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回到学校了
    想到可以提前回学校,心里也有一丝丝高兴起来。要不是今晚波哥的建议,自己还想留到后天呢?想到又可以见到音音和苗苗,心里也不大同地开心起来。特别是音音,有她围绕在身边的感觉,真的好舒坦又踏实。

    老实说,我和音音两个人,已经达到形影不离的状态了。这就是习惯吧?没有她,你总会感觉到身边少了些什么?

    已经12点多了,但还是忍不住给音音和苗苗发了条信息,告诉她们:晚安,我明天就回学校了。

    音音的信息很快就回了我:青青哥,还没有休息吗?我还想洗好衣服后,给你发信息呢!你回来前,告诉我,我去接你。

    我告诉音音:不用接我,程思林开车载我回来。你怎么这么晚还在洗衣服?好想你。

    音音回复我的信息,让我都有点苦笑不得了:苗苗姐,抓着我不放。这两天的衣服都堆到今晚才来洗,可怜吧?

    我笑着摇摇头,又安慰了音音一下。等她把衣服洗好,才跟她说晚安,合上眼睛准备休息了。苗苗半天没有回复我,估计老早就去睡美容觉了。

    合上开始发沉的眼皮,我也缓缓进入了梦中…….

    ……..

    第二天早上…….

    “青哥,起来啦!”我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一睁开,就看到陈亮的大脑袋凑在我跟前,还把我吓了一跳。

    “几点啦?凑那么近,想要吓死人啊!”

    “哈哈,8点10分了。我们都洗刷好了,就差你了,快出来吃早餐吧!”陈亮说完就自己走出了房间。

    昨晚,我应该是最晚一个睡觉的。想想都觉得不好意思,要做事的人是我,结果却被陈亮给叫起来了。快速起床,一溜烟就跑到厕所里,匆匆洗刷好。出了洗手间,就看到猴子他们在等我了,早餐很丰富,蒸馒头,面包和牛奶。

    一边吃着早餐,陈亮一边又开始调侃起人来了,只不过这次是我而已。

    把早餐解决掉,锅碗洗刷好,顺便把昨晚换洗的衣服也打包了,才跟着程思林,再次踏上了返回学校的路。这次回学校,我们都彼此沉默了许多,不是心事重重,也不是在担心什么,而是很明确知道下午要发生的事。为此,陈亮还把程思林家里的防身甩棍也带了两根在车上。陈亮一想到老三和自己被朱胜和马强给黑了,手里就很痒的开始摩拳擦掌,嘴里更是愤愤地咒骂着。

    车子拐弯上了高速,我都迫不及待车子能安插上翅膀,好早点飞回到学校去。程思林貌似也能理解到大家的心情,在限速110公里的高速上,有时候飙到140码,看到有测速仪,才降到100回来。就这样,车子一路在高速上狂飙着,我们也打开了窗口,享受着疾风窜进车里呼呼呼地声音。

    慢慢地,车子开始下了高速,驶进我们熟悉的道路,再开了二十多分钟后,离我们学校也越来越近了。按照说好的,我先带程思林他们,经过附近的废品回收站,那是一个空了的老旧回收站。在晚上,不结伴而行,还真不敢很淡定地走过去。但是,就是因为这个“得天独厚”的好地方,才越有利解决不该解决的事,也少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程思林很有心的把车子开了进去,停了一下,细致地观察了四周的环境。我也是第一次进到这个废品回收站,没有事,谁来这里。看这个地方倒是很宽大,对面就类似养猪圈那种,一排一排的矮栏,只是里面不是猪,而是堆满了陈旧的没有收拾的废品。靠近屋子旁边,简单地摆放着一张可口可乐赞助的露天椅,中间有一个洞,可以插大太阳伞那种,一边坐两人,应该是以前吃饭的“家伙”。而旁边,还有养狗的地方,再过去就是简单的两间屋子和简陋的一个厕所,还是搭起来的。

    “走啦!走啦!有什么好看的?白天都觉得阴森。”陈亮坐在前面,看着寂静到极点的废品站,还能听到小虫唧呀唧呀地叫声,都已经开始发寒了。

    程思林没有说话,直接在宽大的回收站里调转车头,开出去了。这个回收站其实就是一个临时的废品站,一来,没有得到环保和消防许可;二来,经营的地段也不符合城市建设和居民生活的要求。而且,连一个大门都没有,怪不得要养狗,呵呵!

    驶出废品站,我告诉程思林,前面有一些巷子可以放车,波哥如果提前来了,也可以把车子放里面。现在9点多,时间还比较早,我们开车找了个宾馆住了下来。毕竟,一大早起床,又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车,还是有点困困的。开车溜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两张双人大床的房间,直接定了下来。可是,五个人睡两个床还是有点勉强,两个人睡一张床却还是有空位。

    就在我们都在发愁的时候,程思林却走到一张床的侧面,稍一用力,就把两张床给并在一起了。啊!!!还可以这样,我和猴子,陈亮对视了一下,彻底的傻眼了。老三则是在那里笑着拍手,称赞这个难得的好点子。天气很热,猴子开了空调,鞋子一拖一丢,直接上床倒头就打了个哈欠。

    “睡里面去。爷要睡在空调边,热死人了。你还打哈欠,老程开车更累,累也轮不到你。”陈亮手往猴子一推,就倒在床上,还舒服地伸了伸懒腰。

    “你休息一下吧!这两天都是你在开车。”我对程思林笑了笑,自己睡在了床中间了。

    程思林挨着我,老三则洁癖到跑去厕所里洗了一下脚,才最后一个上床躺了下来。把床并在一起,中间的缝肯定是有高有低的,这也是我选择睡中间的原因。程思林意识到这点,还问我:“换个位置?”

    “不用了。床是软的,不怕。”我也做状舒服地伸了个懒腰,还真的有点困了。

    “青哥,你来睡这里吧!这里吹空调舒服点。”

    “不用了,陈亮。睡吧!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了。”

    “哇靠,有什么辛苦的?补个觉,下午好干架。”一提到打架,猴子又兴奋起来了。

    但是,接下来,谁都没有了睡意。而是,大家心里都有了一种共识:五个人难得同睡“一张床”,又难得,可以一起望着白色的天花板。

    沉寂了一小会,陈亮一句话打破了这种安静,他问:你们毕业后有什么想法?”

    猴子学着农夫山泉的台词,淡淡地说,“还能怎样?我只求,农妇,山泉,有点田”

    哈哈……猴子很少有幽默细胞,这次却“语出惊人”把我们都逗乐了。

    “我是说真的。想那么多干嘛?女人再漂亮,也不是自己的,人总不能活在幻想里。”

    “猴子这个话,我同意。”老三终于开口了。

    “那你呢?青哥,你是我们中,估计最头疼一个,哈哈哈。”

    “还能怎样?工作我现在还不知道,但头疼的事,你们是知道的。剪不断,理还乱啊!”

    “你那叫做艳福不浅,呵呵。”晕了,连程思林也开始调侃我了。

    “老三,你毕业后想干嘛?”我最怕他们调侃我,赶忙转移话题才是真的。

    “我老爸都帮我安排好了。毕业后,去他朋友的公司实习一段时间。出来后,他想让我做室内设计这一块。你都知道,他是做室内装修的,我们刚好是一搭。”

    “老三,其实我挺羡慕你的,至少你爸支持你,会给你安排。我想做厨师,我老豆不肯。我就想开个餐厅,开一家自己的餐厅,虽然,感觉很遥远很遥远,但我也决定好了,先从快餐店下手,弄点小钱先盘点一个门面下来。你们觉得好不?”

    “猴子,只要你想,我支持你。”说完,我的手在他肚子上轻轻地捶了一下。

    “我也支持你。有钱能不赚吗?”程思林这家伙又来了,表面在意钱,其实能帮到猴子,他也会很乐意的。

    “猴子说了,陈亮你呢?不要老是说我们。”其实,我最好奇的就是陈亮。

    “刚才猴子说:农妇,山泉,有点田。这个话,应该得我来说。我就是家里的长子,下面还有好几个弟弟妹妹,我父母都有在催我早点结婚了。”

    “哇塞,你才多大?”猴子的性格一般是不会早婚的。

    “奶奶的,搞不明白。现在的人咋都那么早婚?我们乡里的,都有几个一高中毕业就结婚了,还有一个初中女同学,初中毕业没有过几年也结婚了。”

    “呵呵,淡定淡定。”想到我,我也觉得有点蛋疼了。

    “我还真的感觉,你小子会是我们中最快结婚的。”

    “老程,你还不要说我。你跟青哥都是独生子,你不会有压力吗?”

    “我倒没有想那么多。随遇而安,也没有那个心情想太多结婚的事。”

    程思林的心思,我比任何人都懂。他对他老爸的心结不解开,始终会这么压抑下去。不管,他老爸当年是不是有意抛弃他们母子,我想解铃还须系铃人。

    再说了一会,慢慢地,慢慢地,话也越来越少了,到最后,只有彼此的呼吸声和打鼾声了……

    空调的微风静静地吹拂着整个房间,睡梦中朦胧的感觉,配合着嗜睡虫,让我连翻个身都觉得是一件很懒的事。直到老三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才从睡梦中被惊醒了。我把老三的手机抓过来一看,12点了,原来他睡觉前,把手机给闹铃了。

    我推了推旁边的猴子和程思林,开始打发他们起来吃中午饭了。吃了饭,我也好回学校去。想到要见到音音她们了,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随便找了个快餐店,点好菜,一坐下来就开始了狼吞虎咽,不消片刻,就把饭和菜都风卷残云地清理到胃里了。程思林看到我第一次吃的这么快,忍不住开口说,“那么着急干嘛?”

    我不好意思地说:“感觉这两天挺久的,想到回学校,就吃快了许多。”

    接着,陈亮又开始起哄了,“青哥说谎,也太没有技术水平了。想要见大嫂,不要找这么低档的借口啊!哈哈哈”

    “懒得理你,我走了。”打了个饱嗝,我挥了挥手跟猴子他们做了短暂告别,又不忘地对程思林说,“波哥要我们提前给他电话。”

    “放心吧!刚才我已经发信息给他了。他说,吃完饭就开车过来。”听到程思林这么说,我也就安心地转身回学校了。

    重重地吐了口起,走在这通往学校的小路上。我一直很深刻地体会着:这就是人生,这就是青春,这就是年轻的张扬。有一句话是“此仇不报非君子”,我们几个人跑来又跑去,为的是什么?为的不是漫无目的地打来又打去,而是一口气和一份兄弟间的义气和热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