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幸福的瞬间 上
    等回旋木马慢慢停下来的时候,我问她:“好玩吗?”

    陈柔开心地说:“其实… 我来这个游乐园有很多次了,但是,这是我第一次坐上回旋木马。我觉得,回旋木马转的是自己的心情。所以,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我都希望… 是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过。”

    听到陈柔这么说,我在心里小小地叹息了一下,同时,握着她的手也变得更加的紧实了。我扭头对她说:“以后,你开心有我,不开心也有我,我们开不开心都要在一起,好不好?”

    陈柔对我用力地点了点头,嘴里更是很肯定地发出了“嗯”的一声。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我想到了还在机场的时候,那时候是伤心的要命,现在呢?彼此的心俨然已经紧紧地系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兴奋的我拉着她就直奔旱冰场。当我们换好鞋子的时候,陈柔却很调皮地问我:“你说,我们还会遇到上次的喇嘛头吗?”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有点玩味地说:“还真难说,他应该是这里的常客吧?”

    “咦,那我们快点滑,不要遇到他。”说完,陈柔迫不及待地拉着我滑了起来。

    今天不是周末,人不是很多,我们快速地在稀疏的人群中,欢快地滑翔着,穿越着。累的时候,我们就停下来休息一下,休息好了,又继续手牵手地滑动在跑道上。

    渐渐地… 日暮而落,我和陈柔也在游乐园待了将近大半个下午了。出来的时候,陈柔始终念念不忘地问我:“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来游乐园了吗?”

    我笑着对陈柔说:“还记得不?这里算是我们第一次出来玩的地方,也是在这里过后,我第一次跟你说,‘做我女朋友吧!’当时你没有答应,而你后来也说过,你最后悔的就是没有答应我,不是吗?所以,为了弥补你的后悔,我在这里,再一次地问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当陈柔知道我的别出心裁后,基本上,她已经感动地微微抽泣了。而当我再一次问她,“可以做我女朋友吗?”这个时候的她,并没有回答我,好还是不好?而是激动地抱住了我,小脸凑在我胸前,用力地点头着。许久,她才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对我说:“我知道,你一定会对我好好的,就跟对音音和苗苗姐一样。高中时,我讨厌你打架,是因为我害怕你受伤,讨厌你跟我哥哥一样不学无术。可是,在我知道你打架的背后是为了帮助音音的时候,我觉得,你讨厌的让我可以很爱你,你知道吗?

    而你又很坏,在摸了我之后,又跟音音在一起,又跟苗苗姐走到了一块,还被我看见了。所以,我很不服气,心里对你是又爱、又气、又讨厌。但是爱你,我却爱的很死心塌地,因为…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跟爱音音和苗苗姐一样爱我、疼我。而跟你在一起,我可以很放开、很自然、也会很开心,所以,我更加相信我自己,相信我的感觉,即便感觉欺骗了我,我也会让自己稀里糊涂的错下去。”

    听陈柔说出了埋藏在心里许久的话,我愣在原地惊讶了很久。因为,我和苗苗在高中时就在一块的事,显然… 陈柔不单知道,更在无意中亲眼看到了。只是,她一直默默地埋藏在心里,然后又傻傻地、默默地喜欢着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像对待音音和苗苗一样地去爱她、疼惜她。

    对于她此刻的话,我可以当作是她真心诚意的表白吗?如果是,她真的可以让我感动很久,不为别的,就为这份真心的付出和长久的等待。

    于是,我伸出手抹干了陈柔眼角的眼泪,又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接着,再一次牵起她的手,声音充满疼惜地告诉她:“走吧!你想吃什么,我们就去吃,好不好?”

    夜幕开始落下,我和陈柔走在长长的街道上,但是,彼此的心里却不会因为街道的长和宽而显得空荡荡的。因为,此时的我们,心里满是对彼此浓浓的爱意。

    吃过饭回到酒店里,已经快10点了。走到前台的时候,我才想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事,因为… 下午出来的急,我们只开了一个房间。走到房间里,陈柔貌似还没有像我会想到这个问题。此时的她,两个小脚一碰,鞋子一脱就仰面躺在了床上。

    昏黄的房间灯光,就剩下我和陈柔,让我觉得气氛也在这时候多了一点点诡异的暧昧。接下来的事,我想都不敢想了,就急忙钻到洗手间里打开水龙头往自己的脸上猛烈地浇淋着冷水。过了一会,当我出来的时候,陈柔正怀抱着一个毛绒娃娃坐在床上。我问陈柔:“你冷吗?”

    陈柔说,“有一点冷,空调好像调不了。”

    我看了看出风口,走到门口也找不到可以调节空调的面板。打电话问了前台,服务员告诉我,因为这个酒店建的比较早,空调也是比较老式的。所以,温度都是由机房统一调控,在房间里也就无法自己调整了。一听这个解释,我无奈地走到床尾对陈柔耸了耸肩,摆了摆手。

    而在我坐下后,我惊奇地发现,陈柔手里的布娃娃是我高中时送她的生日礼物。不过,比较可怜的是,娃娃的半边身都快没有绒毛了。我问陈柔,“怎么会这样?难道娃娃也会脱发?”

    陈柔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以前,你惹我生气,我就把它想成你。你气我一次,我就撕它的毛一次,所以……慢慢就撕成这样了。”

    我无语地笑了出来,嘴里自我安慰地说:“现在不会了吧?要不然,有毛都快被你撕成**了。”

    陈柔被我一逗,捂着小嘴笑了起来。笑完后,她看了一下时间,示意我安静一下,便拿起手机打了电话给音音和苗苗。

    女人间的话题,永远不是我最为喜欢的。所以,我打开衣柜找出了一套宽松、柔软的睡衣,便一头钻到了洗手间里。洗着热水澡的时候,我隐约能听到陈柔对着电话嬉笑的声音。怎么说呢?我觉得此刻的自己有着很强烈的幸福感,但是,幸福的背后,我又在想以后要怎么办了?毕竟,三个女人一台戏,光斗地主和打麻将我就觉得有点危险了。心里想想,笑了出来,自我安慰地说:还好… 还好… 我们都不是喜欢赌博的主。

    洗完澡后,我把衣服浸泡了一下,然后站在洗手间里洗了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忍不住得瑟地小声说:“哥,我真佩服你,不愧是人中俊杰现代版韦小宝啊!”说完,我哼起小调,唱起了情歌。

    而就在我哼唱得相当兴奋的时候,洗手间的门被敲响了。对此,我很犯二地朝门外一喊,“谁啊?”

    门外,陈柔笑了出来,对我说:“傻瓜,除了我,还有谁在房间里啊!”

    啊!!碉堡了~

    我发晕地走到门口,开门后嬉笑地对陈柔说:“哈,今天高兴过头了,有点犯二。你打完电话了吗?”

    陈柔捂着小嘴笑着说:“呵呵,打完了。我跟音音说,我们明天回学校去。不过,苗苗姐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感觉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子,讲话也不像平时那么会嬉闹了。”

    “嗯,我和音音都发现了。回去后,我们去问问她吧?”

    “好的,不过你先出来,我要上下洗手间。”

    一听陈柔要上洗手间,我额头一挠,不好意思地说:“呵,洗完澡顺便洗下衣服,占用了洗手间,sorry哈!”

    “那你还不走开,挡在门口我进不了啊!”

    “哦!”我还真发现我今天很犯二,说完立马闪出了门口。

    老实说,房间不是很大,陈柔在洗手间里小解的声音还清晰地传到了我耳朵里。那种淅沥淅沥强而有力的喷溅声,如同钢琴曲上动感的音阶在我脑海里强烈地弹跳着,效果是那么的喷血而又扣人心弦。对此,坐在床尾的我终于忍不住地吞了吞口水,然后打开电视机分散了一点注意力。不然,我觉得我会喷血而亡。

    不大一会,洗手间的门打开了,但是陈柔并没有走出来。我走过去一看,发现她正站在洗脸盆前面,给我搓洗着衣服。突然间,我觉得房间小了点,但是此刻却很温馨。于是,我脚步轻盈地走到陈柔面前,告诉她,“放下吧!我自己来,我不想你白嫩的手指浸泡在肥皂水里。”

    陈柔回过头,笑着对我说:“这是我第一次为男生洗衣服,你不会嫌弃我洗得不干净吧?”

    “啊!你在家里,不给你爸爸和哥哥洗吗?”

    “不用啊!都是我妈妈用洗衣机洗的,我只是偶尔过去帮忙晾下衣服而已。”

    “那今天你为我洗衣服,不觉得很累很脏吗?”

    陈柔一听我这么说,立马放下手里的衣服。接着,手指带着泡沫往我一弹,假装得很严肃地说:“我愿意就好,不愿意的,你说多少也没有用。所以,下次不要再问我同样的问题哦!”

    “呵,算是我说错话吧!”说完,我走到陈柔背后,轻轻地抱住了她。

    今天出来的急,也没有想过要在外面过夜,所以,我没有带换洗的衣服就跑了出来。现在,虽然我套了一件宽松毛绒的浴衣,但是,真空的下身从我抱着陈柔那一刻开始,还是传来了一阵阵让我相当兴奋的触感。那种触感,虽然隔着一件浴衣和一层陈柔的牛仔裤,但还是可以感受到她曼妙俏挺的粉臀,正在随着手里搓洗衣服的动作而轻轻地触碰着我的下身。特别是… 陈柔的身材属于高挑型的,站在我面前的高度,俨然就在我耳边附近。所以,恰到好处的高度,真的让我有了前所未有的触动。

    都说,男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对此,我算是承认了。为了避免尴尬的事发生,我还是急急地从洗手间里退了出来。过了一会,陈柔把衣服洗好了,她还很聪明的把衣服晾在了空调的出气口,给它风干着。

    收拾了一下后,她从粉色的行李箱里拿出了换洗的衣物,就自己跑去洗澡了。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我说我把视线都放在了电视上,你们觉得假不?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我说过,房间很小,基本上浴室的声音都能明显地传到耳朵里了。此刻,听着陈柔的沐浴声,我觉得我已经是口干舌燥了。所以,我把耳朵一蒙,电视一关,就猫在沙发里合起了眼睛。因为空调无法调控温度,我有点发冷地把双手交叉在了胸前。也许,白天的情绪起伏比较大,从哭泣到开心,从机场到游乐园,到此刻猫在沙发里,我还真觉得有点困了。所以,一闭上眼睛,我不消片刻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朦胧中被陈柔给推醒了。陈柔小声地对我说:“空调比较冷,你上床来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