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紧张的气氛
    走进大厅里,我惊愕地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猴子嘴巴塞入半个包子后,声音有点闷地说:“老大,你这人也太不够意思了。要不是苗苗老师告诉我们这里的事,你都还想混过去?”

    我有点惊愕地望向苗苗,她的眼神一下子就飘忽而过了。而屋子靠内的红木椅上,陈亮咧着嘴巴用他的招牌微笑告诉我,“不要看苗苗姐,即使她不说,我和老程也会来的。别忘了,我有她的手机号码,嘿嘿。”

    而另一边,老三也走了过来,习惯性先扶了一下眼镜,然后不疾不徐地说:“我们中,我是瘦弱点,但也不用不好意思说吧!呵呵。”

    此时的我,真心不知道说什么好?是惊喜,是感动,在混合了心中的暖流后,我看向了程思林。但是,这家伙不管是不是在自己家里,他总是习惯性地先竖起那根白色的“烟囱”。

    在充满惊喜的同时,我还不忘地问程思林他们,“你们怎么现在跑来了?而且,老三、猴子,你们是一起来的吗?”

    猴子咬了一口包子,还是声线含糊地说:“陈亮星期五晚上给我打了电话,说了苗苗老师家里的事情,接着,老程把你的想法也告诉了我们,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和老三就到了会所。想去找你,听音音说你已经跑来了,所以,我们就只能继续往县里赶啊!到了昨晚,我们想直接过来,刚好陈亮打了电话给苗苗老师,她担心你又怕我们太累,所以就告诉我们第二天来喽!”

    “唉,不好意思,还真是让你们跟着我跑来跑去。”

    这时候,苗苗走了过来,搂着我的肩膀对猴子他们说了同样感激的话。

    陈亮跟老程抽起了烟,开始吞云吐雾地说:“哎,青哥,别老是这么客气。有突发情况,就当是练手脚而已,我们不来,你难道还想玩单挑啊?”

    而此时,苗楠却和苗老爷子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看情况,要不… 就是不适应这么多人挤在屋子里。要不,就是担心等下发生的事或是不想看到穷凶极恶的人。

    就在我们都围坐在一起不久,大概是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时间是上午10点出一刻。在我们还有吵有闹的声音里,一阵快速地刹车声后,院子的铁面就被重重而又重重地敲响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后,一行5个人就窜到了苗苗家里。

    而此时,不大不小的客厅里,因为这5人的“闯入”,不单显得更加拥挤了,而且… 气氛也在这时候,从刚才的有说有笑变得沉闷而又死气沉沉了。

    我在椅子上并没有站起来,而是抬头望过去,看到了为首一个留着平头肌肉黝黑壮实的人。目测,他个子比我还高一点,但是身材从穿着的黑色背心来看,很明显… 身材绝对不是我可以比拟的,特别是,他的右手膀子上还纹着一条很凶狠的青龙,而左手前肢部分更是有类似被砍过而缝合起来的伤疤,连嘴角都能明显看到一条长约3公分的疤痕。这样的人才,怎么看都像是香港警匪电影里的“杀人角色”。

    而在他身后的人,个个也都是年轻力壮,这让我看到了我们这边和他们那边在身形上的巨大差异。从整体身高而言,我们的优势比较明显,但从身形来看,除了程思林比较壮实外,剩下的我们,不算消瘦但也没有他们那个级别的壮实。所以,两边各5人的情形一对比,我们的人在力量上会逊色很多。而在我扫视他们的人时,我总觉得有一个人貌似很眼熟,却又一时在这种紧张而又混乱的环境下想不起来。

    现在,面对这样的形势。老实说,昨晚一夜没有睡好,我就在思考怎么处理今天的事?俗话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虽然,我有程思林这些兄弟扶持,但是做兄弟的,能让他们处于安全的堤岸上,总好过集体站在跨着悬崖的独木桥上好,不是吗?

    终于,人群中,为首的人开口了,“苗老头,今天你家里倒是很热闹啊!是不是想让这群小朋友也来凑下热闹啊?”

    大厅的角落里,从刚才就一直沉默寡言的苗老爷子终于开口了,只见他有点佝偻腰板而又陪笑地说:“三哥,没有的事,这几个都是我女儿的朋友,周末了刚好过来玩而已。”

    “哼,这我可不管,但你欠我的钱你今天想怎么办?还是拖?”

    “拖,倒是不会,疤瘌三。”人群中,所有人都向门口望了过去,只见钱勇正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苗苗的老爸一看到钱勇,有如一下子找到主心骨一样走近了他,然后哀笑着说:“钱老板,这个钱,我会还。可是,我一下子还不了全部的十…十二万啊!你可否跟三哥说一下?”

    “哼,苗老头,上次我给钱太子爷一个面子没有追着你要。这次,你要是给不了,可不要怪我连本带利跟你收回来啊!你给我小心了。”

    我眉头微微一促,首先,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真正蛮横霸道的人。而在年龄上,苗苗的老爸好歹也算一个50好几的人吧?却把一个看似只有30多岁的人叫做哥,这让我不禁有点大跌眼镜了。

    苗苗听自己的老爸对钱勇那么说,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被钱勇给掐话了。只听见他说,“没事,你有多少告诉我,剩下的,我来给就好。”安慰完苗苗的老爸后,钱勇又转头对这个叫做疤瘌三的平头男说,“怎样?疤瘌三,我也叫你声三哥,你看剩下的钱我来给,这个事你给解决不?”

    “谢谢你,但是不用了,这是我爸犯得过错,希望他能吸取教训。我们凑了一点钱,虽然还不上全数,但还上一半还是可以的。”说完,苗苗看向疤瘌三,表情没有一丝畏惧,声音也没有一丝颤抖地说:“我们现在有6万,剩下的6万多,你看能宽限3个月吗?如果可以的话,我让我妹拿出来先还你,行吗?”

    听苗苗这么一说,疤瘌三抬起头看了一下现场仅有的两个女人,然后带着一副很贼很贱的样子笑了起来。那个贼中带贱的笑声,让我听起来很是别扭,它让我相信他早已超越曾小贤,达到人贱合一,贱中贱的水平了。

    但是,贱贱地笑完后,他貌似不是很给钱勇面子,所以,对于苗苗的话,他更加不以理睬和考虑地说:“门都没有。要不,就是钱太子爷说的,他帮你们出剩下的钱。要不,6万照收,利息照算。上次,我已经给太子爷一个面子了,没有追你们要,但是,我们不是慈善堂,兄弟几个没钱我们吃什么,混什么?你老子当初跟我们借钱,就得考虑到这点,不是我们不讲道理,是出来混就有混的规矩。你们说一句,我们就通融一次,那我们还混什么?拿什么来服人?”

    说到最后一句话,他还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语气也不容商量的强硬了起来。

    这时候,我看向程思林他们。虽然,他们都是默默抽着烟低头不语的样子,但是,从吸耸的鼻翼来看,我知道,我一个摔板凳砸杯子,他们就会直接先发制人动起手来。可是,越是如此,我越不会这么做。在万不得已前,我得以他们的安全为首要利益,何况,我还要顾及苗苗一家人。

    而我看向钱勇这一边,他的脸色是不温不火,貌似知道疤瘌三会这么回答一样。我想起他昨天中午说的话,“你解决得了吗?”、“我看你明天怎么威给我看?”我觉得… 钱勇现在就是在看我怎么办?想给我压力,想让我知难而退,也想让我如他所说的知道现实和差距的存在。

    所以,在意识到这种可能的存在后,我不急不慢地对眼前这个疤瘌三说:“全部欠你们十二万,是不是?还了后,你们是不是再也不会来为难苗叔一家了?你刚才说,混有混的规矩,我相信你们也会一言九鼎吧?”

    “你又是谁?唉,算了… 算了,不管了,今儿个就是十二万,不赊不欠一分都不能少。道上有道上的规矩,一言九鼎。”

    “那好,这个钱我来给,但你要给我收条,写清… 钱收事了,不再追讨。”

    “看你倒是挺懂规矩的,钱呢?”

    “青,不要给。这是我们家的事,你不要参与进来。”说完,苗苗声音有点着急地对苗楠说:“楠楠,你去把钱拿出来。”

    “哦…姐,好…好…”面对严肃生冷的气氛,加上被苗苗突然一叫,苗楠都有点被惊吓到了,应了两声后就转身进屋取钱去了。

    钱拿出来后,苗苗走到我身边,把钱放到了桌子上。接着,按我的话重复说:“请你把收据给我,剩下的钱,我还是那句话,可否给我们三个月的时间来还?”

    “你们姐妹都不错,随便搭我一个,剩下的我都可以考虑不用还了,如何?”猥琐地说完后,疤瘌三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钱勇这边,听到这句话后,脸上显然有点挂不住了。看了一下苗苗后,对坐在椅子上的疤瘌三说:“三哥,你这么说就有点过份了吧?”

    “哎哟,罪过,我后面的兄弟,你们倒是给太子爷搬个椅子坐一下啊!光站着干嘛?”说完,自己点上一根烟,却丝毫没有给钱勇递上一根的态度。

    “不用了。我刚才说了,剩下的钱我来给,但是,你刚才说的话可真的不是很好听。”

    “呵,太子爷,我说的是实话。上次,我给你面子,没有找苗老头强要。可是,谁给我和后面的兄弟面子?就你们吃饭,难道让我们喝粥吗?”

    被这么一说,钱勇的脸色开始出现愠色,估计他也没有想到这个疤瘌三会这么不给力。这又让我想到钱灵说的话,这人就是自大,输不起,所以,这就是自尊心强大的人经受不起的一面,会因此而容易出现不满。

    见钱勇一下子没了脾气,我在心里偷乐的同时,手已经拉开了挎包的链子把里面的钱给取了出来。没有错,这是我昨天中午趁苗苗在睡觉时,偷偷跑去楼下银行取的。如果我当着苗苗的面去取钱,她肯定不会让我那么做的。所以,凡事悠着点还是好的,不是么?

    现在,我把钱给取了出来,桌子上连同苗苗的6万就是12万了。我之所以没有帮苗苗还上全部的12万,主要就是考虑她的心情。有时候,英雄救美也要看人,特别是苗苗,她不会让我们这些比她小的人来为她担心和处理这些事的。

    可是,这疤瘌三从刚才到现在总是会给人一些意想不到的举措,单这点,钱勇就已经遇上了。我想说的问题是… 在看到我轻松的从包里取出6万后,这个人突然改口对我说,“上次,我是给太子爷面子,没有跟苗老头强要。可是,利息嘛… 我可不能不要。所以,你也爽快地给出了6万,那不如把两个月的利息两万四一起还了,如何?”

    “你去抢不是更好?”

    一句话从我后面冒了出来,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身后的猴子。

    突然,砰~

    一声大力的拍桌后,只见疤瘌三青筋立现的大声怒骂了起来:“你他妈想死,是吧?”

    被这么一骂,老三和陈亮从桃木椅上站了起来,而程思林也难得有火地说:“有事说事,没事不要叫。”

    看到程思林、猴子、老三和陈亮都站了起来,我也从椅子上起立,一个退步跟他们站在了一起。

    现在,屋子里的气氛就跟疤瘌三手指间夹着的烟一样,慢慢地弥漫到了整个空间。苗楠吓得挽住苗苗退到了一边,而苗老爷子也吓得看向了钱勇,嘴唇更是哆嗦着说:“钱…钱老板,你说,这是?”

    “这什么是?今天这事,太子爷你不要插手,这是我跟这几个小子的事了。”

    奇怪的是,爱好面子的钱勇在这个时候却欲言又止了。我眉头一皱,心里清楚,显然… 他想看我们的“好戏”。

    苗苗一听疤瘌三这么说,一下子挣开苗楠的手护到了我身边,而我伸出手把她护到了我身后,猴子和程思林看到后,又左右一夹挡到了苗苗身前。但是,苗苗还是紧张地说:“两万四给我一个星期,我来还。现在,不关他们的事,这12万你先收起来,行吗?”

    “不关他们的事?刚才那两小子说什么来着?今天不跟他们练一练,他们就不知道我疤瘌是怎么混出来的?”

    砰~

    疤瘌三说完后,再一次愤怒地拍了一次桌子。接着,扭头对身后的人恶狠狠地说,“你们两个,让这两个小子给我横躺着出去。”

    “你敢,我借你十个胆,你试一试,疤瘌三。”突然,一声洪亮而又粗犷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