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拭目以待
    一致同意后,我们也就不多说了,开车直奔程思林家。今晚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赶回学校去。感觉这两天过了好久,很多事都被沉淀着一样。看着公路两边散发着黄色光芒的路灯,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淡淡的思念夹杂着一种淡淡的思绪。

    对了,都这么久了……忘记问陈柔到了没有?现在都快11点了,可是,我才傻头傻脑地想起来。带着歉意,我不假思索地翻出手机,想要发信息给她,却发现,陈柔已经发了两条信息给我了,可我却迟迟未回复。

    愣愣地拿着手机,半天不好意思到怎么回复她?写了写,改了改,又删了删,才编辑好一条信息给陈柔,说: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忘记看手机了。不过,我明天回学校去。

    信息发出去了,不到半分钟就看到了陈柔的回复,她说:看你没有回复,我就知道你有事。所以,也没有打电话给你。好开心,你明天要回来了。不过,很讨厌你,为什么不让我跟你一起回来呢?

    看到陈柔那么快速地回复,我知道,她肯定傻傻地握着手机,一直在等我的信息。想到这里,心里莫名的有一种开心。被在意,何尝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可是,在愉悦地同时,又或多或少有点不安的感觉。

    看着她回复的信息,我无语地笑了笑,告诉她:我也是今晚才决定的。原本,是想后天回学校去。不想让你等那么久,美女旷课,听起来不好。坐车累了吧?早点休息。

    陈柔不一会又回复我,信息说:嘻,没见过美女旷课,那你才要见识下。可惜,你错过机会了。那你也早点休息,我是有点累了,要不是等你信息等了半天,我早就睡了。

    又发了两条信息给她,才没完没了地结束了。有时候,老是说拜拜,就是半天也拜拜不下来。

    ……

    …………

    时间,稍微倒退到三个多小时前,在车站:

    “陈柔,在这里呢!我和苗苗姐在这里。”音音使劲摇晃着小手,在吸引陈柔的注意。

    “音音,苗苗姐。”陈柔看到音音和苗苗后,一上前就抱住了她们。三个人俨然已经成了好姐妹,一见面就抱在了一起。

    “累了吧?有没有在车上休息一下。”苗苗看着陈柔一副疲惫的样子,很是关切地问着。

    “还好,就是坐车上很闷,受不了那个味道。”陈柔想想都觉得可怕,特别是很多人有汗臭味。

    “呵呵,夏天是这样。青青哥怎样了?他受伤了吗?”如果让李青听到了,又是做死的感动。无论在何时,在何地,对于他,音音总是第一个很关心,很在意。

    “他倒没什么事,就是老三和陈亮受伤比较明显。”

    “唉,要不是我要批改试卷,我肯定也跟着你去。”在苗苗心里,不亲眼看到的,总是心里不踏实。

    “苗苗姐,放心吧!陈柔看到的,就是我们看到的,你不要太担心了。”音音一眼就看穿了苗苗的心思,又询问着陈柔,“这次真是辛苦你了。我知道你不习惯坐长途车,特别是这么热的天。”

    “音音,你就不要逗我了。是我要谢谢你才对,这两天感觉过的很久,却又感觉过得很快。”说话时,陈柔还是一脸的怀念和不舍得。

    “老实说,青,没有对你做什么吧?老实招来,可以骗男人,不能骗女人。”李青说过,苗苗是三个人中最能解闷的,看来确实是如此。

    “苗苗姐,你就不要折腾她了。你不是不知道,陈柔是很腼腆的。”

    “音音别插话,插话就要挠痒痒伺候。”

    “咦,我才不要呢!又要挠,都快挠破皮了。”

    “呵呵,看来苗苗姐欺负音音,是吧?”陈柔听音音这么说,很是好奇地问着。

    “你不要转移话题,快说,快说,有没有嘛?”不回答,苗苗可是会不依不饶地追问下去的。

    “没有你想的那样啦!一开始,他老是闪闪躲躲,又支支吾吾地。第二天,我们去游乐场,遇到一个变态,还是以前我们学校的人。那人抓着我的手不放,是他跑过来甩开那个人的手,又踹了他一脚,然后带着我跑了。”回忆起喇嘛帽的事,陈柔一想到李青为了她而踹了别人一脚,脸上洋溢着小小的幸福。

    “青青哥,好man哦!”

    “我也觉得,他是一个可以有安全感和依靠的人。”苗苗也很赞同音音,毕竟李青为了她还打了主任,险些被开除呢!

    苗苗的手被陈柔挽着,而陈柔也挽着音音。三个人就这样手挽手,一边聊着天,一边散着步,慢慢走回学校去。她知道,自己在三个人中是最大的。她也知道,自己偶尔也会像小孩子一样的跟音音打打闹闹。看待音音,就跟自己的亲妹妹一样,有时候可以欺负,有时候可以谈心,有时候也可以关心和疼惜一下,特别是听到李青跟她讲起音音的过往时,让她觉得很羞愧。在没有遇到音音时,她有一点小小的压抑。她总觉得,小时候靠爸爸维持生活的单亲家庭,好清苦又枯燥。好不容易熬到毕业,出来工作后,她没有想到拍拖,而是挑起了家里的担子,一边减轻老爸的压力,一边供妹妹读书。读书时,是勤工俭学;工作后,却是挑大梁。这两种滋味,她都尝受过,也真的不好受。

    所以,她一直想要找一个可以依靠的男生,又有家庭观念,又能担当,又有能力。她一直相信缘份多过于科学,虽然,她也是一个饱读圣贤书的人,但遇到李青,她更相信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否则,她也不会对李青一开始百般要求和坚持,除了他,不会再让第二个男人碰她的身体。这也是她专一又霸道的爱情观念。可惜,遇到乔音音,她改变了她的初衷和想法。

    没想到,她有着那样的家庭和经历,为了李青,为了自己,为了能以后跟他在一起,宁愿辍学一年多,就是单纯地想攒钱好给自己买嫁衣,好安心地嫁给他。看是很幼稚的想法,却让她感动了很久。女人遇到爱情,可以变得很弱智和神经质,自己何尝又不是?

    当她知道陈柔也喜欢李青,为了李青放弃自己的专业,跟他又跻身在一个班时。她知道,她再霸道,也阻止不了什么?难道,自己可以像两年前,把他和她的座位调开吗?换做自己的心态还是在两年前,会,她绝对会这么做。可是,两年后,她改变了很多,为的不是自己,也不是李青,而是乔音音。

    一个男人可以留恋你充满魔力和诱惑的躯体,也可以贪慕和垂涎自己的美色。但,女人都会老,女人的青春也就是十年。乔音音也是一个难得的美人胚子,可惜,她没有想过去捕获李青的心,或是霸道到想去占有他,而是李青被她感动着,被她给俘获了。所以,他为她努力,即使荒废学业,也是如此。当他“啪”的一声把二十万倒在乔音音家里的桌子上,可能,她家里人都被那二十万给震撼了,当她自己听到这个事的时候,却是被李青那份执着和努力所震撼了。

    是乔音音让自己改变了很多,也让她明白到:爱情没有专属的,也不是靠占有和霸道来维持和俘获一个人的心。乔音音的靓丽是资本,自己也有,陈柔也有,但都是有时限的,唯一留住一个男人的心,不是**也不是美色,而是给他安心,放心和开心。所以,乔音音以她的大度和宽容做到了。所以,她也告诉自己,“李青可以辜负自己一次,两次,但她绝不允许,李青辜负和伤害乔音音。”

    至于陈柔,她知道她阻挡不了她,也阻挡不了他,所以,自己能做的,就是努力去学习乔音音的大度和宽容,去减少李青的烦恼。其实,自己没有想着去为难李青,可是,现在的李青,何尝不是在为难他自己呢?如果再加上自己从中的挑拨或是阻止,那自己岂不是变得很阴险,很无耻?

    所以,乔音音的大度和宽容是对的。与其,让李青难过,让他不开心,为什么不学乔音音让他多一点开心,少一点烦恼呢?

    一路走了不知道多久?自己也想了不知道多久?她还是相信命,虽然现在有点乱,但贵在彼此都能和睦,关心和理解彼此,就跟现在手挽手的陈柔和音音一样。有时候,相亲相爱,何尝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没有仇人,没有最无耻的人,因为大家都是女人,女人又何苦为难女人呢?

    抬头看看天空,她在心里说:“青,你快点回来。我能接受陈柔,你呢?”

    ……

    …………

    而李青这边,依然行驶在回程思林家的路上。

    去的时候有点塞车,来的时候却交通畅通无阻,过了十多分钟,我们已经在楼下等程思林停车了。陈亮一进门就倒在沙发上,打着哈欠说:“还是回家舒服啊!”

    “得了吧你,这又不是你家,把脚放好。”猴子晚上很郁闷,脚没有洗好,一看到陈亮还是有气没得撒的样子。

    程思林倒了壶水,准备泡茶喝。我发现他还真是爱好多,抽烟,他算是烟囱;喝酒,他是老手;喝茶,他已经是习惯性的了。我回过头告诉老三,“先去洗澡吧!今晚好早点休息。”

    接着,所有人如赶鸭子上架般的一个个轮流去洗澡。然后,衣服往洗衣机一丢,喝茶,继续聊一下,又帮手晾一下衣服,时间都12点多了。

    倒头躺在床上,心里想着:明天会是怎样的一天?一切都将拭目以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