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凤凰浴血之陈柔出国?
    仰望天空,我高兴地放声呐喊:“陈柔,我来啦……”

    快步地走在路上,回头再看着渐行渐远的学校。我告诉自己,目标很明确:就算是死皮赖脸加死缠烂打,我也要让陈柔原谅我,再带她回来。虽然,我联络不到手机关机的陈柔,但是,当我决心去做一件事的时候,我是不会犹豫的。就跟高中时,为了音音一样。

    所以,我的目的地想都不用想,就是陈柔家了。

    俗话说,人靠一张脸,树靠一张皮。当我连脸皮都不要的时候,我还不敢去她家门口蹲着吗?要知道,做错事而不去承认,这不是我的一贯作风。所以,我是越想越勇敢,越想越刺激,又越想又带劲。

    走到大路口,估计连老天都被我的行动给感动了,竟然不消片刻,就让我逮到了一辆的士。一上车,我有点跟招魂似的,迫不及待就说:“师傅,送我去汽车总站。”

    坐在车里,手下意识摸了摸胀鼓鼓的包包,心里也同时喃喃自语着,“除了剑指陈柔家,剩下的… 就靠你了。”

    的士一到车站,我就把钱快速地找给了师傅,急切赶车的心几乎让我有了一掷千金的豪情。可是,我还是打住了。要知道,人再贱,也不能跟钱开玩笑啊!少了两毛凑不成一块,坐不了公车的事,你们可能没有遇过,可我却曾经遭遇到了。

    拿过找来的钱,还来不及把它塞到口袋里,我就急匆匆地跑到了售票窗口。对此刻的我来说,等一个钟头是致命打击;慢半个小时是慢性自杀;错过15分钟,那就是生不如死了。所以,我只希望我可以买到即时离开的车票,再多等一分钟,我都觉得比尿急还难受。

    幸运的是,好在我是一大早就出来的,而且还幸运的抓到一辆的士。所以,当排队轮到我,再拿到票的时候,大巴车已经发动引擎,吹着喇叭准备要发车了。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我抬起脚,登上车门的那一瞬间?我只知道,就连上车,我都是一路快跑加手里摇着票地大喊,“等等啊... 等等我啊……”

    一上车,司机看我匆忙到面色獠青的样子,打趣地说:“午饭时间还没到,那么急干嘛?”

    靠,把我比成猪了。我头也不回地丢了一句,“你不急?你家的鸡蛋都快被人孵出小鸡来了。”接着,前排就听到几个乘客的笑声了。走了几步,找到一个位子马上坐了进去,我怕… 司机等下不爽,要跟我斗上嘴了。要知道,开车的人一般脾气都不是很好,老子要不是为了赶车,怕他个毛线!!

    坐到靠窗的位置,掏出手机上起了网,我要搜寻的内容,是可以对我产生深远意义而又影响十足的事。当然,找得到我会很高兴,但随后的过程对我来说,也会是相当的复杂而又精细。即便如此,我也告诉自己:不管再难、再复杂,我都必须试一试。 所以,不理会因为颠簸而有点吵杂的车厢噪音,我直接带起耳机慢慢地浏览起了网页。与此同时,手指也难掩住兴奋和好奇正在慢慢地摆弄着……

    时间是很奇怪的东西,当你越想做一件事的时候,它反而越会糊弄你。在平时,我不觉得坐车是很烦人的事,可是,此刻的我却巴不得车身两边能长出天使的翅膀,好让我早早地飞到陈柔家去。不知为什么?心里莫名地燃起了心急如焚的感觉,而且…… 耳根还有点火烫烫的烧着。无奈的我,头倚着玻璃窗,叹了口气,自我救赎地安慰起了自己:希望,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事。

    为了打发时间的沉闷,我索性看起了窗外急蹿而过的风景。可是,不看还好,越看越觉得心里很虚无缥缈,特别是… 看到路边的树飞快地从我视线里闪现又飞逝,闪现又飞逝。我说过,我很讨厌离别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却在这时候被引发了出来,被引发出来后,心里也因此产生了一点点烦躁。

    头离开玻璃,我把窗帘一拉,闭起眼睛仰靠在了椅子上。可是,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部都是陈柔的身影。一想到陈柔,心口里就有一股莫名的躁动、悸动和无形的思念。看不得,睡不着,还真是一件很苦逼的事。就在我苦闷地想怎么打发时间的时候,手因为身体的扭动而触碰到了身边的背包。灵感撞击到大脑,随即产生了“电火花”,所以,我快速地从包里翻出了陈柔粘贴好的本本。

    而手里再一次捧着它的时候,心里多了一丝愧疚,更多了一种偶遇故人的感觉。此时此刻,对我而言,它是多么的温馨。起码,在我现在处于躁动和无聊的时候,它可以让我检索起以前的回忆,还有和陈柔的对话。

    当我翻开本本的时候,不单看到了它满身的“伤痕”,更看到了陈柔坐在自己的梳妆台前,努力去拼接起散乱的碎页,再把它小心翼翼粘贴好的情景。想到这里,对于这本小小的笔记本,对于陈柔,我更多了一种愧疚。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现在,我才理解了这句话的真理。当然,我买不到后悔药,但在这一刻开始,我不会再让自己后悔了。

    越往后翻阅的时候,思念随着本本带给我的回忆而愈演愈激烈。特别是,这个傻女孩很用心地把小本本修复的简直是“天衣无缝”。不管是每一页的内容,还是字体间的对接,她都是那么用心的去做到精准,完全没有一点跑偏和歪曲的现象。对此,我想到了陈柔这个暑假都在做什么了?我相信… 没有错… 她肯定是…躲在房间里折小星星和一页一页地去粘合这本几乎到了“无可救药”的小本本。

    翻到中间的时候,我已经无力在看下去了,因为… 心里对陈柔的呼喊已经不绝于耳了。轻轻地合上本本,但嘴里却重重地吐了口气。我在想,当时的我怎么会那么的混蛋?怎么会那么的绝情?越是如此的想,我就越按捺不了想要立刻见到陈柔的心情。

    好笑的是,在我沉痛而又苦闷的时候…… 车载音乐竟然不择时机地响起了陈明的声音,接着,就是:

    喔!我要找到你喊出你的名字

    打开幸福的盒子让我找到你就从那一刻起

    一开始一路走 一辈子

    吗呀,我怎么越听心里越瘆得慌?而且,歌词又是那么真实而又无情地肆虐着我的心情。颓废的我,只能在心里低级而又无趣地跟对音乐说,“知道啦!知道啦!我会喊出她的名字的,你就行行好,快完了吧!”

    结果,在我百般无奈的求饶下,不知道是不是碟片有点卡住了?放了一会的音乐就自动停了。对此,我真是求爷爷告奶奶的高兴。要知道,相对于让我蛋疼的音乐,我更喜欢车厢内吵杂的声音。可是,停隔了一小会后,在我原以为可以乐得清净的时候,孙胖子嗷嗷叫的声音却传到了我耳朵里。起初还没有什么,但中间的部分“你快回来,把我的思念带回来…你快回来……”却让我好想有一对跟猪八戒一样,可以任意拉长然后卷起来塞住的耳朵。

    但是,现实总是很残酷的…… 人们说,音乐可以陶冶人的情操。我想说的是… 我可以不要情操吗?

    终于,我就在这犹如坐“过山车”刺激般的大巴里,艰难地渡过了两个多小时。最后,在我下车吐气的时候,耳朵还响起的音乐声让我忍不住抄着粗口骂了司机几句,才愤愤地跑出去拦了一辆的士。而再一次坐在车里的时候,我又尝试打了几次陈柔的电话,遗憾的是,每次都只是关机的提示。不过,我告诉自己:算了,都快到她家门口了,等下再看看有什么办法见到她吧?

    不过,实话对你们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所以,我就在车里开始了演练,演练如何进行开场白?而这一演练,就直接演练到了陈柔家门口附近。

    给了钱后,我俏俏地来到陈柔家门口。让我颇为尴尬的是:我竟然有了小毛贼那种偷偷摸摸的赶脚。唉,苦笑连连的同时,我也是越发佩服自己的机智蛋疼无节操了。随后,伸手按了几次门铃,结果都无人出来开门。时间等久了,我还萌发了想翻墙而过的念头。但是,我又打住了,我记得陈柔家是有养狗的。怕就怕,以前的小狗变成了猛狗,我可不想翻得过去,翻不回来。毕竟我可不是周星驰,手里的兵器也只是小星星,而不是可以啪啦啪啦甩来甩去的大狗棒。

    就在我有点发愁到想要揪头发的时候,前面有一辆宝马车渐渐地开向了我身处的位置。一个想法窜了出来,我在想,会不会是陈柔的老豆老母?如果是,那就麻烦了。毕竟,我来的任务是见陈柔,而不是现在去见她父母。所以,经验告诉我一个字:闪。

    而在我闪后不久的不久,那辆我看到的黑色宝马真的停在了陈柔的家门口。不一会,下来的人头中,我一眼就认出了陈凡。只是,我不敢去叫他,因为… 他正在跟一对看起来很有贵气的中年夫妇说着什么。我害怕被他们看到,所以脖子缩了回来。就在我还在猜想那对中年夫妇是不是陈柔的老爸和老母的时候,一只大手很有力地拍在了我肩膀上。

    我勒个去~~~ 这一拍,不打紧,可我的头发不用打定型水都可以立起来了。就在我以为被小区巡视的保安逮住而想要撒腿跑的时候,陈凡的声音响了起来,“李青,你怎么在这里?”

    靠!!扭头一看是陈凡,我吐了吐气,才战战栗栗地说:“凡哥,被你吓…吓死了。”

    陈凡一听我讲话的语气,反而笑了出来,还把我带到了附近的运动场地。我好感叹,这个小区还真是很不错,随处都可以看到晨早锻炼的运动器具。但是,我们可不是来这里观赏和锻炼的。走了几步,陈凡找了个单杠倚靠着,然后掏出烟问我,“要不要来一支?”

    我还是跟以前回的话一样,“我戒了。”

    陈凡淡淡地笑着说:“木木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是不敢抽的。她不在,我就偶尔来一两根,呵呵。”接着,他很潇洒的吞云吐雾了几口后,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开口问我:“对了,你来这里干嘛?”

    这个问题问的好,我也没有想到会是在这种开场遇到陈凡。所以,很淡定地说:“我来找陈柔的,但按了很多次门铃,都没有人来开门。刚看到有车过来,我怕起误会,所以就躲开了。”

    “呵,原来是这样。车快到我家门口前,我就看到有人影了。到了门口,你身影虽然闪进了墙角里,但我也认出你来了。不过,你来找陈柔干嘛?她没有跟你说她出国了吗?”

    “出国?”

    我几乎是提高嗓门叫出了这两个字,但是,脑海里已经惊讶到只剩下一片空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