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回校了
    手里拖着陈柔的行李箱,看着她刚才欢快地向我跑开了,我不禁想到一个问题:昨晚我和她才…… 她现在不疼吗?还敢跑?

    想到这里,我快速地走到陈柔身边,压低声线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陈柔,昨晚你才…才… 现在就这么跑,你不觉得疼吗?”

    “额… 色狼。”被我这么一问,陈柔小腿一并,骂了我一句,然后娇羞地接着说,“疼… 肯定会啦!”

    “那你还跑?”

    陈柔挽着我的手臂,嘴角一咬,轻轻地说:“其实,我昨晚很怕的。可是,到了最后我又不怎么怕了,因为… 你真的很温柔。老实告诉我,你这个坏蛋以前对音音和苗苗姐也是这样的吗?”

    “额,这个嘛?”

    这个问题让我忍不住眼珠子向上翻起,想到了以前同样的事。现在回想起来,我记得音音第二天也没有显得多么不自然,我问她,“痛吗?”,她说,“还好啦!”。倒是苗苗,我是深刻的记得,她也可以走路,只是走的很不自然。刚才陈柔提到“温柔”二字,让我如走路撞到电线杆,一下子疼得明白了过来。原来,不管是不是第一次?女生在那方面总是要小心呵护和对待的。

    当然,可怜的就是苗苗。那晚,我印象深刻的是… 我喝了酒推倒了她。可是,中间的事我是第二天躺在床上去遐想的。至于过程嘛?我也真的是忘记了。现在,联想到苗苗第二天走路不成形的样子,我此时有点愧疚地想,应该是… 是… 喝了酒,有点猛过头了。邪恶啊我!!

    至于陈柔刚才问我的问题,想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我自觉惭愧地草草应付过去了。

    但是,有一件事却让陈柔学着苗苗轻轻地拎起了我的耳朵,就是… 她说,“昨晚还叫我柔柔,怎么刚才叫陈柔了?”被她这么一说,我觉得我好像成了吃饱不认账的人了,所以,连忙极力讨好着陈柔。不然的话,往后的日子,我都觉得有点流汗了,额!

    坐在回学校的车上,陈柔如小鸟依人般紧紧地依偎着我,而她淡淡的发香,又让我忍不住地把头靠向了她。此刻的我,心里犹如装满了沁人心脾的蜂蜜,除了欢快还有那一种很甜蜜的感觉。心情大好的我看向窗外,仿佛天地间都充满了无限柔情的阳光,没有炽热,唯有妩媚。

    而陈柔环抱我的同时,又会调皮的把耳朵靠向我的胸口。按照她说的,她想听到我内心深处为她狂跳不已的声音。人家说女大十八变,我觉得当一个女生把自己交给喜欢的人时,她会呈现处不同以往的一面。那就是,从骨子里透露而出的亲近还有毫不掩饰的自然,因为… 她会把你当作是她的一切,甚至是她自己的一部分,特别是… 结了婚,生了小孩后。

    一路上,跟嘈杂的车厢对比,我和陈柔是静静而又慵懒地拥抱在一起。偶尔,我也会抚摸她的秀发,亲亲她的脸颊、还有那红润的小嘴。回程的路不算很远,陈柔却凑到我耳边说,“我讨厌坐车,却好想它走的慢一点;走慢一点,我就可以这样抱着你;抱着你,我就可以睡的很安逸;越安逸,我就越想你陪着我。”

    听陈柔这么一说,我的心情变得更加的愉悦了。从刚才坐在车上我就一直在想,同样是在拍拖,我却比别人多了很多不同的经历,那种感觉让我可以变得很洋溢和颇有成就感。对于这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我轻轻地抱紧了陈柔,然后咬着耳朵对她说:“你让我想到了以前,想到了很傻的我,是你的执着让我明白了,其实我是很幸福和幸运的。你想我陪着你,而我却想一辈子就这么慵懒的抱着你。”说完… 陈柔抬起头吻住了我……

    车子继续行驶着… 车上,空调冷了许多。

    吵杂的车厢最终抵不过夏日对途人的影响,即使环境再吵,车内的人也疲惫不堪地睡着了。除了发动机回荡在车内的噪音,途人打鼾的声音也萦绕在你耳旁。此时,陈柔就像小猫一样卷曲着柔弱无骨的身体趴在我的大腿上。为了能让她更加舒服的卧倒,我轻轻地向外又外后挪了一下位置。这样,她卷曲的双腿和身体就可以更加伸展开了。

    有点轻微颠簸的车厢内,看着睡得很恬静的陈柔,我还是忍不住伸出右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白皙的脸颊。良久,在注视了她的侧脸好一会后,我把她秀美的头发绕到了耳旁,这样,她精致的小脸,挺俏的瑶鼻和细长的柳眉就毫不吝啬地映入了我整个眼帘里。也就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好好地欣赏熟睡的她,欣赏她沉睡的美姿。

    虽然,我也是有点发困,但是,在沉寂了心情后,我却始终没有合上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在越安静的时候,我就会想很多事,我想到了… 刘亚辉。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会那么轻易放弃陈柔的,甚至不会那么容易让我和她走在一起。毕竟,我和他是最为熟悉的“陌生人”,在陌生的几年里,即使平时没有百般交集,但也因为陈柔而经常地“磕碰”在一起。我不敢说我很明白他的套路,但至少,以他的性格和为人处事,我觉得他不会是那么容易让我过的人。

    而且,我又想到了苗苗。这几天一直心神不宁地想着陈柔的事,期间,更是减少了和她的沟通。坐在椅子上,我片刻不停地想着种种可能性,是不是她遇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是不是她老爸逼婚?还是… 他找了一个有钱人让她相亲?

    唉!!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很自然的。可是,它却对我成了很不平凡的事。喝着农夫山泉,我没有发现它如广告里说的甜,反而还有一点苦涩的咸。对于我和苗苗,其实,最为难过的人就是她。我再走过几年,也就是到她的年纪,但她再走过几年,就不是我们这个年纪能说的事了,不是么?

    我一直相信缘分,也一直相信老天爷在冥冥中就安排好了很多事。比如,我遇到了音音,碰到了陈柔又邂逅了苗苗。在此前,遇到音音我觉得还是可以理解的正常事。毕竟,我们不是近亲,也算是远房的亲人,而且,在初中就彼此认识了。但对于碰到陈柔,我一直觉得是很悬乎的事,因为…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觉得天空也就跟我们村子一般大,根本不知道天外有天的道理。读了小学没有遇到陈柔,上了初中也不知道天底下还有这么一个人,到了高中,遇到了她,竟然还成了同桌,而且… 还… 还… 恬不知耻地摸了她的美腿。所以,这算是良缘还是孽缘呢?答案… 就跟她现在趴在我腿上一样,自己想一想。至于苗苗,我说是邂逅,你们不觉得还真是这样吗?先不说,身份、界限,就拿年龄,这不是跨越了时间,有点穿越的赶脚吗?

    吱~~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后,所有人向前倾了出去,又因为惯性退了回来。紧接着,就开始听到司机骂骂咧咧的声音了。而此时,我的手已经护在陈柔的头部还有身前了。对我来说,车前是什么状况,我不是特别的关心。我所关心的是,陈柔有没有磕碰到或是惊吓到。幸运的是,我没有睡着,否则,我的双手也无法快速地挡在陈柔身前。要是慢一点的话,她还真有可能因为惯性而滑出我的大腿,直接撞在前面的座椅上。

    而这一场短暂的惊吓后,车上刚才睡着的人都没有了睡意。也正是这一次惊吓,我和陈柔才意识到车早以下了高速,现在就快要到总站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和陈柔还是相拥在一起,但是,彼此的耳朵里却塞了一个小喇叭。听着熟悉的歌曲,让我想到和音音、陈柔一起去唱k的时候。我记得,音音最喜欢听光良的《童话》,她说,她不单喜欢这首歌的歌词和旋律,还特别喜欢它的mv。我当时好笑地问她,“是不是女生都喜欢泡菜的电视剧?还有里面的俊男美女?”

    音音听到后,很认真地告诉我。不管是听歌还是看电视,她都会带着心情去欣赏,她享受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一首好歌和一部好的电视剧,在开头都很平淡,但过程却是最为精彩的。当然,如电视剧一样,你可能猜到结局是什么?但是,不管什么事,忘掉开头和结尾,你能留住的,也就是只有中间的精彩而已。

    后来的我理解到她说的意思,是在苗苗回来之后。我觉得音音用她固有的方式告诉我,她无法去左右每一个开始,可能猜到却无法去控制每一个结束。所以,她会很用心和努力去把自己所经历的事做好。可能… 也正是这样,才感染了陈柔,才有了她的坚持不懈。

    一首歌听完,我们的车也到站了…… 走出车站,我和陈柔是手牵手,慢慢地走回了学校。

    时间煎熬着,下了课,放学后,音音和陈柔是欢快地抱在了一起,而苗苗同样欣喜的表情背后,却让我看到了她的一丝苦闷。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刹那,但是,它却没有躲避地出现在了我面前。因为,她跟平时对比,是那么的不自然。不是说,她对陈柔心存芥蒂,而是脸上笑着的表情和僵硬的身体,给我感觉她笑的很牵强和无力。貌似… 心里有事。

    第二天早上,苗苗带着陈柔去交了学费,而让我意外的是,刘亚辉没有来上课。等到下午,我也没有看到他。

    第三天早上,他的桌位还是空的……

    我在想,他是不是转班了,还是不读了?

    附言:以前的我,都是早上开始抽空码字。现在呢?基本都是早上争取忙完,下午才开始码字,所以,更新会有点拖。还有,下午一朋友来找我,坐到晚上11点多才回去,也就导致了今晚的更新晚了,抱歉。

    我之所以没有发帖通知你们更新推迟的事,是因为… 我觉得又解释一次,很多人估计都不耐烦了,觉得我是“理由哥”了。所以,我不想再解释什么了。不理解我的人,我解释再多,又能怎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