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又开始传本本了
    “哇…哇…”

    睁开眼睛,张大嘴巴,手脚伸直,挺下腰身,看向窗外,发现今天还真是个好天气,特别是这种阳光明媚的早晨。

    昨晚回到宿舍,还撞见了赵星和马强,以为又要来点小碰撞了,结果只是虚惊一场。当然,我不是怕。只是,昨天下午才干了一架,昨晚又要再来一次,频率未免也太高了吧?

    幸好,我们只是一阵对视,又一阵尴尬,再当场石化了几秒,最后被我“嫣然一笑”给化解了。看来,咧嘴一笑,以后也是我的招牌“杀伤性武器”啊!

    匆匆洗刷了一下,音音和陈柔按照往常,已经在食堂等我了。再不走,又要跟上次一样,看着人头耸动,连找个位置都困难了。当然,我也是有压力的。同台跟两大美女一起共进早膳,完全可以让一大群“**”放射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又喷出口水来秒杀我。可惜,现在不是高中,到了大学,不要太拽,到处都是一副“天下太平”的小样儿。

    一路小跑当锻炼,感觉好久都没有这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了。赵星的事解决了,以后应该不会有这么多麻烦的事了吧?当然,还有一点担心的就是刘男子。我不招惹他,不见得他不会阴我。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为了爱情,再聪明的人也会变蠢,再蠢的人也会变得机灵。我最担心的就是,他因为陈柔的事,而来设计我。虽然,我已经跟他挑明了n多次,追陈柔是他的自由,陈柔接不接受他,也是她的事。我不理陈柔,不保证陈柔就不会理我,是不是?本身,恋爱就是自由的。

    跑到食堂门口的时候,我却体会到了一句话: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才,还在想刘亚辉会不会阴我?现在,他就跟陈柔和音音站在门口,一起等我了。看到我,还跟我主动打了个招呼,假惺惺地问我:“昨天,怎么不见你上课呢?”陈柔说过,他去宿舍找过我。但现在,他却只字不敢说:“怎么去你宿舍,看不见你呢?”关键是,有人找我的话,室友一定会告诉我的。

    哎呀,这个家伙会不会是属狐狸的?心里纠结地想着,脸上也乐呵呵地回应他,“昨天不舒服,就没有去上课了,在宿舍呆了一整天呢!听陈柔说,你有去宿舍找过我,是吧?”

    刘亚辉脸一沉,但随即喜笑颜开地说:“是啊!去了后,你不在,就回来了。”

    “哦,怪不得我室友说,有人找我。我那时候躺着无聊,就到楼下转了转。”

    “没事,你和我还用说什么吗?有时间,随时都可以聚一聚。”

    陈柔和音音一听,微一转身,对着彼此轻轻地笑着。她们不是不知道,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些内情,才觉得:他装的好搞笑。我特么最爱他这种自导自演的表演了,演的越卖力,陈柔就越知道。所以,我不在意跟他“虾扯蛋”,就怕他不敢扯,也扯不大。

    “嗯,走吧!吃早餐去,帅锅,美女们。”我做了一个十足阳光的笑容,很大度地邀请刘亚辉跟我们一起用膳。只是,心里很纳闷:是不是他一大早,就厚着脸皮跟着陈柔的?大有点,阴魂不散的感觉,想想都觉得冷。

    进了食堂,刘亚辉又自告奋勇地为我们掏钱买早餐。这一招,可能对其他人有效,对陈柔和音音却是不管用的。但对于我,我却巴不得他一日三餐,一个月的伙食全都给我包了,哈哈哈。

    而且,刘亚辉对女同胞真的是好到家了,就连音音也一样额外照顾有加。早餐,除了豆浆、油条、包子,该有的也都一一搭配上了,还多买了4罐牛奶。美其名曰:第二堂下课后,当点心吃。

    按我的观察,女生基本都是小胃口的人,特别像音音和陈柔这样。当刘亚辉故作关心地多塞了一个面包给陈柔时,陈柔眉头小皱,问音音要不要?音音喝着豆浆,遥遥头说不要了。陈柔很快地把面包夹给了我,而且,夹着面包的手还是从刘亚辉的眼前经过。我塞满肉包的嘴巴,已经胀鼓鼓的,还一边快岔气地喝着豆浆。看着眼前,陈柔夹给我的面包,我竟然不受控制地拿起碟子就接住了。

    这短短几秒地动作,在平常人眼里,不觉得有什么?但对于刘亚辉,眉宇间却多了一抹不快。不注意观察,你是看不到的,当然,不包括我。我早就知道,刘亚辉为了陈柔可以从睿智变得无比阴暗和深沉,再变得暴戾。只是,他真的掩饰得很好,一边继续他的绅士风度,一边又想,不为人所知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我想到高中时,那次他大摆“鸿门宴”邀请我和陈柔去参加他的生日聚会。当晚,陈柔就醉了,而我也差点被围攻了,幸亏双双遇到了程思林,否则,后果会怎样?想都不敢想……特别是陈柔喝醉了,你们觉得会有电影里,那种可怕的情节出现吗?恶,想想都觉得可怕。每每想到这里,我心里对刘亚辉的认识,就没有出现过一次正面的好印象。

    nnd,这社会也太疯狂了。为了爱情,多逆天的事都有报导过,也不差酒后乱性这个最低级的损招了。

    尽管,陈柔把包子夹给了我。刘亚辉虽有一丝不快,但他的演技,绝对可以获得“金马影帝”的称谓,特别是想笑就笑,想变脸就变脸。瞧不,这一会,还能有说有笑地抓着陈柔和音音继续聊天,耍耍嘴皮子功夫。这个功夫,可是在嵩山少林寺学不到的,书本上也没有,老师更不可能教你。

    吃了早餐,走回教室的路上,又碰到了赵星和马强。虽没有说话,但彼此的眼神也没有了直接避开或是闪忽,而是,我在他们眼里看到了那种形同路人地擦肩而过。对我来说,这个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因为,他们对你没有了敌视,没有了恨意。朋友,不也很多是从路人开始的吗?

    许杰和波哥都说过同一句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我一直都不喜欢没完没了地打下去,我说过,我只想打到他们怕了。现在,我觉得我要的效果,已经全然奏效了。诸葛亮可以七擒七纵孟获,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打来打去。可是,我为他拦下猴子那一甩棍,比抓了他还放了他,都来得过瘾和实在。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总不是什么坏事。你们觉得呢?

    上课铃声响起,意味着苦逼的煎熬又要开始了…..

    我不是什么典型的学习尖子,但有音音陪伴的日子,看着她在认真学习,我也不能太任性地上课走神和睡觉。而且,现在苗苗也在身边了,双管齐下,一个陪伴着我,一个监督着我,我不想努力,也得假意认真地听他个几节课。

    在学校的生活,就跟过日子一样,有时候很滋润,有时候很苦逼。特别是期中的成绩公布出来了,音音真的如愿以偿再一次跨越式的进步了,这次在班里排名到了第四。而陈柔估计是天生的脑子好使,没事跟我上课传传笔记本,但成绩也进到了前十。就我这种货色,反而很稳定地维持在班里的中阶水平,始终是不上也不下。最可怕的是,连刘亚辉也比我高了几个排名。

    当然,我最惨的就是英文。从高中时,苗苗就特地点名让我做英语科代表,而我还算是“师承有名”,却一次又一次考砸,又一次再一次被苗苗捏着耳朵,追着打。当苗苗在讲台上讲着英语单词和语法,我却人在座位上,脑袋在云端里,始终是绕啊绕啊,感觉一次下课铃声响起,就做了一次黄粱一梦。

    时间就这样随着夏日,又跟午后吹着风扇一样,慵懒而又想瞌睡地走着,不知不觉都过了半个多月。

    教室里的老风扇,摇晃着脑袋哒哒哒地吹着风,但阴沉的天气,却让我除了夏日的酷热,又感受到了一丝丝空气凝集的闷热。3点多的时候,天气还好好的,现在却一大片一大片的乌云凝聚着,貌似在向人间大肆地叫嚣:“打雷了,要下雨啦!快回家,收衣服吧!”

    我拿着笔无聊地在大拇指上左一边,右一边的转着圈。闷热的空气,让早上还活灵活现地课堂,此时也变得死气沉沉了。除了我,后面有一部分人已经竖起课本,貌似在听课,其实,已经倒在课桌上,呼呼地打瞌睡了。

    就在我想打瞌睡时,陈柔的小本本又一次传递了过来。在平时,可能我还有点排斥和不好意思。但这次,对我来说,还真是雪中送炭。再不来,我也要趴在课桌上,留着口水,鼻子呼着泡泡了。有事做,精力就能转移开来,自然就不会觉得沉闷和无聊了。

    我赶忙打开小本本,无奈地发现除了我,陈柔也有着跟我一样的想法,她说:好闷,好想睡觉,你呢?

    我没有马上回复她,而是转过头,对她很认真地嘟着嘴巴,用力地点了点头。陈柔第一次看到我这么呆的样子,雪白的牙齿一亮,可爱地笑了一下,手里拿着笔对着课桌,隔空地比划了两下,示意着我:快点写啊!

    我拿起笔,唰唰地写着字,告诉她:不是你觉得闷,好想睡,我也一样。要不是你的本本刚好送来,估计我已经趴在课桌上流口水了。

    不一会,陈柔的本本送了回来,上面直接画了一个正在趴着睡觉,流着口水,呼着泡泡的小人。看着小人,我还是忍不住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生怕被老师撞见。而后面,我估计刘亚辉又在放送出“电光火石”般的眼神了,总感觉背后火热火热的。

    笑完后,我挥笔豪情一划:“美女,老夫观你骨骼清奇、天庭饱满,非池中之物,将来必成大器。不如这样,你先给我一副画,签个名,盖个章,说不定日后,我能拿出来拍卖。这样,小老儿举家的生计也就不用发愁了。”

    收到本本,轮到陈柔掩嘴一笑了。接着,她拿起笔,快速地在本子上写着。写完后,又托同学传给了我。我在想,我们老是在刘亚辉面前这样把本子递来递去,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相当的遭心和碍眼?

    我打开本子,陈柔写着:哈哈,那本小姐就大发善心,勉为其难给你一画。可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