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凤凰浴血之苦涩的酒
    “陈柔没有去缴学费?”不单是我震惊,就连音音也惊讶地叫了出来。

    听到苗苗这么说,我才猛然想起来:昨天早上,陈柔上课是跟她同桌共用课本的。怪不得,她只上了一个上午的课而已。原来这一切,她早早就想好了的。

    可耻可笑的我,随着心里的烦闷,一遍又一遍地质问着自己,嘲笑着自己:现在的你,真的可以如释重负了吗?还是,可以再伪装得洒脱一点吗?

    原本… 极力想表现得淡定的我,却久久未能从现在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此刻… 更是拖着再也控制不了的双腿,无力而又沉重地坐在了花坛边上。我感觉,我的心跳突然变得好快,快到反而要窒息了,甚至… 我的思维随着心情的起伏而被天旋地转地搅弄着。

    音音和苗苗看着低垂着头的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其实,不单是她们不知道如何开口?就连我,连想讲话的心都没有了。如果现在是白天,我的脸色是不是会很难看?我想黑夜的好处就在这里了,它恰到好处地遮掩了我现在失落的情绪和铁青的脸色。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好想找个人干上一架,特别是刘亚辉。

    以前,我总是很得瑟,总是很嚣张…… 明知刘亚辉不爽我,可我还是借着陈柔对我的绵绵情意不断地去激怒着他。接着,看到他不爽的眼神和话语后,我却变态到很高兴而忽略了“居安思危”的道理。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 我根本连刘亚辉都不如。说他是小人,说我是君子,我觉得我有点贬低了他。为什么?如果换个方式来说,换个角度来想,我觉我做的很过份。因为… 我把陈柔对我的爱当作了工具,当作了激怒刘亚辉的手段。正是如此,我才在今天尝到了因果的报应,也正式尝到了后悔的感觉。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恬不知耻而又龌龊的想法和做法上。

    可是,在我后悔的同时,大脑的神经又不断地把陈凡的话回放给了我。突然间,我好害怕...我怕我想多了,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我也好怕… 我再这么想下去,会心力交瘁而死去。我更害怕,害怕到… 我不知道怎么去述说了?反正,我的心情在此刻真的好乱,乱到…大脑不受控制的让我想到了陈柔的声音、笑容、脸庞。那种乱的感觉,就像快进中的电影画面一样,快速而又反反复复地回播着。

    就在我们三个人陷入一片沉寂的时候,苗苗的手机响了起来。也就是在这一时半会,我才想到了把头抬起来。我看到… 苗苗注视着屏幕好一会,却迟迟没有接听电话。就在手机还在继续响着铃音的时候,苗苗貌似把电话给按掉了。接着,手机往口袋一塞,不满地说了声:“烦死了。”

    音音一听这话不对,关切地问了一句:“苗苗姐,怎么啦?”

    苗苗遥遥头,对音音说:“不怕,没什么事。”话才刚一落音,头转向我就问:“青,陈柔走了,你有什么想法?”

    听到苗苗这个问题,我感觉… 我就像是蝗虫施虐麦田期间的老农,头绑着白色毛巾坐在自家门槛上,手里拿着长长的烟杆,正在啪嗒啪嗒地抽着旱烟,一副干涩、烦闷而又不知所措的样子。

    所以,我只是艰涩地笑着说:“走了,不是好吗?我和陈柔,本来就没有什么啊!”

    苗苗苦笑了一下,很严肃地对我说:“我只是问你对她走了,有什么想法?但你却说,你和她本来就没有什么?你不觉得,你在不打自招和自欺欺人吗?”

    音音听到苗苗这么说,也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被苗苗再一次响起的手机来电给打断了。在我们的注视下,苗苗掏出手机,看都不看屏幕,就按掉了。但是,她也同时对我们说:“我有点事,先回宿舍去了。你们两个聊一下,就赶快回去吧!”

    从开学前,我就感到了苗苗似乎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此刻,她突然说要走,我急得站了起来,有点不安地问:“苗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我感觉你好像有点不开心一样。”

    苗苗不冷不淡地说:“我不开心?现在不开心的人是你吧!你先处理好你的事再说,我不想看到你五官发愁到快挤在一起的样子。”

    听到这个话,我一时无语地怔住了,原本还想走上前去的脚步也停住了。因为… 我能明显感到苗苗说话时的气愤。而且,那个气愤,不像是因为我和陈柔的事;也不像是因为我郁郁寡欢的样子;而是… 她的语气是从她不好的心情里折射出来的反应。

    看着我呆住的样子,苗苗却柔声对音音说:“他现在连一个丧尸都不如,丧尸没有意识,但还会攻击人。他呢?有意识,没判断力,只想着自己的苦,却没有感受别人的痛。这种连迈开脚步都不敢的人,你和我算是看错人了。”说完,苗苗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苗苗的身影随着脚步的离去,而逐渐地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我发现… 我真的连伸手去挽住她,或是去解释的底气都没有了。音音轻轻地叹了口气,对我说:“青青哥,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我不知道音音要干嘛去?也竟然颓废到没有问她,你要干嘛?就这样很自然地说了声:“好啊!”

    “嗯,等我哦!不要乱跑。”说完,音音快步地离开了。

    而音音离开后,我仰天一笑,接着,长长的叹了口气。我把所有的苦闷,憋气,都全部吐了出来。对着朗朗星空,听着夜虫不甘寂寥的吟唱,我才知道… 音音不在,苗苗走了,原来… 我是这么的落寞。

    想到这里,我的动作超越了大脑的思考,一下子就站到了花坛边上。接着,指着漫天繁星,像个傻逼的疯子却又字字清晰地说:“陈柔,我喜欢你,你听到了吗?”

    无奈的是,在我说完后,漫天繁星那么多颗,竟然没有一颗回应我?我讥讽地笑着说:“你们除了眨眼睛,还会干嘛?你们再眨,也没有陈柔好看。”接着,我又傻笑了一下,喃喃自语地说:“没有回应很正常,它们又不会说话,又不会懂。即便懂了,月亮也代表不了我的心。”

    就这样,一个人在黑夜里傻傻地自问自答着,直到…… 音音提着一个袋子走了回来。

    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可以听到音音微微喘息的声音了。当我想去关心地问她一下,还没有开口,却听到了纸袋往地上轻轻一放而产生的清脆碰击声。听到这个声音,潜意识告诉我:音音跑去买啤酒了。

    但我还是诧异地问:“啤酒?”

    “没错,就是啤酒。”

    我不解地问:“你干嘛要去买啤酒?”

    音音没有马上答话,而是俯身从袋子里拿出啤酒开,撬开了两瓶啤酒。接着,一瓶给了我,一瓶自己喝了起来。沉默了一会后,她才笑着说:“陈柔走了,走的肯定不开心;苗苗姐好像有心事,也不开心;你心情失落,也不开心。看到你们都这样,我怎么能开心得起来?所以… 把自己喝醉,什么都不去想,不是更好?”

    握着冰凉的啤酒,我很苦涩地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音音沉沉地、重重地叹了口气,没有因为我的道歉而觉得奇怪。相反,仰起小脸对着酒瓶快速地豪饮了起来。看到音音这样,我心疼地伸出手想去抓住酒瓶,却被她的小手给拿开了。

    喝了将近大半瓶啤酒后,音音才开口说:“青青哥,没有什么对不起的。对不起这三个字,可以安慰你自己,但对真正被伤害的人是不顶用的。苗苗姐说,你只想着自己的苦,却没有感受别人的痛。今晚,我也想跟你说,你真的很自私。你老是想到你自己,老是过份的去为别人着想。我问你,别人就真的需要你去为他(她)们着想吗?”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失落的情绪,也让我仰起头大口大口地喝起了啤酒。原本心就是苦闷的,现在兑入了啤酒,苦中更充满了苦涩的味道。所以,跟着喝了大半瓶啤酒后,我张口就说:“音音,你和苗苗肯定知道,陈柔是喜欢我的。而你们也知道,我和陈柔在高中时期,彼此就有了好感存在。可是,你们不觉得,我和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吗?”

    音音把酒瓶一放,语气极为平静地说:“青青哥,是谁告诉你不可能的?你怎么就知道不可能?你难道看不出,除了我,苗苗姐也能接受陈柔吗?为什么,我们都可以接受她,你却反而不能了?”

    看着漆黑的地面,我苦笑了一下。喝了几口啤酒后,我把陈凡对我说的话,一字不漏地告诉了音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