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霸气 传说中的人物
    程思林敲着我的脚,小声地说:“跟我去一个地方,走。”

    “去一个地方?”嘴里含糊地发出一声,我猛的就坐了起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角,又捂了捂有点微微发胀的脑袋,还是一个机灵爬了起来。脚刚一下地,就有点跄踉地扶助了墙壁。

    “房间里有浴室,进去洗把脸吧!我在外头等你。”程思林说完,自个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严格来说,我还是扶着墙走的。一头栽到浴室里,发现里面有热水器,白毛巾还有一次性牙膏、牙刷。我想都没有想,直接脱了衣服,打开花洒,淋起了热水澡。热水冲在身上的感觉就是舒服,又可以提神,又可以去除一身酒气。

    二十多分钟后,我已经擦干头发,坐在了程思林的宝马车里。我问程思林:“怎么起这么早?昨晚睡哪里去了?”

    程思林微微打着哈欠,点了一根烟,缓缓地说:“就在隔壁的房间里。我想早点去吧!早去早回,不想天天被你催死。”

    “毛线,找借口了吧?”说完,我哈哈大笑了起来。

    “去,懒得说你。我们去吃早餐先,但你要请客哦!”

    “没问题,10块8块的事嘛!”

    “靠,肯德基豪华早餐,钱记得带够啊!”

    …….

    …………

    不一会,我们就已经坐在肯德基里面,吃着早餐了。我想到一个问题,不急不慢地问程思林:“你知道地方在哪里吗?”

    “我问波哥了,他说直接去就好。那种鸟地方,挂个牌子,看似严肃,其实跟肠粉一样软趴趴的,上班还可以没事打打牌,你说爽不爽?”

    “我说老程,你紧张不?”

    程思林一听我这个话,差点没被一个汉堡给咽死,捶了捶胸口,没好气地说:“可否等我吃完,再问这个问题?”

    恶!我额头挂满黑线地说:“好…好…我发个信息给猴子他们说一下先,不要等下起来找不到我们。”

    吃完kfc,我和程思林也重回车里,开始了今天的“任务”。我猜……程思林肯定会有那么点紧张,否则,车速也不会保持的这么匀速,系不系?一路缓缓地开着,坐在车里打开车窗,轻轻地呼吸着晨早的空气,其实,我也想说,“我也会有那么点小小的紧张。毕竟,等下我要陪同程思林见的人,还是传说中的人物。”

    程思林打开音响,大声地放着dj歌曲。我把车窗摇了起来,我知道,他想试图以这种重金属的敲击感来驱散心里的沉闷和不安。我很能理解此时的程思林,就算他是一个铁血无情的人,但在即将面对复杂的亲情,总是会呈现出很强烈的矛盾,排斥而又一丝兴奋。看了看时间,还真够早的,即使吃完了kfc,现在也只有7点多而已……

    车子停了一下,进入了高速收费站。这意味着:一上高速,回头就已经没有意思了。为了让程思林不那么紧张和不安,我也沉默了一下,想尽量给他去思考一些东西吧!可是,程思林却开口问我:“怎么不说话了?”

    “还不是想让你安静一下,多思考些东西。”

    “没什么好思考的,见与不见,始终是那样。”

    “记住我以前跟你说的:原不原谅在于你,你有权利去选择原谅和不原谅他,但不要忘记,你也有权利去了解真相,追问他给你一个理由。”

    “嗯!上次你说的,我有认真想了一下,所以才想着去会会他。当然,我也需要你陪我去,这可是你说的。”

    我开始了卖萌和充大头地说:“嘻嘻,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央求你带我去的。”

    程思林眼角看了我一下,有点无语地说:“都不知道等下会怎样?”

    “你先不要想结果,你就只考虑过程,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就卯足了劲去问,呵呵!”

    程思林也笑了一下,开始有点放松地说:“呵,没有那么夸张吧!”

    “夸张不夸张都无所谓了,因为,你等下就会知道原因和结果了。”说完,我把手搭在了他肩膀上,示意地去鼓励他。

    就这样,气氛也从程思林原先的紧绷到现在,慢慢地恢复了正常。我们在车上谈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又讲起了初中怎么泡妞的过往?当然,谈起初中的事,程思林也不忘地问我,“怎么跟当时拜把的老大崩了?”

    想了想,我把事情的原尾跟程思林吐槽了一下。听完后,他有点可气地说:“我最讨厌就是这样的人了。”

    当然,以前谈起这件事,我会不想说,甚至心里会很压抑,想要砸东西。可是,时间过了这么久,身边又有音音和苗苗,甚至是陈柔这些爱我的人,我觉得我已经很幸福和知足了。把音音她们和初中的女友相比,我觉得当时为了她和罗秋生而生气,真的是很犯贱又犯傻。

    在车里继续和程思林聊了一会,因为起的太早,反而聊着聊着就睡着了……等到程思林敲醒我的时候,车子已经下了高速,正在往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开着。如果猜的没有错,车子应该离我们的目的地越来越近了。我扭头看了看程思,他也累的不好受,现在更是连连打着哈欠。可惜,我不会开车,否则还能帮他顶一下。而时间,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钟头,可见程思林有多累了。但是,他还是很平稳地驾着车子又听着导航的声音,轻车熟路地驾驶在每一条小路上。

    渐渐地,他的车速越来越慢了,当我们穿过土路又重新开上沥青路的时候,眼前的视线被一片闪亮的晶莹给充斥了,因为……我们已经穿梭在海边的公路上,阳光猛烈地照射着海面,而海面却不甘心地把所有的光线都反射给了我们。视线虽远,却依然可以看到码头上堆积的集装箱和大型的起重机。我很兴奋地把车窗摇了下来,用力地呼吸着那一阵阵熟悉的海水味。我永远不会忘记,是陈柔带着我第一次看到大海,而且还是那么近距离地感受它的汹涌和澎湃。

    显然,这是程思林第一次看到大海,估计也是他第一次踏入这个“孕育”自己的土地。现在,他关掉空调,也跟着我一样,摇下车窗,任由海风吹拂着自己的头发。貌似,越吹着海风,人也会越精神起来,呵呵。

    我比较感叹的是这个地方得天独厚的优势,这么长的海岸线,对本地的捕鱼业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帮助,更别说货运进出口了。而且,很有特色的是,从远望过去,有些人行道上被铺满了黑色的海藻,湿的干的都有,车子开过去,就能闻到一股很特别的海腥味。虽然有个“腥”字,但味道却出奇的不难闻。

    程思林把车子拐了一下,我们从大路上慢慢地开进了一片楼层耸立的区域。穿梭在有如林立的楼宇间,你还能看到小型超市,露天广场,篮球场和配套的活动器具。而这些跟我们那里对比,简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我很叹服地自言自语: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城中村”。

    终于,车子还是在我喜不胜收的感叹里,缓缓地停了下来。看到门口的牌坊,早前还在车里鼓励程思林不要紧张的我,也小小地咽了咽口水。程思林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他,两个人没有立马下车,而是坐在车里吸起了烟。我知道此刻的我们,就需要淡定,从容,想想等下开场要说什么?

    烟吸了几口,我猛地往窗外扔了出去,态度坚定地对程思林说:“走,来了就不怕,怕了就不来。”

    程思林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把烟从窗外猛地扔了出去。现在嘴里叼着烟,正惊奇地看着我,但还是跟我下了车。一进“衙门”,我的乖乖,人没有看到,先被一条警犬给吓到了。我回过头对程思林玩笑地说:“要不是它在笼子里,老子准抽死它。”

    “哈,那你抽它的时候,先让我进车里躲起来。”

    “哇靠,这么没义气。”

    “关键是我小时候被狗吓过……”

    “晕,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

    “有人,你去问问…..”

    一看到有人,程思林这货还是表现出了一丝不淡定,急忙推着我去“开路”。我逮到了一个穿着制服而又微胖的女人,张口就问:“我想找下某某某。”

    别看她只是一个女人,又貌似非正职的jc,听到我找程思林的老豆后,讲话还是很有底气,地说:“你找他干嘛?”

    “探…探…探亲”我勒个去,我都发现我有点失水准的讲话结结巴巴了。毕竟,这是我第一进“衙门”来啊!

    “把名字报上来。”听到是探亲,肥女人讲话都客气了很多。难道是,她连程思林老豆的亲戚都忌讳三分?

    “程思林”

    肥女人没有再继续追问,倒也很客气地说:“你们到那个房间去坐着,等一下就可以了。”

    我和程思林一阵对视,急忙地跑开了。程思林问我:“怎么冷飕飕的?还一阵阵阴凉的感觉。”我表示很同意地点点头,但还是跟着他坐在了椅子上。

    这个房间感觉像一个小待客厅,不像是电影里的审讯室或是有单独的玻璃墙给你坐着讲电话。不过我也能理解,待在这种小地方,你说能差到哪里去?有大问题的话,早就不知道被押送到哪里去了?还不一定能看见人。

    就在我和程思林左看看,右看看的时候,背后一阵略微急促的脚步声走近了。而且,一直以来太过于紧张和敬佩那个名字,我的头皮还传来了阵阵发麻的感觉,貌似背后有一股很强大的威压。

    哒…哒…哒的皮鞋声越是走近,程思林的头却反而垂了下来。我知道我是紧张,而他的情绪在此时却变得很是复杂,是该高兴?还是该发飙?还是该跟我一样,变得紧张和说不出口?终于,我焦虑和不安的心随着脚步声的停住而落了下来。而背后的人,我知道程思林的老豆到了,可是,他却站住不动。他不动,我们两个更加没有动作而又无息地坐着。

    感觉……时间就跟沙漏一样,在瞬间是变得如此的清晰和明确。终于,背后的人开始缓慢地动了起来,直到拉开了椅子,坐在了我们面前。从一进来,程思林就挨的我很近,我用脚轻轻地蹭了一下他的鞋子,他也轻轻地蹭了一下我。我鼓起勇气想跟他老豆打个招呼,他却先开口对我们说:“呵,不要紧张,我们就聊一聊…..”

    我听到他还呵的一声笑了出来,拾起一点小小地勇气,抬起头就开口说道:“伯…伯伯好,我是程思林的兄弟。”

    一句话出口,我还快速地看了一下眼前这个久闻大名的人物。几秒短暂的扫视之后,坦白来说,我还真的被镇住了。眼前的人,穿着一个黑色的polo衫,留着一头乌黑油亮的长头发,第一眼的印象,你会想起郑伊健在《古惑仔》里饰演的陈浩南。但是,从气势来看,绝对要比郑伊健的“陈浩南”要来得强势很多,特别是那个眼神,很是犀利。而且,鼻孔下面蓄意留着的一字胡搭配上有点古铜色的脸孔,再加上那个犀利的眼神,总是会给我一个感觉,就是:不怒自威。

    看着我盯了他几秒后,程思林的老豆开口就说:“诶,你好,谢谢你陪他一起过来啊!”

    我晕了,不要讲话还好,一讲话还不得了。他嘴角一动,我才认识到什么叫做“满脸横肉”。即使他讲话时还是微微笑着的,可是,顺带的表情,总是让我感觉很是威严,完全不能以可以随便开玩笑来闹着玩的。这下子,我完全是开眼界了。我现在相信,波哥为什么对程思林的老豆唯首是瞻了?因为,有些人天生就有一股子霸气;怒起来的时候,还有一股子狠劲。

    “没…没…没什么,要不,你们先聊?我出去转一下。”说完,我膝盖一促,就准备要起身走出去。结果,程思林一个手掌快速而又有力地按住了我的大腿,让我原本离开了椅子的屁股又坐了下来。

    我咽了咽口水,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程思林的老豆。他倒是很能理解地对我摆了摆手,客气地说:“没事,没事,坐下来就好。”接着,他十个手指交叠在一起放在了桌子上,对着还低着头的程思林说:“思…思林,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他说话的时候,我能明显看到,他下巴的肉激烈地跳动了几下。我相信,其实他也很紧张。毕竟,这是他久未谋面的亲生儿子,又没有想到我们会突然“杀到”。如果提前告诉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兴奋到顶破天花板?

    可是,程思林不冷不热地声音却底气十足地传入了我们的耳朵,“不用你这么叫,我跟你不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