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凤凰浴血之陈凡挥拳
    “出国?”

    我几乎是提高嗓门叫出了这两个字,但是,脑海里已经惊讶到只剩下一片空白了......

    陈凡也是诧异地看着我,貌似… 他觉得我应该是会知道的,但是,看来又好像不知道。

    突然间,我已经感觉到天旋地转了,夸张的程度不逊色于电视剧里,接着就要晕倒的状态。那种感觉,犹如胸口碎大石,结结实实地被抡了几锤。忍着头皮发麻和心口艰难的呼吸感觉,我开口有点颤抖地问陈凡,“凡…凡哥,你没有骗我吧?”

    陈凡吸了口烟,表情很平淡地说:“你觉得我在骗你吗?虽然,我叫你离开陈柔,那也只是针对感情而言,但对于朋友的关系,我干嘛要限制你们?”

    看着陈凡说话的语气和态度,我觉得他不像是在骗我。而且,正如他说的,如果只是朋友,他没有必要限制我们。而对于陈凡的为人,我相信他不是一个为了让我离开陈柔,而故意使计或是搬弄是非的人。特别是,他也很怕陈柔,怕她不理他,不跟他说话。所以,骗了我,等于骗了陈柔。我相信,他不会故意这么做的。

    可是,现在的我想这些有什么用?心情此时跟火在燃烧一样,那种快被炙烤熟透的感觉真的好难受。就在我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的时候,陈凡又开口问我:“对了,你来这里找陈柔干嘛?”

    我来找陈柔干嘛?

    呵~ 苦笑了一下,我的心里已如拨浪鼓一样的摇着头了。我好想跟陈凡说,要不是顾及你,要不是尊敬你,要不是听从了你的话。我想… 我和陈柔今天也不会这样吧!所以,想到了这里,我也就不咸不淡地说:“陈柔生我气,她有告诉你吗?我专门过来找她,就是跟她道歉的。还有一件事,我也想告诉她。”

    “你跟她吵架的事,我还真不知道。但这个暑假,我过得很惨。”

    “怎么啦?”

    “你问我怎么啦?刚才你说跟她吵过架,我在想,她是不是把怨气放我头上了?”

    听到陈凡这么说,我连笑都觉得很无力了,但还是说:“不可能吧?”

    陈凡叹息了一下,仍旧平淡地说:“不可能,是因为你没看到。整个暑假,她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哪怕一个字都没有。那种堵得慌的感觉,就跟现在抽着烟一样,不咸又不淡。我一直在想,是怎么啦?问她,她根本就不想跟我讲话。

    我进屋子,她回房间。我进她的房间,她走出去还不忘记带上门,留我一个人在里面傻乎乎地站着。吃饭的时候,她是低着头不看我,我夹菜给她,她顺手就夹给了我爸。”

    听到这里,我在心里暗暗佩服陈柔的倔强和韧性。但还是不忘记问陈凡:“你爸妈不管吗?”

    陈凡听我这么问,吐了口烟,搔了搔眉头,开口接着说:“我好像有跟你说过,她小时候不是在城里长大的。但起因和过程,她有跟你说过吗?”

    “有的。”我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她对你很信任。要知道… 陈柔本来就话少,更不会去吐槽什么。至于你刚才问,我爸妈不管吗?基本上,我爸只会先质问我,是不是我惹陈柔生气了?我妈有去问过陈柔,但她不想说的话,就算拿钢钳去撬,都撬不开口。

    你知道的,我是很疼陈柔。可是,看她对我冷漠和不说话的样子,真的比打架受伤还痛苦。她基本上都不看我,我跟她说话,她把我当成了透明的。好不容易跟她对视上了,我的眼神却退缩了。她的眼神不是愤怒,不是凌厉,而是让你觉得… 你根本就是有跟没有的一样。唉,那个感觉,真的很让人忧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事到如此地步,我也就直接问他:“你没有问刘亚辉吗?”

    “我问他了,他说他也不知道。你和陈柔,到底是因为什么吵的?吵的很厉害吗?”

    听陈凡说,刘亚辉不知道。我觉得… 我还真是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如果刘亚辉当晚在那里,有什么事不出来阻止,那他肯定跟陈凡不好交代。所以,即使他在,假装说不知道,也是很正常不过的。

    当然,陈凡后面的两个问题,我还是要回答的。所以,我把那晚发生的事,都跟陈凡说了一遍。我之所以要跟他说,是因为:一、我不怕陈凡责怪我;二、我也想让陈凡知道,我就是太听从于他,才导致了陈柔的伤心、难过,更直接导致了陈柔对他的不理不睬。

    我知道,我也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陈凡。毕竟,他说归说,我可以不照做的。但是,我既然跟他说了,就是想让他知道原因,也想让他能换位的思考一下。如果能得到陈凡的肯定和支持,我和陈柔在以后交往中的阻力,肯定能少很多的。

    可是,如今陈柔都走了,而我的心,也好像支离破碎的玻璃,碎了就碎了,却依然被人踩着。

    陈凡听到我的述说后,重新点起了一根烟,抽了几口后,仰头看了看天空,然后长长地吐了出来。沉默了一会,他才眼神直直地看着我,接着,开口就问:“陈柔都走了,她也没有告诉你,这也验证了我以前跟你说的道理。时间久了,一切都会平淡下来,静下来。你现在来这里,却告诉我,你是来道歉的。我不觉得这么简单,你能告诉我,你的实质目的吗?”

    “凡哥,我一直很尊敬你,甚至是崇拜你。我听你的话,去离开陈柔,去跟她保持距离,去跟她做个简单的朋友。但是,你对我说的话,你的想法和我对你的推崇,却伤害了陈柔。所以,我来这里就如你说的,不是这么的简单。一来,我确实是想跟她道歉;二来,我想带她回学校去;三来… 我......”说到这里,我却打住了。不是我没有勇气,而是我觉得,我并不需要跟陈凡说这些。

    但陈凡却不同,原本他还倚靠在单杠上的身体却挺了起来,表情很认真地追问我:“你要干嘛?”

    此刻,我闭上了眼睛,右手也紧紧地抓住了背包的带子。但是… 动作跟思维的不协调,让我快速地睁开了眼睛,抬起头就对陈凡一字一字地说:“除了跟她道歉,我还想跟她说,我喜欢她。”

    一听我这么说,陈凡的表情貌似有点意外。只见他的脖子轻轻地扭了一下,表情却在瞬间急速地冷了下来,他冷漠地说:“你觉得你说这个话,有意思吗?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我知道你怎么跟我说的。可是… 你不觉得,你和我都错了吗?你说过,你不会让我和刘亚辉伤害陈柔。我自信,刘亚辉没有那个资本。但是,你对我说的话和我对你的推崇,却实质伤害了陈柔。你不允许我伤害陈柔,而你的做法,就是在伤害陈柔。正如她说的,我们只考虑自己的感想,却不考虑她的感受。”

    听到这里,只见陈凡把刚点起不久的烟,往地上扔了下去,然后轻轻地踩灭了。接下来,他严肃的表情加凌厉的眼神,也让我再一次领略了他的威压。不给我思考太多的机会,他声线发冷地说:“纵然如此,你觉得… 你以后就能不让她受到伤害吗?你已经有两个了,你觉得我父母会同意吗?”

    “连你这一关,我都过不了,我知道日后的麻烦也会更多。但是,我也想清楚了,与其以这种方式去刻意地冷落她、远离她,倒不如好好的去爱她,珍惜她。你可能体会不了,因为你是她的哥哥。但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我们却不同。所以… 陈柔会对我的一言一行产生敏感,就如同我故意去远离她、冷落她的结果一样,你懂吗?”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接着,字正腔圆地问陈凡:“我不知道,你能否明白我的意思?但是… 凡哥,你能告诉我,陈柔去哪里了吗?”

    “呵…你发傻了吗?她都出国了,你还在说这些有意义吗?我不告诉你,你知道要去哪里找她吗?”

    “你不告诉我,我也不在乎。我宁愿相信……刚才在你家门口的时候,她早就看到我了,只是躲在楼上没有下来开门而已。所以… 你不说,我就去你家门口等着,等到她下楼来见我为止。”说完,一个转身,我迈步就打算离开。

    “你疯了是不是?”陈凡一下子破口而出,在我转过身还没有迈开脚步时,就窜到了我面前。情急之下,更是推了我一把。

    陈凡的突然举动让我怔住了,在完全没有反应的情况下,我被重重地推到了他原先倚靠的单杆上。而背后的沉闷撞击,更让我的眉头都挤到了一块。我没有想到,陈凡的力气会这么大?高中时,还感觉他挺单薄的,按现在来看,我觉得我低估他了。是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从小都有送去练过功夫的?这一撞击,让我明显对陈凡的“文弱书生样”刮目相看了。想想也是,能在高中时成为四霸之一,我相信除了他本身的人品受人敬畏外,看来没有两把刷子还是不可能的。

    但对于刚才的撞击,我并没有发火,也没有摆出奇怪或是惶恐的表情,而是迈开脚步想要从侧面绕过陈凡。可是,陈凡却不以为然,他依旧声线俱冷地说:“我告诉过你,你不适合陈柔。不是我看低你,至少…在感情上,你真的不适合。”

    我不是滋味地笑了出来,停住脚步并对陈凡说:“我和她适合不适合,不是凡哥你可以定义的。两个人物质、条件、背景都一样,或是差别不大,不代表在一起就可以幸福。比如,陈柔和刘亚辉,陈柔不喜欢他,难道你们可以去强迫她吗?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喜欢就是喜欢。你也有恋爱过,我不相信凡哥你不懂?”

    陈凡呵笑了一声,表情却变得更加冷漠。接着,声音低沉而又很冷地说:“那我说的话,你不听,是不是?”

    我也呵笑了一声,迈开脚步的同时对他说:“我有听你的话。可是… 结果却让陈柔哭了,而你也被她无视了,不是吗?”

    原本,我以为我这么说,可以让陈凡去思考一下,也可以安静地走开。可是,结果没有猜对,后果却产生了。就在我的话刚一说完,陈凡的拳头就冲我挥了过来,而我在眼睁睁看着拳头到我面前的那一刹那,却选择了去面对,而不是去躲开。

    所以… 后果是,陈凡的拳头结实地打在了我嘴角上。

    哐的一声,我的头脑里第一个反应就是“疼”。接着,眼前很快出现了一道类似闪电的白光。疼痛的感觉更是让我忍不住地眨了一下眼睛,但手却不敢去触碰嘴角,因为… 舌头已经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陈凡看到我没有回避,表情稍微怔了一下,但语气还是很冷地说:“你在挑战我的耐性,你知道吗?后果,你也已经尝到了。”

    我碎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却笑着对他说:“凡哥,不要说后果怎样,我也没有挑战你的耐性。我是实话在跟你说,我喜欢陈柔,陈柔也喜欢我。即使你再打我两拳、三拳、四拳,我也不会还手,更不会躲让。因为… 我尊敬你,叫你凡哥,而且,你也是陈柔的哥哥。不管我打得过你,还是打不过,我都不会对你拳脚相向。”说完,我再一次准备要走。

    而此时,陈凡看我的眼神表现出一丝不解,他没有拦我,却也对我说:“你说我错了,错在哪里?对自己的妹妹担心、关心、疼爱,也是错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