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陈凡的话
    我好想对陈凡说,“凡哥,你被表面的现象给蒙蔽了。”可是,话到嘴边,我却开不了口,因为…… 相比刘亚辉,我此时真的是无筹码来让陈凡相信我。

    陈凡见我没有开口,拍着我的肩膀说:“我不会让你远离她,但起码,不想让你们彼此陷进去。你和她不合适,你也带不了给她什么?我不是看低你以后的作为,而是说感情这一方面。

    包括你,或是刘亚辉,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陈柔。”

    这句话从陈凡口里说出来,看着他的侧脸,我明显感觉到了他两年前的霸主威压。就跟高中时,在台球边为我解围一样,面对一个比他自己还高大的人,他完全可以震慑住对方,不给你任何一丝抗拒的口吻。

    最后一句话,也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陈凡。有可能他知道是刘亚辉算计了他,但为了自己的妹妹,他可以遗忘算计他的人,只要对方对陈柔好就行了。

    看着陈柔买完单跑上来的倩影,我在心里喃喃自语,“不是我不想要,是我要不了…..”

    陈柔跑上二楼来,还想进去包间,却被陈凡给叫住了。她走到我跟前,看着我有点不大好看的脸色,一开口就冲着陈凡说:“哥,你是不是欺负他了?”

    “呵,我哪里有啊?我们只是吃饱了没事,聊一下天而已。”

    为了顾及陈凡的颜面,我也笑出来配合地说:“不要误会,我们就是聊了一下,毕竟两年多没有见了。”

    陈柔看了我一下,嘤咛地说:“好吧!那我们可以走了。”

    陈凡眉头微微一促,有点假生气地说:“唉,女大十八变,亲妹妹都不帮哥哥了。”

    “哼,我这叫帮理不帮亲。”被陈柔这么一说,陈凡也无可奈何,搂着我的肩膀走向了楼梯。

    换个话说,如高中一样,得到陈凡的眷顾应该是很高兴的事,就如同粉丝遇到偶像,难掩住心中的欢喜一样。可是,从他搂着我的肩膀那一刻,我却没有感到一丝高兴。相反,心里只有无限的沉重感。

    因为今天是周六而已,陈凡也没有急着回去,而是跟木木商定好,想要在周边逛一逛,明天中午再坐车回学校去。整个下午,因为陈凡的话,我的心情从天堂一下子跌到了深渊里。我越来越发觉,人就是一种很奇怪的高级动物。当你可以拥有时,你却不懂得珍惜,甚至不敢接受。等到判锤敲定,公布结果那一刹那,你又很不舍得,会失落,会后悔。现在的我,看着眼前的陈柔,就是这么一种失落的感觉。

    我一遍又一遍问自己:可以去争取回来吗?心里告诉我:可以。

    可是,理智却矛盾地劝说我:可以个屁,你自己都跟陈凡说了,你跟陈柔没有什么?

    于是乎,我心里的两个小人,就这样一正一邪的在我面前较劲着。较劲到….. 我再一次身临大海边,都已经麻痹了第一次和陈柔来看大海的兴奋和喜悦。都说女生是心细的,特别是陈柔这种会关注我的人。走在路上,她时不时就问我:“你怎么啦?脸色有点不好。”

    我还是勉强地挤出已经充满不自然的微笑,开口都有点发苦地说:“没有啦!可能是喝酒喝急了,吹了海风,反而不舒服。”

    听我这么一说,陈柔转身就对陈凡叫道:“哥,海风太大,我们找别的地方去逛吧?”

    陈凡怔了一下,看了看木木,无奈地说:“好吧!那我们逛别的地方去。”其实,第一次靠近大海的人,再怎么矜持、冷漠都抵挡不了它的诱惑,就如同现在的陈凡和木木。

    刚才,陈柔对陈凡说,去别的地方逛的时候,我心里真的感动得快泪奔了。都说爱的越深,伤的越深,我现在才明白这个话的道理。可是,又有一句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仔细回想一下,也不是说没有道理。如同陈凡说的,“你和她不合适,你也带不了给她什么?”

    想到这里,我张口就对陈柔说:“额,不用了,你陪着凡哥在这里逛吧!我可能是中午喝酒喝急了,搞得肠胃不舒服,特别是现在吹到海风,更想做呕。要不然,我先回去好了。”

    刘亚辉听我这么一说,脸上的表情是第一个显露出欣喜和得意的人。陈凡看了我一下,搂着陈柔的肩膀说:“李青不舒服,就先让他回去吧!今晚等他好点了,我们还一起吃饭,怎样?”

    我默许地对陈凡点点头,继续安抚陈柔:“就这么定吧!我先回去了,今晚见。”

    陈柔虽然被陈凡搂着肩膀,但还是挣脱了一下,走到我面前细声地说:“我陪你回去吧?等下再回来,好么?”

    “呵,你小看我了,这个话应该是男生对女生说的。放心吧!今晚你又会看到我了。你哥难得来一次,做为妹妹你可不能随便离开,把他丢在这里啊!”

    陈柔犹豫了一下,小脸充满不甘,但又无奈地说:“好吧!那你小心点。”

    看着陈柔充满不舍的表情,我一下子就转身走开了。我怕,再看到她的眼神,我会忍不住留下来,再忍不住地当着陈凡的面,主动牵起她的手。所以,我一边走,一边开口艰涩地说:“开心点,我只是去休息一下而已。”

    可是,每走一步,我的心犹如被针扎了一次。每迈出一米,我的泪腺就挤满一滴眼泪。直到...... 温热的眼泪挤满了我的眼眶,而我也忘记走出了多少步?我清醒...... 这不是一场游戏或是竞赛,因为陈柔不是获胜的奖品,但是,我却在爱情的转盘里,早早地被甩出了局。

    或许,刘亚辉相比我,站在陈凡身边,会更像一家人吧!不是吗?

    带着忧郁、落寞的心情,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快速离开海边的?在路上,我复杂的心情也一直在逼我选择,是回学校去?还是去找程思林他们?

    回学校去,也许才是对的。我知道,陈柔一定会发信息给音音,说我不舒服的事。可是,我不敢带着失落的表情去面对音音和苗苗。如果去找程思林他们,我想... 我现在的状态也不适合。

    到了最后,左脑考虑去程思林那里,右脑引导我走向了学校。

    走进学校那一刹那,我没有去找苗苗和音音,而是径直回了宿舍。躺在床上,我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还是在身心疲惫的情况下,可笑的很!!也许喝了点酒,也许走了段路,在我把手机调成静音后,我带着满腹心事沉沉地睡着了……

    ……

    ……………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是在朦胧中被室友给摇醒的。室友告诉我:“有一老师找你,在门外等着呢!”。摇醒我的室友,并不是我们班的,只是床位紧缺安插在了我们宿舍。被他这么一说,我立马意识到是苗苗来了。赶紧起床,跑去厕所洗了把脸,擦干后就钻出了宿舍。

    苗苗今天穿了一套非常正式的职业装,从下往上看,依次是… 黑色的高跟鞋搭配着神秘淡雅的黑色丝袜,再上来是泛着莹莹光润的黑色短裙,上面则是非常修身的白色衬衫。我走到苗苗跟前,眼神却没有要离开她胸部的意思。苗苗一看不对劲,大白天又不好意思发作,侨脸一红,小声怒斥地说:“想死啊!”然后,低头把胸前的衬衫拉了一下。

    我也小声地说:“谁叫你身材太好,一个姿势不对,就胸前露缝啊!”

    “找打,快下楼来,找你有事。”说完,苗苗自个走向了楼梯。

    跟着苗苗下楼,走出男生宿舍门口,我才看到在楼下一直等着的音音。我们找了个幽静的地方聊了一下,事情的过程就如同我已经知道的那样,陈柔发了短信告诉音音和苗苗,说我不舒服的事。所以,才会有苗苗以老师的身份,独上男生宿舍找我的计策。

    心里有事,又是比较敏感的的事,难道我可以告诉音音和苗苗,我想接纳陈柔吗?所以,思前想后,我还是坚持地说,“下午喝急了,又吹了海风,搞得肠胃不舒服而已。”

    等到日暮而落,陈柔的短信发了过来,我才想起还答应她,今晚一起吃饭的。唉,其实可以选择,我真不想去,可是想到陈柔,我还是恋恋不舍地起身离开了音音和苗苗。

    在校外,我直接打了的士直奔酒店,地址还是中午的地址,可是我却突然产生了厌恶。在车上,我是一脸漠然,到了酒店,进了包间,我他妈还得装着笑脸迎人。当然,我不在的下午直至在包间里,我可以看到刘亚辉是一脸的喜气洋洋和春光灿烂。

    吃饭的时候,陈柔小声问我:“身体舒服点没有?”

    我微微点头,告诉她,“我已经好了。”

    接着,整餐饭,陈柔反过来给我夹菜又给我舀汤,让我有了一副“帝王级”的享受。可是,她不清楚,今晚再香的饭菜,我都已经失去了胃口。一直到饭后洗手,我又再洗手间遇到了陈凡。我们洗着手,站在镜子前看着彼此,他开口说:“我知道你下午的离开,其实是故意的,我也明白你的心情。可是,我想谢谢你,慢慢的就好了。我记得她转校的两年里,你们都没有联系,是吧?”

    我从墙上的盒子里抽了几张纸巾,递给陈凡后,默认地点点头,说了声:“是的。”

    陈凡擦干了手,肯定地说:“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就如同两年前一样。”说完,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独自地走开了。

    听到陈凡这么说,我的心里更加的失落了,犹如冰冻的心脏停止了心跳又重重的摔在地上破碎了。也许,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其实,陈柔跟我说过:“你知道我这两年多,是怎么过来的吗?你就觉得我这两年多,没有想过你李青吗?”

    可是,就算我说了,这一切能改变吗?没有意义,一切正在悄然地失去色彩,失去意义。所以,我坚持陪同陈柔和陈凡逛完了步行街,又找了一下宾馆,才讨厌的跟刘亚辉坐在同一辆的士里回了学校。

    第二天,我没有去送陈凡,只是告诉陈柔代我跟她哥哥说声:“抱歉”。然后,又发了条短信跟陈凡说了一下没有去的原因,他也欣然接受我的解释,因为我告诉他:凡哥,我就不去送你了,对不起。我不去,就让刘亚辉跟陈柔相处一下吧!

    发完这条短信,我握着手机往床板砸了一拳。室友都惊恐的看着我,我自嘲地说:“没事,看看手机质量而已。”说完,在他们不解的眼神里,我淡然地走出了宿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