事情颇有条理的样子,我真怀疑他是不是当过警察的?要不,就是当过兵的?过了一会,该到的人算是到齐了,其中一个便是头部环了几圈纱布的赵星,还有跟在他身后的保安队长。一进门,赵星就没有好脸色地瞪了一眼朱胜,然后,再神情冷漠地瞅了一下刘亚辉。

    主任目前还不放程思林他们走,估计也是在寻思着进一步了解更多的情况吧?人到齐后,主任就问了起来:“你是几年几班的?叫什么名字?今天这个事是怎么起因的?你认识他们几个吗?”

    次噢!这下子我算是明白了。主任这个是逐一击破,有点类似警察询问起犯人了,我晕。刚才赵星不在,他此刻怎么知道如何说和回答呢?所以,这才是主任的厉害之处,防止我们串供啊!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

    赵星听主任问完,有点微微呆滞了一下,没有看向猴子他们,反倒是快速地望了我一眼。而这个非常细弱的动作,还是被主任给抓了出来,在他看见后,马上督促着说:“我不是问他,你不用看他,你说你的就好了。”

    这下子,我算是吐完气,折了腰了。主任这也太特么的专业了吧?面对一时的难题,赵星沉默了一会,接着才开口说,“我认识这个人,他叫李青。”

    “哦!那怎么你认识他,就发生斗殴了?”

    “不是我和他斗殴,我和打我的人,还有他,都是以前高中的校友。以前高中的事,阔别很久了,今天下午跑进学校的人就是专门来找茬的。”

    “高中什么事?”

    “这个说起来就久了,可不可以不说?”

    “嗯,那你认识他身边这四个人吗?”

    赵星看了一眼猴子和陈亮他们,摇摇头说:“我不认识他们。”

    这话一说,主任马上问了保安队长,“监控有看到什么吗?”

    保安队长一被问到这个问题,顿时面露惊色,这也吸引了我们一个个扭头望向了他。只见他有点尴尬且强行颜笑地说:“操场那边倒有监控到进来打人的这个人,监控也看到校门口他是让人带进来的。但是,打架那段,有部分看不到了,因为… 监控对的位置,刚好被那个三身人白色雕像挡到了。而他在不远处被打了一下头,那个画面是最为清晰的。等到打架的时候,因为过于挨着雕像,也就几个零星的镜头而已,已经看得不是很清楚了。”

    这下子,我算是在心里唏嘘了一下。监控对着白色的三身人雕像,估计是当时故意摆放的,主要是防止有人对雕像破坏或是涂鸦。

    现在,保安队长也说完了,主任又看了一下程思林他们,这才开口说道:“你们几个可以先出去,不是本校学生,看到有朋友被打应该先通知我们校方。连基本的法律法规都不知道,如果报警了,你们要我们怎么处理?”

    这时候,陈亮有点不服气地说:“我说这个…那个主任,有人打架时,不是我们不通知校方啊!关键是,你们人都跑哪里去了?山高皇帝远,怎么去通知你们?要不,您留个电话,下次我先打电话给您,然后抽根烟看着人被打?”

    主任以为陈亮他们不会说什么,结果却被他的话给顶了回来。顿时,面呈猪肝色地说:“出去吧!校园管理的事,我们会改善。”

    陈亮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我一个眼神,一个摇头给制止了。等他和猴子他们离开后,主任才继续正色地说道:“那你们两个呢?”言语中,已经开始指向朱胜和刘亚辉了。

    保安队长看了一下刘亚辉,有点邀功又有点如发现破案关键的兴奋之色一样,嬉笑地对主任说:“经我们仔细排查和分析,领校外人员进来的,应该是这位同学了。”

    对于这样的事,刘亚辉貌似已经预见一样,而且,还显得一点也不担心。此时,听到保安队长这么说,他只是微微地看了他一下,然后不紧不慢地说:“是我领他进来的,我也不知道他会进来挑事和寻仇。”

    主任估计认识刘亚辉,没有对我一样再继续问话,而是直接问起了朱胜,“那你呢?你怎么参与了打斗?”

    朱胜就不会懂得婉转或是避开话题了,直接不屑一顾地说:“我想打他,以前有过节,就是这么简单。”说完,看向了我。接着,他又继续说:“后来,我也不知那个校外来的人会拿家伙打人,所以,我就跟出来阻止的同学打上了,就是我身边这个。”话音一落,还手指伸出来指了一下马强。

    苗苗这时候搭腔了,她为我跟主任担保并说了很多话,说我平时表现怎样?不是一个言语过份、傲慢和会打架生事的人。听到苗苗说了很多赞美我的话,我的小心肝都快被暖化了。当然,刘亚辉即便有千万个不爽也不敢怎样?要记得,高中的时候,他是因为什么事而消失了一个星期再转校的?所以,现在上苗苗的课,他要不是不在,就是低着头看书。

    最后,在教导处磨叽了足足快一个钟头,等我把跟朱胜的过往纠纷都说出来后,主任最终做出了这么一个处理结果:打架变成是朱胜跟马强的事,两个人要做出通报批评并写检讨粘贴在校园宣传栏上。刘亚辉因为引领校外人员到校,并直接导致了赵星被打,由他负责赵星的医药费用。而且,提交保证书,保证不再引领校外不正当人员进校滋事。如果再犯,则通知家长并按事情发生情节轻重,移交给公安机关处理。

    至于我嘛!程思林和陈亮进校参与打斗,虽然监控拍不到全貌,但是却也跟我有关。所以,主任硬生生给我扣了一顶帽子,就是跟刘亚辉一样,写保证书。

    门口外,刘亚辉在转身离去之余还看了一眼陈柔。出于礼貌,陈柔只是淡淡地对他点了一下头,然后,拉着音音向我们走了过来。看着刘亚辉和朱胜远去的背影,我对身边的赵星说了声,“谢谢。”

    要不是他的提醒,他也不会被王超爆头。要不是他,估计被爆头的是我吧?想想都觉得心有余悸了。

    大致的来龙去脉,猴子他们在教导处门口也都听明白了。此时,听我跟赵星说了声“谢谢”,猴子很认真地对赵星说:“以前,你和我在高中也有过节,你打掉了我一颗牙齿,我兄弟也捅了你一刀,咱们都算是不打不相识了。谢谢你今天跑出来提醒,要不然,你也不会被打破头了。”

    “都没事了,我们也是看不惯他们。”

    “是啊!有事就直爽点,不要算计人。”这时候,马强也补了一句。

    下楼的时候,赵星和马强被我们拉去一起吃饭了。饭桌上,赵星当着我们的面直言不讳地说:“李青,你要小心刘亚辉这个人。虽然,我和王超不算接触太多,但在高中时也有听到这个人的性格和做事方法。而且,他和刘亚辉在高中时就走得很久了。只是,这一次我真想不到他连王超也叫来了。”

    “对了,说到王超,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也不太清楚这一点,刘亚辉中午请我们吃饭,他也就一起来了。主要是刘亚辉,他知道我和马强跟朱胜开始出现了分歧,所以想来为我们调解。吃到最后,他才说要联合我们一起来教训你。我和马强原本是想提前通知你的,可是,他让王超跟着我们上体育课,一直待在我们身边不走。

    快到放学时,我和马强说要退出,实则是想来通知你。我以借口离开了他们,没有想到还是被他们发现了。”

    “最早说不对劲的人是朱胜,你一走不久,他就喊了声,‘不好。’然后,第一个跑出来追你了。我看到他跑了,也就在后面追起了他。剩下的事情,就是你们放学后看到的那样了。星哥被赶上来的王超打破了头,我则追上朱胜跟他打了起来。”

    “无论如何,谢谢你们了。不要说些不高兴的了,以后有事以后当,吃饭吧!”说完,我率先举起酒杯跟以饮料代酒的赵星喝了起来。

    我知道,多了一个王超出来,以后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但是,我不想要让音音她们担心,特别是现在的陈柔,我觉得她还是那么的柔弱。

    吃完饭后,我把音音她们先送回了家,然后,陪同程思林和陈亮把猴子和老三送回了学校。

    第二天早上,一切犹如没有发生过事情一样,是怎样就怎样进行着……

    只是,有件事倒是挺意外的,就是… 在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上,班主很喜庆地对我们说:“同学们,每两年一次的大学生运动会又要到了。我这里有体育老师推荐的部分同学名单,但是,不管有无被推荐到,我都希望你们踊跃报名参加。”

    班主的话音一落,全部就顿时沸腾了起来。我在惊讶的同时,也打着问号喃喃自语了起来:“大学生运动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