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果不其然
    到了会所,我和程思林、陈亮快速地走向了办公室。值得高兴的是,放眼望过去,会所的大堂几乎坐满了来洗脚的客人。而穿过走廊走向里头的办公室,沿路还遇到了几个刚按摩完的客人。可见,生意到了夏日算是到了一个高峰期。否则,楼下也不会在继续招聘技师吧?

    坐在办公室里,陈亮随手泡起了茶。程思林拿着账本对我说:“这两个月的账目你看一下,基本上,你投入的钱可以收回来了。当然,所有的费用按现在的生意来看,以一个夏日为季度,是可以完全收回来的。”

    “呵,你以为我是来算账的啊?”

    “我知道你不是来算账,不过,我们也知道你需要钱,不是吗?”

    此时,陈亮递了一杯茶过来,笑嘻嘻地对我说,“对账的我不参与了,有别的事可以叫我,你们先聊一下哈,我去巡视一下先。”说完,陈亮松垮着o型腿,屁颠屁颠地走出去并带上了门。

    看着陈亮的背影,在想着苗苗的同时,我也把搁置在心里许久却未曾有机会开口的事跟程思林说了一下,就是:“偶尔有时间,我也在看些理财的知识。有一件事我想了很久,却因为最近的事多,而老是忘记了。现在,总算是安静一下了,我想跟你商议一下,如何?”

    程思林泯了一口茶,见怪不怪地说:“说吧!不用支支吾吾的。”

    “陈亮是我们的老兄弟,也跟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我想把我在会所的股份分一点给他,你觉得怎样?毕竟,他的家庭负担比较大,也有好几个弟弟、妹妹在读书,不比我们的家庭状况来得轻松。”

    “你想的我也有想过,只是,你先开口了。你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吗?你对待兄弟跟对待女人是如出一辙的,不急不躁,足够关心。只是,对于兄弟,你多了一份义气和大气。这也是波哥有说过的,还记得不?”

    “呵,那就好。不知道陈亮等下会有怎样的反应?”

    “什么反应?抱住你大腿猛着哭啊!”一句话说完,程思林顺手点起了自己的白色“烟囱”。抽了几口后,他又接着告诉我:“你也就30%,我的比你还多了40%,所以,我分10%给他,你分他5%吧!怎样?”

    “我没有异议,能分给他多少是多少,毕竟,这个场子是你在支撑着的。而我,就是一‘光杆司令’,你才是带兵打战的人,所以,我不在乎自己的那一部分。对于这个会所,你投入了很多时间、物力和精力,你要考虑你的权益在先,这是合理的。”

    “这有什么?没有认识你前,我觉得自己是浮浮沉沉的,80%的情绪是从小到大积累的怨气而已。还记得那时候,没事就找你要烟,你也不会吝啬或是因此而要求于我,所以,我觉得你的气度不错,至少,不会因为我当时的怪异性格而疏远我。”

    “行了,喝茶吧!不要讲些肉麻的话,受不了。”

    “呵,你也怕肉麻的话,那你平时没有对你的女人说吗?”

    “要你管,也烦啊!”

    “说吧!你打算怎么做?”

    “其实,我想到很多现实的问题。你也知道,苗苗比我们都大,即使… 我们和她没有年龄上的心理隔膜,可是,她的老爸肯定会有的。毕竟,老一辈的人不比我们现在,是不是?而且,她老爸又因为赌博而外欠了人家10多万。所以,他才会想要攀上那个我们还‘素未谋面’的大老板。”

    “那你想怎么做?”

    “靠,又问我想怎么做?我是想,替她把钱给还了。做为一个女生,她是我的女人,一个男人连最起码的担当都没有,你说我还能立足于你们面前吗?而且,以苗苗的条件,喜欢她的人多的是。她没有碍于年龄和身份,依然跟我在一起这么久,你说我能辜负她吗?”

    “一个男的连最起码的担当都没有,你说我还能立足在你们面前吗?你这话,我喜欢听。然后呢?”

    “我想到了那个有钱老板就是钱勇。”

    “你是说,以前有来教过几节政治课的老师?那个高高的平头男?”

    “是的,而且还是钱灵的哥哥,有黑道背景,他老爸跟你老爸还是熟人。”

    听到我说熟人,程思林有点微微地促了一下眉头,然后淡淡地说:“呵,又是熟人。不过,熟人就怎么啦?”

    “如果真的是他,我觉得有点难缠。以前他就喜欢苗苗,中间淡了下来,隔了这么久,不会又来发癫吧?”

    “哈,我算明白了,你有压力是吧?”

    “压力肯定有。毕竟,我现在即使是小有资本,也比不上人家有钱有势,你说是不是?”

    “然后呢?”

    “靠,你这家伙,老毛病又犯了,不问带问号的问题,心里就不舒服,是吧?”

    听我这么说,程思林握着茶杯的手随着脸上的笑容也抖动了几下。不过,笑归笑,他还是很正色地说:“你除了还钱还想怎么做?”

    “如果真的是钱勇,我想一次性让他死了心。吃饭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一件事,我想到了你爸第一次去你外婆家的时候,那时,他不也是单枪匹马去的吗?既然,我有决心跟苗苗在一起,早晚也是要去面对谈婚论嫁这些事的。毕竟,以苗苗的年龄,她老爸催她结婚也是正常的,根本不需要以赌博来趁机发挥。”

    “等等…… 你说你想单枪匹马去?你疯了吧你?你不是说钱勇有涉黑背景吗?”

    “我不觉得他敢怎样?毕竟,按我以前的观察,他不会在苗苗面前发作的。”当然,我记得钱灵说过,钱勇是一个爱面子的人,还有自尊心很强。那么,他敢找人教训我,肯定会顾及到苗苗对他的看法,这可是关系到面子工程的问题。

    想到这里,我也就有点自信满满了。可是,程思林还是不放心地说:“你当真想好了?”

    “话都出口了,按我的个性,你觉得会收回来吗?”

    ……

    …………

    躺在宿舍的床上,我想到了回来的一幕… 当陈亮知道我和程思林割让了一些股份给他的时候,他原本还大大咧咧挂着笑容的脸上一下子汇聚了震惊、不解、意外和喜悦,接着,就差把我们当老爷一样供奉着了。

    对于陈亮来说,这无疑是对他的肯定,更是对他的照顾。我没有革命先烈的无私精神,说是什么大富带动小富,小富带动贫困的伟大思想。但是,对于兄弟,我觉得能够扶持,总是好过自己拿钱给他们强。至于猴子和老三,他们的家境也要比陈亮优越很多,而我和程思林是把会所的部分股份给到陈亮,所以,并不担心引起他们的介意。

    末了,我给苗苗发了几条短信,再和音音、陈柔聊了几句就沉重的闭上了眼皮睡着了。在梦里,我梦到了陈柔…… 我好喜欢她现在叫我“青青”的亲昵感觉,那样… 真的好甜蜜啊!

    第二天上午,让我逐渐适应刘亚辉不在的教室,却又看到了他的身影。让我有点不解的是,这几天他到底跑哪里去了?难道是逃避?或是跑去渡假以调整心情了?

    而在我盯着他的时候,他却眼神轻佻地绕开了我,完全表现出一副没有什么事的样子。对于陈柔,他也没有先前的百般讨好和阿谀奉承了。这让我联想到一个事,他还继续留在我们身边,不怕尴尬吗?我总觉得他就是小强投胎转世,要不,怎么会这么淡定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换做我,我可能会离开这个学校,或是利用自己老爸的影响力,调到别的专业班去吧?

    所以,越是这么想,我就越觉得他不会轻易的对我妥协,更不会轻易地离开陈柔……

    想到这里,我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总觉得… 无形中… 我是走到了前有狼,后有虎的地步了。越是这种感觉,越是让我的焦虑平添了许多,而我却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苗楠这几天很乖,一直躲在苗苗的房间里,连吃饭也是苗苗带给她的。想想也是正常的,毕竟,她不是本校的老师或是学生,不好随便在校园里逛来逛去。主要是,苗苗也有一个笔记本供她打打游戏,上上网。最头疼的是,她见到我一次,就逮住我问程思林的联系方式。我为程思林感到危机四伏的心,让我见到她一次,就坐得离她要多远有多远。

    我不知道程思林知道了会是怎样的表情?哭笑不得还是喜形于色?是沾沾自喜?还是,得意洋洋?

    原本,我以为苗苗是在这个周末才回家的,可是,她却在周末来临的前一天就悄然走了。留给我的,也只是一条短信和短信里无微不至的叮嘱。我没有在当天急着跑去坐车,也没有急着打电话给她,是因为… 如果让她知道了,她一定会多加阻挠我的。所以,按我对苗苗的了解,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出其不意,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突然闪现在她的面前。

    于是,我在苗苗离开的第二天就坐车跑向了她家里。当我走在通往她家的熟悉小路上,我的心情可以说是紧张,也可以说是激情澎湃。紧张,是因为我觉得我有一种见未来老丈人的感觉;激情澎湃,是因为… 我觉得我现在在做一件很爷们的事,是一个男人负有担当和责任的事。或许,这些都是对我成长的磨练和塑造吧?

    来到苗苗家门口,还没有进去就先看到了一辆黑色的宝马轿车。我猜不是7系就是5系,因为车身长,车头大。虽然,黑色霸气的宝马正安静的停在门口,但我却没有心思拿去爪机来拍多几张照片养眼。在我心里,即使是劳斯莱斯放在眼前,我都觉得她没有苗苗的份量重。

    快步地走到门口,在我抬手要按门铃时,里面却传来了一个低沉而又略显沧桑的声音:“囡囡,要不你陪下钱老板?我去买点菜来做饭,中午钱老板就在我们家吃饭了,好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