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雨中柔情
    靠着护堤站久了,我们就沿着公路向学校的方向走着。一边走着路,一边又看着路牌,我提议打的士回去。陈柔却说,想再走一走,就当锻炼一下。其实,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就这一会,我能完全猜到她的想法。因为,打的回学校,那跟我单独相处的时间也就只剩下几分钟在车上而已。如果走回去,又一边聊着天,那至少我们还可以单独地相处久一点。有时候,女生的心思,男生不要猜。但有时候,你不用猜,却能从对方的眼神里,谈话中,表情上知道很多你想要的答案。

    我和陈柔又走了一段路,而且连续地走路,已经有了一点饥肠辘辘的感觉。陈柔看着我,也说了同样的话。可是,四周都是马路,总不能坐在地上吃吧?我望了望正在埋排水管的路面,带着陈柔走到了排水管旁边,把超市的促销彩页拿了出来,扯出几页后,直接平铺在排水管上。接着,我用脚挪了几块石头给陈柔垫脚,然后,托着她坐在了排水管上,自己再纵身一跃,面对着马路,也跟着挨坐在陈柔身边。

    陈柔拿出面包给我,又帮我把牛奶管子插好,虽然很累,但她还是很贴心地做着这一切。海滨路很干净,走了这么久,一眼望过去,还真是奇迹般的没有发现一片纸屑。就连这施工停歇下来的马路,也没有太多的一丝黄土或是水泥。可能,这就是柏油马路跟水泥路的区别吧!

    侧身望过去,依稀还可以看到大海的身影。但此刻,人在意的不是看海的心情,而是心理那种微微的再一次悸动,这是我和陈柔才拥有的第一次。第一次在马路上吃东西,而且还是坐在长长的排水管上,双脚还没事的晃悠着。

    陈柔小口小口地吃着面包,又抬头看看我,我们两个人相视一笑,她有点淘气地说:“坐在马路上吃面包,喝牛奶,感觉跟坐在房间里差别很大。”

    “是不是觉得好脏?呵呵”

    “不会,这里没有太大的海风,路面也很干净,我不在意这个。我只在意自己的感觉,好像跟你在徒步旅行一样,走了,累了,饿了,渴了,就停下来歇一歇,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看着陈柔长长而又乌黑的头发,讲话又像小女孩般的可爱。脑海里的场景一换,想到了我们还身处在海边,只是不再扶着护堤,而是坐在堤坝上,看着蔚蓝的大海,又懒懒地晒着太阳。那种听潮看海,那种沐浴在柔和的阳光下,肩靠肩,又聊着天,是多么的开心和自在啊!

    吃个面包,喝罐牛奶不需要多久,可是,我们却慵懒地坐在排水管上聊了很久。起初,我们有一尺之隔,聊着聊着,我不知不觉地挨近了一点;再聊着聊着,她也挨近了一点;等到我们一起挪动腰身想要再挨近彼此时,肩膀却碰在了一起。一时微微的尴尬,我们不好意思地托着牛奶,假意地对着空罐子用力地吸着,虽然,牛奶早已喝光了,但还是把它吸得快“前胸贴后背”了。

    每次跟陈柔在一起的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词语来描述的,那种悸动很纯很真。就跟刚才一样,你会太容易融入在情景中,不知不觉地挨身靠过去,而她也会,慢慢地靠过来,再靠近到碰到彼此。

    天边的夕阳没有如往常来的璀璨,而是慢慢地被天边的乌云给包裹住了。想到苗苗说,天气预报说会有阵雨和大暴雨,我还是回过神来,示意陈柔可以走了。一起身,收拾了垃圾,我们又一起沿着指定的路牌走着。

    离开学校到现在才3个小时不到,但陈柔却表现出了久违的开心。特别是,看到那些比较矮小的排水管,她直接站了上去,在上面小心翼翼地走着。我不知道管道会不会很滑?又怕她一不小心摔下来,扭伤脚就麻烦了,也跟着她踩在管道上,一起并排地小心走着。

    陈柔走到一些不平的管面时,会自发地伸出小手,保持下身体平衡,然后扭过头来对我轻轻地笑一下,貌似在告诉我:“不要担心。”可是,不要担心还是偏要的。前面的管子,在她直行时看不到有什么?但我在侧面,因为反光却看到了上面有点油渍。其实,我可以让她跳下来的,但看到她脸上那种天真无邪的笑容,我又不忍心去说破或是阻止什么。

    我毫不犹豫地告诉陈柔:“把手给我。”

    陈柔很是欣喜地伸出纤细地小手,让我轻轻地牵着。走到油渍前面,我停了一下,关切地说:“你大步跨一下,这里有个油渍,不要滑倒了。”

    “哦,那你也要小心。”

    跨过去后,我还是小心地牵着陈柔的手,而她更不会把手缩回去。两个人就这样,手托着手,一直把所有的管道都走完,才跳了下来。

    其实,李青和陈柔并不知道。走在一截又一截的管道上,从他和她牵起手那一刻开始,为了保持平衡而微微偏斜的身体,放眼望过去,俨然成了一个很甜蜜的“心形”。

    天色随着乌云包裹着夕阳,也快速地暗淡了下来,厚重的云层告诉路人,再不快点走,暴雨就要来了……

    看着黑乎乎的上空,连陈柔都同意打的士回学校了。可是,下班高峰期,不要说的士,连摩的都载满了人。无奈,我和陈柔只得一步又一步地继续走回学校去。快走到学校附近时,雨水也一点,一点,一滴又一滴地开始从天上落了下来。我和陈柔躲在树下,撑开雨伞后,又继续赶回学校去。趁现在雨小,如果再不走,只怕雨会越来越大。而且天边有了闪电的迹象,躲在树下万一打雷了也不安全。

    老天爷还是很“照顾”我们的,女生的雨伞我从来就不奢望它有多大,越是如此,雨就下得越大。到了学校附近的小路,雨就像是有人故意在我们雨伞上,一盆一盆地泼着水,随着啪啪地声音在雨伞上激烈的回响着,连手都感觉到雨水的沉重了。而且,连风也出来瞎掺和,还带着一亮一亮的闪电在天边翻滚着。随着暴雨和风的配合,感觉气温也在瞬间斗降了许多。

    我问陈柔:“你冷吗?”

    “还好。不要刮风就不怕。”可是,我却看到了陈柔把包包挡在了胸前。

    心中一阵不忍和关心,我把左手的袋子一起放到了抓着雨伞的右手,这样包包和袋子就同时挡在了陈柔身前,可以减少冷风对她的正面吹拂。而腾出来的左手,也伸向陈柔细如杨柳的腰身,轻轻地挽住了。陈柔被我挽着腰身,很自然地向我左边的胸膛靠了靠,这样,我们挨近的距离,就更加紧密了。

    而我,又怕她被冰冷的雨水淋到,把原本就不够我们两的雨伞,又向她移了过去。现在,自己的肩膀就已经在饱受雨水洗刷了。一路快速地走着,脚下的雨水也因为下降的急促,而遍地开花地飞溅起小水花来,我们两的鞋子跟裤管也因此宣告“沦陷”了。

    雨,真的很猛,很大,就连门口值班的保安看到我们也不想站起来望一望,就让我们快速地经过了铁门。陈柔想送我先回男生宿舍去,我却挽着她走向了女生宿舍。她并不知道,我已经全然不在乎了。因为,除了挨着她肩膀的左胸膛还是最后一块比较干的“领地”,身体其它地方基本上都已经打湿了。

    快到女生宿舍门口,陈柔带着我在大榕树下停了下来,开口想说点什么,却在转身间看到了我已经湿掉的右半身。特别是,衣服的短袖更是夸张地正在滴着水。陈柔原本还因为寒颤而变得苍白的小脸,在看到这一切后,随着眼眶正在凝聚地泪水也慢慢地变得嫣红起来。呆呆地看了我许久之后,她慢慢地,慢慢地,移着步伐就想要前来抱住我。而我,却一下子弹开,退到了雨水中,身形在雨中停住了,但仍然很关切地对着她说:“傻瓜,不要抱我,小心感冒了。你快回去,我也要闪了,拜拜。”

    说完,不顾她已经滑落在脸颊的眼泪,头也不回的跑了。我承认,两个人紧密地挨在一起,你就算冷,但也能感受到彼此一丝的温暖,这就是俗话说的“相濡以沫”和“鸟儿多一根羽毛都会暖”的道理。现在,垂首跑在这冰冷的雨水中,连眼睛都不敢向上抬起,只能是一味的跑着。

    而陈柔看着李青在雨水中的背影,哽咽着声音说:“你才是傻瓜。明明在乎我,却总是假装不在意。”

    陈柔看着李青,而不远处却有人盯着李青和陈柔,注视了好久好久。男、女生宿舍没有夸张到阳台对阳台的挨近着,几十米的距离也只是被中间几颗榕树给隔开了。而从李青手挽着陈柔走向榕树那一刻开始,一切的一切都被刘亚辉尽收在了眼底。

    怪不得李青说,“今晚有活动”。要不是踢球遇到了下雨躲在这里,还真是被蒙在了骨子里。刘亚辉心里越想越气愤,没有表情的脸上也随着闪电一闪一闪地闪现出更加阴暗的气息…….

    顾不得什么打雷天不能在树下接电话的危险。他还是按起了那个熟悉而又久违的电话,表情随着电话的接通也快速地转变着。

    终于,随着一男子低沉的声音穿透而来,刘亚辉的声线也变得极为讨好地说:

    “凡哥,好久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