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乱
    回到宿舍,全身已经打湿了。室友看我的眼神,像瞅见了外星人一样,不是笑就是问:怎么这么惨烈?我简单地解释了几句,接着,就跟一聊得好的室友借了一个水桶,匆匆跑去提了两桶热水,准备奢侈地洗个够。

    当冰冷的身躯触碰到温暖的热水,全身在一刹那间,反而起了鸡皮疙瘩。突然间,好想整个人能身陷在一个被温泉围绕的地方,最好是浴池里能有音音和苗苗陪伴。至于陈柔嘛?暂时是不敢想象的……如果真的能那样,不知道该多好啊?

    一边哼着歌,一边慢慢地搓洗着。才洗好头不久,就听到一室友在门外急促地敲着门,拼命地叫喊着:“快出来,有人找你。”

    “等等,马上来了。”话说完,心里也嘀咕地想着:这个时候,音音还在照顾苗苗,陈柔也回了宿舍,难道是刘亚辉?手一抬,把最后的一点热水全部往身上浇淋了下来,才赶忙擦拭干净,穿上衣服跑出了浴室。

    “咦,人呢?”我望了望四望,除了在玩手机和看书的几个室友,也没有别人了。

    “没有进来,在外面呢!”带眼镜的室友说完,还向我抬了抬眼睛,貌似在提示我,还是什么惊喜来的。

    “哦,这么神秘?”带着问号,为了一探究竟,我低着头走向了门口。肩膀才刚过门框,就突然被拍了一下,一时间没有防备,我就“蒙查查”的被吓了一跳。眼神慌张地向拍着我肩膀的方向望过去,结果,看到了小手捂着嘴巴在偷笑的陈柔。

    “你未免也太容易被吓到了吧?”

    “哪里啊!突然被吓一吓,你看会紧张不?”

    “好了啦!不要生气,嘻嘻。”

    “外面还下着雨,你不躲在宿舍里,跑来干嘛?”

    “我给你送这个来了。”说完,陈柔从身后拿了一个保温杯出来,而且,还是她平时随身带的hellokitty粉色款式。

    “这是什么?”我好奇地接过来沉甸甸而又暖暖的保温杯,打开盖子,一股说不出的温香立马扑鼻而来。

    “红糖煮生姜,你快喝吧!”

    “红糖煮生姜?不…不是...苗苗喝的吗?”我有点尴尬地说着,发现脸颊有点微微泛红了。

    “谁说的?这个有驱寒,暖胃的作用,特别适合被雨淋到的人。”

    “哦,那…那谢谢了。我去拿个杯子倒出来吧!你等等…..”

    “不用啦!你直接喝吧!倒出来就容易冷了。”

    一听这话,我就有点发愣了。这是陈柔一直随身携带的保温杯,但她却丝毫没有介意男、女生口味的不同,让我着实有一点小小的惊讶和心里很舒服的感觉。现在,陈柔满是期待的大眼睛正在眨巴地看着我,拿着保温瓶的手,还是有点难为情地把瓶口慢慢抵向了嘴角。

    汤汁一入口,那种生姜温腥的味道夹杂着不算很甜的红糖水,喝起来的口感真的很沁人心脾。而且,生姜去寒,这个人人都知道。喝下去后,真的感觉胃部暖暖的,跟刚才还饱受冰雨刺骨的感觉完全不同。喝了几口,我才发觉到一个问题,随即张口就问:“你哪来的生姜呢?”

    “我室友买了个电磁炉,有时间就会在宿舍里偷偷做东西吃。刚好她有生姜,就跟她要了一小块,自己洗干净后就拿来煲了。味道怎么样?会不会很难喝?”说到“难喝”两个字时,陈柔更是眉宇间微微一皱,很是担心我不喜欢一样。

    “呵呵,你干嘛那么紧张?说真的,很好喝,我也喜欢喝。”

    听到我这么一说,陈柔微皱的眉宇也终于散开了,脸上露出了一个充满洋溢的笑容。我停了一下,很认真地问她,“你自己有喝吗?”

    陈柔没有说话,双手放在身后摇了摇头。我很无奈地把保温瓶塞给了她,假装很严肃地说:“我喝了,觉得真的不错,谢谢你了。不过,剩下的你就要全包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嗯,好吧!我不嫌弃……”话音一落,陈柔也小嘴对着保温瓶一口一口地喝了起来。就这样,两个人依靠着墙壁,看着外面下着的大雨,一边喝着充满浓浓“暖意”的红糖煲生姜,又一边打趣地聊着天。

    其实,从她接过保温瓶那一瞬间,心里的感觉就已经说不出来了,也无法用文字来一一描述。因为,这是我们两个人拿着同一个杯子,站在同一个屋檐下,喝着同一样的东西……却没有一丝介意,尴尬,仿佛这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事。而我,貌似也习惯了这种自然,心里的抵触随着跟陈柔越来越多的接触,而选择了靠边站着,再不入伍地慢慢消失着……

    聊着聊着,我突然间变得低头不语,陈柔很是纳闷地问我,“怎么啦?”

    这是我第二次看到陈柔雪白的脚丫,特别是现在下着雨,她直接穿了一双黄底黑带的人字拖过来找我。在阴暗的天气里,陈柔嫩白的脚丫随着闪电一闪一闪,好像在微微泛着白光。一时间,沉寂在这种明目张胆地“窥视”中,我竟然忘记了陈柔正在等我回答她的问题。

    “咦,坏蛋,我知道你在干嘛了?”陈柔话一出口,拿着保温杯轻轻地磕了一下我的额头。

    我假装很疼地捂着额头,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没有办法,谁叫这双脚丫比章子怡的还要漂亮。”

    “咦,我才不跟她比呢!不喜欢她......”

    “对了,你不是买了东西给音音和苗苗吗?我们送过去给她们吧?”

    “嗯,那我们现在过去吧!”

    “好,你等等。”说完,我钻进屋子里拿了手机,还不忘记地跟室友借了一把雨伞。划开屏幕一看,才知道音音发了两条信息给我,还有一个未接电话。我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对陈柔惨惨地说:“完了,音音的信息,我没有回,电话也没有接。洗澡出来,忘记看手机了。不知道她们吃了吗?”

    “那你回个电话去吧!”

    “没事,先去你宿舍拿东西,我在你楼下等你,然后一起再过去。”

    等陈柔上了女生宿舍,我立马拿出手机拨通了音音的手机号码。电话一接通,我还没有开口,音音在电话里先焦急地问着我:“青青哥,淋到雨了吗?”

    被音音这么一问,心窝暖暖地又觉得很是愧疚,讲话都有点结结巴巴地说:“没…没事。你们吃饭了吗?”

    “吃过了。你和陈柔回来了吗?刚才发你信息,打你电话都没有回,苗苗姐一直在这里念叨着呢!”后面的话被音音这么一说,电话上,立马传来了苗苗和音音地打闹声。

    “呵呵,我回来就跑去洗澡了,所以没有注意到电话。我和陈柔现在过来找你们,你等着我。”电话挂断,陈柔也提着东西下楼来了。

    一眨眼功夫,我们已经到了顶楼。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音音的求救声。敲了敲门,音音咚咚咚地跑过来开门,一开门就大呼救命:“陈柔,你们再迟来一步,我就快笑岔气了。”

    我表示很无语地望着苗苗,又不敢说什么,只能是不住地安慰音音:“不要怕,青青哥来了,我来替你捱着。”但是,说归说,我最怕苗苗又要拎我耳朵了。

    还是陈柔醒目,一进门就把下午买的东西给和盘托出了。这下子,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陈柔身上。看着她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什么新出的面膜?效果既美白又怎样?我也假意地掺和着说话,生怕一不小心,等下苗苗的注意力又跑到我身上来。

    都说“三个女人一出戏”,我相信这个话没有错。刚才还担心苗苗会不会拎我耳朵?现在,我感觉我已经相当的安全,安全到自己一个人可以卷起双腿靠着床屏,没事翻看着一本我极度很讨厌的英语书。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确定西线已无战乱,才听到苗苗把声线转向了我,一开口就问:“在干嘛呢?一进门,半天也不说话?打你电话也不接,发你短信也不回。”

    “晕,你们在那里聊着什么巴黎欧莱雅bb控?我又半天插不进话,就只能在这里坐着啊!”

    苗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眼睛看着音音和陈柔,声音满是调侃地说:“哟,看来是冷落了你,你不情愿了,是吧?”

    一听这话不太对劲,我僵硬了身体马上坐直起来,嬉皮笑脸地说:“哎哟,老佛爷,瞧您这说的,小李子有这个心,也没有那个胆儿啊!”

    此话一出,音音和陈柔马上笑了出口。苗苗也不含糊,右手一伸,对着我直截了当地说:“既然如此,哀家的指甲也长了,这…..你看怎么办?”

    “回禀老佛爷,还能怎么办?直接剪了呗!”说完,我还学着电视上,后退起身,结果一踩空,从床上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这下子可好,我疼的没完没了,她们笑的没完没了…….

    就在一片嬉笑声中,我的手机也响了起来。音音把电话拿给了我,接着,对苗苗和陈柔表示安静地“嘘”了一声,然后对我说,“是程思林打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