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凤凰浴血之爱意换转?
    看着李青空洞的眼神,苗苗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站在原地怔了一会,才缓缓地走到他身边,没有犹豫地蹲了下来,陪着音音守候着李青。

    音音抬起头和苗苗对视了一下,彼此轻轻地露出了笑容。仿佛… 她们都知道,此时能给李青温暖的,不是手上这一瓶浓浓的生姜糖水,而是,对他的理解、包容和不离不弃。

    苗苗相信,事出有因,李青不是一个突然会失控和暴走的人;而音音却理解和默默相随,因为… 她感受到了从李青眼神中散发出来的失落、无助和苦闷。

    而此刻,感受着音音和苗苗柔嫩的小脸不顾湿透的衣裤,静静地倚靠在自己发寒的大腿上,又看着她们温热的手掌暖暖地牵着自己冰冷的双手。李青终于在这一刻,慢慢地低下头,抱歉地说:“对不起,是我做的不够好,是我幼稚了。你们快起来吧!”

    听到李青再一次开口说话,音音和苗苗会心一笑,沉沉地站了起来。特别是音音,蹲的时间最久,此时站起来都是佝偻着身形。李青看到后,充满愧疚地扶住了音音,又不敢穿着冰冷贴身的衣服去搂着她,只能是嘴里不断发出充满惭愧而又关切的话语。

    夜,因为吵闹的雨,变得不再平静了,也因为月亮的偷懒,而变得更加的黑沉了。

    李青喝着苗苗煲煮的生姜糖水,眉头微微地触动了一下。他想到… 以前... 陈柔也给他煲过。虽然味道不同,但是,喝着糖水的心都是热的。看着瓶子里的红糖水,哪怕黑夜阻碍了视线,可是,他还是盯着瓶口发呆了好一会。他又想到,以前… 他和陈柔一起喝过,还是用她的杯子。那次,也是像这样的雨夜,也是像今天这么的冰冷,但是,他和她却是有说有笑的。

    可是,回忆仿佛在眼前,思念却飘回了以前。他好想问苗苗,“陈柔还好吗?”、“她有喝生姜水驱寒吗?”。可是,他想问的心情,就跟纠结的手掌一样,伸出去又抓了回来。最终,他还是选择跟喝醉酒一样,把真实的话语跟着红糖水,全部地灌到了肚子里。

    糖水喝完,摸着温热的肚子,李青露出笑容地说:“音音,谢谢你今晚默默地陪着我。苗苗,你的红糖水煲的也很好喝。不过,都快回去吧!下了雨,还真的有点冷,快去洗个热水澡,早点休息吧!”

    音音和苗苗听着李青说的话,感觉怪怪的,相视一望,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好?李青看着她们少见的憨样,伸出手把瓶子递给苗苗,然后快速地说:“不要觉得怪,我会好好的,就是这样。”说完,在她们还没有回过神来,就一个箭步冲向了大雨里。

    跑了几步,立定,回过身,抬头看着从天而降的大雨,再看着音音和苗苗,李青伸手从额头往下巴抹了一下雨水,胸口微微起伏地说:“虽然,我有时候会任性,偶尔会幼稚下,就跟今晚这样,但是,我很爱你们。”

    看着李青跑到大雨里的述说,音音和苗苗除了不知所措外,还多了一丝丝感动和温馨。随即,苗苗恢复意识地说:“你找打是吧?觉得淋雨,是不是很潇洒?”

    音音则小脸紧张地看着李青,无时无刻不充满温暖地说:“青青哥,你快回宿舍去,不要感冒了啦!”

    “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拜拜。”

    话说完,抬脚迈开的时候,就在转身那一刹那,李青仿佛看到了站在音音和苗苗中间的陈柔。可是,他很快地告诉自己,这就是一个幻觉。幻觉不存在,但冰冷的雨打在身上却是真实的。

    他为什么想再一次淋雨?

    因为,此刻… 只有冰冷的雨,才可以浇灭他对陈柔还尚且温热的心。

    回到宿舍里,带着室友犹如看“稀世珍宝”的目光,李青拿出干净的衣服快速地钻到了洗手间里。在他看来,洗个热水澡,不要感冒了,都是假的。他就像意欲买醉的人,只想不醉不归而已。所以,竟然淋了雨,冷,就让它来得更彻底点,更刺激点,更深入骨骼吧!

    原本,在夏日是温热的自来水,此时,因为冰冷的雨夜却失去了原来的温度。但是,对于这个变化,李青却没有犹豫地把刚刚盛满半桶的水,全部往头顶高高地举了起来,随即又做出了一泄而下的动作。就这样,在洗手间里,李青不断地用冰凉的水去洗刷着自己仍然充满着狂热的大脑和一直还是温热的心。他想以这这种方式,让自己不要去想陈柔,不要去想今晚的事,甚至… 不想对陈柔存有一丝愧疚感。

    他怕就怕,他会忍不住地向她伸出手,忍不住地向她张口双臂,又忍不住地跟她说...... 那三个字。

    末了,宿舍的人睡了,李青却站在窗前默默地抽着烟….. 漆黑的夜,雨还是淅沥淅沥地下着,但他黑色的眼瞳,却依然不变地注视着远方。他在想什么?他在想,也许… 或许… 这是他最后一次的想念了…..

    时间,随着复习的加紧,随着期末的倒数,随着气氛的压抑,犹如深夜挂在墙上的时钟一样,嘀嗒嘀嗒地敲击着所有人敏感的神经。

    从吵架的第二天开始,李青和陈柔若即若离的关系,悄然地... 被围绕在她身边,只会点头哈腰的刘亚辉给取代了。不管是早餐也好,午餐也罢,晚餐也行,刘亚辉都有如辛勤的“小蜜蜂”孜孜不倦地绕着陈柔转啊!转啊!

    看到这一切,李青原本觉得可以洒脱去忘却和冷淡的心,却仍然会微微地、难受地、异样的紧楸着。当他的眼神和陈柔再一次对视的时候,她却冷漠地移开了。从她的眼神里,李青再也看不到一丝的关心和在意。有的,只是….. 视而不见。

    可是,自己的心却还记挂着她,特别是… 看到她手臂内侧的抓痕,他的心更是深深的刺痛着。虽然,他是无心的;虽然,他不是真的要去抓伤她,但是,事实的真相… 就是他带着暴涨的情绪,在盛怒之下错伤到她的。

    感情的世界,格局在发生机械般地变化着。而这种机械变化甚是巧妙的,可以让你从人的五感,如: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的每一个侧面,看到齿轮在情感中的相互咬合、扭转、传送。正是这种传送出来的感觉,让李青握着筷子的手变得如蜗牛般的迟钝;也让他咀嚼着饭菜的嘴巴失去了味觉;更让他的触觉在咬到了嘴角的痛后都彻底地麻痹了。

    剩下的,只有视觉、听觉、嗅觉带来的3d无限震撼效果。而这种3d效果,除了眼睛看到的,听觉听到的,就连嗅觉也出卖了自己,他难受的心情就连鼻子都闻到了自身散发出来的浓浓醋意。

    这种感觉,很奇怪… 很奇怪… 李青不断地问自己,嘲笑自己:没跟陈柔拍拖过,却有了失恋的味道?

    带着这种心情,带着这种异样的感觉,李青煎熬地渡过了考试,又沉闷地迎来了暑假。

    考试结束的当天,整个校园一如既往的兴奋和沸腾着。住在当地的学生,开始计划着暑假去哪里玩?而住宿的学生,则是忙碌的打包着行李,迫不及待地要坐车回家了。

    暑假的欢乐,对于不在状态的李青而言,已经是渐行渐远了。他想到了第一次放寒假的时候,他和音音、猴子、老三、程思林、陈亮,还有… 还有… 陈柔一起坐着小面包车回家的情景。可是,昔日伊人耳边话,已随潮声向东流。此时此刻,因为缺少了陈柔,他的心变得空洞洞的,就连回家,都俨然成了一个“概念”的想法。而且,老爸、老妈也是回家一个星期后就继续踏上他们的“征途”。回家可以,但等他们走了,自己一个人也得面对着四堵空空的墙壁,然后静静地发呆着。

    所以,想来想去,他打电话跟父母说,“跟同学约好了,一起去打暑假工。”对于这样的回答,李青的父母也没有异议,毕竟就一个孩子,他们虽有着传统的想法,却想他多独立一点。至于音音,有一阵子没有看见乔林了,又想着陪伴李青,所以也决定不回家了。无奈的是,苗苗答应了以前找她当家教的两对父母,趁着暑假,给他们的小孩继续补习。而且,她也很久没有回家去见见孤单的老爸了。幸好的是,妹妹毕业后是在镇上工作,下班还可以回家陪陪他。

    就在李青拖着行李箱一边走一边苦闷地想着,前方一同学突然叫喊了起来:“哇操,公车私用,排场倒不小。”

    李青扭头望了望音音,天生好奇心重的他,不知不觉地走快了。目测,从有了郁闷的心情后,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件能吸引他的事了。跟在李青后面,音音的小脸却异常的紧张着,忍不住在后面轻轻地叫着,“青青哥,走慢点,走慢点。”

    可是,好奇心上来的李青,却自顾拖着他和音音的行李箱就往前面钻。说是人群,其实不算太多人,只是几个好事,好围观的校友在那里观望着。看着李青凑上前去的背影,音音紧张的小手都放到了胸前,于是乎,李青终于看到了音音正在紧张的一切。

    是学校的人都知道,除了本校老师或是上级领导,任何车辆都不得驶进学校。但是,李青却看到了一辆挂着wj车牌的奥迪q7开进了校园里。最重要的是,他还看到了刘亚辉帮着陈柔提起行李箱放到了奥迪的车尾箱里。而在车外,一中年妇女却在笑呵呵地跟陈柔搭讪着。在她们俩旁边,则是一个大腹便便,头顶地中海,手握iphone正在打电话的矮胖男人。一系列完事后,刘亚辉关上车尾盖,带有洁癖地拍拍,沾了一丝灰尘的手,很是绅士的为陈柔打开车门,示意她可以上车了。等到陈柔上车后,中年妇女朝着还在打电话的矮胖男人拍了一下,他才急急地挂了电话,走到驾驶室缓缓地开车走人。

    看着眼前这一切,李青原本郁闷到极点的心情一下子冲破了十八层地狱,直直地向地心的深处跌落着。差距,这就是差距。现在,他越来越明白程跛子和波哥说的,有钱你还要有势的道理了。抬头看了看天空,他发现:白天很亮,但社会很黑。

    音音慢慢地走到李青身边,第一次在校园里,毫无顾忌地牵起了李青的手。李青回过头,微笑地看着音音,忍着因失落而凝结的喉咙,艰涩地说:“走吧!我没事。没想到跟着人群望一望,却看到了现实。”

    “嗯,青青哥,走吧!”嘴上是这么淡定地说着,但音音的心里却比李青还难受。因为,这一切… 不是她想要看到的。

    走过校门口那一刹那,李青握着音音的手微微地抓紧了。他回过头对音音笑了笑,这个笑只有他知道:再多条条框框,他也不会让音音再一次离开他。看到刚才的一幕,他一下子从痛和幸福的边缘走了过来。也正是因为刚才的现实,让他明白了,唯有一直默默陪伴在身边的人,才是自己值得去珍惜和爱护的人。所以,他变得更加珍惜和音音、苗苗在一起的时间了。也正是因为刚才的现实,他一下子从失落和压抑中恢复了过来。

    ……..

    校门口,程思林派了车来接李青和音音

    ……………

    “青青哥,我帮你提这个吧?”

    “不用了,你先上车,粗话是我做的,呵呵!”

    “青青哥,你好像心情好点了哦!”

    “嗯,先前的我,是不是很颓?这几天,谢谢你和苗苗了。”对此,我不好意思地向音音睁了睁眼睛,吐了吐舌头。

    “还好啦!”

    “不是还好的问题,感觉先前的我,不是我,只是被描述着的第三人称而已。现在的我,才是回来的我,真正的我。”说完,我用力地盖上了车后盖,连司机在驾驶室都被吓了一跳。

    郁闷的是,我没有见到陈亮和程思林,这有点太不像他们的“风格”了。带着充满疑惑的脑袋,到了会所后,我提着行李就直奔二楼。一到二楼,首先看到的就是陈亮低头在专注的看着手机,连头都没有抬起来看一看,进来的人是谁?

    我俏俏地走了过去,伸出手掌往手机屏幕一盖,张口就说:“在干嘛呢?看的这么入神?”

    正看得入神的陈亮,被我突然的一个动作,一把声音给吓了一跳,拿着手机的手也忍不住地微微抖了一下。最后,才缓过神来说:“青… 青哥,大白天别突然吓我。”

    音音从我身后跟了过来,看到夸张到受了惊喜的陈亮后,哈哈哈地笑了出来。

    听到音音开心的笑声,我也笑着说:“呵,不做亏心事,怎么怕被活人吓?老程呢?”

    “他在办公室呢!走啊!”说完,手机往裤兜一塞,伸出两只手把我和音音的行李箱接了过来,带着我们走到了办公室里。

    一进门,我又一次被雷到了。原本,冷酷、严肃、不苟言笑的程思林也在低头专注着手机屏幕,连我进来也只是望了一下,简单地说:“到了啊!”接着,又自顾自赏地看起了手机。

    陈亮笑着说:“晚上忙的要命,白天稍微清闲一下,没事就看看小说。谁知道,一下子就入迷了。”

    我和音音坐定后,好奇地问:“什么小说这么好看?连老程也入戏这么深。”

    程思林抬起头,眼睛发光地说:“打架,除了打架就是打架。”

    陈亮接着说:“音音,青哥,你们都去看看嘛!很好看的啊!”

    我起身,有点尿急地想去厕所,被陈亮这么一说,站在门口好奇地问:“叫什么小说啊?”

    程思林和陈亮异口同声地说:“校霸李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