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我是金刚狼?
    听到要去看电影,程思林吃饭的速度,都不知不觉加快了不少。

    不一会,就听到猴子说,“快。”

    陈亮吃饭的怂样,更是夸张到,可以听到筷子碰到碗底“锵锵锵”的声音了。

    陈柔看着他们吃饭的样子,忍不住轻轻地说,“哈哈,慢点吃,等下才订票去。”

    老三和我则有条不紊地慢慢吃着。我和他两个人都是属于肚皮小,吃饭最多三碗,两碗很正常,再吃些菜,喝点汤,基本已经在撑肚皮的边缘了。

    快要到收尾的时候,我们习惯再多舀点汤来喝。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我们所有人的脸色变得惊恐不已,喝汤的雅致更是跌落到了谷底。猴子气的更是抓狂起来,还嗷嗷地叫着…….

    就在他要去舀汤时,陈亮吃的太猛太快,顿了一下,咳了一下,饭喷了出来……

    老三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一退步就说,“哇…”

    陈柔更是小脸一皱,见状恶心地发出“咦”的一声。

    我和程思林很是默契,双手直接掩在汤碗上,躲过一劫。

    猴子直接被喷地碉堡了,拿着勺子的手呆呆放在半空中,身体已经僵硬,表情接近坏死。因为,悲催的他除了陈亮,是最后一个拿着汤勺要去舀汤的人,而且还是他精心烹制的骨头汤。可是,就在他的汤勺要触碰到汤锅那一刹那,陈亮的米饭喷了出来。也就是,这么幸运的掉了几颗在他的勺子里,感觉那个场面瞬间窒息了所有人,静到可以听到喷出来的米饭跌落在汤勺里,还能响起“噼啪”的声音……

    “我操,我掐死你这个王八蛋,龟孙子。”说完,猴子勺子一丢,真的双手卡住陈亮的脖子上,前后左右地摇了起来。

    程思林一只手拿着汤碗,吹了口气,幸灾乐祸地说,“哇靠,好彩好彩。”

    我也端着汤碗,摇摇头,忍俊不禁地调侃了他们两个,“好汤,好汤,可惜了猴子。”

    猴子一听“好汤”两个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爆粗,“你娘的,你就不能等一下再喷啊!吃那么快干嘛?”

    陈亮想要张口说话,被猴子一摇,又喷了出来。这些好了,飞溅出来的米饭,就好像导弹对准要轰炸的目标一样,在半空中如跳水运动员一样,360度转身,回旋,直直就往汤锅里“噗通”一声潜水啦!!

    “靠,我的汤啊!”猴子惨叫的样子,已经扭曲到要哭的囧样了。

    这下子,我们也忍不住把碗一放,不约而同地起身,转身就要离开饭桌了。

    程思林对着陈亮说:“这锅汤,你要全部喝完。”

    “没有办法,节约粮食,为国家做贡献。”老三拍着陈亮的肩膀说。

    我和陈柔一句话也不说,直接逃离现场。

    陈亮对猴子眨了眨眼睛,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要不,你也来一点汤?”

    “你想死是吧?”猴子脸一沉,拳头直接摆在他面前,握的咯吱响。

    “不想死。只是,加了点喷饭,汤味可能更好喝,也说不定的。”

    哎呀,见过赖皮的,没有见过这么赖皮的。这下子,连离场的我们都集体摔倒在地上了。

    最后,陈亮包尾,外加刷盘子,洗碗,清锅。时间也差不多2点了,陈柔拿出手机开始在美团网上预定电影票。程思林拿着钱给陈柔,她笑笑地拒绝了,只要求:下次看电影记得叫她就好了。

    一切搞定后,我们整装待发,就差还在厨房里墨迹了半天的陈亮。

    猴子看着厨房里的陈亮,忍不住吐槽道,“墨迹的跟个小媳妇一样。”

    陈亮骂骂咧咧地向猴子吼:“我清理,我骄傲,你管得着么吗?”

    折腾完了,都差不多了,我们才下楼直奔停车场,朝电影院一路进军。陈柔订的电影院就在城中心那里。奇怪的是,以前我和她经过电影院n次,怎么就没有想到去看电影呢?看来,之前想追她,却笨到连看电影都忘记了。再看看现在,想再跟她单独去看电影,俨然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矛盾的很……

    进了电影院,我们开始到前台去选位置。郁闷的是,好位置都被那些打电话的人给预定了。无奈,我们选了比较靠边的位置。可是,靠边的位置只有五个。加上陈柔,我们五个男的,一个女的,实在是不好分配。总不能,我们五个在一起,把陈柔放后面去。如果我自己坐后面,把陈柔放着跟他们一起坐,按她的性格,她也不干。

    陈柔轻轻扯了我的衣角,小声说:“我跟你一起坐,好不好?”

    猴子从我背后走来,拍着我肩膀,嬉笑着说,“老大,我们四个人坐下面一排,你和陈柔坐一起,不就得了。赶快选好,快入场了,还真没有看过3d呢?”

    “好吧!那下面给我四张,后面两张。”我快速地在屏幕上选着位置,拿到票后,给了猴子他们。

    陈柔手里握着票,脸上充满笑意的样子,活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一样。还问我:要不要饮料和爆米花?我怎么感觉,我们这像在拍拖一样?而且,还是情侣一起看电影,女生主动邀请男生的那种。这个待遇也未免太好了吧!

    周末看电影的人着实很多,等我们入场时,已经密密麻麻地坐了很多人了。我和陈柔直接往后面的位置走过去,找到位置后,陈柔戴上3d眼镜笑笑地看了看我,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她对着我笑,我都可以心头发痒。然后,全身貌似被低伏的电流走过一样,那种轻颤的感觉,会让你头皮淡淡的发麻,却又是那么的愉悦。

    如果这就是爱?到底我该不该勇敢的留下来?这两个答案,对此刻的我来说,是充满了诱惑,又是那么的纠结。爱与不爱,总是在意念的取舍之间。有时候爱一个人,可以造就一个人;不爱一个人时,你也可以毁了一个人,不是么?

    灯光一下子暗了下来,开场的音乐也消失了。在这种充满黑暗的氛围下,我的心跳却有点莫名其妙的加速了。难道,我的心里还在奢求着什么?眼角在3d眼镜的掩护下,忍不住还是偷偷瞄了瞄陈柔。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在看着我?但是,借着黑暗,我的眼睛还是很配合大脑地,向她因为呼吸,而高低起伏的“丘陵”望了过去。md,真蛋疼啊!什么叫做坐怀不乱?现在都没有坐到怀里,我罪孽的思想就已经浮想联翩了。有朝一日,如果真的......算了,不敢想了,再想下去,又得起身抓裤裆了。

    随着电影开始,原本黑暗的氛围就更安静了,安静到只有电影的声音,连小声的窃窃私语都消失了。陈柔从电影一开始,就紧紧挨着我,要不是中间有一个扶手,我估计,都可以直接肩并肩坐在一起了。低头望下去,猴子和程思林他们,四个大脑袋一动不动的,貌似相当的入戏一样。而我这边,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想到看电影,很是兴奋。可是,现在看电影的兴奋,反而转移到挨坐在身边的陈柔身上。特别是她离的我很近,只要我头也跟着一侧,还能闻到她淡淡的发香。

    电影里的情节,我根本没有注意在看,只是时不时加偶尔去瞟一下。原来就不喜欢英文的我,现在更是竖起耳朵当着在练听力了。慢慢地,影厅的人也随着电影开始在“哎哟”,“哇”,“啊”的叫了起来,我的视线也在这一刻开始被拉回了荧幕。

    我不知道影片为什么叫做金刚狼?看了半天,一直在找一个像狼的男人。传说中的金刚狼,到底是长的咋样?我还真是很好奇,因为我压根没有看过海报。直到满是络腮胡子的罗根,从他的拳头缝里伸出钢爪的时候,我被吓到了。傻傻地问自己:原来,“狼”也可以是这样的?

    老实说,看电影,我会挑。特别是,在家里给老爸老妈放dvd时,我会把开头那些平淡的情节给快进掉,直接进入**和high的部分。老爸喜欢看打架,热血的部分,老妈看不懂,但也会跟着老爸看,否则太无聊了,她就会看着看着,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但我也明白,电影是从剧本来的,剧本也有可能是从小说改编而来的。没有平淡的铺垫,就没有**的引入,所以,看不惯平淡的人,就得跟我看电影一样,喜欢快进,喜欢high的部分。但人生跟看电影或是写小说一样,没有一直给你**,也没有一直给你平淡和低谷。人生的组成,只有充满平淡,**,低谷,高低起伏,才能有充实,才能有留恋。

    生活的进行时,就跟坐车去旅行一样,你可能不在乎沿途的风景,却在意看风景的心情。但我想说,除了看风景,你还要注意看脚下的路。路不好,泥坑多,你可能连看风景的心情都没有了。

    轰隆的一声,很多人发出了揪心的“惊叫”,把我也吓到了。电影里,狼哥正跟一个日本倭子在动车的车顶上,大肆着恩怨情**进行猫和老鼠的游戏。只是不夸张点地说:就是稍有不慎,就要被电线杠给撞飞了。

    陈柔看到这一幕时,随着影厅的人发出惊叫的同时,更是一下子用力抱住了我的手臂。

    “啊~”我小声叫了出来。

    陈柔抬起头,小嘴凑到我耳边,声音很小地说:“是不是被吓到了呢?感觉脚都滑滑的,要飞出去一样。”

    我只能是假装配合地说,“嗯,是啊!好吓人。”

    可是,她并不明白,我“啊”的一声,不是因为电影里的惊险,也不是在意:谁要从车顶飞出去?而是,她抱着我那一瞬间,胸前的柔软挤压到了我的手。我可以说,我被电到了吗?

    刚才,她凑到我耳根,小声说话时,呼吸因为小嘴地一张一翕,温暖地喷着我的耳根。那种血管因为亢奋而暴涨的感觉,又随着头发竖立,犹如静电酥酥麻麻地刺激着全身每一个细弱的毛孔,让人诱惑难挡。

    陈柔双眼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荧幕,跟着影厅的人一样,时不时因为电影的惊险情节,也忍不住小小地发出惊叫。越是这样,她胸前的柔软也因为惊叫,而出现无规律地挤压着我的手。这样,让我被她抱住的手臂,忍不住,手掌伸开来,又抓住,伸开来,又抓住……是不是我也该变成“金刚狼”了?就差,没有爪子可以伸出来而已。

    两颗柔软,一浮一涨,都在向我紧绷的大脑发出诱惑的挑战。她每叫一下,我怎么就感觉我的心在跳一下?而我的左手,已经是紧紧抓着左边的扶手,身体都已经绷紧到僵硬的程度了。

    看电影的人,是看的触目惊心,而我现在是被抱着手,抱的“亢奋激情”。

    左脑和右脑,也已经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一个一个在挑衅我,支持我去选择:抱住她和不要啊!

    我发现我的心随着大脑的挑衅,像巧克力遇到炽热一样,已经在慢慢地,慢慢地溶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