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凤凰浴血之幡然醒悟
    等我讲完后,音音和我的第二瓶啤酒也快喝完了。酒喝的快,喝的多,说话也就自然而然变得有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味道了。

    音音告诉我:“我觉得青青哥,你很傻。是你跟陈柔以后在一起重要,还是陈柔跟刘亚辉在一起,会更好?陈凡的话,是他说的,不是陈柔说的。都说女生要矜持,可是呢?陈柔对你矜持了吗?陈柔愿意放下矜持,是为了你,还是为了刘亚辉?

    而且,以后跟陈柔生活在一起的人,还是陈凡吗?陈柔开心和不开心,你觉得你就不会去关心和介意吗?就像现在……”说完,音音托起我的手,放在了我的心口上。”

    “音音,可是… 陈柔的父母呢?而且……”

    “不要可是…而且…啦!”我话还没有说完,音音就急忙打断了我。接着,她又继续说道:“青青哥,我还是觉得苗苗姐说得对,你就是只想着自己,却不考虑别人的痛苦。我问你,你就百分之百肯定,你想的就是陈柔想的吗?你为她着想的,就是她想要的吗?她需要你去为她着想吗?

    她不是不知道,我,还有苗苗姐都在你身边。可她为什么还愿意放下矜持,放下女生应该有的自尊、脸面去靠近你?为的是什么?为的?难道,就是你为她自私、不达人意的考虑和着想吗?

    我问你,你有跟她真情流露、掏心掏肺的沟通过吗?你有真情切意地去了解过她的想法吗?”

    音音一下子问了我很多个问题,而且… 最后两个问题,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好几个分贝。接着,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音音又做出了一个让我很惊讶的举动。只见她纤细的手掌慢慢地靠向了我的胸前,接着…一下子就把我的衣领给抓了起来。

    在我还处于震惊的状态下,音音开口沉声地说:“青青哥,你觉得你对陈柔的着想,是对的吗?你看起来是为她着想,可是,你完全忽略了她的感受。你想的越多,就越制约了你,而你所做的,反而伤她越深。不管,她是有钱,还是贫穷,我觉得… 不应该老是你在说什么?在想什么?偶尔,你也要需要去听听她的想法。

    一个只懂得装满自己想法的人,一个只懂得聆听自己声音的人,那你… 永远听不到别人的心声,永远听不到别人对你说的话。

    所以,你到现在… 都不知道陈柔对你的心,也不明白陈柔到底想说什么?”

    音音的话,每一个字都犹如烙印一样,重重地镶在了我心坎上。而她抓着我领口的手,更让我想到了她初中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也喝酒,她也翘课,她也爆粗口。可是,今天喝着酒的她,却让我想到了一个有别以往的“小太妹”。因为,她是那么的执着,是那么的成熟,是那么的善良。

    锵~ 锵 ~~ 音音的酒瓶从手里掉落在了地上,也正是这两声让我从对她的初中回忆中醒了过来。

    我把音音轻轻地搂到胸前,然后告诉她:“都是青青哥不好,让你不开心了。明知你不能喝酒,还在这里看着你喝。”

    音音搂着我的肩膀,紧紧挨在我胸前的小脸,却左右地摆动着,她声线含糊地告诉我:“青青哥,我家里很穷,你都没有放开我,没有嫌弃我。我能为你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你开心,我就开心,你不开心,我怎么能独乐呢?”

    每次听她说这样的话,我的心就会莫名地很心疼。所以,牵起她的小手,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很坚定地告诉她:“小傻瓜,爱你就是爱你,没有贫穷和富裕之分。”

    “你爱我,可以没有贫穷和富裕之分。那为什么,你对陈柔就不能抛开世俗的观念呢?”

    “傻瓜,很多事情不能一概而论,也没有同等的。”

    “我不傻,起码我对自己坦诚。你竟然懂得,很多事情不能一概而论,也不是同等的。那你和陈柔的关系,不也是身份、世俗所不能一概而论的吗?你说,你爱我,没有贫穷和富裕之分,那你和陈柔也不是同等的啊?那不同等的人,就像你和我,为什么不能好好地在一起呢?”

    俗话说,一言惊醒梦中人。现在的我面对音音,还真的是词穷了。忍不住遥遥头,我叹服地说:“唉… 音音,也许我真的错了。”而再一次抬头看着天空,我发现… 我已经不再那么失落了。

    可是,音音却没有回答我,因为… 她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我把音音背到了教师宿舍楼附近,然后打了个电话给苗苗,让她下楼来接我。有苗苗一句话,女保安那一关也就轻松地跨过了。我把音音放到苗苗床上后,小声地问她,“你今晚怎么啦?”

    苗苗表现出很若无其事的样子,反而对我说:“先顾好你自己的事,音音就交给我吧!”

    我还想再追问她,她却告诉我:“我打了几次陈柔的电话,都是无法接通。你早点回去,想清楚后再告诉我,你想怎么办?”

    “嗯,那我先回去了。你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好吗?”我知道,除了说这个话,别的…苗苗也不会跟我说太多了,特别是她的心情。

    ….

    ……..

    回到宿舍的时候,早睡的室友都已经和衣躺在床上了。洗了个澡,站在走廊边任由夜风吹袭着头发。此时的我,还是习惯地看着一望无际的星空,然后又口里喃喃自语着。刚才,我给陈柔打了几次电话,结果就跟苗苗说的一样,每次都是无法接通。最后一次拨过去的时候,电话提示,“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回来的时候,我顺便买了一包**丝牌香烟。此刻,站在走廊偷偷地抽着,不知道是不是生疏了?还是因为心情欠佳?我竟然被重重的呛了几口。

    熄灯了,室友都睡着了…….

    我却一个人百般无聊地躺在床上,摆弄着陈柔临走前交给我的玻璃瓶。把玻璃瓶放在心口,我尝试着闭上眼睛睡觉。可是,越是想睡,越是睡不着。于是,我就变态地把瓶子里的五角星都倒了出来,接着,开始坐在床上从第一颗到最后一颗的数着… 数着…

    数完后,我很惊讶,怎么不是个偶数?

    所以,我又把小星星给重新数了一遍。但是,不管我按一堆100颗的分,还是一堆50的数,结果都不是偶数。我不明白,是不是刚才把小星星倒出来时,有的掉落了呢?想到这里,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认真地在床上找了起来。可是,不管我是拿起枕头,还是翻开被褥,就是找不出有掉落的小星星。

    就这样,我很不相信的在床上又数起了小星星,这一数,就犯二的数到睡着了……

    期间,我又梦到了陈柔,然后又醒了过来。醒来后,我又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想把眼睛看累,看到它累到自己合上去为止。于是,我就这么反复的“操练”着,然后又一边在脑海里想着陈柔。

    想到陈柔,我就想到过去的每一个片段。我想到,高中偷偷地摸了她的腿;我想到,第一次跟她去游乐园玩的事;我想到,第一次跟她说,做我女朋友的时候;我想到,和她第一次去看海的心情;我也想到,她跟我说的每一句话,包括,她想我对她亲口说出的那三个字……

    等等…….

    那三个字?我突然若有所思地停了下来……

    那三个字?我感觉我突然想到了些什么……

    那三个字?好像是……

    我脑海里不断地想着这三个字,思维也好像被绝对零度给冰冻住而固定在了这三个字上。

    突然间,我猛地睁开眼睛,横着的身体变成了竖的了。喜悦之情,犹如张三丰领悟了太极拳的精髓一样。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把玻璃瓶的小星星又倒了出来,接着,再一次从头到尾的仔细数了一遍。数到最后,我头脑里的答案也随着最后一颗星星被丢回瓶子里,而变得更加的肯定了。

    也就在这一刻,我明白了陈柔的心意;

    也就在这一刻,我把音音今晚苦心醉酒说的话都领悟、渗透了;

    也就在这一刻,我把所有的担忧都抛之脑后了;

    可是,我却开始犯难了,因为… 等待的感觉让夜变得更漫长了,让时间走得更慢了。于是,我就怀着兴奋,抱着这一瓶子的小星星艰难地挨到了天亮……

    ……..

    第二天,食堂门口……我背着包焦急地等待着音音和苗苗。

    看到她们后,我迫不及待地说:“音音,你帮我请个假。”

    苗苗看了一下音音,轻笑着说:“行了,不用请了,我帮你搞定。”

    我很诧异的看着苗苗,正想要开口补充时,音音却说了,“青青哥,你想明白了?想明白了,就去把陈柔带回来吧!”

    “还有,把我的话转告她,就说,她是我认定的好学生。好学生,怎么可以翘课呢?快抓她回来上课吧!”

    看着音音和苗苗对我的理解和支持,我真的好想抱住她们。可是,这里是食堂,想想还是免了。但是,我却一边倒退着走,一边激动地告诉她们:“我一定会把陈柔带回来的,你们就等着看吧!”说完,一个转身就快速地跑了。

    途径小卖部的时候,我停了下来,然后很急促地说:“老板,可否送我几根吸管?”

    老板有点蒙查查地看了我一下,但还是很大方地说:“你自己拿吧!”

    “谢了,老板。这几根是我的救命稻草啊!”

    吸管拿到手,我便奋不顾身地往校门口跑去。一边跑,我还一边想到陈柔说的话,“如果有一天… 你明白了里面的道理,希望你能记得我,也希望你能亲手还给我。”

    仰望天空,我高兴地放声呐喊:“陈柔,我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