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凤凰浴血之情侣钻戒
    翌日早上,可以说… 我和音音是睡到自然醒的。但是,我却比她早醒了过来,然后,闭上眼睛接着睡,睡了一会,又突然睁开眼睛呆呆看着天花板。最后,在尝试了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地睁开眼睛、闭上眼睛,重复了好多次这个动作后,我才疲惫地睡着了。

    就是这样,没有错,我是自然醒的,但过程… 却是失眠了。因为… 我做梦了,梦到了陈柔,而且,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梦,我梦到:我和她在一片白色雾霾的空间里,我看到她对我笑,笑的是那么的好看。我想走过去跟她说“对不起”的时候,她犹如被一条无形的线给扯住了,在慢慢地自动后退、后退、后退。看到她笑脸依然,我伸手想去拉住她,可是,我发现她后退的速度很快,快到,完全地消失在了一片白雾里…… 接着,我发了疯地在无限的白雾中去寻找她,叫喊着她的名字,但是,她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于是,我就在这片惊异的梦中醒了过来,接着,辗转反侧了千百次后,才带着已经想得发热,发烧的大脑晕沉沉地睡着了。

    因为空调开的有点冻了,再一次醒来的时候,音音正卷着身子埋在我胸前,而我也很享受的抱着她。特别是,她独有的发香和淡淡的体香,总是可以吸引我的鼻子近得不能再近地挨着她。

    我轻轻地吻了一下音音的额头,放在她背后的右手也把她抱的更紧了。想到刚才的梦,我害怕有一天,是不是音音会突然在我面前消失了?想到以前,音音决定辍学去打工的时候,她也是在第二天静静地离开了我,跑去另一个城市打工了。而苗苗是在音音回来之后,悄然无息地在我面前消失了两年之久。

    现在的我,已经尝遍了“离别”的滋味,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对比那种感觉,我觉得喝凉茶都比它好很多,更别提是一碗几十度的烈酒。

    音音抬起湿润的小嘴,亲了一下我的脖子,睡眼惺忪地说:“青青哥,你是不是做梦了?”

    被这么一问,我脑袋里一下子闪过一个念头:刚才,不会说梦话了吧?

    想归这么想,但对于音音,我还是很坦白地说:“嗯,而且还失眠了,呵呵!”

    “青青哥,你想陈柔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把责任归咎给失眠带来的“后遗症”,就是: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好?所以,声线有点含糊地说:“音音,你干嘛问这个?现在,是你和我的二人世界啊!”

    “好了啦!我只是不想你心里装着事,却不说出来。你不开心,我又怎么能放心呢?”

    听音音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感暖暖的,嘴巴一抬,亲了她的额头一下,也就大胆地问:“嗯,我知道啦!老实说,我是不是说梦话了?音音”

    音音犹如婴儿般地发出“嗯”的一声,接着说:“我听见你一直在说,‘不要’、‘不要’、‘对不起’。所以,我才猜你是不是梦到陈柔了。”

    竟然真的说了梦话,我也不怕承认,只是话到了嘴边,我反而问音音:“下雨的那天,我是不是做的很过份?”

    音音小小地叹了口气,小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后背,想了想,隔了一小片刻才说:“从女生的角度来说,青青哥,你确实是做的有点过了。但是,我和苗苗姐,甚至陈柔,却一直都相信你不会平白无故这样做的。我们都清楚,自从陈柔的哥哥来后,你就变得有一点沉默寡欢了,特别是单独对陈柔的时候。你可能不明白,女生对喜欢的人,都是很敏感的。”

    我也叹了口气,但不想继续逗留在对与错的话题里,所以,话锋一转就问音音:“你有跟她联系吗?”我之所以问音音这个问题,是因为… 我有点不好意思去跟陈柔说话。从那次后,我们几乎成了零语言交流。

    音音告诉我:“我们在网上经常会聊,我还有代你跟她道歉的。”

    “她… 她怎么说?”这个问题,我就开始关心了,毕竟关系到她对我的态度,也关系到我们以后见面的尴尬程度能不能减少?

    “陈柔说,过了就过了,让我不要担心。但是,昨晚你出去后,我又跟她聊q,好像她很忙一样。有时候发信息过去,要隔很长时间才回复。最后,聊了几句,她说有客人来了,下次再聊就下线了。”

    有客人来?这个话一下子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也让我的神经开始变得大条起来。突然间,我的心里有点空空荡荡的,我在想:是不是刘亚辉?到底是什么客人?为什么她的回复那么慢?

    头脑想的多,就跟发动机在转动一样,轰隆而又激动的响着,抖动着,就连心跳也慢慢地快速了很多,甚至… 开始变得有点烦躁。为了抑制这种烦躁,为了不让音音发觉我不妥的状态,我又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轻声地说:“我们起床吧!吃了饭,等下跟你去看乔林。”

    就这样,带着一下子如井喷般的失落,我先起身走到了浴室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手里拿起牙刷,把牙膏用力一挤就开始在嘴里快速地搓着。不知不觉间,我承认我有点发癫了,因为… 我头脑里想着陈柔,心里莫名其妙地失落感,让我刷牙的速度和力度都加大了,大到… 牙龈都刷出血来了。

    最后,为了不看到因为失眠而浮现的黑眼圈,为了不看到自己因为心烦而出现的颓样。我把牙刷一扔,衣服一脱,就在花洒下开始了“淋雨”般的解脱。我把热水的温度调到了我身体能承受的极限范围,然后,任由它从上往下浇淋着我。我想… 也就只有这样,我急剧涨裂的心情才会好受一点。

    洗刷完后,我召唤音音去洗脸刷牙,然后一个人坐在了床头发呆。手里拿着遥控器,想要看电视,却又害怕看到狗血的泡沫剧情。我自问自答:好像,现在没有哪一部电视,不讲到情情爱爱的?特别是泡菜的电视剧,不知道俘获了多少女人的眼泪?

    音音整理好后,我跟程思林和陈亮打了招呼就出门了。现在正值晌午,艳阳当空照,虽然有点小小的热,但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天气。以前在学校里,碍于太多的条条框框,感觉牵个手都得遮遮掩掩的。现在放假了,即使不是鸟儿不会飞,但走在路上的感觉,也好比从“牢笼”里走了出来。所以,我的心情随着路上汽车的飞驰开过和偶尔的鸣笛声,既然是变态的好了很多,应该这么描述,“心情变得豁然开朗了。”

    我记得,我已经很少跟音音这么独处了。难得的一个机会,让我忍不住的小小激动了很久。走在路上,不是对音音搂了又搂,就是抱了又抱,没有人的地方,我还会走快一步、两步,然后回过头亲她一下。而此时,就连音音也变得更加的小鸟依人了。我说过,我把音音看做了自己的枕头人,而她也把我当作了可以依赖的人。所以,我们的关系不单是情侣间的默契、投机、甜蜜,更多的… 也就是只差一张纸证明的关系而已,不是么?

    暑假到了,感觉道路两边的商铺也忙活了许多。我还想放慢脚步细细地左顾右盼一下,耳朵却被不远处的锣鼓声给吸引住了。拉着音音的小手挤身到人群前,我们才知道,原来是一家新开的珠宝店在奋力地做宣传呢!当然,我和音音已经多次见过舞狮了,所以,现在所有的目光不是放在舞狮的表演上,而是走过人群,一个闪身就钻到了珠宝店里。

    看着琳琅满目的珠宝,还有热情招待的销售员,我的心思都不是在这上面。相反,我更喜欢傻傻地站在空调口,先让它吹送出来的冷气,冰冻一下我燥热的脸庞。看着音音一个人逛着玻璃柜的背影,一个想法也在我心里油然而生了。我在想:以前给音音买东西,她都不要,甚至不让我花太多的钱。现在,人已经在珠宝店里,我想偷偷地给她买一个戒指或是项链。当然,前提是,我不能给她知道才行。

    就在我认真的想着,音音却开口喊起了我,寻着声音,我走到了音音身边。此时,销售员的表情是充满笑容的,但是眼神和音音却一样望着玻璃柜里的一对情侣戒指。我也跟着低头望了过去,在灯光耀眼的玻璃柜里,红色的绸缎上,我发现了一对很精致的情侣戒指。显然,这正是音音在看的戒指,它的设计确实是有别于其它的款式,因为… 男戒上打着520,0是一颗小钻石做成的,而女戒上,打着1314,第二个1的中间也是一个小钻石。两个情侣戒指被巧妙的放置在一起,就算睡不醒的人都可以看出是,5201314

    可是,我还没有欣赏够的时候,音音对销售员说:“对不起,我…我只是看看。要买的时候,我就过来找你。”说完,都是女生,她还很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接着,把我和还停留在戒指上的眼睛给强行推到了门口。

    原本还想偷偷给音音买戒指或是项链的,可是,现在心里的算盘落空了,我难免不叹息地说:“音音,你干嘛那么快就推我出来?我还没有看够呢!”

    音音炯炯有神地眼神貌似能看穿我一样,此时很认真地对我说:“青青哥,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我眉头一促,想了想,还是点点头对她说:“只要能做到的,你说出来,我一定会答应你。”

    音音走到我前面,回过身倒着走,但脸上却无比的欢快。她告诉我,“青青哥,我好喜欢那对戒指,但是,我想自己买,好不好?”

    我笑着说:“傻瓜,喜欢的话,我们就问问价格去,然后买下来啊!干嘛还要你自己买?”

    “因为,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你为我付出了很多… 很多。所以,我想自己攒钱买那对戒指,然后你娶我,怎么样?”

    哈哈哈~ 我捂着肚子笑了出来,忍不住捏了一下音音的小脸,然后哭笑不得地说:“小傻瓜,你说反了吧?”

    但是,音音认真的程度却让我不敢笑了,她一板一眼地告诉我:“虽然是反了,但是,就跟那对戒指一样,是那么的精致、特别和炫目。青青哥,你答应要娶我的,以前答应了,现在、以后,都不能反悔哦!”

    我一直觉得音音让我是又怜又爱,对于她的话,我信服地点点头。接着,才开口告诉她,“我背你吧!”说完,半蹲了下来,等她趴上我的后背。

    音音想了一下,最后趴上我的背。在我站起来后,她问我:“为什么要背我啊?”

    我没有扭过头,而是目视前方,很坚毅地说:“你不是我背上的重担,知道吗?我想要告诉你,不管路有多崎岖,不管前面是大风还是大雨?背着你,我就会一直走下去,不离也不弃。

    如果世界下着雨,你没有伞,我愿意陪着你,一起走在风雨里。”

    音音亲了一下我的侧脸,吸了一下鼻子,声音有点哽咽地说:“如果世界下着雨,你想要淋雨,我愿意扔掉雨伞,一直默默地陪着你。”

    此刻,背着音音,我不觉得累,不觉得热,心里的责任感鞭策我:我不知道有无来生?但就今世而言,背上的女生是我一辈子守候的天使。

    再一次看着前方的路,我知道:有一种默契,叫做心照不宣;有一种陪伴,叫做不离不弃;有一种依赖,叫做生死相依。

    我发现:我和音音就如同那对戒指,少了哪一个,都还是可以读出来,但读的时候,却少了连起来那个感觉。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