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再到老程家
    “少拍马屁了,他是东哥儿子的兄弟。后面这个刚才说,‘有事说事,没事不要叫’的小子,就是东哥的儿子,也是你刚才想打的人。”

    “啊!不是吧?”

    在知道会错意,拍错马屁后,疤瘌三算是知道在今天出尽洋相了。所以,看了程思林一眼后,右手举到额头右侧位置,学着敬礼又客气地打了个招呼:“你…你好啊!真像东哥啊!真的是很俊朗和壮实。”

    程跛子听他这么拍马屁,没有说话,遥遥头笑着说:“好啦!没什么事,拿着钱你可以先走了。”

    “还什么钱啊!东哥,阿波,今天你们到了这里,就得去我的场子看看,兄弟们都在期盼着呢!要不,咱现在就过去,快到中午了也一起吃饭去,如何?”疤瘌三说这话的时候,貌似恢复了先前的得瑟样。此时,说到请客,是右手握拳,大拇指往身后一个劲的抖着,而眼睛是睁得大大的,表情十足的土豪相,显得很是阔绰。

    “你的心意我先领了,但是,今天我还有话对身后的小朋友们讲,你就先回去吧!去,我是以后自然会去的,放心。”说完,程跛子还起身对他的肩膀拍了两下。

    而拍的这两下肩膀,让疤瘌三是精神一振,貌似得到了大神级人物的鼓励和赞赏一样,眼睛那个是闪烁着一片亮光啊!

    所以,听程跛子这么说了,他也就客气地双手抱拳,说了声:“那东哥都这么说了,我也就先走了。你和阿波有时间一定要来找我啊!还是那个话,兄弟们都期盼着呢!”

    又是客气地推让了几声后,疤瘌三这才领着人走了。接着,钱勇也台词照搬地说,要请程跛子和波哥一起到他家里吃饭,最后,也是推让了几下才灰溜溜地走了。

    一下子走了几个人,客厅显得不那么拥挤和吵杂了。这时候,程跛子望向人群中最年老的一个,也就是苗苗的老爸说:“老哥,我平生最不喜欢的三件事就是黄、赌、毒。希望今天的事能让你意识到一些问题,归根究底还是起因于你,好自为之吧!”

    苗苗的老爸估计被刚才的情势吓到了,在程跛子说完后,还无法一时反应过来。等到苗楠推了他的手一下,他才恢复神识,带着感激又颇具懊悔地说:“是,是,谢谢各位了。唉,是我连累了女儿,还差点牵连了这几位年轻人啊!”

    不理会苗苗老爸说的,程跛子回头对程思林无限和蔼地说:“来这里了,就要回家里去,你妈妈听说你来了,在准备做饭呢!”

    波哥也凑过来,对程思林说:“你小子下次不许再胡闹了,要不我们及时赶到,今天这个事,你要怎么办?”

    “不好意思了,叔叔,都是我们的过错。要不是我们家的事,也不会牵连到他们。”

    程跛子看了一下苗苗,露出会心一笑,颇为赞许地说:“思林遇到你们这些朋友、兄弟,我很高兴,也很放心。今天的事就过去了,大家也不要释怀了,有什么事让思林找阿波,解决不了再告诉我就好。”接着,回头对我们说:“好了,你们都是思林的兄弟朋友,一起回家去吃饭吧!如何,赏个脸?”说完,程跛子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这貌似是一个暗号,在让我劝导程思林呢!

    我回头看了看程思林,这时候他也在看着我。我知道这小子有时候也讲究脸面下台,所以,我客气地对程跛子说,“程伯伯,你和波哥先回吧!我们等下就到,好不好?”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说完,扭头对波哥说:“阿波,走吧!”

    目送程跛子走后,我们几个人都轻松地舒了口气。心有灵犀地说,我们并没有被疤瘌三吓到,而是面对着程跛子的时候,感觉到气氛的严肃和庄重。要不然,猴子和陈亮也不会在程跛子走后,马上围上来对我说,“老大,原来他就是老程的老爸,真的是好威严啊!”

    这时候,我看了一下程思林,微笑着说:“走吧!你妈在家里,你来了不去看她也说不过去的。而且,我们当兄弟朋友的,不去拜访下也不好,是不是?”说完,我还扭头问了一下猴子和老三、陈亮。

    在听到他们一致的同意后,程思林无可奈何地说:“走就走喽,还需要说那么多吗?”

    听程思林这么说了,我高兴地回头对苗苗说,“苗苗,我们一起去吧?”

    听我不管去哪里,都会征询她要不要去?此时,苗苗的脸上更是带着洋溢的笑容,似乎一下子把刚才的“险峻”都抛之脑后了。只是,在想到家里的情况后,苗苗颇为抱歉地对我说:“青,你们去吧!你看家里现在这样子,我得留下来一下。”话音一落,眼角还带着我望向了低着头,无力垂坐在椅子上的老爸。

    “嗯,好吧!那有什么事马上给我打电话,知道不?”

    “我会的,放心去吧!”

    接着,猴子和陈亮也跟着我说了同样的话,有什么事记得打他们电话,特别是打我电话不通的时候。感受到集体的温暖后,苗苗眼眶微红地送我们走出了院子。而在我转身走出院子那一刹那,我看到苗苗的老爸依然是呆滞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是在检讨自己还是在忏悔?

    坐在车里,看到随同苗苗出来的苗楠还在使劲地跟我们招手说“拜拜”和重复着感激的话。我在想:人啊!总不是一夜成熟的,经过千锤百炼后,才知道这其中的艰辛和不容易。就如同表面的现象,觉得苗楠也算是典型的活泼外向,大大咧咧。可是,在面对突发状况的时候,她的心理素质没有像苗苗这么好,这么老练,这么沉稳。

    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车子已经快速地行驶在了通往程思林家里的路上……

    今天的交通很是顺畅,大概20多分钟后,我们的车子又一次驶入了那一排排熟悉的楼层,而被夏风吹拂着绿叶的树木,更像是在招手欢迎着我们的再一次到来。从车子行驶的时间来看,我觉得程思林、苗苗和陈柔的家应该都相聚的不算是特别的远。当然,我知道我稍微啰嗦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我只是比较喜欢这种距离不远,又可以没事串门的联系而已。

    当车子停入车库后,猴子和陈亮反而左右拉着我的手,有点耍赖地说:“真...真的要上去吗?”

    我有点无语地对猴子说,“刚才问你们俩,你们都同意来。现在快到大门口了,反而都怂起来了。”

    一听怂样这两个字,陈亮腰杆马上挺起来,语气恢复自然地说:“这…这有什么,不就是吃个饭吗?”

    “呵,不要等下说错话就好了。”

    “老三,你不要吓人了,本来见到老程的老豆就觉得压力大了。”

    这时候,程思林从后面伸出手按在了陈亮和猴子的肩膀上,然后态度很认真地说:“谁也不能走,就当陪我吃饭,行不?”

    “哈哈,老程也有怕的时候……”笑声中,我们已经进入电梯,来到了程思林家门中……

    按响了门铃,猴子和陈亮还是紧张地挨到了我身后,就连程思林也怂得跟他们站在了一起。人群中,好像门后面才是我的家一样,而我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挡箭牌”。

    门开了,而在开门那一刹那,我就被一抹艳丽的靓影给俘获了。在那短短的两秒时间里,我竟然犯傻地站在门前,忘记了say hello。等到对方笑着对我说,“你们好,都是思林的朋友吧?快进来坐。”这时候,我才很迟缓地反应了过来,并木讷地走进了屋内。

    因为程思林家里很干净,出于礼貌,我们一踏过门槛就脱掉了鞋子。而在我们脱着鞋子摆出“金鸡独立”的pose时,陈亮就小声地对我和猴子、老三说,“哇塞,老程的老母真漂亮,皮肤好水哦!”

    我回头看了一下程思林,在进门时,她就被他妈妈给拉进厨房了。而空荡的客厅里,显然…程跛子和波哥没有过来。难道是让我们来,而他们自己却放了空炮?在客厅坐了不到15分钟,我们的猜想就被推翻了。随着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响了两下,程跛子和波哥走了进来,而且…手里还提着一个大购物袋。

    从厨房出来后,老程就一直跟我们挨坐在了一块。只是,在看到波哥和程跛子后,他变得更加的安静了,安静到… 摆出去的脚还缩了起来。这让我想到一句话:真的是连脚都不知道放哪里好了?奇怪的是,从厨房出来的人只有笑嘻嘻的波哥,而程跛子却跟程思林的妈妈在厨房里“乒乒乓乓”地忙活了起来。

    波哥坐下来后,首个关心的事就是问我们:“早上的事,没有被吓到吧?”

    我们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以示淡定得不能再淡定了。波哥哈哈哈地笑着说:“行啊!还真是小看你们了,个个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这时候,猴子就说漏嘴了,只听他犯二地说:“我们更怕程伯伯。”

    “哈哈,是不是觉得很凶啊?”

    “是啊!难道不会吗?”一听波哥笑了出来,连陈亮也没有顾忌地问了起来。

    只见波哥认真地说:“他对你们就不会,但对手下的人就很严苛,所以,发起火了那是很吓人的,呵呵。”

    被这么一说,猴子和陈亮相互看了一下,然后在波哥面前很颓地咽了咽口水。而程跛子刚好从厨房走了出来,一边跄着腿走路,一边擦着湿漉漉的手,一边嗓门很大声地说:“别听他瞎说,就知道吓唬你们,再吓唬你们,你们都不敢跟我说话了。”

    我望了一眼程思林,我想… 这个时候最充满疑惑的人要数他了,比如:程跛子怎么出现在家里了?又比如:他和波哥今天怎么会半路杀出来“救驾”的呢?

    当然,后面的这个问题,是我、猴子、老三和陈亮都想知道的,不单是程思林。

    我们看向跄着腿走路的程跛子,这时候他骂完波哥已经走回厨房了。而波哥顶着圆圆的大脑袋也问出了我们想要问的问题,就是:“你们是不是想问,我和思林的老爸怎么会在今天突然出现的,是不是?”

    就在我们都拼命点头,嘴里发出“嗯、嗯、嗯”的时候,波哥清了下嗓音又说了一句,“这是有人暗中告诉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