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惊讶地突袭
    此时,稍一扭头,看着陈柔小腹上的一片“狼藉”,我还是带着喘息地说了一句,“出来了,早就出来了。”

    接着,跟音音叮嘱了几声后,我就抱起陈柔冲到了卫生间里……

    等我们走到楼下时,音音刚好带着乔琳琳走了过来。可是,不见不知道,一见吓一跳。从初中、高中到大学,这三段不同的时光让我看着眼前的乔琳琳想到了变形金刚1、2、3。特么的,这不是太亮瞎人眼球了吗?

    初中时,她是长发戴着一副大黑框眼镜。到了高中,她摘掉眼镜,换上了一头清爽利落的短发,还做起了年级的管事。再到现在,一头青丝长及腰背,再加上一身雪白的连衣裙,我怎么就有种大白天看见天使的感觉呢?特别是那张刀削般的白净瓜子脸,让我微微想到了“范爷”。

    看我有点惊呆的样子,乔琳琳反倒是先开口对我说道:“怎么?才一个过年不见,就认不出我了?”

    “哈哈,哪有的事。高中时天天见,才两个学期,一个过年,没想到你变化这么大?”说到这里,我已经笑了出来。

    接着,带乔琳琳上楼坐了一下,喝了杯水,放下行李,我们就徒步去了会所。

    沿途,我一直在想:我靠,不知道程思林和陈亮看到现在的乔琳琳会有怎样的反应?高中时,这两个货和她并没有多少交集?现在,初来乍到,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她当成女神来看待?

    昨晚,我已经通知猴子和老三过来聚会了。可惜,一到中秋,他们就被家里的人给“招安”了。为此,一年一个中秋,我感觉…… 月亮都不会太圆了。

    走在路上,音音给乔琳琳介绍了陈柔,当看到恬静的陈柔牵着我的手时,她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敢情,音音怕她晕倒,已经提前给她打了“强心剂”。但是,每次跟我说一句话,她就会带着笑眼望向我。那种从眼神穿透出来的笑,让我时不时在想:你是想收编进我麾下?还是想对我说,“你tm真鸟啊?”

    因此,边走边带着这种古怪的想法,我们已经走到了会所。夏日里,有空调的地方就是我愿意龟缩而去的方向。一上楼梯,中央空调的给力发冷,让我变态地产生了一种愉悦的快感。

    到了二楼门口,一部长正站在人字梯上敲击着门口不知名的地方。入口处变窄了,我和音音、陈柔先走了进去。这时候,乔琳琳拿着手机接起了电话,并在门口停了下来。

    一入门,看见有美女的身影,正在巡视的陈亮就凑过来对我说:“青哥,有美女不介绍?你有三个了,不怕腰杆子提不起劲啊?”

    “靠,去你的。这是音音的朋友,高中时的乔琳琳,你记得不?以前,钱灵在高一段的管事。”

    说到这里,我眉头变得微微一促,脑海里好像有一道闪电一闪而过,因为… 我想到了钱灵。

    “是她啊?但是,怎么看都不像啊?难道是去整容了?”

    “我勒个去,自己去问她。”说完,我还向门口望了一下。

    这时候,陈亮还真的走到了门口去,而且… 还假装在那里看着部长做事。放到现在来说,乔琳琳应该也不认识陈亮,毕竟,高中时根本连照面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打完电话后,乔琳琳从楼梯间走了进来。也正是在这时候,程思林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又突然在我身后大声吼了句话,“小心锤子。”

    一听锤子,我马上往门口望了过去。而这时候,在陈亮和乔琳琳交汇的地方,部长身体一动,碰到了放在梯顶的铁锤。也正是这一碰,铁锤硬生生的从梯顶滑了下来。而下面的位置,也正是乔琳琳经过的地方。眼看铁锤就要砸到乔琳琳的肩膀了,陈亮没有犹豫的大手一抓,迅猛地把乔琳琳往自己身边拉了过来。而出于自卫的本能,陈亮又很自然的脚一抬,把铁锤给踢飞了出去。

    一场虚惊后,陈柔和音音很惶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而此时,乔琳琳则惊愕地望着陈亮,而陈亮也呆呆地注视着乔琳琳。那个感觉,不单是英雄救美那么简单。从深远意义来说,又有点类似舞台戏的感觉。而这时候,两个人除了微微的脸红外,陈亮还紧紧地抓着乔琳琳的手,而乔琳琳也因为刚才的躲避而紧紧地贴着陈亮。过了一会,在程思林的咳嗽声中,陈亮和乔琳琳才从彼此的对视中恢复过来,然后又快速地分开了。

    这下子,我和程思林互相对视了一下,彼此可算是找到了乐子。乔琳琳刚从虚惊中恢复过来,此刻,正莲步轻抬地向音音走了过去。接着,我让部长安排了一个房间给音音她们,自己则开始掏出手机想给苗苗打电话。

    就在乔琳琳转身要进房间时,她回头对着门口的陈亮说,“诶,刚才你踢了锤子,没有事吧?”

    看着乔琳琳很关切的样子,陈亮单手扶着部长的梯子,回头不回身且嘴角挂笑地对乔琳琳说,“没事,我帮他扶下梯子。你们先进去洗个脚,吹下空调吧!”说完,露出一排自认为很洁白的牙齿,呼呼地笑了起来。

    那个感觉,让我在想:深邃的眼神,简短的对白,酷毙的姿势,浅浅的微笑,你不会在学发哥吧?陈亮……

    等乔琳琳走后,陈亮马上手一撤,带着哎哟喂地冲我和程思林喊了一句,“青哥,老程,快过来借我搭下肩膀。我操,踢到脚了。”

    我和老程想到他刚才还装绅士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走过去扶他的时候,他马上问我,“青哥,你的云南白药还有剩吗?妈的,估计淤青了。”

    ……

    …………

    吃完午饭,音音和陈柔陪同乔琳琳逛起了步行街。等到苗苗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事了。看着她们四个人站在内衣店里,我只能是略显尴尬地站在门口往里望着。唉~ 闺蜜一来就成了“帮凶”,帮忙挑胸罩的人。可怜的我,是爱莫能助啊!

    到了晚上,难题一下子来了。你们说,怎么安排睡的问题呢?总不能我自己去书房的沙发睡吧!虽然,里面有一张沙发床,但是,放着床不睡,还真不是我的风格。所以,想来想去,我终于做了一个无比卑鄙的抉择,就是… 好死不如赖活。

    虽然,今晚是陈柔跟我睡一块,但在我的央求下,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左拥右抱的感觉?

    夜间,音音和乔琳琳一起睡,而一米八的主人还是我,只不过,在今晚轮到陈柔后又加多了苗苗。正当我乐乎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躺下来,我的手就被苗苗和陈柔给枕住了。

    从上往下看,我俨然成了一个被禁锢的“大”字。就在我想要反抗的时候,苗苗和陈柔又一个翻身过来,伸出脚把我的大腿给压住了。这下可好,不是我坐怀不乱,而是真的动弹不得了。就在我变得哭笑不得的时候,苗苗和陈柔却埋首,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严重抗议地说:“不带你们这么玩的,我…我…我想嘘嘘。”可是,不管我怎么哀叫,我就这样被死死地压着。而且,这种残酷的“刑法”还把我原本幻想的美好就这么给折腾没了。

    第二天起来,陈亮和程思林开车陪我们玩了一天。当乔琳琳知道陈亮昨天受伤后,果断地给他买了充满爱心的疗伤药。当她亲手给到陈亮时,我发誓…他真的连以身相许的心都有了。那个表情,要不是老程扯着他的衣服,我真害怕他会飘到遥远的月球陪伴嫦娥去了。

    星期天早上,猴子和老三从家里溜了回来。当他们看到乔琳琳后,特别是猴子,以他二百五的神经简直把她当成不认识的人来看了。说实话,我很想抽死他,当时… 还是我把乔琳琳的手机号码告诉他的。没想到,他倒是忘记得挺快的。不过,我想这也是好事。起码,现在的陈亮可以没有压力的找她要手机号码了。

    下午,我们一起去唱k了。让我最为沉醉的是… 音音还是唱着那首自己最为喜欢的 《童话》 。倒不是说她有多喜欢光良,而是这首歌的意境和歌词深深地吸引了她。也许,这也是算是另类的“一见钟情”吧!

    原本,我们想让乔琳琳吃完晚再送她回去。可是,她却不想麻烦我们,也不想太晚回去,就在唱完k后,跟我们话别了。我相信,最为不舍的人,莫过于陈亮这个刚擦碰出爱情花火的人。

    送走乔琳琳后,我被猴子和老三拉去会所喝起了酒。对于别人来说,中秋连同周末的假期算是走到了尽头。可是,猴子和老三却因为校庆而放多了一天假。所以,明天的时间,猴子和老三注定是在会所陪同无聊的陈亮和程思林了。

    就这样,随着凌晨12点的到来,新的一天,新的星期一又一次到来了……

    因为想争取多一点休息,我们也就没有做早餐了。步行当作是锻炼走到学校,我们习惯在食堂里买点早点吃,然后再回教室准备一天的课程。

    这一天,感觉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因为… 课程几乎都是我不想听的。奇怪的是,刘亚辉早上的课没有过来,而是到了下午才姗姗来迟。经过我身边时,还神情漠然地看了我一下。我不知道他是想表达什么意思?眉目传情,倒不至于吧?

    放学后,猴子和老三在校门口等我。又是一天就这么快要结束了,特别是吃完饭,又得跟猴子和老三话别了。唉~ 昨天才送走乔琳琳,今天再送走他们两个,还真的是很舍不得啊!想想,昨天下午一起去唱k,人多多,那样多热闹,多温馨啊!

    边走边不带劲地想着,我加快了步伐向校门口的猴子和老三走了过去。而此时,音音和陈柔手牵手地走在我身后不远的位置。也就是在这时候,我身后一个声音大声地喊了起来,“李青,小心……”

    潜意识的自我机警让我浑身一抖,接着,猛然回过头,才发现是赵星在离我10米不到的地方喊了一句。接着,在一片女生的尖叫声中,我看见赵星已经流着血,捂着头,倒在了地上。

    在我仓皇和震惊的时候,打倒赵星的人,已经一只脚强而有力地踢向了我。一阵麻痹的阵痛后,我算是挡住了踢来的脚。而在惶恐的同时,我破口惊讶地喊了出来,“怎么……会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