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凤凰浴血之冷雨无情
    整餐饭,气氛跟外面的天气一样,是沉闷的不能再沉闷了。而这其中,刘亚辉则是活跃的不能再活跃的,是兴奋的不能再兴奋的。在回来的路上,音音环着我的手,刘亚辉则问陈柔,“今晚的菜,合你胃口吧?”、“吃的饱吗?”、“吃不饱的话,我等下给你打包点东西吃,要不要?”

    听着刘亚辉对陈柔的询问,我却可笑到记不起,今晚到底吃了几个菜?具体都吃了哪些菜?脑子里,开始在变相地混乱了……

    音音看到刘亚辉跟苍蝇式的在我们面前“飞来飞去”,索性松开我的手,挤开刘亚辉,牵起了陈柔,而陈柔也拉着音音快步地走在了我们前面。刘亚辉看到快步离开的陈柔,却没有任何一丝不满,相反,他故意放慢了脚步跟我齐齐地走在了一起。但是,他没有跟我说话,因为… 即使陈柔在我们前面,也只是两米之隔而已,他不会傻到被陈柔听到他对我说的某些话。

    在走进学校小路的同时,头顶的乌云也正在越积越厚,恐怖的样子貌似在提醒你,“在不走快点,不要怪我倾盆而下。”

    就在我们穿过学校大门的时候,陈柔和音音停了下来,陈柔没有看向我,而是突然对我身边的刘亚辉说,“你可以先走吗?我有话和李青说一下。”

    刘亚辉见陈柔看向他,刚刚燃起的欣喜就被她的话给浇灭的连渣都不剩了,只能是充满无奈地说:“额,好的。天气快下雨了,事谈完就快点回宿舍吧!”

    “这个我知道,谢谢。”

    而在我怔住的同时,音音把我拉向一边,从自己的包包里拿了把雨伞给我,语气很关切地说:“青青哥,有什么事好好跟陈柔说,好吗?她下午跟我说话的时候,眼眶都发红了。我看着她强忍着眼泪的样子,真的好难过。”

    被音音这么一说,我轻轻地牵起她的小手,充满怜惜地说:“你每次都知道很多事,却假装不知道,是不是?傻瓜,我知道你很努力在为我着想,不想让我有太多烦恼。可是,有些事,不是你想,我就能左右得了的。”

    音音看到刘亚辉走了,小声对我说:“青青哥,只要是好的,是对的,我都会支持你。答应我,好好对陈柔说,她比我们想象中的敏感和柔弱。”

    看到我又一次地点头后,音音才放心地跟陈柔打了招呼,独自走开了。

    可能…惧怕暴雨来临的肆虐,整个学校在此时也变得空前的安静,安静到…偌大的校园里,连人影都可以用手指来数了。

    陈柔见我不说话,先开口道:“可以带我去转转吗?”

    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好,只能点点头对她说:“走吧!”

    在迈开双脚的时候,我才知道一句话:有脚不知道往哪里走。所以,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我带着陈柔漫无目的在校园里逛了起来。

    走到旗台附近,陈柔突然停下脚步问我:“是不是我哥跟你说了什么?”

    我假装无语地吐了口气,笑着说:“你怎么会想到你哥?”

    陈柔抬起小手,轻轻地抓住我的手臂,声线温和但略显着急地说:“不管是不是他,但你从他走后,真的对我冷漠了很多,不是吗?”

    “傻瓜,你想太多了。”说完,我迈开脚步,避开了陈柔的眼神,连手都抽开了。

    “我不傻,你也明白我在说什么。”陈柔讲完,快速地跟上我,又一次抓住了我的手臂,语气坚定地说:“你看着我,好不好?跟我说,是不是我哥跟你说了什么?”

    这时候,我已经感觉到陈柔讲话时带着的哭腔了,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拖泥带水了。所以,语气很不耐烦地说:“唉,跟你说了不是,为什么你老是要往那方面想呢?”

    陈柔听到我的回答后,没有松开手,反而不依不饶地说:“那为什么?在他没有来之前,你即使不敢跟我太过于接近,但也会对我关心,会叫我一起去吃饭,会让我跟你和音音一起去逛街。可是,现在……”

    话到了这里,陈柔停住了,声线开始哽咽,眼神充满了漠然,小脸更是难以置信地左右微微摆动着。

    竟然要演戏,我就干脆演的逼真点,所以,我狠着心对她说:“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妹妹。天底下,没有人会这样不相信自己的哥哥的。”

    被我这么一说,陈柔眼眶里的眼泪像脱离了束缚一样,一滴、两滴、三滴,到最后… 开始串成行地流了下来。她松开我的手,嘴角又是轻轻一咬,用力地摇摇头对我说:“不是的…不是的… 不是我不相信他,只是… 我相信我看到的,我更加相信你不会骗我。”

    我笑了出来,对她不以为然地说:“你傻啊!你说你相信我。那我说了,你干嘛一遍又一遍地问我?”

    陈柔抬起小手,擦拭了一下眼角的眼泪,声音已经变调地说:“我相信你不会骗我,是因为…你对我很真实。开心时,你会对我好,跟我笑,即使,只是那么一点点,但是,你不开心时,你对我的反应,也是那么的真实。所以,你让我怎么相信,不是我哥对你说了什么?”

    “不要再说了,擦干眼泪快点回宿舍吧!快下雨了。”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雨滴开始从空中依稀地滴落了下来,我的肩膀、鼻子、头发都被滴到了。

    可是,陈柔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继续哭着说:“我哥来的那一天,我和你在等的士的时候,我问你,‘你知道我最后悔的是什么事吗?’

    你说,‘我怎么可能知道?’那我问你,你现在想知道吗?”

    黑压压的天空,加上开始密集坠落的雨滴,我心里在关心陈柔的同时,又不得不违心地说:“你的问题,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雨滴变大,变多了,再不走,你是不是想变成落汤鸡?”

    陈柔像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语气很肯定地说:“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在你第一次对我说,‘做我女朋友吧!’,我没有答应你。如果我当时答应了你,今天,也许都不会这样了。”

    我吐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天空,任由雨滴掉落在我脸上。每滴一次,我就越清醒,越清醒,我就越告诉自己:长痛不如短痛。所以,竟然都已经这样了,我就直接对陈柔说:“忘记吧!忘记我以前说的话。我和你…不适合。我的初恋在初中,而我把你当成我初恋的替代,所以…对不起,我在一开始就骗了你。”

    陈柔听到我的话后,眼泪混合着开始成线的雨水,快速地在自己的包包里翻找着什么?我打开雨伞,罩在她的头上,着急地说:“不要找了,快走吧!”

    可是,此时的陈柔即使听到我在说什么,也全然不顾我的叮嘱。而是,直接避开我的雨伞,继续低着头在包包里翻找着东西。说真的,听着雨水开始成“轰炸”式的在我雨伞上滴落着,我的情绪也开始变得有点浮躁了,特别是,陈柔根本不听我的劝阻。

    终于,她抬起还在流着眼泪的小脸,手里握着翻找出来却有点打湿了的本本,哭着对我说:“你看,这本小笔记本,记载着两年后我们在课堂上所有的回忆,玩笑,欢笑,为什么?你要说,你在骗我呢?”

    我低下头,眼睛一闭,已经按捺不住的情绪,让我又猛地抬起头,在眼睛睁开的一刹那,突然伸出右手,把陈柔的本子给抢了过来。接着,脖子往雨伞一夹,腾出的左手联合右手快速地翻开本本的硬纸板页,把里面的纸张都扯了出来。

    就这样,在陈柔还充满惶恐地小脸面前,我把扯下来的厚厚纸张,不顾一切地一下、两下、三下、给撕开了。纸张含在一起,沾了雨水,变得很厚实,我无法撕开多少,但还是在她面前,把撕烂的书页无情地丢在了已经湿透的地上。

    “你疯了啊?你干嘛啊?”

    陈柔气地拍打了我两下,还用力地推开了我。最后,不顾已经倾盆而下的大雨,开始弯腰在竭尽全力地捡起地上的碎纸。

    我跑过去把雨伞罩在她头上,伸出右手往她手臂一抓,低吼地说:“你才疯了,为了一个撕烂的小笔记本,有必要这样吗?现在是下雨,你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陈柔倔强的一面。她看都不看我一眼,伸手朝后背往我的脚一推,嘶哑着嗓音说:“不用你管,你不喜欢我,还关心我干嘛?”说完,低头继续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书页。

    见一只手拉她不动,我索性在大雨中把雨伞一扔,双手抓住她的手臂想把她给拉起来。谁知道,看似柔弱的她,在此时却释放出了震撼我的力量。我的手一抓她,就被她给甩开了,我不放弃,一个俯身想要去搀扶起她。她却一个站立,往我胸前一推,把我给推退了几步。

    看着她手里拿着的书页,我一生气,走上前又一次抢了过来。这次却不是丢,而是用力向远处扔了出去。

    这么一扔,陈柔彻底停了下来。站在大雨中的她,头发此时批散着,贴在了脸颊两边。雨水流淌在她的脸上,让我已经分不清,她是不是在继续流着眼泪了?只见她呆呆地站立着,抬起在雨中变得更加白皙、纤细的手臂,遥遥指着我说:“你可以不喜欢我,你可以骂我,但我不允许你撕毁、扔掉我的记忆,你没有资格。”说到“没有资格”的时候,她已经是歇斯底里地吼了出来。

    被这么一吼,我没有生气,反而被震慑住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陈柔这么生气的样子,还是哭着的样子。刚才情绪暴涨的态度也在此刻被她一顿指责后,随着从空中滴落下来的雨水流到了地上,消失在了无尽的尘土中。

    呆呆的在雨中伫立了许久,看着还在弯腰捡起小本本碎页的陈柔,我缓缓迈开沉重的脚步走了上前。突然间,我感觉…… 整个世界都真空了,所有周遭的景物都模糊了,我能看见的世界… 只有雨… 还有我和陈柔。慢慢地向她面前走去,但是,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我会做什么?

    就在我走动的时候,一把雨伞罩在了我头上,我的世界也停止了下雨。而不远处的陈柔,苗苗也骤然出现,拿起雨伞罩在了她头上。

    “青青哥,你们这是怎么啦?”

    我犹如被抽离灵魂的丧尸,缓缓地回过头来,看着已经热泪盈眶的音音,却一下子觉得说话都很艰难了。雨水从我的额头流到鼻尖,冰凉的感觉促使我张口嘴巴,声线颤抖地说:“音音,我…我…不知道。”接着,憋在眼眶里的眼泪,犹如决堤般崩溃,全部涌了出来。

    我泪眼婆裟地望向苗苗,她则是眼眶泛红地看着我,而且,头还在轻轻地左右摇着。我不知道,是不是苗苗也觉得我做的过份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错的离谱了?就这样,我彷徨地伫立在原地,呆呆地看着苗苗蹲下来,陪着陈柔捡完地上所有的碎页,再看着苗苗牵起陈柔的手,慢慢地离开了我的视线,慢慢地消失在了暴雨中。

    “青青哥,走吧!陈柔就交给苗苗姐了,我送你回宿舍吧!”

    ……

    …………

    而此时,在风雨中的一处,在某一个幽暗的角落里,刘亚辉却在冷酷地注视着这一切。他的绅士风度在此刻荡然无存,他有想到英雄救美,却不想去做雨中送伞的人。相反,他却冷笑地自言自语道:“陈柔,用力的伤心吧!越伤心,你越绝望,越绝望,你才懂得去放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