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悉数登场
    听钱勇说,“你跟我出来。”

    我原本还坐不热的屁股也没有犹豫地抬了起来,然后跨步往院子走了出去。我以为钱勇会在院子里跟我说些什么,但是,他却没有。相反,他一直领着我,径直地走出了院子。越是如此,我越相信,他因爱而怕,怕到会去顾忌苗苗。正如钱灵说的,钱勇就是自尊心强又爱好面子,所以,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他不可能不去顾及自己的形象。

    来到院子外,在离车子不远的位置他停了下来。我以为他会领我去多远的地方,谁知道,他一个转身把我的衣领给猛地揪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按倒在了院子的围墙上。接着,就是急促呼吸,情绪暴躁,声音狂躁地说:“你刚才说你是她的男朋友,你再说一次看看。”

    在我们乡里,被揪衣领是非常忌讳的事;而在年轻人眼里,被揪引领更是非常伤及尊严的事。不管前者或是后者,只要是有人做出这个动作,那开打是避免不了的事。而此时,我却异常的冷静,换做在高中时,我会一个膝盖顶起,再一个拳头送出去。可是,今时今日,我没有了那种不成熟的行为,更没有了那种不周全的考虑。淡淡地看了一眼有点气急败坏的钱勇,我嘴角一咧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笑着对他说:“你这么做,有点不符合你的身份,被苗苗看见了,你的形象也会大打折扣吧?”

    被我这么一说,钱勇第一个反应不是松开我,而是马上望向了院子门口。我觉得我的话奏效了,否则,他不会紧张到马上扭过头去看看苗苗在不在?在确定没有看见苗苗后,钱勇这才回过头怒视了我一下,然后再慢慢地松开了紧抓着我衣领的双手。

    钱勇的双手一松开,我不急不慢地伸出右手轻轻地掸了掸衣领的褶皱,然后神定气闲地说:“看来,你很紧张苗苗?”

    “要你管吗?”

    虽然,钱勇是冷冷地说,但从刚才的反应来看,傻子都知道他在不在意苗苗?所以,借用这一点,我怡然自得而又不紧不慢地告诉他,“没事的话,那我回屋子了。”

    “等一下,你来这里干嘛?”说这句话的时候,钱勇已经挺直了腰身,双手插在了口袋里。眼睛,却是死死地紧盯着我。

    “我觉得… 这句话是我问你才对。”

    “哼,问的好。我来…是为了解决苗苗家里的事,你来,不可能不知道她家里的事吧?”

    “我也是刚知道不久,不知道这样算太迟吗?”

    “迟不迟无所谓,关键是,你解决得了吗?”

    呵,我就特欣赏钱勇这一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态度。眼前这个黑二代,太子爷外加富二代的人,从小汇聚了太多头衔在身上,所以,他会比任何人都目空一切,也会比任何人都自大自狂。也正是这样,他过份强大的自尊心才经不起挑战和刺激。也正是这样,我才要好好地把握他性格上的缺陷,否则,在他黑暗的势力面前,我可能在某一天被打了都不知道。

    现在,他有点看扁人地问我,“你解决得了吗?”

    我想了一下,双手交叉在胸前,认真地对他说:“解不解决得了,我不知道。但是,为了苗苗,即使再难我都会去解决。”

    “呵,口气不嫌有点大吗?你觉得你能给她什么?眼前这辆车,你知道多少钱吗?”

    看着车屁股的7字,我很抱歉地说:“对不起,换做别人我不知道,如果是苗苗,我相信…她宁可坐在自行车后笑,也不会坐在宝马里哭。”我知道这是非诚勿扰一个拜金女说的,我也知道我把话说反了。可是,对于苗苗,反了的话就是这么实在,不是么?

    钱勇听我这么一说,继续傲慢地闷哼了一下,然后戏虐地说:“我看你明天怎么威给我看?”

    “呵,见一步走一步,不是还有你吗?”说完,我独自笑了出来。

    “有求于我了,是吧?这个就是现实和差距,你懂吗?”

    “我懂,我也更明白,你根本给不了苗苗什么?你能给她安全感吗?你能给她安心和放心吗?你觉得你的身份和她的身份,是你的家人所认同的吗?”

    “闭嘴,我的问题不用你操心。到了明天,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吧!”说前面一句的时候,钱勇的语气很明显让他粗红了脖子。我知道,家族的问题是他的软肋;我也知道… 钱勇现在巴不得一掌拍死我。而我跟他打过一阵子交道,知道他不是那种阴狠的人,以他的权势,他可以直截了当叫人来跟我练练手脚的。但在今天,在这个范围内,我觉得我很安全。

    “到了明天,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吧!”对于钱勇说的这个话,我直接以哈哈哈大笑回应了他。然后,一个转身,一步也没有停留地走回了屋内。

    到了屋里,苗苗第一件事就是小声地问我:“青,你没有事吧?”

    趁苗苗的老爸还在厨房里忙活,我脖子往前一伸,嘴巴一撅,重重地亲了一下苗苗。接着,又趁其不备用力捂住了那一对傲人的柔软。在家里被我这么“轻薄”,苗苗气得伸出小脚踩了两下我的脚趾头,然后快速地钻进了厨房里。看着她白皙紧致的皮肤一下子变得微微通红,我在心里偷笑的同时,已经快速地联想到今晚的“节奏”了。

    到了煮饭的时候,苗苗的老爸被她请了出来,而我这个不会煮饭的人却被她叫去帮忙了。当然,煮饭是假,瞎捣蛋却是真的。特别是… 苗苗煮饭,我在旁边揩她油。原本,夏日的厨房是闷热的,但因为我的存在,我觉得厨房也变得“温香四溢”了,嘿嘿!

    快到煮好的时候,苗楠也很会选时间的赶了回来。而吃饭的过程中,钱勇很会做人的给苗苗和她老爸频频夹菜。我都在想,这个家他是主人,还是苗苗她们是主人?当然,我知道他在刻意讨好苗苗的老爸。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每次钱勇夹给苗苗的菜,都被她夹给了我。而我对于苗苗转手给我的饭菜,自然是在钱勇面前吃得津津有味。这一切,就连苗楠也忍不住偷偷在笑看着我。

    刚才去菜市场时,我问了苗苗,她爸喜欢喝什么酒?瞧不,现在的我就跟他老人家干上了。而钱勇是开车来的,一开始又故作奉公守法滴酒不沾,看到我和苗老爷子渐渐喝的不亦乐乎后,竟然也不甘示弱地陪我们喝了起来。当然,我喝酒那是顺心,他喝酒是赌气加闹心,所以,喝了大半杯白酒,他就已经有点晕乎乎的了。看着钱勇开始摇头晃脑的样子,我真想起哄把他给灌醉了。可是,苗老爷子因为叫他一声“钱老板”就帮他给拦了下来。所以,整餐饭吃到最后,钱勇是打电话让人来接走的。

    午饭后,苗楠负责洗碗,我则负责陪着苗苗逛起了附近的小公园。现在,我来到了这里,苗苗也就自然知道了我来的原因,所以,她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挽着我的手,轻踏步伐地跟着我走着。我找了一个被夏风吹拂得很是干爽的石椅,然后搂着苗苗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沉寂下来后,我凑到苗苗耳边轻轻地说:“家里欠的钱还差多少?”

    “青,不要问了,我会解决的。不要说话,我只想你就这么静静的陪着我,好不好?”

    “嗯!”

    …..

    半小时后… 宾馆里……

    我的手透过苗苗的裤子,用力地揉捏着她隆起的倒垂三角,而彼此湿润的舌头也快速地交合在了一起。白色的大床上,苗苗泛红的小脸随着喘息发出了一声嘤咛,接着,被子一蒙,我们炽热地占据起了彼此……

    慵懒的午后,是最适宜午休的,特别是… 适合激情过后的我们。看着睡得很恬静的苗苗,我轻轻地为她盖好了被子,然后,穿起鞋子偷偷地下楼了……

    到了晚上,我牵着苗苗的小手,苗苗则挽着苗楠,我们三个人悠闲地逛起了游乐园。这个游乐园,有着我太多美好的回忆了,先是跟陈柔来过,接着是苗苗,还有音音。夜空是闪亮斑斓的,而夜空下的姐妹俩,也出现了连日来难得的一抹欢声笑语。借着苗苗上洗手间的机会,我问了苗楠明天的事。原来,明天讨债的人要上门来收钱了,怪不得,她们姐妹俩会在这个时候齐齐回家。

    等逛到脚趾发酸,大腿松软的时候,我们才打了张的士直接回家。到了苗苗家门口,我很想拉着苗苗跟我一起回宾馆睡,可是,她想到明天的事还是悻悻地拒绝了我。临走前,她还想隐瞒我,在赶着我早点休息时又叮嘱我,“明天没什么事的,你睡晚一点,中午再过来吃饭。”我知道,苗苗不想我参与明早的事,可是,她忽略了那个性格直率,不会遮掩的妹妹。

    在转身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说了出口,“明早的事,我都知道了,不要担心,我们有事一起扛。”说完,不理会身后怎么看待我的苗苗,我腿一抬,一烟溜的跑掉了。

    躺在床上,我想给程思林和猴子他们打电话,但想到明早的事还真说不准会怎样?最后,挣扎了一下,不忍拉他们下水的我,还是意志坚决地放下了手机,蒙起被子强行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我说我是自然醒的,你们信吗?当然得信,因为… 我是整夜翻来覆去地挨到了天亮。脑袋混乱的我想了一个晚上,就是在想如何应付今早的事?

    “不管了,先洗脸刷牙再去吃上八个包子吧!”说完,我的眼睛还习惯性地望了望那个静静躺在枕头边上的斜挎包。

    匆匆搞定后,我一边走一边吃,还不忘给苗苗买了她最喜欢吃的早餐。来到苗苗家门口,我被眼前的小面包车给吓到碎了一句,“我操,这个车,难道是?”

    果不其然,来到苗苗家里,我就看到猴子在不要脸地吃着早餐了,而且,老三、程思林、陈亮都悉数都场了……

    站在院子里看着他们,我自问自己:“这是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