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爱意无限
    “波哥,会是谁?刚才疤瘌三的人群中,我总感觉有一个人很眼熟,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波哥笑着说,“你小子还有点眼力。上次,朱三炮的事,还记得不?”

    “其中有一个人参与了上次的事,他认得我们,更认得老程。因为,波哥最后跟朱三炮介绍了他。”

    听老三这么一说,我恍然记了起来。波哥也补助解释道:“确实是这样,朱三炮的人当时被我们困在车内,你们没有看清楚他们,他们却认清了你们。幸运的事,那人跟我手下一兄弟有交情,他发了信息通知他,我兄弟再打电话通知了我们。幸好我们及时赶到,否则,你们几个就麻烦了。”

    “无论如何,波哥,谢谢你和程伯伯了。”

    “没事,以后行事小心点就好。你们几个能拧紧在一起是好事,但硬碰硬,有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所以,能躲则躲,能让则让,实在躲不了,让不了,才得去扛上。”

    “就是躲不了才扛上啊!”

    一听程思林不服地小声嘀咕,波哥伸出大手假装要去打他。结果,两个人就在沙发的边角上笑着推了起来。

    过了一会,闹腾也闹腾完了,我们也开始看起电视,冲起了茶。期间,波哥还是会无聊地用话语去“攻击”程思林,好似… 不跟他玩,他就觉得手闲脚痒一样。不过,有一句话却让程思林默不作声了。因为,波哥让他拿茶去给程跛子喝,结果,程思林双手交叉在胸前,立马安静了下来。

    对于这样的尴尬局面,能解围的就是我们了。于是,我起身拿了两杯茶去给正在厨房里忙活的程跛子夫妇。而回来的时候,程思林看向了我,而我也笑着对他点了点头。我可以肯定的是… 其实,不管是我还是程思林,或是围坐在一起的老三、陈亮和猴子,我们都想知道这个答案,程跛子怎么会来?

    对于这个答案,我觉得会是很新鲜,又会是很期待。毕竟,我们都知道了他的过往,也知道了他的不容易。所以,带着程思林有点弱爆了的暗示方式,我笑呵呵地对波哥说:“波哥,你和程伯伯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呢?”

    “其实,不是有空,是东哥想来很久了。”说完,他用眼角看了一下程思林的表情。喝了口茶后,波哥很是感叹地说道:“自从你们上次去派出所看过他后,他就很高兴对我说,‘思林来看我了,以前是让他妈妈发照片给我看,现在,我终于亲眼见到他了。’你们不知道,他是多么高兴,高兴到… 从派出所出来后,一连几天打了几次电话给我,一开口就问,‘思林,最近在干嘛?’、‘他的会所怎样了?’、‘阿波,辛苦你了,你帮我多照看他一下’。

    我相信,他的事,你们几个通过思林也好,通过李青都行,应该都全部知道了吧?”

    听波哥这么问,猴子、老三和陈亮都连忙点头应是。

    “嗯,竟然都知道了,那么,你们也应该能理解他以前的不容易。毕竟,他还有另外一个家,还有小孩要抚养。对他来说,最为痛苦的不是他瘸了的腿,而是他最为心系的家,也就是思林和他的妈妈。在以前,那种想看又看不到,想来又来不得的感觉,我想…没有人能比他更理解那种痛苦了。

    后来,随着时间的沉淀,东哥在村里的老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该阻止的也知道阻止不了了,所以,就不得不去接受顺其自然的道理了。而这一切,都是东哥一直以来苦心坚持的。见到思林这小子后,如他对我说的,‘只要见到了,就会有机会的,会有希望的。’可想而知,他多想这小子能跟他好好谈话,消除对他的隔膜。

    都是自己的孩子,没有哪个会不疼的。要知道,大人的过错不在于小孩,即使,东哥再痛恨他现在的发妻,也不会牵连到他的孩子。这就是他做为一个父亲心系的感情,还有他的担当和责任。”

    波哥说完后,还特意看了看程思林的反应。只见,他还是双手交叉在胸前,表情也显得很平淡。其实,从上次去看过程跛子后,程思林的言行举止中就少了很多冰冷,讲话也不会再时不时想讲又不想说的样子了。借用波哥一句话,我想说的是:随着时间的沉淀,一切都会变得顺其自然的。也正如程跛子说的,“只要见到了,就会有机会的,会有希望的。”

    “在讨论什么呢?个个神情严肃的,快过来吃饭吧!哈哈”

    声音一出,我们齐齐望向了走出厨房的程跛子,只见他开始在张罗着瓢盆碗筷了,而程妈妈也陆续端出了香气四溢的饭菜。这一下子,莫说是猴子这个吃货,就连我肚子里的饥饿虫也在捣鼓着我的胃酸了。

    不好意思让程跛子为我们准备碗筷,刚看见他的手在动,我和猴子他们就围过去帮手了。一切准备就绪,波哥终于如愿以偿拿到了程思林储存在酒柜上的洋酒。我们还依稀记得,波哥上次见到我们在喝酒,就一直抱怨程思林不请他。这次,他是一边开着酒,一边哈哈大笑地看着程思林。他的神情很得瑟的告诉我们,“不让我喝,现在终于让我逮着机会了吧!”而程思林碍于程跛子在场,又不好意思去跟他抢,只能是憋足了气,眯小了眼睛鄙视着他。

    吃饭的时候,基本上,我和猴子、老三和陈亮个个都瞅着程思林的老妈。以前,我是听程跛子说起她,猴子他们又是听我复述,大家的脑海里在听到程跛子的过往后,都会努力地去“捏造”程妈妈现在的形象。今天,当她近在咫尺坐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都时不时在偷偷看着她。特别是,当她夹饭菜和舀汤给我们时,我们都盯着她白皙而又毫无毛孔的光洁脸蛋微微出神。

    现在的我,换成另一个心态在注视着这一对夫妇,我觉得他(她)们就是现代版的神雕侠侣。可以说,都是早年磨难多,中间唯有思念加等待,而现在才是苦尽甘来的表现。

    忽然,程妈妈说:“试试这个蒜蓉排骨。”说完,筷子夹着一块排骨放到了程思林碗里。

    在吃饭的时候,程思林还是静静的,我想…他不是怯场,而是有点微微的不自在,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话好。现在,程妈妈放了一块排骨在他碗里,他轻轻地咬了一口后,就把整块排骨放到了嘴里。看着他嚼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程妈妈脸上很是欣慰地问:“怎样?这个排骨入味吗?”

    程思林嚼着柔韧的排骨说不出话,只能是频频地点着头,还有发出“嗯嗯”的声音来。程跛子看着他吃饭的样子,呵呵地笑着说:“慢慢吃,排骨比较有嚼劲,不要哽到了。”

    这时候,程妈妈望向了程跛子,两个人相视一笑。接着,程妈妈就说:“这个排骨是你爸爸做的,看来… 他比我更懂得儿子。”

    这句话一出,除了波哥和程跛子夫妇,我发现… 现场的我们个个都成了龟缩脖子的土鳖样了,而且还互相看了看彼此。很显然,这对夫妇是一搭一唱,特别是程妈妈,正在努力打着亲情牌,想要化解老程和跛子哥的隔膜。

    被这么一说,程思林吃饭的速度一连降下了几个档位,连排骨都不知道该不该夹了?波哥给我们满上了红酒,想要倒给程思林的时候却被程跛子给拦住了。只听他爱怜地说:“思林还要开车,就不要给他喝了。”一句话出来,自然是父爱无限,也确实是暖化了人心。毕竟,虎毒不食子。何况,程跛子又不是大凶大恶之人,早年他也是因为无奈才不得不离开程思林母子的。作为兄弟的我们,当然是想要看到他们一家团圆和睦的样子了。

    听程跛子这么说了,波哥也就意兴阑珊地收起了瓶子。而程思林即没有反感也没有排斥程跛子这种阻碍,只是默默地扒着饭。

    吃完饭后,程跛子又做出了让我们比较意外的事,就是… 他主动收拾起碗筷陪着程妈妈到厨房洗碗去了。这种外刚内柔的表现,确实让我们都大跌眼镜了,搞得连同波哥在内的我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想说帮忙嘛!又不知道怎么帮才好?不说嘛!又看着他们夫妇在收拾碗筷,心里也颇有点不好意思。

    幸好,还是程跛子处事老道,看到我们不好意思的表情,他很圆滑地说:“你们冲茶就好,我们忙完了好一起喝茶啊!”说完,还哈哈哈地笑了起来。看着他因为笑而抖动的一字胡,我觉得… 程跛子其实是一个很和善的人,倒也没有如社会上传闻的多野蛮或是蛮横不讲道理啊!

    然而,不管是在饭桌上,还是坐在椅子上,程跛子每说一句话,每发出一次笑声,程思林都会眼尖地望过去。我相信,不是他对程跛子还怀有隔膜,而是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他日思夜想的爸爸,他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开口?所以,难免显得很陌生和手足无措。特别是,自己在先前还对他怀有怨解和仇视。

    过了一会,程跛子夫妇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而在一边谈话,一边喝茶的时候,他(她)们是显得极为亲密的。在讲到过去的事,程跛子夫妇时而发出笑声,时而显得很动容和深情。就连程思林也慢慢适应了,适应到…在听到某些有趣的事时,他也会轻轻地跟着笑出来……

    因为明天还要上学,而会所也不能一日无主。在反复思量后,我们决定在下午回学校去,顺便把猴子和老三也送回他们的学校。

    然而,在我们起身要去接苗苗的时候,程思林的父母显露出了很不舍得的表情。可怜天下父母心… 换做我们的父母都会这样吧!就这样,程跛子夫妇一直跟随着我们到了停车场,而波哥也在这时候跟我们挥手告别,独自驾车走了。在我们发动引擎那一刹那,程跛子夫妇叮嘱我们一定要注意开车,特别是对程思林,还一个劲地说,“开慢点,累了就休息一下。”

    其实,在程思林上车的时候,是程跛子为他开的门,而且,他还轻轻扶着程思林的肩膀坐到了座位上。那时候,我就看见… 程思林的嘴唇很明显地抖动了几下。我在猜… 程思林是在羞涩而又轻声地喊着“爸爸”。可是,发车启动的引擎声却盖住了他喃喃的声音….. 这算是一个遗憾吗?

    到了苗苗家,我以为苗楠也会跟着一起离开,可是,出来的只有苗苗。我问苗苗,“苗楠不一起走吗?”

    苗苗挽着我的手,轻轻地说:“她那边辞职了,想在家里先休息几天,顺便照看我爸一下。”说完,她回过头对坐在后排的猴子和老三说了很多谢谢的话,接着,又凑到前头跟程思林和陈亮也说了同样的话。

    关上车窗,打开音乐,我想到了如何认识陈柔,又结伴音音和邂逅苗苗的事?就在今天,我们解决了苗苗的事,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了吧?但愿如此…..

    加了一次油,先送猴子和老三回了学校。在一同回来的路上,程思林是一路踩着油门飞奔啊!用两个字来形容那个速度,就是:飚啊!

    来到学校,基本上都开始天黑了。我让音音和陈柔到附近的饭馆去等我们,我则让程思林和陈亮吃了饭再回去。也许是中午不好意思吃太多,到了晚餐的时候,我和程思林、陈亮是猛着吃肉又扒饭,一副差点饿死英雄汉的赶脚。

    在回学校的路上,我让程思林和陈亮先回会所去了。繁星朗朗的夜空,我则携美而归,那种享受着晚风迎面吹拂的感觉真的好舒服。突然,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老妈打来的,想想很久没有跟她和老爹讲过电话了,我赶紧接了起来。而身后,音音和陈柔、苗苗看我在讲电话则放慢了脚步,开始了嘻笑地小打小闹。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她们在背后讲些什么,特别是… 看到她们讲得还笑出声的样子。

    终于,在跟老妈把电话结束后,我心急火燎地问音音她们,“刚才在说什么呢?全部都笑得很阳光的样子。”

    只见,她们对视了一下后,齐齐地对我说:

    “青,我们搬出来住吧?”

    “青青,我们搬出来住吧?”

    “青青哥,我们搬出来住吧?”

    哇塞,在这三声同时充满了爱意无限的叫唤里,我发现… 我已经快酥软得如地上一滩烂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