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电影进行时......
    我发现我的心随着大脑的挑衅,像巧克力遇到炽热一样,已经在慢慢地,慢慢地溶化了…..

    “我去上个洗手间,等我。”右脑发出的残余信息,最终还是战胜了狂妄的左脑。我并没有选择抱住陈柔,因为这一抱,以后的事就更难处理了。

    说完,我小心地从陈柔两手间抽离了自己的手,而手滑过陈柔胸前的柔软时,却仍然产生着能让大脑窒息的触感。今天,她穿的是一件薄薄的t-shirt,那种薄薄加两片布垫,根本抵御不了柔软对触感产生的侵袭和惹人罪孽深重的“犯罪感”。

    陈柔稍稍坐直身体,小声地说,“早点回来。”接着,又回过头继续看着电影。

    “哦!好。”我稍微松了口气。幸好,她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和我身体的“不适”,否则,那样就糗大了。

    慢慢走出影厅,一来到洗手间,我快速地打开水龙头,拼命用水淋湿着自己因为亢奋而微微发热的脸。

    “妈的,真要不得啊!”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又开始了自言自语。

    话说,我也长的不是特么的“标新立异”或是英俊非凡啊!怎么就那么人见人爱呢?难道,多情的种子因为风,总会处处留情?摸了摸下巴开始有点扎手的胡子,感觉:青春有如痘痘,一去不复返,却在你嘴边种下了岁月的“毛毛”。

    离开洗手间,我并没有马上回到影厅,而是在周围转了转,又看了看墙上的海报。我承认,陈柔对我来说,依然是一个致命的“诱惑”。我不得不出来呼吸下新鲜空气,否则,我也不知道头脑一发热,是不是会做出个“顺手推舟”的反应?

    今天是星期天,喧哗的声音印证了这个电影院的人气是相当的好。到处都有人买票,哪里都有人拿着票坐在等候区,吃着爆米花,喝着可乐在聊天。看着对面的小女孩跟着爸爸、妈妈来看电影,一副很可爱又撒娇的模样,我想到了未来的家庭。其实,我也好想有一个孩子,能像对面的小女孩一样可爱。不过,我相信苗苗第一个会把她整成个芭比娃娃。哈哈….没有办法,谁叫苗苗是一个成熟的小女孩,有时候很童心未泯,有时候又相当的淡定。

    不知道苗苗和音音在干嘛?抽出手机想打一个电话给她们,可是,看到屏幕上的时间,想想还是算了。毕竟,出来太久也不好,陈柔一个人坐在那里也会发闷吧?

    回到影厅,又是一片惊叫声,又是一片黑暗,感觉外面的空气都比里面的好很多。陈柔看见我过来,小手还帮我把椅子给放平了。去过影院的人都知道,影厅的椅子是人一走,就自动朝天竖直起来的,有人要坐时,才自己去放平。可是,陈柔这个小小的动作,却让我真心感觉到很暖,胸口的暖流经过,比以往更加的有感触了。

    我挨身坐下来,笑笑而又不好意思地问陈柔,“是不是等久了?”

    陈柔转过头来,又一次靠近我耳边,小声地说,“嗯,感觉好久。你干嘛去了呢?”

    突然间,我却想到了逗她一下,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坏坏地说:“你靠近我耳边说话的时候,小嘴张开而带动的空气,暖暖地喷着我的耳根和脖子,让我觉得好痒好痒啊!”

    黑暗中我看不到陈柔是不是小脸又红了,反而伸手捏了我的手一下,不痛,却又是轻轻地。然后,有点小模小样生气地反问我,“所以,你才跑出去那么久,是吧?”

    “呵呵,不是啦!我刚才去周围转了转,顺便看看那些电影海报。不来电影院,都不知道最近有什么电影上映呢!”

    “哦,那就好。以后,你要看电影,你告诉我,我陪你,好不好?”我发现,一跟我说话,她也可以连电影都不看了。

    “小姐,只要你有时间,我很乐意。”

    “大叔,只要你想看,小女子也随时奉陪。”

    “没想到,你还是重口味。喜欢大叔的啊!哈哈哈哈….”

    我得瑟地小声笑着,陈柔又轻轻地捏了我一下,再用手敲了我的头一下。回过头,不理睬我,继续看着她的金刚狼。也许,是昨晚喝多了,早上做了个梦,又一下子惊醒了。现在,感觉很困,眼皮都有点重重的,特别是在这种黑暗的氛围里。人一旦困起来,连睡觉都是无敌的,更别说,有多少人在电影院看着电影睡着了。就这样,3d眼镜是戴着,眼皮却是合着的,身体换了个舒适的位置,向前靠了靠,后脑刚好枕着椅背,慢慢地…慢慢地….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睡的晕沉沉的。一开始,感觉头老是垂向左边,要不,就是垂向右边。到最后,找到了一个舒服的支撑点,连动都不想动了。影片里,陆陆续续传来“砰砰砰”的爆炸声,打斗声,但我已无心观摩了。闭上眼睛给大脑“充电”,这是我目前最迫切需要的。一旦睡起觉来,连耳朵都“罢工”了,更别说“砰砰砰”的声音会惊吓到我的心脏。

    也许,是最近事太多,还是太累了。睡梦中,脑袋昏沉沉地,却又感觉是处于半梦半醒一样。梦中,我的手被轻轻地托着,突然间,又感觉头被什么倚靠着,但就是不想睁开眼皮,不想醒来,不想挪动,更不想耗费一丝气力去做任何事,特别是周围还有凉凉的空调。

    “你好,借过一下。”就在,我还沉醉在睡梦中流连忘返时,旁边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把我从梦中撵了出来。

    我睡眼惺忪地看了她一下,才不好意思地挪了挪位置让她走过去。女人走过陈柔身边,我才知道陈柔也睡着了。只是,她睡着时,双脚是并拢着靠在椅子下摆,所以,女人走过她身边时,不会跟我一样,还要向我借过。估计昨晚的事,她也没有睡好,看到我睡着了,也慢慢跟着我一起睡了。怪不得,睡觉时,头有了倚靠,原来是枕着她的肩膀。看来,我还真是丢脸啊!

    虽然,我刚坐直了身体,给那个女人走过去,但身体的摆动,却丝毫没有影响她的浅睡。我摸摸有点微微发麻的手臂,才发现她的手轻轻地牵着我。刚才半梦半醒时,感觉手被轻轻牵着,原来是她牵着我的手。我琢磨着,刚才是我枕着她的肩膀,而她也倚靠着我的头,我们就这样互相依偎着,挨在一起睡着了。

    没有了我的倚靠,她的头偏向左边靠着椅背,显然也是累的很吧!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沉沉睡着了的样子,跟高中时爬在课桌上的概念是不同的。亮白的光线从荧幕散发而来,通过黑暗淡淡地照映在她整齐的刘海上。两条细长的柳眉,偶尔微微地皱一下,睡梦正酣的她,像个嗜睡的婴孩一样,纤弱的葱葱玉指还会轻轻地握紧你。

    涣散的光线随着电影的剧情不断的改变着,时而明亮,时而晦暗,时而分散,时而凝聚。但,这恰当至极好的光线,却一点一稀,不曾吝啬地照耀在她的瑶鼻玉口上。貌似,浅淡的荧光,都想近距离去抓拍和捕捉她肤若凝脂的小脸。

    陈柔的气质,不是妖艳的;

    陈柔的清新,就如同她的肤色,是净白的;

    陈柔的优雅,就如同她的动作,偶尔皱一下眉或是小小地咬一下嘴角,是很自然而又不同的。

    而她的美,不是那种狂放,不是那种妖娆,不是那种刻意,不是那种做作,更不是那种需要精心去妆扮的。五官比例在她精致的小脸上,让我感叹到:或许,她是造物之神,用来创造维也纳的模板,是那种在艺术上凸显的卓绝造诣。而这种造诣,不是出自鬼斧神工,而是在于精雕细琢。而这些,或许连神都意想不到,自己可以造就出,如此一樽美丽的女神睡相。

    不敢说,惊若天人,但也足矣说明:人间能有几多闻。

    我能抱怨这该死的荧光在毒害我的想象力吗?可是,它又是那么的真实,把陈柔最美的一面,在我面前呈现了出来。

    忽然间,陈柔的另外一只小手往自己的身前挪了挪,牵着我的手却依然没有放开,而是手臂缩紧了身体。睡梦中的人,一不注意,最容易感冒了。何况,现在还打着空调,冷气憋在这密不通风的影厅里,已经让有准备的人开始披着长袖了。

    死就死吧!反正就一下,不要太过份了就好。心里想着,上半身向陈柔靠近了一点,左手被她牵着,仅存的右手扶着她的头倚靠在我肩膀上,身体隔着中间的扶手,向她尽可能地挨着。接着,右手搂住了她的肩膀,脸颊却轻轻靠着她的头,第一次这么难得地闻着她的发香,感受着她柔滑的青丝。

    我不知道陈柔是不是被我吵醒了,还是继续在酣睡着?身体很是配合着向我挨的更近了,护在胸前的小手,却向我胸口的衣服柔如婴孩般的抓着…….

    而此时的我,已经毫无睡意了。看着荧幕上放映的电影,看着金刚狼去救女主的场面,让我开始浮想联翩:或许,有一天我也会成为金刚狼,只是伸不出钢爪,也治愈不了自己。但,爱一个人的感觉和对一个人的坚持,我却可以跟他一样做到。只是,现在的我,好像被爱的多,爱着的也多,矛盾和纠结也多。在爱和矛盾当中,我犹如从百米高空坠入大海的人,头脑里意识还在,眼睛也是睁开的,可是,身体却向深邃的海底慢慢沉溺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