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被吓到了......
    返回的路上,我和程思林都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他此时的心情,显然…..充满了压抑,只是,这是一种有别以往的压抑。包括我在内,听完这个长长的故事后,心里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因为波哥刚才的话,也变成了思绪万千。

    我想到一句话:虎毒不食子。即使,程跛子是一个如外界流传的蛮横、霸道的人,但对自己所爱的人,对自己所在乎的子女,却是充满着慈祥的一面。正如他苦涩地说,他从来没有把乡书记的女儿当过老婆,却可笑到…..跟她有了小孩。可是,小孩又是没有罪恶的,没有过错的。所以,他问我们,“你觉得我该恨自己的小孩吗?”

    别的事情,我不会去想,也不会过多去挖掘。但从这句话,我完全相信程跛子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显然,这也是程思林现在觉得压抑的原因,他没有想到自己从懂事以来就痛恨的父亲,竟然和自己的母亲有着如此艰辛的过往。而自己,却不听任何解释的,把程跛子的照片给撕烂了。所以,程思林觉得压抑的同时,又充满着愧疚和自责……

    因为一巴掌的事,他想到辍学,却没有想到在生意获益的背后,其实是自己的父亲在给他“保驾护航”。所有的感觉,就跟玻璃杯和水一样,你一直用肉眼去看待它们,觉得水就是安静的被禁锢在透明的杯子里。可是,当你摔破杯子的时候,你才知道,水也可以爆发出来一去不复返,而玻璃杯也同样可以刺伤你,这就是事实。

    原本,还想请我去吃兰州拉面的程思林,也因为满脸的情绪而给忘记了。就这样,车子跟早上来的龟速行驶形成了反差,现在是…..一路飞奔地回了会所。一上楼,猴子、老三和陈亮围了过来,问我们事情怎样了?程思林只是淡淡地说,“问李青吧!”说完,自个回房间去了。

    早先,我就有发信息给陈亮,说我们要出去的事。现在,程思林让他们来问我,我也就把前因后果跟他们都讲了一遍。接着,在我述说的过程中,猴子和陈亮的表情也跟着往事的高低起伏,而在脸上快速地变化着。讲到,程跛子是怎么瘸腿的这一段?猴子是猛吸着烟,大声地骂着,“那女人真是贱…..唉,好好的腿就这么给废了。”

    陈亮也跟着大大咧咧地骂着,“妈的,一个娃娃亲,祸害了两代人。”

    “唉,没想到‘一代枭雄’也有如此不堪的过往。看来,凡事不能以外表去看人是对的。”老三扶了扶眼睛,也忍不住地感叹了一下。

    我叹了口气,走过去房间,结果,门反锁了。陈亮一下子紧张地看着我,有点结结巴巴地说:“老…老程,不…...不会想不开吧?”

    “你个鸟嘴,在说什么呢!”猴子跟上来,往陈亮的头拍了一下。

    陈亮被猴子一拍,很不服地要跟他杠上。我做出一个手势-“嘘”,然后带着猴子和陈亮走开了。我肯定的对陈亮说:“放心吧!老程很在乎自己的妈妈,特别是现在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更不会去想什么多余的事。只是,我们要给他时间和空间去面对自己的情感。毕竟,他也误会了自己的老爸那么久,总是需要时间去释怀和学会面对的。”

    “青哥,言之有理。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先吃东西吧!都中午了,我们都还没有吃饭,你们呢?”

    猴子哈哈大笑地说:“我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吃饭,昨晚喝了那么多酒,肚子早就被酒精给掏空了。”

    “青哥,那你上楼吃吧!上面还有饭菜,我们也都是刚吃不久。要不要叫老程?”

    “算了,发个短信最干脆,就不要去敲门了。”说完,我掏出手机给他发了个信息。

    不出几秒,程思林的信息来了,他简单地说:我车开久了,很累,先休息下,你去吃吧!

    我遥遥头,在信息上安慰了他一下,接着就开始往顶楼跑了。一边跑,还一边给音音她们打电话,询问她们吃饭了没有?当然,肯定少不了一些“你想我,我想你”的肉麻话。听了程跛子的过往,我觉得我们这一代太幸福了。突然间,我对爱情的态度更加明朗了不少,也变得更加想去保护自己的爱情,特别是现在我和音音、苗苗。而我也觉得,我之前对音音所付出的一切,跟程跛子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需要当作一件极有成就感的事放在心里。

    日暮而落,炊烟升起......整个下午,程思林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也没有出来过。直到我再一次去敲门告诉他,吃完饭,猴子和老三要走了,他才开门走了出来。猴子凑过来,很自讨没趣地说:“老程,你怎么睡一个觉起来,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呢?连黑眼圈都有了。”

    程思林嘴巴一咬,抬起固如鹰爪的手指,往猴子的手臂捏了一下。猴子立马双脚离地跳了起来,当场求饶地说:“老程,你…你…你轻点,疼死我了。”

    陈亮一个劲地笑着说:“刚才拍我的头,你看,报应来了吧!”

    “没事,吃饭去,不要瞎闹。”程思林话一出口,大家都猜到他的心情没有完全恢复好。严肃的表情,冷到都可以把身边的空气瞬间结为冰霜了。

    我回过头对陈亮和猴子眨了眨眼睛,笑了笑,示意他们不要闹了。他们两个面对我和面对程思林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和态度,看到我的示意后,嘻笑地跟在我身后走向了楼下。

    按老规矩,我们开着小面包车去学校接了音音她们,接到她们后,我们一行人才轻车熟路地开向一直聚餐的馆子。即使,程思林心情还是处于“阴霾气候”,但是,对于这一刻,他还是会跟着我们一起出来。因为,每一次的相聚总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异常的短暂。吃完饭,我们又得恋恋不舍地送起猴子和老三了。

    这一次聚餐,相对以往安静了许多。音音她们还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但因为女生偏向含蓄的性格,吃饭时,她们也没有发现太多的不对劲。倒是猴子和陈亮,虽然话少了一点,但依旧风格不变的调侃着彼此,偶尔也会来调侃我。有这两个二货在,该笑的总是很多,就连程思林也没有办法,只能是皮笑肉不笑地陪衬着。

    除了吃饭,猴子和陈亮习惯性地叫上几瓶啤酒,然后开始杠上。这一次,让音音她们有点不可思议地就是程思林也要了个酒杯,跟着喝起酒来。在她们感到疑惑时,我告诉猴子和老三,“难得老程今晚想喝酒,我们就陪他喝一杯,等下再找司机送你们回去。”

    “嗯,他想喝,我们就陪他。”老三说完,拿起酒杯也干了起来。

    我们都知道程思林的心情,不需要解释太多什么,彼此都已是心照不宣的了。随后,拿起酒杯一起干了起来。而这次,程思林也是直接地放开了,前面几杯都是一口一杯的干掉。到了最后,我们都不敢一起干了,怕就怕,程思林喝的太急,等下会因为心情而醉酒。

    慢慢的,音音她们也看出了端倪,都先后开口问他,“你怎么啦?同学”、“不要喝太快”、“同学,你是不是今晚不开心?”

    程思林拿起酒杯,又放了下去,停顿了一下才说:“呵,没有什么。天气热,喝点啤酒,听说能开胃,所以喝快了一点。”

    音音和苗苗还想开口说点什么,我一个眼神制止了她们。虽然她们是出于好意,但对现在的程思林来说,我觉得他未必会说太多和解释太多。看到程思林喝酒的样子,猴子和陈亮原本想继续叫上的酒都偷偷的退掉了。一餐饭匆匆地结束后,陈亮打了电话让司机过来餐馆找我们,我们利用等待的空闲,坐在了车里聊天。期间,谈到回学校的事,猴子又是一副像极了怨妇的表情,只会叫苦连天的哀怨着。我们都知道,猴子这人经不住寂寞,哪里有我们,他人就在哪里。这也是他的其中一个优点-逢叫必到。

    等司机来了,我让程思林和陈亮待在车上别动,然后吩咐司机先送他们两个回会所去,再接着送猴子和老三回学校,而我和音音她们则选择慢慢地散步回去。走在路上,我知道她们会问我什么?而我也把事情的经过,有条不紊地跟她们又复述了一遍。我之所以跟音音她们说,是不想以后出现类似今晚的情况。毕竟,程思林目前还是比较敏感的,我不想一句不经意的话,再一次揭开他尘封的伤口。

    当然,程思林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他不想说的时候,他会习惯性地说:“问那么多干嘛?”。如果是他想说的,他也会说:“问李青去。”

    在我跟音音她们讲述后,我发现,她们三个人几乎都眼眶泛红了。我不得不相信一句话:女人都是水做的。只是,她们的反应跟猴子和陈亮是不同的。她们不会选择去骂人,相反,她们对程跛子充满了崇拜,对程思林的妈妈又充满了同情。还有,在她们无限嘘唏的同时,嘴里又默默地祝福起了他们夫妇。在女人的世界里,她们憧憬结局的美好,多过于看悲剧的心情。特别是陈柔,我觉得她是感触最深的。否则,她不会在我说话的同时,大眼睛会紧紧地盯着我。我的直觉告诉我,她盯着我,不单单是看着我在说话,而是看着我,还在想着什么?

    一边继续说着,一边慢慢走着,渐渐地走进了校内。因为今天是周日,离学校不远的住宿生,也会在今晚开始返校。我和音音她们不敢在校园内四处散步或是打闹,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返校的老师或是学生看到。抱着“宁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我们各自回了宿舍。

    …….

    ………….

    翌日,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我感叹的是:每一天都是新鲜的,每一个周一都是苦逼的。对于我们这些“听课难,做题烦”的人来说,上课就跟进少林寺一样:我没自由,我失自由。

    手里的笔左一圈右一圈地转着,我的头脑却不会再跟从前一样,只是无聊的发呆了。现在,好说歹说也有了自己的“小事业”,在趣味全无的课程里,我可以不听,但却不会停止思考。我会思考,该怎么来协助程思林管理会所的事?我也会想,该怎么让会所的生意变得更好?是通过推广还是派发传单的传统方式?

    我在细想的同时,也慢慢地感受到了一点:真是你做了一行,就会去思考一行。这跟过生活一样,不是你当家,你不知道父母的辛苦。等你当了家,就会自然而然去考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道理。

    毕竟,我还是一个学生党,去会所的时间也是有限的。所以,在程思林忙碌的同时,我有在教室里发呆的时间,不如拿来思考下怎么帮助程思林?他把我当兄弟,在分成的事上又这么迁就于我,我如果事事都丢给他,那也显得太不够意思和义气了。

    想归想,于此同时,离期末的倒数计时又开始了……

    而我,在把心思投放到会所的时候,又不得不分一点精力在开始复习上了。时间…..虽然说是慢慢地走着,但每一次把视线放到led时钟的血红数字上时,心里就会忍不住地抽搐一下。特么的,什么是时间稍纵即逝?站在led时钟的面前,再看着分钟、秒钟倒退着流失,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心惊肉跳”?再不争气的人,也在这个时候开始“啃书”了…….

    而最让我“触目惊心”的是,在某一节无聊的复习课上,陈柔传了本本给我,上面骇然地写着:我哥下个星期要来看我,他说也想顺便见见你。

    我在余震的同时,心里也在想着:我靠~这是什么逻辑和概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