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惊喜连连
    下了车,我眨了眨眼睛望向程思林,有点不可思议地问:“我们要来这里?”

    程思林不以为然地说:“怎么?没事请你来洗个脚,都不行吗?”

    “靠,你掏钱,怎么不行?”

    “抠货”

    “彼此彼此啦!哈哈”

    “等下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晕,这话怎么听起来瘆得慌?”

    程思林一听我这么说,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大有一种看好戏的“幸灾乐祸”样,然后嘻嘻地说“怕了吧?”。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搂着我的肩膀上了二楼。蹬上楼梯,我才发现,不光是会所的名字改了,连招牌装饰也换了。而且,连以前的木质楼梯,都被改成了钢化玻璃,下面还搭配有彩色的led灯条,一路走上来还煞是好看。

    上了二楼,视野比以前的会所更加宽阔了。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爬上二楼最后一级台阶,右手边有一座2米多高的人工假山,里面放养着很多体态和颜色各异的鲤鱼。水池里,活跃的小鲤鱼正在漂浮的水草间游来蹿去,加上小巧的水轮和木桥,让这一切看起来都美轮美奂而又颇负情趣。

    而左手边,就是大堂的入口。一进有点如西式的大堂门口,不到5米的位置就看到了一个硕大的前台,给人感觉很气派而又撑得起场子。前台靠背的墙上,金色带荧光粉的水晶牌上醒目地写着“青林思域”四个大字。对于我这种对书法不感冒的人都看得出,那些字体应该是请人设计出来,再依样画葫芦地制作上去的。特别是在led灯的照射下,四个大字随着背后的金色水晶牌,反射出一股很吸引你眼球的炫丽效果,大有点让人过目不忘的视觉冲击。

    就在我盯着前台有点微微出神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哇靠,怎么没有人呢?”

    脑袋里闪过一个特大的问号,让我自发意识地向四周望了过去。前面很整齐地排着4排干净而又崭新的洗脚沙发,后面带窗的大墙上更是挂着一个至少有50多寸的液晶电视。但是,这一切的摆设跟现在的空无一人形成了很强烈的反差。一般这种休闲会所,一见门就只看到灯,看不到阳光的,气氛的安静连空气都感觉快闷出水来了。而且,空调还是阴凉地开着的……

    我拍着程思林的肩膀,有点戏孽地说:“哈,你想洗脚都没有人欢迎啊!”

    “那可不一定哦!”说完,程思林双手抬了起来,隔空连续地拍了两下手掌。

    接着,剧情犹如被打了鸡血的电影,一下子在我眼前快速地上演着我意料不到,甚至想象不到的画面。在洗脚区通往按摩房的走廊里,先是白衣黑裤的部长一个一个地走了出来,然后,又很有秩序地站在了我和程思林的右手边。紧跟着,穿着工装分明的洗脚技师,按摩技师也有男有女地走了出来,而且,步伐和走姿都给人感觉已经事先排练过的,非常的协调和有距离感。

    等到技师都走了出来,我才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人群的末尾压轴般地登场了。还是那样地嬉皮笑脸,还是那样咧着嘴巴大大地笑着,一见面,没有习惯性地叫我“青哥”。而是,走到了与部长对立的方向,也就是我们的左手边,笔挺而又严肃地站立着。

    我很纳闷地看着陈亮,心里很好笑地想着:这也太夸张了吧?

    站定后,陈亮突然提起嗓子,很庄重地说:“欢迎程总,李总,出席青林思域的开张活动,所有员工在此,热烈欢迎。”

    陈亮话音一落,我右手边的部长,还有站立在前面的男女技师,全部都异口同声地说着跟陈亮一样的话:

    “欢迎程总,李总,出席青林思域的开张活动,所有员工在此,热烈欢迎。”

    话喊完,不大不小的大堂里就响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掌声。刚才,还鸦雀无声的会所也在此时,随着掌声而沸腾到了极点,气氛也随之激昂了许多。而我,感觉就跟傻帽一样,呆呆地站在现场,连脚都不敢抬一下。过份紧张和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都让我有点想上厕所的冲动了。

    想到自己的囧样,我在心里咒骂了程思林和陈亮千百次:我靠,靠,靠,这个就是惊喜?这个场面也未免太“科幻”了吧?“3d效果”深深地震撼了我,更让我的心脏快受不了鸟了。

    我到现在还身处在难以置信当中,可是,它就是这么真实而又活灵活现地出现在我眼前。就在我还傻乎乎地想着,程思林也开口对着员工说了起来。慢慢地,耳朵里开始传来了程思林一阵阵条理清晰而又言辞流利的演说。原本还觉得话少,不苟言笑的程思林,是不可能去说这么多无谓和客套的话的。可是,从现在看来,我又得小小地改观了,他现在讲的是头头是道,出口成章,颇有一番领导的风度。

    从上二楼到现在,我的视觉,听觉,触觉都已经超出了我对过去的识别和感知。我觉得,我现在就是身处在一个充满聚光灯的舞台上,台下已经有几十双眼睛在看着我了。而现在最为担心的就是:等下程思林讲完了,是不是要推给我来说几句?

    妈哟~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就要糗大了。对我们这些没有准备,也没有接受过训练的人,突然间,就要口若悬河地说着,压力可想而知有多大,有多紧张?紧张到,我人是站着的,右手的中指已经有点不自觉地在挠自己的大腿了。

    现在的我,最希望程思林能讲个10几20多分钟,讲到我能慢慢不紧张下来。而且,为了应付不要出糗,我的头脑也开始着去接受眼前的现实,也在开始着去构思:怎么去说这个开场白?我不为人所察觉地吸了几口大气,努力地平了平自己的心境,大脑的齿轮也在快速地转动着,用力地从脑壳里汲取一点油墨出来,以便快速地打印出一篇足以应付场面的草稿。

    旁边,程思林的讲话还在“妙语连珠”地说着,而面前站着的人,时不时爆发起一阵阵掌声和喝彩。看来,程思林说的“菜”还蛮对得上他们的胃口。就在我还暗自调侃时,程思林话锋一转,把“球”踢给了我,张口就来一句:“我要说的,也就是这样了。接下来,有请李总为大家说几句,大家欢迎。”

    擦~我内心很无语地骂着程思林,这“球”也未免踢得太快了吧?可是,由不得我,面前的人又爆发出了一阵排山倒海的掌声,让我感觉已经如坐虎背,上下不得了。我很快地调整好自己,心里自我安慰地想着:算了,草稿也打好了,该说的,就算是紧张也要凑合一下,就当是对自己的锻炼吧!

    心里想完,我很坚定地抬起头来,用眼睛扫视了一下眼前的人。不对,应该得改口为自己的员工了。为了掩饰还有一点地紧张和颤抖,我还把双手放在了背后。接着,深吸一口气,启开因为害羞而紧紧闭着的嘴巴,开始了我人生至今的首个演讲:

    “大家好,我叫李青。”话音一落,我就马上发现,我的声音因为紧张而变了音调。但是,现在的我第一句话都出口了,难道还能把话缩回来?

    咬咬牙,挺了挺胸,我继续说道:“在今天没有到来之前,我曾迷茫过自己的将来,也迷茫过以后的出路。但是......到了今天这一刻,我才发现…..也感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热情和激昂。在这里,没有人是来打工的,大家都是老板。而职称…….对我来说,不是一个等级的划分,而是一个如程总刚刚说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客户就是上帝,只有把上帝服务好,上帝才会对你笑。我们给大家创造了一个环境和平台,而真正创造财富的人,是你们自己,不是我们。只有努力过,才不会后悔。在场的很多人,可能跟我年纪相差不大。可是,再怎么不大?终会有结婚,成家,生子的那一天。而我们……现在所做的…..不单是想让自己过的好,也是想让家人过得舒适,更是让自己青春无悔。”

    说到“青春无悔”时,几个年纪小的女生和男孩更是直接拍起手来,接着,年长的几个技师也一起大力地跟着鼓掌。这无形中给了我一股巨大的鼓励,我拾起骤然而生的信心,继续说道:“我和程总,不是什么严肃的人。如果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有利于公司的团结,发展,我希望你们能提出来。当然…..我也希望,公司的发展能够伴随着你们的成长,更加的壮大,更加的充满温情。而我们,也希望在彼此的成长中,能够给彼此一个好的印象,好的留恋。

    这就是我想说的话,口才不行,还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可是,没有人说什么介意不介意的事。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一阵的掌声,每一掌声响起,我都觉得“老脸”终于有光了。看着眼前的员工还在持续地鼓掌着,我好想音音她们也能来啊!毕竟,展现自己魅力的时刻,谁不喜欢啊?

    趁着掌声,程思林靠到我耳边,小声地说:“我刚才还在严肃地跟他们说,公司的条条框框。你竟然跟他们说,‘我和程总不是什么严肃的人。’不过,我也真佩服你,还真是有两把刷子,看来口才不错,以后没事可以来开开会,组织下员工的会议和思想培训。”

    我知道程思林没有真的怪我,但也很吃惊地说:“谁叫你事先不通知我的,还搞什么惊喜。你在讲话,我没有时间听。脑袋里只是在想,如果轮到我,我该怎么说?”

    嘴上是这么说,但是我也明白程思林说这个话的重点。工作中,一个黑脸,一个白脸形成震慑性,总是好过给人感觉:两个人都是年轻人,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工作经验或是威严。这样的话,稍微年龄大的员工,就会不把你放在眼里。

    我还想对程思林说点什么,陈亮就开口说话了:“现在大家到楼下参加开张典礼,礼毕,我们再一起到食堂吃饭。然后,由程总和李总给大家发送开张利是,好不好?”

    一听有钱拿,人群中不知道谁先吼了起来:“好”,接着,就又是鼓掌又是欢呼。搞到最后,一大群人由部长带到了楼下。

    看着一波又一波的“剧情”,我自问自答地说:“这是惊喜吗?这是典型的让我惊讶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