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护提看海
    我回过头望着音音和陈柔,略显尴尬地问:“是…..是这样的吗?”

    陈柔和音音同时点点头,还笑不完地发出:“嗯,嗯!”

    我腾地一声站起来,绕着屋子喊着:“碉堡啊!”

    音音和陈柔先后问着苗苗:“喝红糖水了吗?”“要不要再煮一点?”

    看着她们一人一句,我倒觉得我成了多余的人。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多么的“知识匮乏”。看来,以后还是要多补一补,否则,在女人面前快站不住脚跟了。

    苗苗看着我傻傻地站着,嗔怒地说:“傻站着干嘛?过来挨着我坐着。”

    “哦!”我发傻地冒出一句,还是很听话地走了过去。坐在床头,看着苗苗的手机,我还是忍不住地轻轻一问:“苗苗,你是不是把手机调成静音了?打了你两次电话,你都没有接。”

    “肚子疼的很,只想休息。最怕就是一躺下,又被电话吵醒。”

    “怪不得没人接。原本,是想叫你一起去吃饭呢!”

    “我现在还吃不下。要不,你们三个先去吃吧!”

    “青青哥,我也还不饿。你和陈柔去吃吧!等下,她还要到超市买东西,你陪她去就好了。”

    我还纳闷地想说这个事呢!音音却先开口了,难道她还会未卜先知?还是她又知道些什么?

    陈柔看到苗苗不舒服的样子,改口说道:“今天不要了,明天再去就好。苗苗姐现在不舒服,我们陪陪她吧!”

    苗苗看着音音,两个人的眼神对在一块,接着,苗苗直接发话:“怪不得放学了,陈柔还挎着个包。你们两个去吃饭吧!吃完饭,赶快去超市买东西,早点回来就真的。天气预报说,今天局部有阵雨到大暴雨呢!”

    我还想再说点什么,就被苗苗和音音给推出了房间。接着,陈柔也穿了鞋子走了出来,看了看我,不好意思地问:“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我也学着陈亮挠了挠额头,傻乎乎地说:“去超市吧!现在吃饭还早了一点,你饿了吗?”

    “我不饿。那就先去超市,饿了再去买东西吃。”

    意见统一,我和陈柔直奔超市。说白一点,原本是想吃完饭,把苗苗和音音一起拉上的。对我来说,人多逛超市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又避免了单独和陈柔在一起,而略显尴尬。而且,一边推着购物车,一边吹着空调,那跟教室里吹风扇是不能一概而论的。现在到好,苗苗肚子疼,音音又陪着苗苗,就剩下我一个人跟陈柔逛着超市,她们也还真放心。不是说,女人都是醋坛子吗?怎么,音音和苗苗就不同,我始终是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小小年纪就看破了红尘?不要吧!这么吓人……

    现在人到了超市,看着陈柔挑选的东西,虽然是一篮筐的货,但基本都是女生洗刷用的日常用品,还有水果之类。当然,苦逼的就是男人。你说这个差事怎么不交给刘亚辉呢?估计他最爱干这档子提篮子的事了。东西买好,我想帮陈柔买单,结果却被她给推开了。不要看她瘦弱,在关键时刻,爆发力还是有的。

    出了超市,我问她:“为什么不让我买单?”

    陈柔很优雅地说:“谢谢啦!我顺便买了点东西给苗苗姐和音音,所以,我要自己买单。而且,让你陪我逛超市,你能出来,我就很开心了。你该不会想,我让你来买单的吧?”

    “好吧!你赢了。”

    东西买好了,本可以顺着原路走回学校去。可是,陈柔说她想去一个地方,一个我们来了这么久,都没有去过的地方。我很好奇地问:“我们至今还没有去过的地方?”

    “对,你不觉得我们很少出来逛吗?就只是偶尔去下步行街而已。”

    听她这么说,想想也是,我们的活动范围很窄,学校周边又这么辽阔。整个学校的住宿生,谁敢说对这一带相当的熟悉?我估计没有人敢打包票,但有一点肯定的是,有些周末没事喜欢转来转去的同学,去的地方还是会比我们多。

    所以,我还是同意地说:“嗯,你说的很对。那我们要去哪里呢?”

    “这里有一条海滨路,你知道吗?”

    “啊!不知道。海滨路有什么奇特的吗?”我手里提着东西,表情已经略显尴尬了,貌似我知道的,都没有陈柔懂得多。

    陈柔笑着说:“海滨路,倒没有什么奇特,也只是很普通的名字。不过,因为它挨着海边,所以大部分这样的路,在全国都会叫海滨路。恰巧,我们这里就有一条哦!”

    这下子,我眼睛可是发亮了。对于海,我长这么大,可是听闻其名,未见其形。被陈柔这么一说,我的兴趣也油然而生,马上问道:“那我们可以看到大海吗?”

    “对,你想去吗?”

    看着陈柔艳如桃李地小脸,我猛地点点头,有点小兴奋地说:“嗯,我们去吧!”

    “呵呵,难得看你这么有兴趣哦!”

    一听这话,我在心里唧唧歪歪地说着:我感xing趣的事比起这个,那就不同了。

    随后,在陈柔的带领下,我们还真的是一路向西,一边走,一边问着路人怎么前往海滨路?天边,一抹乌云遮住了即将西下的太阳,连阳光都显得不那么明耀和刺眼了。不管,是不是真的要下雨?但现在,想要亲近大海的**,已经让我有点“排除万难只为登山学艺”的精神了,颇有一番不见大海心不死的气概。

    原本,我还考虑路程的长短,不想让陈柔走太多路,提议坐的士或是坐摩的去海滨路。没有预料的是,陈柔却告诉我:“打的,坐在车里被包围起来,就没有那个感觉了。坐摩的,太危险了。不喜欢那种横冲直撞,在车缝里绕来绕去的感觉。”

    今天,我才对陈柔大为改观,一直觉得瘦弱的她,应该不会去做太多辛苦的事,走太多漫长的路。现在,她的话里头,让我深深的感受到,其实,她还真是一个很有追求和执着的人。想到这里,我也明白,为什么她对我的感情,不局限于女追男,或是男追女?

    而是,感情就跟你喜不喜欢一件东西,喜不喜欢去观赏一处风景有着一样的道理。当你喜欢时,你想怎样都可以?就如,你艰难地爬到山顶,在别人眼里,他们夸奖你很有毅力。当达到顶峰时,还会有很多人形容你,终于有那种“一览众山小”的霸主气息了。

    可是,他们并不懂,爬到山顶,并不是为了“一览众山小”。而是为了每一天,能看到从东边冒出头的太阳,看着它不同于中午,夕阳的动人光芒和美丽。

    这就跟现在的陈柔一样,不在乎别人太多的眼光,只在乎自己的心情,你们觉得是不是?而她的态度,就跟徒步去海滨路一样,坐在车里,跟走着路,再慢慢迎接海风,闻到大海的气息,是大为不同的,这就是她的执着。她知道徒步到最后,可能脚底会受不了,但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即使是满身伤痕,那又如何呢?这就是她表现出来的毅力。

    慢慢地,慢慢地,我们越来越接近海滨路了。因为,你开始能听到大海因为海风而波涛汹涌地翻滚,还有闻到那种不同于新鲜空气般的咸淡。

    “哇…..我们快到了。”不单单是陈柔,就连我,都已经安捺不住有点想快跑过去了。

    “嗯,好开心啊!”

    再穿过几条小路,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根根挺立的白色路灯。沿着路灯,我们一直穿街过巷,步伐也随着心里的兴奋越来越快了。直到…..直到……我们已经远远能看到那一望无际的大海。在海天交接的地方,因为不同的云层,你还能看到,那一抹蓝,又一抹灰色倒映在广阔无垠的海平面上。

    啊~~我现在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我和陈柔跑到护堤上,放眼望过去,那种舒心,舒畅的感觉跟什么“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是不能一概而论的。特别是,我和陈柔所站的位置下面是那种很大很圆的桥墩,下面的海水正凶猛地穿过桥墩,直通那一眼往不到头的远处。而声音更是激情澎湃地回响着,让你不得不佩服造物者对大自然创造的用心,又不得不惊叹,等下掉下去了,连骨头都找不到了。

    我和陈柔扶着护堤,两个人都很兴奋地看着潮起潮落的海面,偶尔又像小孩子一样,对着大海用力地叫喊着。喊累了,就停下来享受着海风迎面肆意地吹拂。陈柔长长的头发随着海风迎风飘舞,回过头来看着我,很是温情地说:“如果还有下次,你还会陪我来吗?”

    “哈哈,你在说什么傻话?什么如果还有下次的?只要你想来,有时间的话,我们跟音音和苗苗一起来,好不好?人多才更热闹。”

    陈柔点点头,告诉我:“嗯,好的。”

    可是,我怎么感觉她有一点小小的失落呢?难道是我多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