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原来如此
    看着一波又一波的“剧情”,我自问自答地说:“这是惊喜吗?这是典型的让我惊讶啊!”

    程思林看我自言自语地样子,嘴里好笑地说:“走吧!还想什么呢!”说完,搭着我的肩膀走向了楼下。

    到了大堂门口,我一下子就高兴了,嘴唇快速地抖动着说:“音音,你们都来了。什么时候到的?”

    音音走到我身边,很是兴奋地说:“我们也来的不久,想叫你的时候,程思林就让你讲话了”

    苗苗和陈柔也跟了过来,很是高兴地看着眼前这一切,而又表现出一副跟我刚来时的表情一样,觉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苗苗高兴之余,还不忘记地表扬我一下,“刚才说的还可以啊!颇有点样子,不错不错。”

    我望向陈柔,得瑟地问:“真的是这样吗?”

    陈柔小脸一抬,嘴角一扬,发出“嗯”的一声,又对我竖了个大拇指。

    不过,看到她们三个都在这里,我也觉得奇怪,还是忍不住的问着音音,“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音音还没有开口,陈亮从后面走了上来,拍着我的肩膀说:“是我和老程让司机跑到校门口的保安亭去点名叫人的。但她们到了校门口,没有看到我们,死活也不相信司机。后来,还是司机打电话给我,让我跟她们说的。”

    “呵,原来是这样。”

    “你说,这么重大的活动,怎么能不见嫂子们呢?是不是?青哥”

    我用前肘轻轻捅了一下陈亮的肚子,示意他不要瞎闹,随即又很关切地问:“猴子和老三有来吗?”

    “放心,都有来。车次,时间我都算好的。师傅放下三个美女后,就跑去车站接他们了,现在也应该在路上吧!走,下楼去,别让员工等着。”程思林说完,带着我们集体下楼了。

    到了楼下,我又再一次叹服了。我相信这一次惊喜,是老程和陈亮花了不少的脑筋和时间去筹备的。刚才上楼时,还是干净的水泥地,现在大路中间铺了好几层红地毯,而舞狮队都已经准备好了。陈亮拿着一沓红包塞到我手上,笑着说:“青哥,等下舞狮到你面前,张嘴索要红包,你塞给他们就行了。”

    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地傻乎乎“哦”了两下,完全还没有从一波又一波的“惊喜”中恢复过来。

    陈亮把红白塞给我后,又一次走到前面开始了演说。看着他的背影,我真的很有感慨,也很高兴。时间蹉跎了岁月,也历练了人。看着眼前这一切,不单单是惊喜,更多的是你能感受到所有的变化,都是在微妙的进行着。以前讲话羞涩,泡妞大胆的我们,从来没有去思考过人生的问题,也压根没有去想过工作的事。有的只是一句大胆的安慰:船到桥头自然直。

    可是,船都行驶不稳,不直,怎么到桥头呢?

    所以,现在的我们去思考这个问题还为时不晚。我和程思林,陈亮,因为某些机遇,某些生活的因素迫使我们去努力,去上进。程思林是为了他的妈妈,陈亮是为了他的家,我则是为了音音,为了我和她的以后。我们的目标不同,但努力都是一样的,这过程就是蜕变,不是么?

    等陈亮演讲完后,一系列的开幕仪式也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当响彻天空的锣鼓、鞭炮响起来,舞狮队也开始了欢快和卖力的表演。而这时候,猴子和老三也慢慢地走了过来,特别是猴子那个身高,在人群中是多么的显而易见。

    我赶忙挥着手让他们站到我和程思林身边来。而他们入定后,最为囧的事也在下面几秒发生了:当舞狮硕大的头颅,摇摆着蹿到我们身边来,陈柔吓的挽住了音音,音音怕的挽住了苗苗,而苗苗又紧张地抓住了我。关键是我也被吓到了,想找个人来抓都抓不到。想起陈亮说的要给红包,我赶忙从裤袋里掏了一个红包出来,伸向了舞狮的嘴巴。

    看到红包,“狮头”凑了上来,“狮嘴”一张就把红包给叼走了。说穿了,就是一只手把红包给拿走了。等舞狮收到红包后,“狮头”还卖力地在我们面前蹭了蹭,才欣喜地眨着眼睛又向我们跪拜了几下,才一步一步地退开了。

    舞狮的表演持续了半个多钟头,才慢慢地结束,清场。闻着鞭炮的味道,感觉今天还真是一个难得的好日子,因为接下来的一幕,会把时间定格住,永远地安放在我们心间,随着我们的成长,老去而相伴永远。

    这是一张照片,是一张经典的照片,也是一张见证我们的青春,成长和友谊的照片。照片上,苗苗在我左边,音音在我右边,而陈柔挽着音音。后面,当然就是这一帮热血而又会“黑”你的兄弟。照片还没有照时,我们都是面露微笑着。照片照完后,我才知道,后面的四个损友个个拿着拳头抵在我头上,从左到右依次是猴子,老三,程思林和陈亮……

    当然,我不会要求重拍,因为这个太珍贵了,它是那么的自然又是那么的和谐。就让这一张照片,做为我们见证青春的纪念,见证我们的友谊所走过的每一年,每一个春秋……

    开张仪式结束,我们一行人也在陈亮的带领下来到了食堂。食堂只是其中一个宿舍,因为这个单元的房子有着一个宽大的客厅,所以被拿来做食堂了,而其它的几个单元都是被直接改成了宿舍。为此,我还特意去参观了宿舍的环境,一边走还一边问:“消防有没有做好?”“夏天通风吗?会不会热?”“小心不要中暑了。”

    结果,连程思林也加入了陈亮的队伍,一起调侃我地说:“哎呀,领导下乡啦!还做工作指示了。”

    被这么一逗,我的老脸也挂不住的红了。心里不爽地嘀咕着:不就是几句话的事吗?随后,拍拍屁股快速地闪出了宿舍。再不走,被调侃的效果比几十公斤的tnt还猛。

    到了食堂,我们一伙围坐在一起,开始了这难得一次的“聚餐”。看着满桌的大鱼大肉和饮料啤酒,猴子已经坐在凳子上使劲地咽口水了。等到人全部到齐了,程思林和我做为表率开始了一桌一桌地祝酒,然后再由陈亮一个一个地发着红色的利是。

    一圈下来,我才发现这种敬酒说辞的事还真的不是很容易。现在,我也能够暗暗理解到程思林和陈亮在休闲会所上班的辛苦了。可想而知,隔三差五,大到应付工商,消防,小到附和下街道办这些人,是多么的不简单啊?人在社会“混”,你不成熟也要装的像个样。何况,幼稚到成熟,也只是时间的蜕变而已。

    “来,向李总和程总敬酒。”猴子一句话从牙缝里蹦了出来,顿时赚取了所有人不经意的目光。不单是我们这一桌,就连员工也站了起来,一一朝我们举起酒杯,共同祝贺着,这欢庆的一刻。

    落坐下来,陈亮调侃了一下猴子:“你是落寞了,还是心里羡慕嫉妒恨啊?”

    猴子一块烧鸭丢进嘴里,喝了口啤酒,滋巴着嘴巴说:“屁话,我就算羡慕,也不至于要嫉妒和恨啊!”

    “哦,那么想得开?”陈亮转了转眼睛,继续调侃着猴子。

    “这个社会本来就是能者多得。就这个场子,你要说钱,我还真没有,所以,我就得任命,懂不?而我的性格和脾气,你们也知道的。单在处理一些事上,我承认,我要向结拜时,排名在我和老三后面的‘老大’学习。所以,我敬佩他。老大是罗秋生,那也只是排名的事,也只是过去的事。而这个老大,我是心悦诚服,叫在心里,不是嘴上。”

    猴子在疯癫的时候很张狂,而不疯癫的时候,就像现在,喝着酒又可以说地头头是道。自然几句话说完后,赢得了苗苗,陈亮和我们的敬酒。我知道,这番发自内心肺腑的话,是他已经积累了很久的话,只是今天在这个场合,被陈亮给激发出来了。我们都是好兄弟,心里谁有疙瘩,不舒服,我们都会去注意,去在乎,而不是自私地睁着眼睛装不知道。所以,这也是陈亮故意要问猴子的原因。

    老三跟我们敬完酒,也赞同猴子的话,补充说道:“猴子说的对,老大只是排名的事。每个人的性格,家庭背景都不同,注定了他的一生也会因此而不同。所以,没有什么羡慕嫉妒恨,只有今天还能相聚在这里的缘份。”

    “对。没有什么羡慕嫉妒恨,只有今天还能相聚在这里的缘份。干杯吧!”老三最后一句话,让我很赞同地再一次举起酒杯,向我爱的人和身边的这群兄弟一饮而尽。

    整顿饭,吃的时间不久,但聊的却很多……而我总是会成为调侃的对象,毕竟,前面是兄弟,而左右两边却都是爱我的人。

    饭吃完了,陈亮带着音音,苗苗和陈柔去参观了整个会所,连猴子和老三也好奇地跟去了。而我,却和程思林悠闲地抽着烟,静静地看着远处车水马龙的公路。烟抽掉了一大半,程思林才缓缓开口地说:“现在,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跟你借钱了吧?”

    “嗯,谢谢你了。”

    “呵,傻瓜。是我谢谢你,是你选择去相信我,选择去支持我。但是,你不生气吗?”

    “生气什么?生气你,没有征询我的意见,就擅自拿着钱搞了这个会所?”

    “对。我和你们第一次来这个会所时,觉得他们的装修很一般,生意也很冷。所以,就跟部长要了个名片,跟他们老板联系了。谈了半个多月,最终把这个会所给盘了下来。又跟你借了钱,拿来搞装修。而你的钱,我又没有征询你的意见,就拿来入股了。你不会生气吗?”

    “呵,我当时就瞅见你跟部长拿名片了,问你,你又装作神秘,什么也不说。至于生气嘛?你现在问我:为什么你不生气?”

    程思林抽了一口烟,抬抬眉头,很配合地问我:“为什么你不生气?”

    “因为…….我有这个钱,本来就是父母不知道的,也意味着,我可以自由调控这个钱。可是,我有这笔钱,现在的我……却不懂得如何运用这个钱?如何去理财?那么,这个钱明白了说,就犹如放在我身上做了定期的钱,却没有任何收益。

    而你…….也在刚才问了我生气不生气的问题。我非常肯定,你有考虑我的感受,最后才做了这个艰难的决定。而这个决定,对你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心理压力?因为,你又怕,这个钱投了,没有告诉我,结果……会是石沉大海。那样,你会有更大的愧疚感,是不是?”

    我话说完,程思林吱了一声,往牙缝里吸着空气,双手按在了天台的不锈钢扶手上,回过头看着我,很感激地说:“谢谢你,也就你能理解我了。”

    “那你答应我一个事吧?”

    “不用说了,我答应你。等这里稳定几天,你陪我去吧?”

    “行,就等你这个话。”

    “还有,你的30万。我是这么规划的:我们的收益,就以你30万收回后,再来分成。这样,你的30万老本也能快速地收回来,而且,你的股份还是30%。而不是,30%没有收回来,我还让你一直贴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