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准备回去了
    闻着陈柔淡淡的发香,脸颊感受着她柔滑如丝的秀发,手里还搂着她的肩膀,怀里拥着她,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心里的悸动是紧张,却又有那么一种奇特的幸福感。同样,也夹杂着一重重的罪恶感和愧疚感。这几种感觉混合在一起,让我有时候面红耳赤,有时候又惶惶而恐,连呼吸都变得那么不自然,不顺畅。也许,因为不安而骤然上升的体温,也可以暂时温暖下熟睡中的陈柔吧?特别是,在这已经发冷的影厅里。

    或许,我就只剩下这种自我安慰和自我救赎的解说了,否则,我还能怎样去平抚不安的内心呢?

    电影的后半段,我是眼睛放在荧幕上,但看电影的心思早已飘然全逝。影厅里,偶尔传来观众的议论声,打斗场面的喝斥声,撞击声,一高一涨,有时候又突然来一下,有时候又低一下,这对熟睡中的人很容易造成心率失衡,也容易被惊吓到。心里想着,但潜意识,已经过早地驱使我的手,轻轻地捂住了陈柔的耳朵。

    当手掠过头发,触碰到陈柔细滑的耳朵时,我的心里竟然会砰砰砰地快速跳着,连手都有点轻微发抖了。因为,手贴着她的脸颊,如同触碰到牛奶的细腻一样。这是我第一次捧着她的脸颊,也是我第一抚摸到,她细嫩而又如瓷器般光洁的小脸。

    我有点微微陶醉在这种荷尔蒙分泌过旺的亢奋中,甚至忘记了,刚才走过我身边的女人是什么时候回到座位上的?

    影片还是继续进行着,看剧情,也应该是在收尾了。我竟然有一点感触起来,也有点小小的感动。狼哥的自愈能力虽然很强,但为了救真理子而背部遭受“万箭穿心”变成刺猬的段片,让我也不禁表示震撼。在巨大的实验室里,狼哥的爪子被硬生生地砍断了,真理子的**毛爷爷竟然没有死,反而躲在机器人里面,想要吸收和夺取狼哥貌似不老不死的基因,却被真理子一刀给开挂了。

    那一刀下去,我就差鼓掌了。活该的小日本,狼哥在几十年前救了他,他却恩将仇报。这算哪门子戏?看来,老美也有意图借此片告诉小日本,《美日安保条约》是美国在罩着日本,但日本你不要不懂恩情和风情,想要造反,想要恩将仇报,结果就是死。而且,不需要美国动手,自己人都搞得你窝里反。美国的山姆大叔精神,一直都是以硬汉的形象著称。结果,还把老头子的孙女-真理子给睡了,还搞得她一刀捅了老头子。

    看了《金刚狼2》,不知道小日本有何感想?我的体会是:女人是拿来睡的,男人是倭子,拿来捅的。

    到了结尾,狼哥要离开了。我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不留在日本?反而,还要离开…….其实,我好像自己问了自己,一个很蠢的问题。那我为什么不接受陈柔,正视她的爱,而选择退缩呢?

    “你说,金刚狼为什么要离开真理子呢?干嘛不留下来?”

    “傻逼呗!换做我,就留下来,你说是不是?”

    “哦,那我们呢?”

    “什么?”

    啊,啊,啊!!我感觉脑袋被捶了,发生了7.8级大地震。陈柔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刚才问我话,我还痴痴一边想着剧情,一边回答她,都没有反应过来是她在问我。

    我勒个去啊~而且,她还依偎在我怀里,我手里还搂着她。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3d眼镜?现在看着我,我也扭头在看着她。突然间,我猛的就松开手,好尴尬的在那里咧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陈柔摘掉3d眼镜,抿嘴一笑,形如鲜花绽放地说:“这个觉睡的好舒服哦!”说完,还不忘记,小手向上一伸,伸了个懒腰。

    吓~看着她犹如小孩子得到糖果般的开心和得意,我都忘乎所以地坐在那里,脸上跟被火烧过一样,好烫又好冏。

    影片放完了,人群中开始有人站立起来。陈柔转过身来,轻轻推了我一下,脸上还是艳如鲜花怒放的神色,很是轻柔的跟我说,“走吧!”。

    我们一同出了影厅,各自直奔洗手间。出来后,猴子和陈亮一直在那里重复着电影里的情节。猴子连走路都学金刚狼一样,两手是叉开的,貌似随时都会伸出钢爪一样。而陈亮却颇为神气地握着拳头,得瑟地朝猴子说,“你以后不要惹我。”说完,还看了看自己的拳头,然后哈哈大笑。

    “这两个傻b,看个电影还真以为自己成狼了。”程思林相当淡定地对老三说着。

    老三遥遥头,很是不解地告诉程思林,“好人不当,当头狼。看来,禽兽也疯狂。”

    陈亮和猴子被老三和程思林一人一句说着,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陈亮看到我半天不说话,脸上还余红未消的样子,走过来张口就问,“青哥,你怎么啦?”

    “还能怎么啦?被陈柔给煮了。”猴子冒出一句话来,正中我的肋骨,让我当场颇为尴尬地对他竖起了中指。

    陈柔走出洗手间,脸上湿漉漉的,手里还拿着湿巾在擦拭着小脸。一听到,猴子和陈亮在调侃我,很是仗义地问,“怎么啦?”

    “没有什么。两个人电影看入戏了,在学金刚狼伸爪子呢!”

    陈柔听我一说,小嘴一笑,呵呵地说:“那下次在一起看吧!”

    “哪里啊!不是这个问题,你没有发现青哥的脸,像被煮过的螃蟹吗?”陈亮这小子已经练就了,不说话就会死的看家本领。

    接着,猴子又补充,“是不是被你亲过了?我们要好好检查一下哦!”

    这下子,轮到陈柔脸红了,我们两个人很默契地开始默不作声,把话题转移到电影情节里。说实话,我和陈柔心知肚明,电影看到中途,两个人都先后睡着了,哪里还能跟他们高谈阔论?

    看看时间,都已经5点多了,光看电影,就貌似看了2个多钟头。考虑到陈柔还要坐车回学校,我们也没有太多心思放在游玩上,而是直接开车回家,准备晚饭了。在车上,陈柔反而不说话了,而是呆呆看着窗外快速蹿过的景物。坐在她身边,我知道她此时的心情,我也知道,其实她很不想要离开,很不想要这么快就回去,因为不舍,因为留恋。

    “怎么这么沉闷?”陈亮一句话后,打开了车载dvd,然后,在副驾驶位置快速翻找着唱片。塞入唱片后,才回过头对着猴子说,“开车听歌,这样才有激情嘛!”

    猴子很配合地点点头,“那是,那是”

    陈亮选的是阿杜的歌,刚放了第一首,就直接被他切掉了。手指在触摸屏上快速地滑动了两下,才停下来,一边自言自语地说,“这个才好听,我最喜欢这首歌了。”

    阿杜的名字略有所闻,但很多歌没有听过。音乐一响起来,我们都觉得旋律还不错,感觉也可以。可是,慢慢地,越听就越感觉不对,越听就越瘆得慌,特别是陈亮还在那里“咿呀咿呀”地唱着。

    气氛没有因歌,而变得活跃和轻松起来,而是,沉闷到如湿毛巾可以被拧出水来了。我总是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却又想不出来…..而陈柔则直接打开了窗户,任由夏风拨弄着她乌黑的长发。我和陈柔坐在最后一排,老三在中间回过头,对我眨了眨眼睛,我不解地傻傻望着他。再看看车前,程思林在敲着陈亮的膝盖,而陈亮还在那里脖子粗,脸不红地唱着。最后,程思林直接捶了他的腿一下,才让他停了下来。接着,说,“换歌,换歌,难听死了。”

    陈亮不解风情地问,“这首《离别》不好听吗?”

    离别?靠……怪不得气氛瘆得慌,我反应好迟钝地想到刚才的歌词:希望都早已经破灭我和你要离别离别

    晕,怪不得陈柔直接开了窗,让风噪声窜到车里来。本来就舍不得走,本来离别就是很纠结的事,而这离别的歌词,更是让人越听越心情不爽。刚才,陈亮还在那里大肆模仿着阿杜:离别离别我和你要离别的唱着,搞得一车人都神神经兮兮的。

    程思林对陈亮翻着眼珠子,头又微微向后撇了两下,陈亮看了半天,最后才恍然大悟地笑着,“哦,哦,哦,不好意思。”几个哦字后,还不忘地看了看我,咽了咽口水。

    车子缓缓地开着,气氛也因为《离别》而变得更加压抑,好不容易龟速到程思林家里,大家一下车,就重重吐了几口气。猴子还做样,学着金刚狼,重重“插”了陈亮几下。

    老三走过来,小声对我说,“要不,你们在楼下走走?我们先上楼去。”接着,对程思林他们望了望,径直往电梯方向走了。

    我和陈柔都没有说话,而是很安静又很自然地迈开双脚,默契地在小区里逛了起来。

    “你怎么啦?不开心?”我还是第一个选择打破沉闷。

    “没有不开心,只是好想不要走,舍不得你。”这两天的相处,可以说,是我和她以往相处在一起的总和。经过这一次,陈柔面对我,也直白了很多。

    “呵,傻瓜,我又不是不回学校。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不知道,有些事不解决好,可能以后还会持续下去,甚至更恶劣。”

    “嗯,我懂。可是,我就是很不想走。干脆,我也请假吧?。”

    汗!!说到这里,陈柔回过头看着我,脸上充满期待地等我,给出肯定的答复。可是,她是一个连逃课或是早退都没有过的乖乖学生,怎么可以无缘无故就请假,说不去呢?为此,我直接回复她,“不要了啦!你这样做,我会很内疚的。”

    “嗯,好吧!”陈柔很无辜地说着,双手很可爱的放在背后,低着头,抬起脚,轻轻踢走了脚下的碎石。

    刚才在影厅里,其实,她早就醒来了,但依偎着他,真的感觉好暖。特别是,李青怕她被吓到了,还细心到用手捂着她的耳朵,她的心里真的好开心。越是开心,越是欣喜,她就越充满不舍。

    而李青心里,此时,却难以言喻的焦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