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去接陈凡
    看着陈柔传过来的本本,看着上面的字迹清晰地写着:我哥下个星期要来看我,他说也想顺便见见你。

    我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随后,扭过头,对陈柔露出了一个无比尴尬的笑容。在我看来,陈凡应该不会没事跑过来才对。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就怕这其中会牵连到什么?眼下,距离期末考试只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了,真不明白…..陈凡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候来看陈柔,还说顺便见见我?

    想到这里,我偷偷地瞄了刘亚辉一眼。我一直在想,因为陈柔,必定有刘亚辉的事。陈凡突然“来袭”,刘亚辉肯定也会无事献殷勤的。

    整节课上,我已经被“陈凡的到来”给干扰了思绪。就连在本本上,对陈柔的回复都显得很牵强无力。为此,陈柔在本本上小心翼翼地问我:怎么啦?是不是我哥要来,你不开心了?要不,我找个借口拒绝他吧?”

    哇~看到后面的话,我算是脑袋里炸开了花。短短几句话,虽然有着淡淡地暧昧,但我还是眼神充满了无比感激地看着陈柔。没想到为了我,她连亲哥都想拒绝了。心里随着一阵小触动地流淌,真的感觉暖暖的……我之所以被“陈凡的到来”干扰了思绪,是因为......我想到了他转学后过生日的那一次。那一天,我是受陈柔的邀请去参加他的生日聚餐的。当晚,我还记得他跟我说的话,“虽然,我也不喜欢她那么早恋,但那也是要看对象的。以前你还好,但现在不行了。你既然有了,就远离陈柔一点吧!”

    我纠结的地方就在这里,脑袋里的困惑也越来越明了了。敢情,他的到来或多或少是因为这个事?还有,我总觉得刘亚辉在我背后捅了什么?

    我搔了搔脑袋以示淡定,拿起笔还是回复了陈柔:呵呵,你哥难得来一次,又是来看你的,我们怎么好意思拒绝他?他想顺便见见我,我也想跟他聊一聊,毕竟,好久没有看见他了。

    陈柔看到我的回复后,对我会心一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时间,因为心里怀揣着“陈凡的到来”,连生活的节奏都过得有点“喜庆节日”的赶脚了。除了复习,我有事没事就往会所跑去,当然,除了对新兴生意的眷顾,我还想多去看看程思林。从见了他老爸后,他绝大部分阴沉的表情也逐渐变得“多云转晴”。虽然,有时候还是会不苟言笑,但相对以往,这已经是好了很多了。

    一个周末的晚上,陈亮在外面忙,我偷偷地问程思林,“你有给你老爸发信息吗?”

    程思林脸一紧,皱着眉头说:“这个倒没有,不过跟我妈发了信息就有。”

    我眉头一抬,有点嬉笑地问:“为什么不发呢?”

    “唔,上次把相片撕了,心里觉得特过意不去。”话一说完,程思林有点发现不对劲地看着我,淡淡地说:“你怎么突然问我,给他发了信息没有?”

    我呵呵地笑了两声,很坚定地说:“你都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难道,你想一直都跟你爸维持在这种关系吗?其实,你的改变我都看得见。只是,你一下子还找不到缺口和方向去突破而已,是不是?”

    程思林发出“嗯”的一声,接着说:“我以前对他都是意见,怨恨,从他跟我说了那么多事后,我确实是改观了很多。可是,就是因为在过往积压了太多对他的负面情绪,还真如你说的,一下子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他说这个话的时候,让我想到了陈凡要来的事。随即,我吐了口气,颇有一番见解地说:“唉,不知道如何面对?难道就不去面对吗?陈柔的哥哥下个星期要来看她了,还说顺道来见见我。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事?可是,我能拒绝他吗?

    有些事,就跟撕日历纸一样,从星期一撕到星期天,又是一个新的星期一和星期天,但是,日期却一直会走下去。所以,你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的心态,就跟撕日历是一样的道理。看你要做被撕掉后循环不变的星期,还是做继续走下去的日期?”

    “我明白。”程思林在这三个字说完后,停顿了一下,随即话锋一转,对我赞许地说:“这两年,你懂得的道理还真不少,呵呵。”

    “哈,我跟你的经历不同。我不知道你认可不?你的不开心大半原因在于你的家庭,所以,你的成长和心态就跟生长中的藤子绕着竹竿一样,不解开,就会一直绕下去。而我,所经历的事没有你这么单一,有些感悟自然就会比你宽一点。”

    回想这两年多的点点滴滴,有时候还感觉是历历在目。时间让记忆走的更远,却冲淡不了记忆走过的痕迹。相反,记忆如酒,越久越陈香。

    程思林看我陷入深沉的样子,自己坐在一旁,小口的泯着茶,也开始在思索我刚才说的话。相信他会明白,星期会一直循环下去,但走下去的日期却可以改变时间,不是吗?

    一个周末过去了,一个新的星期就来了。正如我跟程思林说的,星期是会循环的,但日期却会一直走下去。我不确定陈凡是星期五来,还是周六来?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如果,他是说我跟陈柔的事,那么,我会跟以前一样回复他,“其实,我跟陈柔没有什么。”虽然,这是一句很违心的话,但是,我还是得这么说。

    我承认,我或多或少被陈柔给影响了,给感动了,甚至有一度,想冲开束缚去接受她。无可否认,陈柔以她固有的性格在默默地跟我接触,这种不同以往的接触中,又带着她的坚持和信仰。这个,才是让我最为感动和被影响到的地方。

    她的温情,她的柔弱,她的笑容,总是可以把我想去拒绝的话给冰封在心底。真的是…..让我欢喜,让我忧。

    这个星期,最为开心的不是我,也不是陈柔,貌似刘亚辉才是整一出剧的导演和策划。我相信,陈凡是有告诉他的,或许,是他邀请陈凡来的。总而言之,我们都意外地发现,他是犹如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在放学一起行走时,他会多次提到陈凡要来的事,还表示出一副很期待和兴奋的表情。用他的话说,“好久没有看见你哥了,他人真的是很不错。他来了,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我请客。”

    他说请客的时候,我和音音是面面相觑的样子,包括陈柔在内,我们都觉得:他有钱是好,但不需要每次把“请客”两字挂在嘴上吧!这是为了显摆,还是为了显示他的阔绰呢?

    时间晃啊晃,晃到了周五晚上,不过,陈凡没有来。陈柔发短信告诉我:我哥明天中午到,我们到时候去接他吧?

    我躺在床上回了短信给陈柔:7878,在我们的地盘上,怎么也得尽下地主之谊啊!

    随后,又互相发了几条信息,才沉沉地睡着了。

    翌日......

    ……………….

    当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陈柔的电话把我给叫醒了。一看时间,我才知道临近中午了,想到陈凡快来了,我赶忙从床上翻了下来,速度之猛就差一个鲤鱼打挺了。

    匆匆从宿舍跑了下来,一边跑还一边给音音和苗苗发信息,告诉她们结伴去吃饭,不要等我。信息发完,人也到了女生宿舍门口。最无耻的是,刘亚辉已经早早跟陈柔站在一起了。

    陈柔看见我跑动时头发耸动的样子,开玩笑地说:“可以广告海飞丝了。”

    我略微喘息着说:“海飞丝算什么?我用飘柔,才这么自信。”

    我和陈柔一见面就把话给搭上,直接把刘亚辉当空气给无视和秒杀了。但我很佩服的是,他还是故作绅士而又大度地说:“自信到起晚了,是吧?呵呵”

    我没有太多理睬他,转身就对陈柔说:“我们走吧!希望不会真的晚了。”

    “嗯,走吧!”陈柔话音一落,迈开双脚的同时,刘亚辉直接站在了我和陈柔中间。对此,我的肩膀还差点跟他碰上了。

    陈柔也察觉到了这点,微微皱着眉头,伸出小手轻轻地对我说:“你走我右边吧!”

    想到刘亚辉刚才的表现,我在一刹那间果断地伸出左手,结结实实地牵住了陈柔。就这样在刘亚辉的眼皮底下,跟陈柔先行了半步,他才缓过神地跟了上来。跟上来后,他故意放缓了脚步,轻微扭头,从陈柔的秀发中露出仇视的右眼,貌似要把我给瞪死一样。

    我毫不犹豫地对他露出了一个充满阳光的qq表情。如果身边没有人,我想他肯定会当场气得张牙舞爪起来。在没有到校门口前,陈柔的小手是紧紧地牵着我,紧紧到你可以完全感受到被一团柔软的海绵包裹着。我感叹地想:都说手掌软的人,不是有钱就是大富大贵之人。我想,陈柔应该兼具了两种吧!

    快到校门口,陈柔和我很默契地松开了手。毕竟,学校还是有学校的规矩,校长才是这里的老大。他说不能校园恋,你还能怎样?

    走了一小段路,刘亚辉自觉地跑去路边拦了一辆的士。车到了跟前,他却没有佯装绅士去坐在车前的位置,而是对陈柔说:“走吧!”说完,自个钻进了后排座椅。

    显然,不是我坐车前,就是陈柔坐车前了。这个小样,算盘还是会打的。他无非就是想让我坐车前,他才好跟陈柔坐一块嘛!我没有脾气地对陈柔说:“你坐后面吧!我坐副驾驶去。”

    可是,陈柔却抓住我的手,柔声地说:“我喜欢坐副驾驶位置,你坐后面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