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小温馨时刻
    机场某处草坪上,这里是一处被夏风吹拂的很干爽的绿地。

    …...

    .............

    在此刻亮丽的阳光中,柔嫩的台湾草显得更加的郁郁葱葱,而且绿如墨玉。而此时,凉爽的树荫下,陈柔和李青正背靠背地坐在草地上,充满回忆而又趣味的聊天着……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嘴角是怎么啦?”

    我一个转身过来,搂住陈柔的肩膀说:“没事啦!为了追你,跑的急,磕了一下而已。”

    陈柔被我一搂,顺势倚靠在我肩膀上,很是关心地追问:“你肯定骗我,你是不是到我家里去了?还遇到了我哥,被他打的?如果不是,你怎么知道我要出国,还在机场呢?”

    被这么一连串的反问,我有点哑口无言了。后脑勺的硕大汗滴让我搅尽了脑汁,呵呵地笑着对陈柔说:“这个你也知道?要不是遇到你哥,我还真让你跑了。”

    瞒是肯定瞒不住的,但是,我肯定不能直接说是被陈凡打的,对不对?

    可是,听我这么回答,陈柔一下子坐了起来,捂着我的下巴就说:“哼,他真的打你?他敢的话,我就不跟他说话了。”

    听陈柔这么一说,我突然间变得“雄起”了。一个男性的权利、自豪和地位,在我此时的脑海中赫然而升。老实说,我算是在今天被陈柔给彻底征服了。心里的感觉此时是暖暖的,就如同电流一闪而过,让你每个毛孔甚至头皮都张开了。我突然可以预想到未来,如果我跟陈凡起了什么冲突?只要是对的,陈柔一定会立场明确的站在我这边的。

    对此,我可以说她对我爱的太痴狂了吗?我想不是的,她的爱不是痴狂,不是盲目,而是发自内心那种爱了就爱了。她给我的爱,从她会说话的眼神里告诉我,她爱的很坚定不移,爱的很一心一意。

    想到这里,我又轻轻地把她搂了过来,然后一起卧倒在了干净、柔软的草坪上。这一躺,陈柔连同乌黑的发丝一起枕在了我的胸膛上,而我也紧紧地抱着她,好似怕她会突然消失一样。毕竟,那个在白色雾霾中的梦太可怕了。我可不想搂着陈柔,还让她再一次从我眼前消失。即便是个梦,它也让我尝到了拥有和失去的感觉。所以,我不想跟梦醒后心碎的感觉去较劲什么,那样的自己,真的是很犯二。

    人家说坐怀不乱,可是,我现在是躺着被陈柔枕着。而且,她一躺下来就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听着我心跳的声音。我开玩笑地说:“放心啦!我还活的好好的。”

    陈柔一听我说这样的话,一个起身,嘴角轻轻一咬,伸出小手就往我嘴角打了一下。然后,表情很严肃地说:“下次,我不准你说这个话,知道不?”

    被打了一下,我当然不会疼,但却被陈柔认真的可爱模样给逗得笑了出来。所以,我打趣地说:“那我再说了,你会怎么办?”

    陈柔细长黛黑的秀眉一皱,嘴角一撅,一对大眼睛如若思考的向上翻起,貌似还真的为这个问题想了起来。看着她颇为认真的模样,我一个起身就抱住了她,接着,低头往她红润细薄的嘴唇亲了一下,然后嬉笑地说:“小傻瓜,我来帮你想吧!如果我再说这样的话,就罚你亲我一下,怎样?”

    “好,你说的哦……”说完,陈柔还显得很是高兴的样子。但是,她很快就觉得不对劲地抗议,“噢,你欺负我。是你说错话,要被罚,干嘛说是你罚我?”

    “哈哈哈,现在发现太迟啦!”没有给陈柔一丝反应的机会,我的嘴唇已经再一次覆盖在了她的樱桃小嘴上。这一次,我们吻了好久。一开始,陈柔还比较羞涩,甚至羞涩到没有一丝技巧地闭着眼睛被我乖乖地吻着。到了最后,她慢慢地抓住了我的手臂,慢慢地体验到了我这种充满罗曼蒂克式的“法国湿吻”,接着,她也慢慢地会主动来吻我了。当然,这完全要归功于我这个“大神”级别人物的引导。

    这一吻,虽教会了陈柔不再羞涩和紧张,却让我的下身有了昂首挺立的剧烈反应。现在,用四个字来形容,简直是“呼之欲出”啊!所以,陈柔抓着我的手臂,我的手掌却忍不住的抓住了草地。那种被荷尔蒙刺激的感觉,让我的内力猛然上升,大有一个“鹰爪”可以把屁股下面的台湾草连根拔起的功力了。

    特别是……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接吻的角度问题,陈柔现在是跪着,跨在我的腹部上,而我是双手张开,撑着身体坐在草地上,大有一种被她点了穴,无法动荡的感觉。可恨的是,下身却在这个时候,还在猛烈地挑战着我的神经。而且,只要我的腰身稍一顶起,就会很自然而然地顶到了陈柔的…的…的…跨部。可想而至,这个pose让这个画面现在是… 要多黄,有多黄,要多色,有多色……

    尼玛啊!我是假装淡定到蛋疼的内牛满面啊!!!

    为了防止极有可能的出事,我抱住陈柔再一次地窝倒在了草地上。接着,一倒头就是快速地起伏着胸口看着一望无际而又蔚蓝的天空,使劲地暗自调息着。我估计,今天是陈柔迄今而止最为开心的moment了,因为… 在我们躺下去不久,她又一次翻身枕在了我的胸膛上。不过,这一次她却告诉了我原因,她说… 她想听到我对她心跳的声音。

    我轻轻地抚摸着陈柔的秀发,声音爱怜地问她:“小傻瓜,那你听出什么来了吗?”

    陈柔把脸对着我,凑得很近地说:“有,但我想让你自己告诉我… 你会为我一直心跳着吗?”

    听她这么问,我没有犹豫地抬起头,对着她的嘴唇炽热地吻了上去。良久,我才不舍地分开,然后一字一眼很坚定地告诉她:“在今天以前,我的心就为你跳着,可我却不敢承认,也不敢去接近你、触碰你。而现在,我不单要承认,我爱你。我更想说,从今天开始,没有你,没有你在我身边,我会活得跟丧尸一样,没有灵魂,没有意识,除了疯狂还是疯狂。”

    我说的话,不长不短,却也字字有力。而在听完我的话后,陈柔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慢慢地湿润了,明眸含水而欲出,那种惹人怜爱的样子,足以迷倒**丝万万千。同样,这种可以描裱在水墨画里的神态,犹如段誉对“神仙姐姐”的一见倾心一样,让我平静的心激起了千层浪。而且,随着心况如水的荡漾,我对她的爱,已全然不再有一丝的阻隔和犹豫了。

    所以,我搂着她,她也抱着我,我们就这样静静地仰躺着,静静地看着蔚蓝的天空,静静地看着云层的变化,静静地… 静静地… 去聆听着彼此心跳的声音。或许,刚才在机场痛哭过,此时的我,被凉爽的夏风吹拂着,竟然疲倦地合上眼睛睡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 我抖动着身体打了一个喷嚏。

    睁开眼睛的时候,陈柔正眨巴着眼睛在看着我,而她手里还拿着一跟小草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想到刚才的喷嚏原来是她的“杰作”,我一个翻身就想要去挠她痒痒。可她哪里会那么“乖”的坐以待毙?在我伸出手的时候,她一个起身就跑开了。我气不过,坐起来就跟着跑过去追她。就这样,两个人在草地上嬉戏打闹了很久……

    终于,玩累了……

    我问陈柔接下来,“我们去哪里?”陈柔遥遥头,嘟着嘴巴说:“当然,不能回家去,爸爸不会骂我,哥哥不敢骂我,就怕妈妈念叨我。”

    “那回学校去?”

    “咦,不要…不要…”说话的同时,陈柔已经紧紧地抱住了我的手臂。

    我问为什么?陈柔很调皮地说:“我没有跟音音和苗苗姐说我出国的事,这算是不告而别,我一回学校去,她们肯定要罚我的。所以,先让我今晚好好想想,然后再在电话上跟她们解释加道歉一下啦!”

    看着耷拉着小脑袋在说话的陈柔,我觉得她真的好可爱。那种纯真的感觉,又欣喜,又害怕,犹如一个做错事变得不知所措的小女孩,让人觉得趣味十足。

    既然不敢回家又不想回学校,我就提议去她家附近的游乐园玩。陈柔不解地问我,为什么?我笑着告诉她,去了后你就知道了。

    当然,两个人拖着一个行李箱去游乐园玩,游人肯定会觉得我们很奇怪,而且,我们也会非常的不方便。为此,我和陈柔想都没有想,就跑去附近的酒店开了一个房。房开好了,我们把行李箱往里面一丢,就马不停蹄地跑去了游乐园。

    来到游乐园,我和陈柔手牵手紧紧地依偎在一起,面对着形态各异的游乐设备,我和她的心情变得更加的兴奋了。我觉得,我们在这些充满着童趣和欢乐的地方,感觉就是小孩子身处在迪士尼,永远都不会有忧愁,有的也只是无尽的欢乐。

    原本,我想拉陈柔去玩旱冰的。可是,她却拉着我,跑去买了两张回旋木马的票。当我还在不好意思而犹豫着的时候,陈柔已经推着我坐上了木马,而在我旁边,她也坐在了我一匹粉色的木马上。木马慢慢地转动着,我也从原先的不好意思变得放开了许多。当然,要数最为开心的莫过于陈柔。木马继续转着,我忍不住拿出手机对着陈柔拍了起来,而她也很大胆的放开双手对我吐着舌头、扮着鬼脸。

    此刻,看着开心的她,我更想要好好地去疼惜她了。这种疼惜跟音音是不同的,因为… 看着此时的陈柔,我联想到了小时候的她。我想… 她以前应该很孤单吧?我想… 她应该很少会跟家里人说出自己的想法吧?所以,现在的她,就像一个被长久禁锢的小孩,一下子找到了可以依赖的人和值得去高兴的事。所以,现在的她,应该是最为真实而又最为开心的她,不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