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打完收工
    波哥说到“好好说”这三个字,故意把音都拉长了。不是傻瓜的人都知道,看似他在打圆场,同样也是一种威严地警告,也是给朱三炮台阶下。毕竟,他也知道,程思林在上次的打斗中,也或多或少地挨了几下。

    说完,走到朱三炮的车前,停了一下,又兜了回来,按着他的肩膀,张口就来一句:“你这个车,要不要我帮你修一下?”话虽这么说,但表情却不苟言笑。

    “那倒不用,不用。误会都解开了,还理这个车干嘛?”

    波哥又吸了两口烟,耸了耸鼻翼,严肃地说:“我要是今天不来,你该不会要他们赔吧?”

    “嘿哟,阿波,你真会开玩笑。如你说的,我们大人还掺和进小孩的事干嘛?你说,对不对?”

    这时候,波哥按在朱三炮肩膀上的手,连续轻轻地拍了他两下,充满笑容地说:“那就好,那就好。”

    然后,直立起腰身,对所有人说:“有事的继续,没事的早点收工,该干嘛干嘛去?这么多人围在这里,要烧烤啊?”

    这一下,波哥带来的人和我们几个,全部都笑了起来。唯独,朱三炮坐在椅子上,配合地笑着,但笑的却很难堪。

    “好啦!收家伙吧!”波哥话音一落,原来还虎视眈眈架在车玻璃上的管子和砍刀全部退了下来,围在车子的人群,也全部散开了。

    “猴子,陈亮,让他们三个走吧!”

    “青哥,听你的。”陈亮应了一声,但还是忍不住往朱胜大腿上踹了一脚,声音很冲地说:“还不快滚。”

    赵星也从地上站了起来,走过去扶起马强,跟着朱胜慢慢地走出了院子。看着他们一身脏兮兮,头发蓬松,衣衫不整的样子,我的恨意也少了很多。赵星走过我身边的时候,还与我对视了一下,眼神没有了那种自信,憎恨,而是快速地低下眼睛扶着马强继续往外走着。

    “叔,那我怎办?”

    “你给我回去,今天的事还不是你惹的,嫌不够是吧?”朱三炮丢脸丢大了,原本想趁机勒索我们一下,顺便把车给修了。没想到,波哥出来了,还说出了程思林的身份。油水捞不到,反而还让自己的人被围堵在车里。

    朱胜没想到朱三炮会这么火大,原来还想再说点什么?现在,也只能是一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惨样,迈着被陈亮踹了一脚,已经有点走路不成形的大腿,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废品站。

    “妈的,真不像话。读书不好好读,整天就给家里人惹事。回去,要跟他父母说一下。”朱三炮愤愤地望着朱胜的背影,一个人在跟鬼说话似的,在原地念叨叨着。然后,走到程思林面前,很雷人的话锋快速一转,满脸堆笑地说:“想不到你就是东哥的儿子?我起初看到你,就觉得很面熟,就是想不起来。以前有什么不是的地方,也都是误会,希望你们也不要生气,多多包涵了。”

    话一停顿,转头看向波哥,很是骄傲地说:“你看他身材多壮实,这模样多俊俏,真替东哥高兴。”接着,又回过头来看着程思林,表示很诚恳地说:“改天有时间,我再去拜会你爸,跟我向他问好。”

    程思林听到朱三炮提“爸”这个字,站在原地颇为不爽,两片嘴唇一抖一动,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被我一个眼神和轻微地摇头给阻止了。朱三炮见程思林不鸟他,一个人唱独角戏,怕越唱越难堪,呵呵地笑了两声后,就转身走向自己的车子,还学着古人双手抱拳的样子,态度很好地说:“那阿波,没事了,误会也解开了,我就先走了。”

    波哥则摆摆手,以笑还人地客气道:“好说…..好说。”

    待朱三炮钻进车里,司机发动引擎,准备出去的时候,波哥又一个俯身,双手搭在车窗位置上,脸色颇为严肃和阴沉地说:“今天这件事,是你说,这是误会。而且,也是你说,误会已经解决了。当然,我知道你小子的性格和做事。但是,连东英的钱老黑都要给东哥几分面子,你最好不要挑战他的脾气和耐性。”

    朱三炮听到后,没有一丝情绪或是抵抗地说:“放心吧!阿波,我们也认识这么久了,也承蒙东哥关照。换做别人,我不敢保证会怎样?但今天,是你和东哥的旗罩着,我敢擂鼓,也不敢夺旗。”

    “那就行,走吧!”

    等朱三炮的车窗摇了起来,车子扭头离开时,波哥才拍着大脑袋,赶忙冲着车大吼:“朱三炮,让你朋友捎两条烟来,这烟还真不错啊!”

    波哥的人直接笑了起来,我们则很无语地跟着人群笑着。待到众人上车之际,人群里,有几个身材魁梧地人走了过来,对着程思林就说:“你就是东哥儿子?长的跟东哥真像。”陆陆续续还有人走上前来,围着程思林跟见到外星人一样,对他问着,说着,表扬着。而程思林却一脸铁青的,连笑容都僵硬着,站在原地回应着,“嗯,啊,诶。”

    虽然,我知道他不情愿,也不乐意回答,但毕竟在人前,又是这么多比自己大的长辈,他还是极力地配合着,没有爆发出来。除了我知道东哥是谁?程思林到底是什么错综复杂的身份?猴子,老三和陈亮已经一头雾水,头顶上连续出现了好几个大大的问号。

    “好了,都上车吧!我跟他们说几句话。”波哥大手一挥,人群静了下来,开始坐回车里去了。

    波哥把我们带到一边,很是认真地跟我们说:“今天这个事就这么解决了。我相信,朱三炮也不会再参与进来了。但他那个侄子,我看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你们以后要自己注意了。”

    “放心吧!他要找的人是我,毕竟也是我拖累了程思林他们。”

    “唉,你不要磨叽。”程思林不厌其烦地吐出一句,眉头却紧锁着,刚才被一群人围着追问,估计现在很不自在。

    波哥看着程思林犹如河豚胀鼓鼓的表情,笑了出来,却对我说:“每天去我那里打桌球的人很多,我也爱听八卦事。你高中的事我也听过,但没有见过。今天看你的做事和对朱三炮说的话,我得说:你真的很不错。你没有霸气,没有野心,甚至没有脾气,但你却有魄力。因为你这个魄力,你可以让你身边这群兄弟去支持你。你的做事很可以,知道该收时就要收,该放手时就要坚决一点。”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下猴子,接着说:“你刚才夺了他那根甩棍,却可能多了一个朋友,少了一个敌人。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做的就是这个道理,这也是你一个人格魅力。

    而且,你也懂得顾全我的面子。我不可能真的去打朱三炮,所以,该打的,你也打了,不该打的,你也收手了。你懂得应用今天控制下来的局面,去逼迫朱三炮认理,这是你懂得处理问题的一个能力,也是一个魄力。

    好了,我走了。你们继续该干嘛就干嘛去。”

    “谢谢波哥,今天专程过来。”我们一一对波哥感谢着。唯独,程思林一副巴不得他快走的样子,气得波哥狠狠地调侃了他几句,才哈哈哈大笑地坐上车,打道回府。

    面包车调了一下车头,驶向我们身边,又停了下来,波哥坐在车前,手指对着程思林,嬉笑地说:“还记得答应我的事吗?不要忘记哦!”

    “胖子,快走啦!别唧唧歪歪的。”

    波哥听到“胖子”两个字,牙齿一咬,握着个拳头举在胸前,假装要揍程思林,却没有下车来。而是,任由司机开着车,驶出废品站,直到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好了,兄弟们。精彩的一天就这么结束了,接下来有什么活动?”

    “青哥,难得又回到这里来。不叫嫂子,一起出来吃饭?哈哈哈。”陈亮又拿我来调侃了。

    “好,我也赞成,嘻嘻。”猴子这家伙,现在是配合着陈亮,在唱双簧了。

    我看看老三和程思林,问他们有什么主意?

    程思林说:“跟着大部队走啊!”

    老三则说了一句稍微冷场的话:“早点吃完,我们就回学校了。”

    猴子听到后,两眼泪汪汪地看着我:“奶奶的,早知道我们当初就不要报那个jb学校了,是不是?老三”

    老三扶了一下眼镜,看着猴子,充满幽怨地说:“也是你说,有距离才有美。还鼓吹说,这个学校专门读室内设计的,跟我对口。现在来回两头跑,不爽了,是吧?”

    看着猴子纠结的表情,我们都笑了。有热闹的场合,就有猴子。习惯了热闹,就不喜欢分开,这就是我们几个人在一起的共识和感觉,只是大家都没有说开而已。

    “回宾馆去吧!继续睡下觉,时间到,刚好吃饭,呵呵。”说完,我已经推着程思林往车里钻了。

    而另一边,回学校的路上…...

    “赵星,为什么李青替你拦了张狂那一甩棍?”朱胜充满质疑地问着赵星,尽管,彼此都已经伤痕累累了。

    “我也不知道。”赵星此时也很矛盾,心里却存在着对李青的一丝感激。如果不是李青截住那一甩棍,自己肯定躺在医院里了,而不是还能站着说话。他不是没有跟张狂交手过,不是不知道他的性格?猴子配个狂字,还真不是吹嘘的。

    “那他为什么要跟你说那样的话?选择做朋友,还是敌人?”

    “你是在怀疑我喽?”一连串的问题,已经让赵星有点微微不满了。

    “怎么?你反问我,就是说,你想做他的朋友?”

    “你的问题还真够多,我可以不要回答吗?”

    “我觉得,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是不是怕了?想跟着李青混?”

    “你可不可以,不要有完没完?”又是一大串的问题,赵星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说话的语气也直接显露了不满和情绪。

    “要吵架吗?都不要说了,一人少说一点。朱胜,你也不要一下子说这么多。不能回去后,再说这些事吗?”马强发现情况不对后,夹在两人中间,极力维持着随时可能要爆发的口水战。

    “妈的,李青这杂碎,我不会这么放过他的。”朱胜丝毫没有一丝妥协或是畏惧,更多的,只是日益旺盛的仇恨。

    而赵星,打过李青,也被李青打过。现在,再一次得到所谓的“兄弟”的质疑,心里真是难受到了极点。手里扶着马强,也让他更加明白:有时候,能跟你同台吃饭,喝酒的,不一定是朋友;拉着你一起流血,干架的不一定是兄弟。而随时随地,不管你需不需要,都会为你站出来的,才是你的挚友和兄弟。这些人,不会去怀疑你,只会对你投去坚定不移的支持和帮助。

    想到此,赵星深深觉得,自己走了很多弯路,绕了很多圈子,耍威的时代过去了,独霸的日子也没有了。现在,自己还有什么?他开始了思考这个问题……

    ……..

    …………

    一回到宾馆,马上发了个信息给音音,告诉她:晚上一起吃饭,帮我告诉苗苗和陈柔,乖哦!

    还没有等到音音的信息,我已经疲惫地闭上了眼睛。短短几个钟头,过的很紧张,很惊险,但结果,却又是那么的简单,自然。

    昏沉沉的脑袋里,不经意地想到了刚才发的信息,好像:现在的我,不管做什么事?都会顺带着想到陈柔……..

    不管了,先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