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准备准备
    看着这四个货,装作若无其事,拍拍屁股闪人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刘德华早年主演的《最佳损友》

    有这帮家伙陪伴的日子,其实挺滋润的。但有时候,也相当的头疼。真佩服他们,没事还猫在门外偷听我和陈柔的讲话,靠!!!

    我和陈柔走出房间。程思林坐在沙发上摆弄茶具,看到我们就招呼着,“喝茶,喝茶啊!”

    我送了个中指给他,鄙视地说:“擦,茶都没有泡好,就让我们喝茶。”

    老三站在电视机旁边挑选cd,忍不住回过来对程思林一番戏孽地笑,貌似在笑他:找个台阶圆场都不会,真笨啊!

    我径直去了洗手间洗脸刷牙。猴子和陈亮已经在厨房里“乒乒乓乓”开始炒菜做饭了。

    水龙头哗哗哗的水声,又让我再一次想到了昨晚的梦。你们说:梦到底是反的,还是会成真?陈柔真的会离开我,突然间,不告而别吗?

    虽然,只是做了个梦,但在梦里,我找不到她,那种害怕,变成了心痛,却又是那么真实地存在我心里,包括现在。

    我把脸使劲凑向水龙头,不断泼起水拍打在脸上,抬起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嘴里却情不自禁地说,“你个傻逼。”

    笃…笃…笃…

    “谁啊?”我走过去打开门,心里好郁闷:不知道我正在用洗手间吗?

    一打开门,陈柔站在门外,小脸绯红,很小声地说,“你还好吧?这是音音让我拿给你的衣服。”

    看着她手里的衣服,我接了过来,不忘地说了声:“谢谢”

    可是,就在陈柔转身要走那一刻,我又马上问她,“咦,音音知道你过来找我?还拿衣服给你?”

    陈柔没有回过头看我,慌慌张张地闪开了,嘴里却说着,“不知道,别多心。”

    拿着手里的衣服,闻了闻,上面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我不喜欢音音太劳累,也不让她给我洗衣服,所以,衣服一直都是我自己洗。可是,有一次还是被她抢过去,带到宿舍去洗了。这套衣服,是上次音音帮我拿去换洗的。没想到,她很有心,还让陈柔拿来给我。

    心里暖暖地,可是,也在小声嘀咕着:傻音音,你做的已经够多了。原来,你知道陈柔来找我。

    有了换洗的新衣服,我干脆冲了个澡,否则一身酒气味也不好,特别是头发还乱糟糟的。热水淋浴在身上的感觉,真的好舒服。那种,可以让你忘记疲劳,短暂忘记烦恼的感觉,真的很舒坦。

    嗯,不要想太多。吃完饭,再坐一会,就可以送陈柔回学校了。

    感觉,这两天的时间过的特长,特慢。解决了朱山炮的事,我也想快点回学校去了。可是,我要怎么约他们出来?单我去约他们出来,估计不够理想,也不够份量。花洒喷出的水帘沐浴着我,淅沥淅沥的水声,让我陷入了思考中:我是不是该从朱胜下手,引出朱山炮?

    而此时,在另外一边….

    …………

    “叔,你猜他们明天会来吗?”说话的人正是朱胜。

    “你明天盯紧点。看见他们,就打电话给我。”

    “叔,那他会不会叫人来?”

    “哼,一个学生,不是跨省,就是跨市来这里读书,量他也没有那个胆量和能力。我车子被砸了几下,又被他们跑了,还差点遇到警察。这个事,不能就这么完了。”

    “好。明天,我就去他们教室看一下他人在不在。”

    “记得看另外几个人,有一个人壮壮的,听说力气很大。那个人你给我看好了。我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他。”

    电话挂断,朱胜又按了赵星的电话,问:“马强没事吧?”

    “还好,就是手臂被扳手砍了一下,现在转动有点痛。”赵星看了看身边的马强,刚才还在为他贴药膏。

    “好。明天我去李青教室看看,见到人,我就再叫我叔过来。”

    “呵,不用那么夸张吧!又叫你叔?”赵星微微皱了皱眉,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在高中时,他仗着彭浩的势力,也跟李青挑了几次,但都是学生之间的事。这次,动到了“外援”,还是些大人,他反而心里在排斥。因为,他根本没有想过把事情弄大,特别是还差点遇到警察。

    “没事,我叔刚好有时间。你跟马强说,他被砍那一扳手,我会找他们要回来的。”

    “嗯,好的。”

    电话说完,赵星坐在了马强身边。他和马强大学是同宿舍,高中转校后,他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马强,后来才结识了朱胜。所以,他心里很清楚,马强和朱胜的性格跟脾气。马强是脾气暴躁,朱胜也是,只是朱胜的心胸更狭窄,更容易记仇。被打击时,他会歇斯底里去报复,甚至一定要报复到,这跟他过于爱面子和满涨的自尊心有关系。而马强,纯粹就是一个为了义气而“拼死拼活”的人,有时候,也会随脾气和性子做事。

    可是,让赵星对李青心存感触的是那一次,在校门口,李青跟他说:“赵星,你还想要继续‘玩’吗?说真的,我没有想着玩,也玩累了。不管是你,还是我,大家的目的不是打来打去,更没有任何值得去延续的恩怨情仇。上次,你让乔林打电话给我,让我赶过去接走乔音音。我可以看出,你不是一个完全不讲理的人。我们的事,是该放一放了,你觉得我们可以是朋友吗?”

    当李青说“朋友”两个字时,对他来说是多么的沉重,又是多么深而有力的打击。曾几何时,自己还歪曲了对“朋友”的概念。读高中时,因为姐姐是彭浩的女朋友,自己因为他罩着,没事就带着人,游手好闲,喜欢去多管闲事,喜欢去作威作福。以为,这样能让手下的人敬畏你,钦佩你,特别是被叫做“星哥”,感觉被一帮人簇拥着很威,很有面子。

    可是,到头来,还不是两手空空。曾经的兄弟和朋友,有联系的,又有几个?姐姐升上大学了,彭浩却他妈的继续留级,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一个老大的位置。到头来,又得到什么?还不是树倒猢狲散。

    校园恋,狗屁的三个字。姐不也是对彭浩很好,彭浩当时不也是对她很体贴。好的时候,花前夜下;不好时,还不是形同陌路。

    一直以来,很讨厌李青。但回想起来,自己又没有跟李青有任何正面的瓜葛或是冲突。到最后,才明白,自己不是讨厌李青,而是嫉妒他。从没有一次,这么嫉妒过一个人。嫉妒他,身边总是有一帮挺他的兄弟;嫉妒他,总是有不离不弃的女人。

    他只有一个姐,上面还有两个父母。姐姐始终会嫁人,自己再怎么差,也总会成家立业。父母终有一天,也要自己赡养。他无法忘记自己惹事那几年,父母对自己的责骂和教诲。这两年,自己也想了很多。混,始终不是一个出路。特别是,现在还搞到学校外的人来插手李青的事,还差点遇到了警察。

    就像李青说的,“我没有想着玩,也玩累了。不管是你,还是我,大家的目的不是打来打去,更没有任何值得去延续的恩怨情仇。”

    自己何尝不是收敛了很多?否则,朱胜第一次在食堂挑衅李青时,自己不会去拉开朱胜。换做在高中时,自己会上前直接开打了,还需要说太多废话?还需要去拉架吗?

    可是,自己的微微改变,到最后,除了被李青发现,身边的人却看不出来?所以,这也是自己对李青的改观。真的要打?打到什么时候去?打完这一辈,再打到下一代吗?

    “在想什么呢?吃饭去吧?”马强拍了拍赵星的肩膀,穿上鞋子准备吃饭去了。

    “没有什么?走吧!”

    或许,对赵星来说:成长只是一个过程,成熟只是成长中一个蜕变和羁绊。

    “青哥,快出来,吃饭了。试试我的蛋炒饭功夫啊!”我擦拭着湿湿的头发,陈亮已经在外面叫喊着了。

    一打开门,闻着漂浮在空中的蛋炒饭香味,着实让我已经空空无货的肚子在咕咕叫了。

    “快过来吃饭吧!”陈柔在帮忙准备着碗筷,看到我出来了,很是欣喜的拉开椅子等我入座。

    我的天,怎么感觉有一种皇帝的待遇?嘻嘻…..

    入定后,我们津津有味地吃着饭菜,但难免要点评下。老实说,陈亮不会做菜,就只会蛋炒饭,但技术还是很不错。可以看见黄色的米,但看不见黄色的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高手蛋炒饭,米中不见蛋,蛋中没有米,吃米有蛋香,闻香不见蛋,米蛋相融合,不连又不粘,这才是蛋炒饭的最高境界。”

    陈亮说的时候,还微闭双眼,摇晃着脑袋,嘴里振振有词,首尾押韵又一气呵成,差点让我们当场喷饭。

    “吃完饭干嘛去?”程思林难得提议,我们不免放慢了手里的碗筷。想想也不无道理,总不能,周末还一整天宅在家里。

    “去游乐场玩?”

    “切!得了吧你,谁不知道你那个猴脑袋在想什么?”陈亮第一个就怕了猴子,不想被他拉去坐碰碰车了,再碰下去,腰身都要散了。

    “我们去看电影吧?我可以团购的”陈柔轻轻地说着,但提到“电影”两个字,都让我们很振奋。

    “好,我赞成。最近都有出新电影。”老三是科幻迷,最喜欢就是看美国大片,还要3d的。

    “老三,有什么电影?”要不是陈柔提议,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都很多年没有看电影了。在我们乡下,哪里有什么电影院?

    “有,金刚狼2”

    老三话一落下,陈亮和猴子在饭桌上已经狼叫起来了……

    而陈柔看着我,眼睛想绽开的花朵,很是高兴的闪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