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秘来客
    坐在教室里,我怎么感觉有点瘆得慌?

    或许,我应该庆幸刘亚辉没有来上课才是,因为… 这样我会少了一个“后顾之忧”,也不用担心或是防着他什么。可是,在没有看见他几天后,我不知道是有一点想念他呢?还是说,有点不太适应…… 对,应该说是不适应,不适应他的平白无故消失。按照我对他以往的观察,他不应该是会这么容易消沉下来的人。

    坐在椅子上,我越想越不对劲,难道… 他会有备而来或是卷土重来?

    呵,抱歉!电影有点看多了,想得也就有点严重和跑偏了……

    就在这时,我收到了同学传过来的本本。当然,这不可能是其ta同学的,见字如见人,一看娟秀的字迹就知道是陈柔的了。摸着光滑的书皮,我饶有兴趣地盯着本本上的字迹注视着,陈柔问我:在想什么呢?一副发呆的样子。不过,我现在好开心哦!

    看到她说开心,我也跟着呵呵两声笑了出来。随手拿起笔,飞快地在本本上写着:是想到我开心?还是想到刘亚辉不在而开心呢?

    陈柔收到本本后,眼睛轻轻地瞄了一下。对于我的问题,她见怪不怪的样子,眼神中没有流露出一丝的不解和任何触动。接着,在同学的传递下,本子很快地回到了我手上。

    当然,我也时常在想这么一个好笑的事:可怜的“快递同学”,你在为我和陈柔传递本本的时候,心里可曾介意过?是否也想一睹本本里的内容?唉,偷窥无罪,只要不被抓到,我不介意你看。而且,你是否也会跟刘亚辉一样,气得对我牙痒痒的?算了,我不介意你咬我,否则,显得我很没有良心…..

    哼哼哈哈哈哈… 在心里学完曾小贤猥琐而又犯贱的笑声后,我打开陈柔的本本看了起来。让我不知该赞赏还是惊讶的是… 陈柔的回答让我想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她的回复从文字中让我感到了淡淡的语气,就是:我开心,是因为我和你。你问我,是不是因为刘亚辉不在而开心?他不在,不是更好吗?

    虽然,这个简单的回答显得陈柔很冷漠和不近人情,但是,也正是陈柔这种爱恨分明的性格,让她对我的坚持升华到了极致。如果她跟我一样,是一个不懂得拒绝,只懂得犹豫不决,优柔寡断的人。那今天的我,可能没有机会跟她在一起了。所以,请不要把陈柔看得很无情。其实,在爱和博爱之间,她比我更懂得取舍和抉择。爱,可以放在一个人身上,但博爱,不应该放在感情上,不是么?

    于是,我回复她:因为你,我变得很有幸福感。刘亚辉不在,我反而觉得有点安静过头了。

    陈柔收到本本后,把脸侧乌黑的秀发往耳后一绕,便拿起笔快速地写了起来。也正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让我看得有点眼睛发直了。她无可挑剔的五官,让侧脸的轮廓在被头发撂开后显得更加的精致了。随着这一幕的不经意发生,我心里的幸福感猛然间增加了许多。这让有点发晕的我,感觉背后长出了一对翅膀,正在努力地向上飞着。我不禁嘘唏… 哎哟喂,我这不是太特么幸福了吗?缘份,这不就是缘份吗?

    良久,我就这么心随所想的在教室里,顶着甜蜜的光环幸福地飞翔着。而这个过程,我一直是眼神泛滥着一片亮晶的波澜,白痴般地用手杵着下巴呆呆地看着陈柔。终于,同学用本本轻轻地碰了碰我的手臂,我才从幻想中醉生梦死地醒了过来。醒来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不争气地摸一摸嘴角,看看有没有出尽洋相,我靠!

    待我眼角斜视过去,陈柔正捂着嘴巴在偷偷地笑着我。那副可爱的模样,让我好想走过去从背后轻轻地抱住她,然后…慢慢地吻着她,然后… 瞳孔一阵散放,禽兽般不顾一切地施虐一把。我承认,我邪恶了,我也承认,在女神面前,成熟、睿智都可以是不淡定的。

    打开本本,陈柔娟秀的字迹告诉我:这几天,他也没有跟我联系。换做以前,他是会经常给我发信息的。你说,他不会有什么企图吧?

    看到最后,我直接… 勒个去… 老实说,我发现陈柔是属于反应有点过慢的。换个话说,是后知后觉那种。而且,不是一次、两次被我发现了… 这让我想到《海贼王》里的路飞君,他往往是在别人说了很久后,才突然反应过来的。刚才,她还说,“他不在,不是更好吗?”现在,就知道意识到潜伏的危险存在了。抹了把汗,我有点惶恐地想:陈柔这孩子太纯了,纯得有点太无邪了。这种人放在社交中,往往都会很吃亏的。

    想到她本本上的问题,我还是安慰地告诉她:不要担心,有我在呢!关键是,我们在一起就好了,不是吗?

    很快的,陈柔的本本在转眼间又到了我手上。这次,她没有说话,而是画了一个几乎占据了一整页的爱心,而爱心里,就是我和她牵着手的样子。我不得不佩服,会设计的女生就是有两把刷子… 画工相当了得啊!

    低头注视着地板,看着自己的大腿,倒不是说它有多美?而是,我有点恍惚和感叹了。我觉得… 陈柔家庭背景不错,自己又有一双会画画的手和一颗爱好设计的心,怎么都比我这个上课吊儿郎当的人强。而望着音音的背影,我有点自惭形秽了,起码… 她有目标,起码… 她现在很拼搏。怎么着,一毕业都会比我强吧?至于苗苗嘛?想都不敢想了,从小的品学兼优,还是跳过级的高材生,又会英语,又会电脑,这才是真正的“现代人”啊!

    抬头看着黑板,密密麻麻的符号和文字告诉我,我是不是有点眼花了?一看见黑色的底,白色的字,就感觉被《儿歌三百首》组成的的大日如来真经给禁锢了。而且,怎么越看越像是闪动着、转着圈的金色梵文?再看看讲师,再看看他抖动的嘴唇,我觉得… 我快被他的大乘佛法给轰晕过去了……

    蛋疼啊!整节课,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天堂和地狱间回来的?唉~ 是说我老了呢?还是该说我变得成熟而又婆婆妈妈了呢?我觉得… 我已经少了很多高中时的狂躁、暴动和狂野。现在的我,想到眼前三个如花似玉的“准老婆”,除了感慨还是感慨。我想到蜘蛛侠的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

    关键是… tmd,老子目前还不算有能力啊!所以,这种轻微的烦躁和忧郁,就这么淡淡地散在了我心口间,犹如屁股长疮,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啊!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收拾好东西后,我拉着陈柔和音音走出了教室。对于日后和将来,我觉得… 还是吃饱了,有力气后再去想吧!

    约好了苗苗,我们四个人一同走向了食堂。在排着队的拥挤人潮中,我被一个不明物体给砸了一下鞋子。虽然,这不是多疼的事,但我还是很丢脸地望了望被砸的位置。也就是在我低头的一瞬间,我看到了一张饭卡。一个弯腰,我想到了去捡起地上的饭卡,却在蹲下来的时候看到了上面的血红数字- 6。

    我就有点纳闷了,现在都什么年头了,还有人中午吃6块?即使,女生吃不多,也很少有人吃6块的吧?除非早餐吃豆浆、油条、肠粉包子,否则… 就另当别论了。很明显,这个血红的6字跟现今的物价有点格格不入了,而且… 说实话,吃6块一般是很不长脸的事,就连汤粉都要8块了。

    在这短暂的几秒里,我不知道已经联想到多少个可能性了?也就是在站起身后,我把饭卡塞到了裤兜里。我觉得,现在还是不要高声叫,“这是谁的饭卡?”比较好,因为… 我考虑到来认领饭卡那人的心情和表情。于是,我就这么安静的等着…

    终于,我看到人群中浮起一阵轻微的骚动了。就在我隔壁前排的一个位置,我看到了一个壮实的身躯和一个熟悉的平头。马强?不会是他吧?刚才只顾着想饭卡的事,也就忽略了左右两排的人。

    难不成是他的?晕死!看来真的是应了一句古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后面的不用想了,一看就是他的。此时的他,正在焦急地摸着屁股,捂着口袋呢!而两手间,早已空无一物了。

    看到有点窘迫的他,我在理智+意志的驱使下,没有犹豫地向前走了上去。接着,一个开口顺带一个动作就是,“同学,给,你的饭卡掉了。”

    可是,很快的,我就被接下来的一个事实给炸得彻底碉堡了。我自己的饭卡是10块的,在排队时就塞在了口袋里。刚才上前,根本没有去仔细看,就一个动作利索地快速掏了出来。现在可潇洒了,他10,我6了,,,额!!

    让我有点尴尬的还不是这个,而是马强看着我的表情。而且,原来赵星就排在他隔壁的窗口正在看着我。看着马强复杂的眼神,看着赵星有点惊讶的表情,我都快石化在当场了。但是,厚脸皮加不要脸的精神主义让我很快不害臊地说:“哈,拿去就好,不用谢我。”

    说完,我快速地退了回来。可是,心里却懊悔地想:人家可没有说谢谢我啊!我说不用谢干嘛呀?

    再次站回人群中,我不住地在心里狂喊着“谢特”,真是人一倒霉都能成英雄啊!瞧不,此刻站在我身后的音音、陈柔和苗苗都对我投来了赞许的眼光。我能不理解吗?冤家宜解不宜结啊!

    接着,比较逗比的一幕发生了…… 马强果真打的是6块的饭菜,只是我拿10块的饭卡给他后,厨房的阿姨给他加多了一条鱼和一份荤菜。要不然,他就只有吃斋的份了。

    吓… 想到这里,我不禁叹服:这么大的个子要不是我的失误,就只吃斋?

    打完菜,马强走过我身边的时候,低头对我说了声,“谢谢”。虽然,他没有抬起头,但是,我却默认了他的感谢。所以,在他走过去的背后,我客气地回了他一句,“不客气啦!”

    其实,我的默认源于理解,而理解嘛… 因为大家都是男生。我觉得,客气和温柔的话对彼此都是男生而言就肉麻了!男生以男生的方式说“谢谢”,这个我还真能理解。

    想完后,我尴尬了… 轮到我打菜时,伸出的手拿着6块的饭卡是抖啊.. 抖啊… 抖啊…

    打到菜后,我和音音她们找了个空的位置坐了下来。目测位置数刚刚好,就我们四个,还真是特意为我们设计的四人饭桌啊!呵呵…...

    吃饭不久,苗苗的电话响了起来,而我却不时看着马强,因为… 他也偶尔在看着我。在我们四目交接时,他嘴角轻扯,含笑对我点了一下头。就连身边的赵星,也眼神充满敬意的看着我,彼此又点了一下头。

    可是,在我觉得欣喜不已的时候,音音却小手轻轻地扯了一下我的衣角。等我回过神的时候,苗苗正一边拿着电话,一边离开桌子,嘴上还充满惊讶地问:“你晚上要过来吗?”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