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看情况吧
    去跟人过?

    这是什么概念?我咋一听起来,有点赌博卖女儿的赶脚呢?而且,最让我意外的是,有一个有钱老板帮她爸出面摆平了那帮上门来追债的人,而这人还是苗苗认识的。毫无疑问,这人就是钱勇,也就钱勇有这个能耐和震慑力。

    想到这里,我也联想到另外一个问题,所以,张口就问苗楠,“那你来干嘛?”

    “怎么?不欢迎我?”

    晕,额头几条黑线,我有点无奈地说:“你想多了,我就是单纯问你来干嘛的?要知道,以前你都没有来过的。”

    苗楠笑了一下,张嘴问我:“有烟不?”

    额,这下子… 苗楠颇似清纯的形象在我心目中就大打折扣了。我不得不感慨,真的是同人不同性格啊!两姐妹,为什么在性格和说话处事上会差别这么大呢?有点被怔住的我,还是客客气气地回了一句,“以前有抽,现在戒了。”

    “呵,看来我姐管得严,是吧?”

    “没有,是我自己不想抽的。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会今晚过来呢?”

    苗楠望了一下星空,有点幽怨地说:“还不是家里的事。”

    “可以告诉我吗?我很担心你姐,你也知道,饭桌上的人没有一个不关心她的。”

    想了一下,苗楠撅起嘴角说:“来的时候,我姐怕我嘴巴大,就已经遏制我不要告诉你了。但是,怎么说呢?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毕竟你是她的小男人。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可以听后假装不知道,而怎么做就看你自己了。”

    “额,谢谢了。只是拜托你不要叫我小男人,你姐也不会包养小男人,呵呵。”对于被叫做小男人,我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愿意的,所以,也就跟苗楠小小的理论了一下。

    “行啦!转入正题吧!我爸不是要跟一个有钱老板借钱吗?后来,被我姐给拦住了。虽然,那人为我爸挡住了上门来追债的人,但是,欠的钱还是有老大的数字挂着啊!你说,能不解决吗?”

    “所以,你过来找你姐,一起回家去解决,是吧?”

    “可以这么说。话说我爸也这么大年纪了,还好这一口,要不是他这一出,我和我姐用得着这么烦恼吗?”

    “那你们想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当然是借喽!说到借,最烦。妈的,以前在一起玩的人很多,玩的时候最好,真需要钱的时候,个个都有借口,靠!”一句爆粗,苗楠已经在左右翻着白眼了。

    看到她一副骂骂咧咧的样子,我在心里暗笑了一下。看来,形象清纯也是打扮出来的,内在始终比外在重要啊!

    当然,我也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连日来,估计苗苗也在借钱。以她的朋友圈来说,借钱应该不难。只是,好朋友都是留着交往的,真开口借钱的时候,我想到了苗苗做为一个女生的不容易。毕竟,女生的脸皮总比男生薄很多的。

    在心里叹了口气,我的手下意识地摸向了兜里的钱包……

    我在想,不知道是该说苗苗傻?还是该检讨下自己的不够安全感呢?眼下,从苗楠的话来看,应该是苗苗扛起了绝大部分的债务。而且,我又想到了钱勇,他不会是利用这次机会,对苗苗展开猛烈的“追求攻势”吧?

    越想越头皮发麻,就在我想从苗楠嘴里多问出一些消息时,苗苗的声音从走廊里回响了起来,“你们在聊什么呢?”

    很明显,这一叫犹如平地一声雷,把我和苗楠都重重吓了一跳。苗楠捂着心口有点抱怨地说:“姐,你这是干嘛呢?突然一叫,不知道会吓死人啊?”

    苗苗看了我一下,又笑了一眼苗楠,牵起我的手,说:“不做亏心事,怎么会被吓到?”

    “切,不就是聊一下天嘛?你以为我抢你男人啊?他可不是我喜欢的菜。”说完,苗楠一个白眼翻看了我们牵在一起的手。接着,走在我们前头,又忽然回过头来对我说:“诶,刚才开车那个男的叫什么名字?我就喜欢那样的,介绍一下啊!”

    我勒个去~ 说到底,原来还是一花痴啊!不等我回答,苗苗已经劈头盖脸教育起了苗楠。我在旁边窃笑的时候,也想到了程思林。问别人还是一回事,问程思林,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这家伙对感情怎么看?而像苗楠这样嘛?我又重头到尾打量了她一下,看了看后,直接摇头否决了。我觉得,她要是真看上了程思林,我不觉得程思林就会喜欢她。

    不过,有时候感情的事还真难说,是不是?

    回到包间里,程思林和陈亮无聊地站在窗前抽起了烟,而音音和陈柔也坐在椅子上聊天着,颇有久别重逢的感觉。看到我和苗苗、苗楠走了进来,大家都静了下来,我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被苗苗给抢先打断了,她说:“不好意思,因为我个人的事,让你们都跟着我一起处于心情不佳的状态。我买单了,大家都早点回去吧!”

    这下子,程思林、陈亮和音音、陈柔都望向了我。反正,我都已经知道内幕了,也就配合着苗苗说:“嗯,要不我们就先回去了,苗楠也是刚过来,就让她和苗苗聊一下吧!”说完,我率先站了起来。

    对于我泰然处之的做法,音音和陈柔都有点不解地看着我,就连程思林和陈亮也对我挤眉弄眼了半天。我想起苗楠说过,在她来之前,苗苗就让她不要告诉我了。所以,我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她知道我都已经了解清楚了。

    一行人来到楼下,陈亮打趣地问苗楠要不要去洗脚?苗楠一听就来精神,被姐姐挽住的手一下子就挣脱开来,很是兴奋地说:“好啊!今天走一大截路快累死我了,我们现在就去?”虽然,说话是带着问号,但人已经迈出步子准备上车了。

    苗苗眉头一皱,有点不悦地说:“别瞎听她说,竟然累,那就早点洗刷早点休息。”说完,苗楠刚迈出的步伐就被苗苗一伸手给带了回来。

    瞬间,苗楠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给蔫了。现在,只能是乖乖坐在车里头,嘟着嘴巴又开始一声不吭了。一上车,车里的气氛比来的时候要变得诡异了许多,因为… 每个人都是各怀心事的样子。当然,我可以相信,音音和陈柔,还有程思林和陈亮都会急着想问我,刚才出去都聊了什么?特别是,想到程思林和陈亮对我挤眉弄眼的表情我就想笑。好像,一副不跟他们说就会饥渴而死的怂样。

    不一会,车子到了校门口。陈亮还是故作挽留的样子,说:“大嫂,你们不去吗?”

    “哟,连大嫂都叫上了。姐,你不会是好事将近了吧?”

    “你少说一句,等下再处理你。”说完,回过头对音音和陈柔说,“你们几个去吧!不要太晚回来,知道吗?”

    “嗯,知道了,苗苗姐。”

    “会的,你放心吧!”

    听到音音和陈柔都说好后,苗苗这才转身走进了学校。而车里面,看到苗苗一走,陈亮这个鬼滑头一下子就转过身来问我,“青哥,青哥,怎么啦?”

    这时候,音音和陈柔也从后排坐到了中间位置,就连程思林也回过头来看着我了。一时间,有限的空间里,我犹如被粉丝簇拥着的vip一样,被所有人的目光围的“点滴不漏”了。良久,我才有点不适应地说,“我们不是要去洗脚吗?一边走一边聊?”

    程思林咳嗽了一下,不客气地说:“洗脚不用钱啊?”接着,又看向陈亮,“你小子出钱?”

    陈亮也咳嗽了一下,表情很认真地说:“工资还没发,你瞧我是款爷的样吗?”

    音音和陈柔则相视一笑,各自对我说,‘青青哥,你快说吧!苗苗姐是不是有什么事?”、“是啊!看她不开心的样子,我们也担心呢!”

    看着所有人一副炽热真诚的眼神,我也就简单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下……

    …….

    …………

    听到最后,车内的气氛安静地只剩下呼吸的声音了,在这个过程中,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特别是音音和陈柔,此时更是低垂着头。我想大家跟我一样的感慨就是… 在听完事情的原委后,先是一阵震惊,接着就是一阵感叹。包括我在内,我相信没有人不为苗苗的容忍感到佩服,因为… 做为一个年龄比我们稍长的人,她是多么的沉稳而又顾及着一切啊!。

    许久,程思林一句话打破了车内的沉静,“那你打算怎么做?”

    “先看看吧!我也在想这个事…… ”

    “没关系,我们可以帮苗苗姐筹钱。我身上有点钱,可以先拿出来用。”

    我很感激的看着陈柔,毕竟,她和程思林都是家庭富硕的人。而音音这边,眼神眨巴地看了我一下,却坚定地说:“我也积攒了点钱,可以帮苗苗姐凑一点。”

    “没关系,你们两个都不要太担心了。要不,你们先回去吧!我很久没有去会所了,偶尔也得去看一下,总不能老是让老程一个人顶着。”

    “也行,要不你们两就先回去吧!我和老程不会把青哥带坏的。”

    “额,听你鬼扯。”

    “就是。”

    被音音和陈柔一言一语地说着,陈亮此时都快泪奔了。最后,还不得不跟我求助。

    过了一会,在目送音音和陈柔进学校后,我们才发车前往了会所。在车上,程思林丢了一根烟给我,然后说:“有什么想法就说吧!刚才有音音她们在,我相信你不方便说出来。”

    “呵,不愧是兄弟。”

    “青哥,你就别卖关子了,说吧!要不把猴子和老三一起叫上?”

    “看情况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